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2018-01-17 08:55:13Ctrl+D 收藏本站

    见须菩提眉头紧锁,清风子缓缓将一枚黑子放置于棋线之上,开口问道:“师傅可是觉得,今夜与五师弟所言,过了些许?”

    须菩提闻言,缓缓摇头,目光却从未离开棋盘,伸手粘起一枚白子放到棋盘上道:“你可知为何为师除了那刚入门的悟空,门下入室弟子九人,皆有所成,却独独留你那五师弟青云子在观中?”

    “徒弟不知。”

    须菩提淡淡一笑,无奈道:“你那五师弟,天资优越,却性情敦厚偏执,缺了份心机,少了些城府,且又墨守陈规,万事追求公平,不知进退。却不知这世间除了公平,还有那许多事说不清道不明。”

    沉默了半响,长叹了口气,须菩提接着说道:“需知修仙本是窥窃,仙途凶险,虽有所成,如此性情,若是出了这斜月三星洞,怕是要被那满天神佛啃得尸骨全无。”

    清风子低头不语,粘起黑子,置上。

    “为师这些年遣他打理观内事务,本是有意历练。今夜观之,恐是比先前更甚了。果真是天性不可违啊。今夜之事,让他长点教训也好。倒是那猴头,修为已达凝神后期,短短数月而已,倒是有些出乎为师的意料。如此资质,比之当年杨戬亦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及。倒是不枉费老夫对他的一番期望。”说罢,手捋衣袖,将白子置到清风子面前,转而问道:“为师托你寻的乾坤齐阴木,可有消息啊?”

    “徒弟听闻南极仙翁手中正好有一块,便用几粒丹药换下,给师傅带来了。”说罢,青云子将手伸入袖中,将一块通体乌黑,大概五指见宽,一尺有余的木块双手奉到了须菩提面前。

    随手接过木块放到一旁,须菩提道:“找到便好,为师早年所得的那块大木切成了九块,如今已是用得一片不剩。找到便好。”

    说罢,随手又是一子。

    青云子捋着衣袖,置下一子,问道:“师傅这是给十师弟备的吧?”

    须菩提没有回答,只是笑眯眯道:“你们九师兄弟都有的,他也是我的入室弟子,如何能没有?这些年,可有见到你那三师弟丹彤子啊?”

    “徒弟行走北地,三师弟游历东洲,未曾遇见,曾听八师弟提起,说是三师弟正忙于锻造法器,四处搜罗各种天材地宝。师傅为何忽然提起?”

    “往后观中之事无人料理,为师欲交由你那三师弟。”

    “哦?”清风子执子的手微微顿了顿:“如今观中之事不是五师弟……”

    “你那五师弟,呵呵,今夜之惑,恐是一时半会出不来。不提也罢。不提也罢。”须菩提摇头摆手道。

    清风子默然,又是往返几手棋,方问道:“若论及为人师的品性,当数八师弟凌云子最佳,也最好为人师。我那几个不肖弟子近几年也是托付在他身边,倒是长进不少。若是师傅修书一封,无论凌云师弟身在何方,必定也会即刻赶回。为何师傅却意属三师弟丹彤子?那三师弟与五师弟交往甚厚,又性情古怪乖张,听闻其下偶有弟子因受不了他的脾性而出逃,实非上上人选。若是由其执掌,恐怕是要为五师弟出头,今夜之事不会就此作罢。往后那十师弟孙悟空只怕……”

    “只怕有苦头吃咯~”须菩提乐呵呵地叹道:“在我这斜月三星洞吃了苦头,也好过往后在外面栽跟头。况且行者道本是旁支,犹如魔功,修之易成,却凶险之极。本是封神之前盛行的功法,如今太平盛世,天庭耳目无处不在,若无个地方释放戾气,到头来修行恐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清风子的目光离开了棋盘,盯着须菩提看了好一会,道:“师傅对那十师弟可谓上心之至啊。只是,今夜五师弟所言也未尝有错,师傅如此这般,往后怕是……不得安宁了。”

    须菩提缓缓直起身子,与清风子对视道:“安宁岂便是好?”

    “这……”

    须菩提随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我道家心法,世人皆知分四重。凝神、纳神、炼神、化神。却少有人知那往上还有第五重,谓之天道。如今道祖修了‘无为’,佛祖修了‘无我’。修仙本是逆天行事,却修出个顺应天命。哼哼,当真可笑!可笑啊!修仙求道本是窥窃天地之事,到头来却全修成了这般模样,于苍生何益?也无怪乎如来佛祖的二弟子金蝉子要发宏愿普渡众生了。”

    须菩提苦笑,长长一叹。

    清风子心中大惊,连忙问道:“师傅可是要助他一臂之力?”

    须菩提无奈道:“金蝉子要行的是普度之道,超脱佛道自立一门,为师修的与太上同出一脉,如何有那本事。不过随波逐流顺水推舟罢了。只是为得人师,也得对得起那拜师的响头,猴头意欲逆转天命,初入观中为师便已为他指明了去路——修悟者道,小有所成,八百年寿终正寝。只是那猴头偏要修行者道……怕也是心性命数使然,只是如今早来三百年,倒是为这天地气运增添了些许变数。”、

    说罢,须菩提粘起一枚白子。

    “啪!”

    置罢,便仰头轻捋长须,眉目带笑。

    清风子睁大了眼睛在棋盘上扫视了许久,方拱手叹道:“到底是不如师傅啊。”

    须菩提轻声笑:“悟者道虽不如行者道强悍,却少有折损,多为寿终正寝。归结而来,一个‘算’字。就如同棋盘对弈,需得先知先觉,未雨绸缪,方为致胜之道。普天之下最善此道者,必数那道祖太上老君。”

    “师傅距那天道不也只是一步之遥么?论起‘算’字,师傅也未必输与那太上才是。”清风子恭维道。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须菩提轻轻摆手,撑起身子踱步至窗前,遥望天际月色中翻滚的流云,笑道:“那太上早已修成天道无为,高居三十三重天兜率宫,虽只掌教事不理政事,可这普天之下却少有事情能逃过他的双眼,如何是我比得?只是,若这早了三百年修道的悟空出了山,便不知他还能不能算得过来了。”

    此言一出,一道霹雳划破天际,映出须菩提苍老的面容。

    “风云骤雨时,天地再造日啊。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在风中回荡。

    清风子深深叩拜下去。

    ……

    九重天之上,太上老君猛地睁开眼睛,眉头一皱,原本松懈的十指猛地扣入肉里。

    一滴鲜血从嘴角缓缓渗出。

    紫衣道童连忙上前问道:“师傅何故如此?”

    “咔——”一声清脆的响声。

    太上老君缓缓转过头去,瞪大了眼睛,惊恐。

    一旁凌空漂浮放射出数不尽文字幻影的巨大黑岩上已经出现了一道不易察觉的裂痕。

    太上满是皱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迟疑道:“天道骤裂,是谁有这样的本事?”

    ……

    狂风骤雨之中,须菩提迎风而立,面露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