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2018-01-17 08:55:13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正如须菩提所料,青云子闭门不出。

    晨诵无人主持,各种日常的经会无人开讲,道观杂务无人操持。

    一众道徒均无所适从,而那须菩提竟也不管不问,只道是那接掌的人不日将到,稍安勿躁。

    如此数日,道观内所有事务均无法开展,一众道徒对猴子的怨恨又更加深了。

    这原本猴子也不在乎,毕竟讲经他不旁听,观内事务也多与他无关,即便是厨房不开伙了,他也能后山摘几个野果子了事。

    一只猴子,一个小窝,多大的事啊?

    反倒是青云子足不出户让他往后偷入藏经阁少了一分顾忌。

    至于风铃,却是心情极佳,想是如今确定了须菩提的态度,心中重担一下放下,第三日中午的时候更是拎着食阁哼着小曲来给猴子送饭。

    “莫非青云子不管事了,厨房反倒提供起午餐来了?”猴子疑惑道。

    “去去去,什么厨房供的?青云师叔不管事,观内的事务无人操持,说不准过几天连饭都不供了呢。”说着,风铃将食阁搁到地上,咯咯笑道:“这可是本姑娘亲自下的厨。”

    “哟!”猴子连忙丢下手中的竹简从自省石上跳了下来,伸手就要去抓,却被风铃拍开。

    “我来。”风铃笑嘻嘻地两手握住盖子:“当当当当!看!喜欢不?”

    “这……不就是水果吗?”猴子面无表情道:“算什么下厨啊?”

    食阁里,就是个水果拼盘,充其量也就是切了下。

    “猴子不是最爱吃水果吗?”风铃皱起眉头,嘟着嘴道。

    “算了,反正是一份心意。”猴子摇摇头,伸手抓了一片苹果就往嘴里塞。

    风铃的师傅是须菩提的首徒清风子,而清风子总共也只有四个徒弟,风铃最小,又是如今唯一一个还留在观中的。鉴于清风子在观内地位极高,风铃的地位自然也是不低。

    平日里课业有惑多是直接请教须菩提,算下来,属于隔代亲授弟子。

    除了须菩提之外真没什么人敢差遣这小妮子,她做的水果拼盘,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得上的。

    “喂,说清楚,什么叫‘算了’?不想吃可以不吃!”风铃嘟嘴鼓气道。

    猴子咀嚼着水果,赶忙将食阁拎到一边,问道:“今天怎么这么空?”

    风铃扁了扁嘴:“青云师叔不讲经了,观里乱糟糟的,师尊也不出门,我都没什么事做。不过你可要当心啊,我听说有几个年长的师兄想揍你。”

    “啊?”猴子愣了一下:“青云子门下的?”

    “不是。青云师叔闭门不出三天了,听说谁也不见,连送饭食的都被赶了出来。好在他修为也已达化神入虚之境,虽是初入,但也无需为他担心。”看猴子吃得津津有味,风铃笑嘻嘻地托着腮帮子问:“怎么样?我做的好吃吗?”

    正当猴子打算嫌弃两句与她拌嘴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哈哈哈哈,我们四公主也会做饭,真是难得啊。”

    猴子和风铃先是一惊,连忙四处张望。

    这声音仿佛直接从脑海里响起一般,根本无根无源,来处难辨。

    不一会,一声鹰啼,一只雄鹰从天空俯冲而下,凌空化作人形,两袖迎风扬起,缓缓着地。

    来人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身材魁梧,一身黑色紧身便装道袍,发髻正中有一缕奇异的白发。

    见到来人,风铃先是一喜,又连忙立正行礼:“风铃拜见月朝师兄!”

    月朝看着风铃,眉目带笑地问道:“怎么和师叔在一起不拘礼节,见了我这师兄反而见外了呢?”

    “他就是一只猴子,不用拘礼节。”风铃扁着嘴随口说了一句。

    那神色之中的亲昵落到月朝严重,引起的却是一丝隐隐的忧虑。

    伸手摸了摸风铃的头,月朝又转过来身来对着猴子恭敬地行了个礼,道:“悟空师叔,初次见面,晚辈清风道人门下大弟子月朝有礼了。”

    清风道人便是清风子的别称。

    来了斜月三星洞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这么恭敬,猴子一下懵了。赶忙拱手道:“多礼了。我也是刚拜入门下不久。”

    行完礼,月朝有意无意地瞟了猴子几眼,便自顾自地去拿风铃的食阁:“我可是还没吃过四师妹做的饭菜呢,刚巧也饿了。咦?怎么都是水果?这也叫饭菜?”

    风铃的脸一下红了,连忙奔过去把食阁夺了回来,幽幽道:“本来就不是做给你吃的嘛。”

    月朝无奈叹了口气:“不吃也罢。师兄我还以为师妹长进了,我不过离开一年,便学会了做饭菜。”

    风铃把食阁藏到身后,决定扯开话题:“师兄怎么不在凌云峰修行忽然回来了?”

    “和凌云师叔一起到灌江口看热闹,绕路过来看你咯。”

    “灌江口看热闹?”猴子的眉头皱了起来:“要开打了?”

    月朝拍了拍大腿,盘腿坐下:“嗯,天庭的消息,太上老君不知怎么忽然提前出关,现在玉帝正在紧锣密鼓地备战,二郎神杨戬那边也差不多,现在到处搜罗兵员,只要稍有点修为的他就要。看情形,这对舅舅与外甥的冤家是要拼个你死我活了。不过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战怕是一两个月内还难打起来,我们走慢点倒也无所谓。”

    说罢,月朝伸手一扬,一套茶具凭空出现在了面前,连带的还有一个炭炉和热腾腾的开水。

    这一幕看得猴子目瞪口呆。

    “小师妹,来,尝尝师兄在凌云峰顶亲手栽种的茶,这可是凌云师叔我都不舍得给的哦。凌云师叔的那帮子徒弟整天打我茶叶的主意,师兄我可是守得很辛苦啊。”月朝挑了挑眉毛,从衣兜里掏出了竹筒装着的一小罐茶叶。

    猴子连忙问道:“你也修的行者道?”

    “怎么这么问?”月朝反问道。

    “这……应该是第三重炼神合实才能做到的吧?不是行者道怎么这么年轻就……”

    一旁的风铃轻轻拽了拽猴子的手,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月朝师兄今年已经三百多岁了……”

    “额?”

    正在猴子疑惑的时候,月朝已经沏好了茶,分了杯,将两盏茶分别推到猴子和风铃面前,道:“修仙者的外貌乃是心像,若是心不老,外貌便不会老。他日悟空师叔若见了凌云师叔便知道了,他老人家如今看起来还依旧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风华正茂。”

    猴子的第一反应便是望向风铃。

    “嗯?”风铃当即瞪了回去。

    一旁的月朝叹了一句:“这个是真的只有十岁,不是不显老。来,尝尝我的茶。”

    三人端起茶杯,品了起来。

    这茶入口润滑,抿在口中,一阵香气溢鼻而出,咽下,顿时一阵身心舒畅感。

    “仙茶?”猴子从未想过原来茶可以是这样的,也难怪达到月朝这种境界的还肯亲手去栽种,如此喜爱。

    那月朝抿了茶,盯着风铃若有所思,又忽然转而看着猴子,道:“悟空师叔,凌云师叔和伊圆师叔他们都已经给师尊去了信,询问是否返回执掌道观。”

    看来这些个师兄虽然外出,对观里的情况却都是了如指掌啊。

    不过这也是意料中事,虽然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用了什么通讯手段,但以他们的修为,绝对不会没有。

    猴子嗯了一声,一边继续品着茶,一边抬起眼来看月朝。也不知道他忽然说这个是要干嘛。

    月朝面色凝重地看着猴子,缓缓说道:“师尊的回答是:‘暂且无需。’可唯独没有拒绝丹彤师叔,听说……丹彤师叔正在南海围猎恶蛟,不日将返回。”

    风铃顿时小脸煞白,猴子却不明所以。

    月朝低下头,端着茶杯,淡淡道:“往后,悟空师叔可得更加小心才好。”

    又闲聊了几句,月朝便道别,临走要风铃送,只留下猴子一个继续修炼。

    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么的,月朝带着风铃绕路逛了整个道观一圈,直到最后出了山门他才忽然说道:“风铃啊,往后,尽可能离悟空师叔远点。”

    “师兄何故如此说?”风铃显是吃了一惊。

    月朝停下脚步,缓缓仰起头道:“修行者道,如此性情,师尊又如此对待,入门仅一年上下,便已经凝神后期……此人犹如那杨戬,结局无非三种,天下英雄、人间恶鬼,或者——死。”

    一句话,犹如一记惊雷。

    风铃娇小的身躯微微一震,停下脚步,却只是默默低下头揉搓着小手。

    这师兄妹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立在古朴的石阶上,阳光下,枝叶的幻影风中摇曳。

    许久,月朝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呼出,抬头望向天边的流云,道:“这三种结果,到头来都必是脚下骸骨累累,这一点众师叔都看得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