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2018-01-17 08:55:12Ctrl+D 收藏本站

    石质的镇纸直砸在额头上,砸红了一块。

    “你倒是算算,你倒是算算啊!”须菩提怒视着凌云子,半响再没说一句话。

    时间流逝,潜心殿中一片寂静,整个气氛变得异常压抑。

    凌云子慢慢握紧了拳头,缓缓抬起头来,直视须菩提,面色淡然,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嬉笑。

    这一看,须菩提倒是错愕。

    只听凌云子淡淡道:“杨戬之所以能打败天庭,只因太上未出手。之后杨戬又降服,遣散前后。这个中的谜底,早已呼之欲出。徒弟便是不算也知道。”

    “知道,你为何还收那杨婵为徒?”须菩提质问道。

    只见凌云子注视着须菩提双眼,不紧不慢反问道:“知道,师傅又为何收那猴头为徒?”

    须菩提表情一僵,冷冷道:“此二者岂可一概而论?”

    凌云子反问道:“如何不可?”

    说罢,轻轻一笑,仰头,目光在屋梁上游离。眼中出现了少有的无奈。

    “徒儿不是算不清,只是不愿去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天道威压,又怎是我这小小地仙破得了的。卜卦无非趋利避害而已,只是天道不可逆,若凡事都算得太清了,便不再有惊喜。修仙漫漫路,若没了惊喜,岂不可惜?”

    两手一摊,凌云子便是一份任你宰割的无赖神情。

    须菩提注视凌云子,许久,捋长须,无奈叹道:“那杨戬心已死,杨婵却心未死。往后怕是要招惹些事端啊。为师不与那杨戬兄妹来往,有为师的考量,如今你倒好,直接收了为徒。尽给我惹事!”

    说罢,自己竟又无奈地笑出声来。

    灵台九子,说起来都有一面像极了须菩提,只是这九子各取一处,各有所长。

    这八徒弟凌云子每每语出惊人,直击要害,乃是最懂得须菩提的本心之人,在灵台九子中最得须菩提欢心。只是那放荡不羁的行事风格,却是不计后果。

    凌云子嘴角微微翘起,连忙靠上前来,拱手道:“往后,我那新收的女弟子还请师傅多多照料。”

    一个时辰之后,凌云子才推开殿门走了出去,殿外杨婵依旧站着。

    “走,为师给你安排住处,往后你便在观内修行。”凌云子说。

    杨婵一听,盯着凌云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不用拜见师尊?”

    “往后你有的是机会,老头子想见你的时候自己会开口的。”

    那凌云子也不管杨婵的疑惑,拉着她便走,嘴里嘀咕着:“要是这次师傅不收那十师弟,我还真不敢收你。”

    对此杨婵冷哼一声,似乎对被他收为徒弟甚为不屑,倒是两眼一直往须菩提的殿门看,似乎有些敬畏。

    不同于弟子稀少的大师兄清风子,这位八师兄凌云子的弟子众多,却都是半路收来的,往往入门前早有所学。

    兴许是徒弟当中妖怪众多的关系,毕竟人妖到底是有些隔阂,他在万里之外的凌云峰建了自己的道观——凌云阁。于是便有了“凌云峰上凌云阁,凌云阁里凌云子”的说法。对此他本人倒是十分得意,甚至还请了凡间的书法大家题词作赋,传为美谈。

    在那凌云阁中,凌云子更是常常大宴宾客,坐上宾客三教九流三界六道一概不缺,说起来,也是个手眼通天的人。

    由于自身没有半个弟子居于观内,凌云子不得不亲自跑腿为杨婵安排日后所需,好在那些个道徒为难谁也没胆子为难凌云子,一路倒是顺畅。

    傍晚的时候凌云子又敲开了猴子的门。

    猴子刚一开门还没反应过来,凌云子便一手搭到猴子的肩膀上。

    这让猴子很是吃了一惊。

    修悟者道讲究心性,内敛,像这样勾肩搭背的当真不多见。

    “这种动作不一般该是修行者道的人干的吗?”猴子想。

    随口说了句:“悟空师弟还没吃饭吧?”也不管猴子回答啥,凌云子转头一招手,呼啦啦三个道徒奔进房间便在桌子上摆起了酒席。

    说是酒席,那还真是酒席——有酒有肉。

    这让猴子的嘴角猛的抽动了一下。

    修道者虽然不像修佛者那样忌讳荤酒,但也还不至于大鱼大肉啊。

    猴子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几个道徒布置好,撤出门外。而直到此时凌云子才拉着猴子往屋里走:“悟空师弟啊,听说你来这里用了十年,又在门外跪了一年,可谓历尽艰辛,此等魄力师兄佩服。嗯,师兄得给你好好洗洗尘。”

    被凌云子按坐在卧榻上,盯着那一桌的菜肴,又看了看凌云子刚给斟上的酒,猴子支支吾吾道:“这……八师兄,观内似乎忌酒忌荤。”

    凌云子也不回答,卷起衣袖伸手抓起一块猪蹄便吃,嘴角的笑意隐隐收了收,间歇抬起头来瞄了猴子几眼。

    这态度让猴子有些尴尬。

    半响,啃完了猪蹄,抹了把嘴上的油,凌云子笑了笑,道:“观内只是忌酒,并不是禁酒。那偷入藏经阁倒是禁止的,不过悟空师弟不是照进了去?怎么到了八师兄这就老实起来了?”

    说罢又抓了个鸡腿,自顾自地吃了起来,目光却一直盯着猴子不放,似有调侃的味道。

    “那个……师弟我,不吃肉。”想了半天,猴子只能说出这么一句。

    凌云子猛地一拍脑袋,道:“害我还以为师弟不给面子呢,哈哈哈哈。”伸手一扬,整桌的荤菜顿时失了踪影换成了各式蔬果。

    不过那酒,倒还在。

    伸手端起酒壶,满上两杯酒,一杯送到猴子面前,凌云子意味深长地问道:“这酒,不会刚巧又不喝吧?”

    先前曾听风铃提起这个凌云子,按风铃的说法,他平易近人,在道徒之中的评价也颇高,就是有点放荡不羁玩世不恭。

    可现在猴子忽然有一种感觉,这八师兄根本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也许这个人有许多张脸,平日里所看到的不过是其中一张。

    相比之下五师兄青云子就简单多了,从头到尾就一张脸,一张臭脸。

    抿了抿嘴,猴子脸上缓缓露出笑颜,伸出手去接下杯子:“酒没喝过,但既然师兄说起,师弟自然也不再推辞。”

    见猴子接过杯子,凌云子一下子又回复了原来笑嘻嘻的模样:“这就对了嘛,来,我们干一杯。第一杯,就敬师弟苦尽甘来!”

    猴子小心翼翼地和凌云子碰了下杯子,拿到唇边的时候刻意闻了闻,感觉这酒并不是烈酒,一饮而尽。

    “好!好!”凌云子当即竖起了大拇指,自己也是一饮而尽,缓缓打了个酒嗝,伸手又给猴子满上,乐呵呵地说:“这一众师兄弟,总算有个可以和我对酌的了。这第二杯,敬我们相逢恨晚!”

    说罢,那杯子又举了起来。

    猴子尴尬笑了笑,也只得跟着举。

    喝点小酒倒是不怕,只是凌云子这自来熟的模样让猴子很不习惯。

    他并不是个十分善于交际的人,这十几年来,也基本不与人沟通。一下子钻出这么个热情的朋友,如何习惯得了。

    正当此时,风铃推门进了来,手里拿着给猴子准备的吃食。

    一进门看到凌云子,惊道:“凌云师叔!你怎么在这?”

    说完,风铃瞄到了桌子上的酒瓶,脸上惊讶的神情瞬间转换成了愤怒。

    大步走过来伸手就将猴子手中的酒杯一把夺了过去,闻了闻,皱眉道:“修道之人怎可沾酒?”

    目光一下朝着凌云子聚了过去,扁着嘴,似是怒了,却碍于对方师叔的身份不便斥责。

    凌云子看着风铃那模样,干笑了几声,只得将杯子放下,叹道:“这小风铃也像你师傅那般迂腐啊。修仙求的长生,若是长生了却不得快活,长生何用?”

    风铃嘟着嘴,朝猴子的身边靠了靠,拉着猴子的手道:“师傅说过,八师叔的歪理最是多,听听也就罢了,若信了,怕是要学坏。”

    猴子不自然地笑了笑。

    “嘿,你师傅真这么说过我啊?可别是你小丫头杜撰的才好。”凌云子一手轻轻拍在桌子上,两眼当即瞪了过去。只是那年轻稚嫩的模样再怎么生气也让人怕不起来。

    风铃也是不怕,当即两眼瞪了回去,又拉着猴子的手道:“猴子……不,悟空师叔,来,还是吃我给你准备的吧。”

    “你这是做甚?我俩师兄弟准备秉烛夜谈把酒言欢的,你这小妮子掺和什么啊?”

    “要你管!”风铃仰起头直接给凌云子甩了个脸色看。

    见这师叔师侄两人斗嘴,猴子一时间还真插不上话。

    凌云子正想反击,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道徒慌慌张张地推开了门,大喊道:“凌云师叔,不好了!杨婵师姐和于义师兄打起来了!”

    “什么?!”凌云子身形一歪,整个从床榻上摔了下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