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十四章

2018-01-17 08:55:12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让猴子的心猛地跳到了嗓子眼。

    “要行动了?”他悄悄攥紧手中的木棍,这是他手头唯一的武器。

    脚步声最终在门前停下。

    当即,猴子闪到了门的侧边举起木棍,准备谁敢踢门就先废了他一条腿。

    不过预料中的攻击并没有发生。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偷袭还敲门?这帮人是有君子风范还是傻啊?”猴子想。

    “是我!开门!”这是风铃的声音。

    打开门,猴子看到了有些慌乱在四处张望气喘吁吁的风铃。

    她迅速挤进了门,手中还提着一大袋东西。

    栓上门,一转身,猴子便看到风铃从袋子里倒出满桌子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些都是什么?”猴子有些目瞪口呆地问。

    风铃快速翻着,掏出一根金色的短铁棍,随手丢给猴子。

    “这些是师傅和师兄送我的,都是法宝来的!”自己抓起一把短木剑,风铃赶忙躲到猴子身旁。

    “你这是干嘛?”猴子掂了掂手中才一尺三寸长的铁棒,这玩意说是法宝他一点也不怀疑,但问题是……没有到纳神境,拿法宝来干嘛?

    看着小妮子咬着嘴唇握着木剑,目不转睛盯着门看的娇俏模样,猴子一下给逗笑了。

    “你还笑得出来?”风铃都快急哭了:“他们有多少人你知道吗?我跑去找师尊,师尊说还没打,打了再说。我……我只好自己来了。”

    看着风铃那焦急的模样,猴子的心情反倒是一下子放松了不少:“不过是打一顿,他们敢在这观中把我打死吗?哼。”

    屋外,一窝蹲草丛里的道士在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大师伯那四公主风铃进去了。真不明白她干嘛要这么护着那猴子。”

    “那我们还动手不?”

    顿时,所有人的脑海中不禁都浮现起风铃的师兄月朝前几天带着她在观里散步的情景。

    虽然她从来不娇惯,但风铃“四公主”的名号可不是假的。

    伤了风铃可不是好玩的事,不提须菩提对她的疼爱,也不提她身为须菩提首徒的师傅清风子,光那师兄月朝就是个远近驰名的硬茬,报复起来绝不手软。

    仿佛早就预料到一般,前几天回来他还特地带着风铃满道观地绕,根本就是在有意提醒所有人不要对他的师妹有什么不规矩的举动!

    一个炼神归实境的修士要整死一帮凝神聚气境的修士,足足有一百种方法,这是常识!

    沉默了许久之后,草丛里也不知道谁先开口说了句:“先……看看再说。”

    众人默然。

    这一看,就看了一整夜,也被蚊子叮了一夜。

    这一夜,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了,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猴子便感觉到那些埋伏在周围的道徒一个个悄悄离开。

    又是一天的开始。

    整个道观都在窃窃私语地讨论着,那一双双的眼睛看着猴子带着笑意,仿佛都在等着看他怎么死。

    中午的时候须菩提在墙上贴出了公告:“禁止观内斗殴,违者必重罚。”

    据说当时一群人愤愤不平,嚷嚷着须菩提这是在偏袒猴子。有多事的随口问了前来张贴的道徒:“那如果是有人违反观内其他禁令,众弟子为制止才出手,可还需重罚?”

    那道徒早有准备,仰起头,拉长了声音喊道:“此种情况,师尊有言,另论!”

    众人恍然大悟。

    得,这下游戏规则定下来了。

    须菩提的意思就是:猴子要是想夜入藏经阁,准你们狠狠揍他。若是猴子没有打算夜入藏经阁,你们动手那就休怪老夫重罚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根本不是在制止,而是在鼓励!

    听到这个消息猴子牙齿咬得咯咯响。

    “这老家伙就那么爱看戏吗?”

    可他也没办法,如今寄人篱下,须菩提爱怎么玩,他是半点都没辙。

    现在能做的,便是忍着,忍着,只要七十二变学到手,就什么都不怕了。

    那一整天猴子都没出门,直接在自己的小木屋里打坐修行,累了便转而查看那一堆抄来的书。

    由于没有人系统地教授这些修仙知识,先前猴子甚至连书籍的识别都做不到,这直接导致里家里“没有用的书”堆积如山。

    可藏经阁里有“没有用的书”吗?

    当然没有,所谓“没有用的书”,指的不过是那些偏向悟者道修行的书。

    相对行者道,悟者道更为复杂,而且须菩提本身修的也是悟者道,所以相关书籍便也更多。

    可如今这些书猴子却一本本地看,哪怕看不懂,也死记硬背下来。

    要知道,他现如今的对手可是清一色的悟者道,若是一窍不通,还不给算死?

    经过须菩提这么一折腾,猴子算是领教到悟者道的恐怖了——兵不血刃啊!

    下午时分,猴子忽然听到屋外叮叮咚咚的声音。

    开门一看,一个道徒正爬得老高在修缮着自己隔壁那间荒废的木屋,而另外两个道徒则从一架板车上往屋里搬东西。

    站在门口拿着扫帚的风铃看到猴子出来乐呵呵地说:“我搬过来了!”

    “你搬过来干什么?师傅同意吗?”猴子不解地问。

    “保护你啊!”风铃挥舞小巧的拳头道:“我去查过了,他们还是比较忌惮我的。只要我在这里,肯定还是有用。至于师尊他老人家嘛,他不管这种琐事。”

    猴子大概明白她的意思,风铃在观内什么地位他还是知道的。问题是,说起这师兄师傅的背景,猴子的背景比风铃肯定是只高不低的,可是……

    “你说人和人咋就际遇差那么多呢?”猴子不禁想。

    而且这要一个小女孩来保护,说出去还真有点丢脸。

    不过猴子也没拒绝。

    往后的一个月猴子都在房间里修行没有再前往藏经阁,只想着早日达到纳神境,只要一旦达到,那埋伏在屋外手无寸铁的一众凝神境道徒便不再是问题!

    而在这一段时间,风铃也是每日与他形影相随。

    日子就这么无惊无险的过了,由于猴子长时间没有异动,也不知是不是个陷阱,守在门外监视的道徒们倒是越来越少。

    于是,猴子又是蠢蠢欲动想偷入藏经阁了。

    那几日他每每吸收起灵气,便发现身体陷入无边的剧痛之中,刺痛感遍布皮肤的每一个角落,吸收的灵力越多,剧痛便越强烈。那是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

    更可怕的是,这种感觉随着修行一日日地加剧。

    这种情况让他近乎崩溃。

    他知道,自己已经摸到了纳神境的门槛。

    可是这与他所知道的又有所不同,在他手头的书里面只是记载了由凝神境进入纳神境身体会倍感不适,但没想到所谓的不适居然这么强烈。

    想来是因为猴子本身的体质问题,他全力吸收起灵力来速度足足是其他修仙者的数十倍不只。当然,所承受的剧痛便也是数十倍。

    最可怕的却是,随着越来越接近凝神与纳神的临界点,这种痛苦正以成倍的速度增长。

    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痛,凭借坚定的意志他还能忍,只是每次修行结束都好像狂奔了数十里路一样满头大汗几近虚脱。

    可是随着修行地推进,体内原本驯服的灵力却好像变成一只凶兽一般澎湃躁动,就好像要撕裂了身体往外钻一样。

    好几次修到极致之时鲜喷洒而出,直接痛晕过去,醒来便看到风铃满眼通红。

    这让猴子怀疑自己这样修下去会不会神通没修成就先归了西。

    其实在猴子手头的书里也记载了一种可以缓解这种“不适”的办法,那便是纳神丹。可是炼丹那是高阶修仙者的行当,况且猴子修的是行者道,炼丹这事与他永远都不会扯上关系,而风铃的修为又还不够。

    无奈之下猴子只能又打起藏经阁的主意,指望着能从当中再弄到一两个缓解之法。

    不过风铃的存在不仅仅是那一众敌对的道徒忌惮,就连猴子也是忌惮。

    她能看着猴子在没绝对把握的情况下去冒险吗?几次猴子夜里准备要出发,结果风铃都全副武装跟了过来。

    最终,猴子只能打消念头。他不得不降低吸收灵力的速度以确保痛楚处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

    只是纵使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猴子每天能用来修行的时间越来越短,需要用来缓解痛楚的时间越来越长,踏入纳神境的时间被无限期推迟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晨,当风铃和猴子都在屋内修行的时候,房门咚咚咚地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