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2018-01-17 08:55:11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慌忙之中凌云子一咬牙,也不听那道徒细说,两脚一蹬便直接飞出窗外,凌空飞到百丈高空俯视了下道观,两袖一展,乘风朝着道观西面疾飞而去。

    猴子与风铃也连忙跑了出去,不过他们跑得慢,等他们赶到事发地点便只看到一众道徒围着于义在那里喧哗怒骂。

    见猴子与风铃赶过来,众人一下都闭了嘴。于义连忙用手拨开人群,朝猴子点了点头:“师叔。咳咳咳……”

    这于义负责镇守藏经阁,平日里虽然和猴子没什么往来,但见了面却还不至于像其他道徒那样冷眼怒视,多少还会点个头打个招呼。

    兴许是因为和须菩提走得比较近的缘故。

    其他道徒许是见于义这般恭敬,也勉为其难对猴子点了点头。

    此时猴子才看清楚了情况。

    那于义被一位女道徒搀扶着,嘴角溢血,似乎受了些内伤。

    “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猴子问道。

    于义只是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事。”

    “怎么没什么事?那杨家妖女实在欺人太甚了!”有道徒不愤怒喝道。

    可却很快被于义伸手制止,只道是:“谁对谁错,师尊自有定夺,休得胡言。”

    正当此时,一位年幼道童急匆匆跑了过来,手持一木匣交予于义道:“师尊交代,请于义师兄服下养伤。”

    于义颤抖着手翻开木匣,里面是一颗泛着淡淡荧光的丹药。

    身旁的一众师兄弟无不羡慕万分。

    这丹药看起来仙气充溢,若是服下,恐怕不只能修复伤势,兴许还能提升修为。

    只是看了一眼,淡淡叹了口气,于义便将木匣连同丹药一并交还了道童,道:“代于义谢师尊赏,只是于义身无大碍,自行调理便可,还无需浪费这上好丹药。”

    一众道徒无不惋惜,心中大骂于义木头脑袋。

    道童接过于义递回的木匣,犹豫了下,鞠了个躬,便又往回跑。

    于义在女道徒的搀扶下缓缓走到猴子旁边,点了点头,道:“凌云师叔已经令杨婵师妹搬迁到凌燕里了,往后师叔……恐怕还得多注意点。”

    “啥?搬到我凌燕里了?这算怎么回事?”

    猴子的眼睛都鼓了出来。

    返回的路上到处都是骂骂咧咧的道徒,看情形杨家妹子的惹事能力远超猴子。

    这一路下来,猴子和风铃也听出了个大概。

    傍晚时分,杨婵与同住的女道徒发生了口角,于是大打出手,杨婵先动的手。

    口角的原因不明,不过猴子打死也不相信有人会没事招惹杨家妹子,别忘了人家二哥可刚灭了天庭十万大军。

    主动招惹这种人,道观里的道徒还没这胆,顶天了也就欺负欺负猴子这种暂时修为还没成型的。

    要知道留在观内的道徒大多都只有凝神境修为,那女道徒也不例外,怎么可能是杨婵的对手?镇守藏经阁的于义看不下去便出手制止,于是,就有了猴子看到的这一幕。

    据说杨婵连宝莲灯都祭了出来摆出一副就算毁了斜月三星洞都要和于义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好在凌云子及时赶到才没造成什么破坏。

    “果然不是个什么好伺候的主,可居然要搬到我那边去……”转过头,猴子看着同行的风铃问道:“我今天托你问的事情怎么样了?”

    “灌江口的事情?”

    “嗯。”

    风铃的表情有些疑虑。中午的时候她还以为猴子看人家漂亮特地打探,心里多少有些不快,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杨婵的到来确实内有乾坤。

    “前几日天庭十万大军围攻灌江口,太上老君没有出手,半天功夫,十万天兵被杨戬轻而易举地全灭了。据说杨戬单人携哮天犬、傲天鹰突入敌阵天庭无人可挡,战况最紧急的时候杨戬与那玉帝不过相距百丈,若不是几员大将拼死保护玉帝恐是要陨落在灌江口了。可后面却怪异得很,大败了的天庭竟发出了招安令,大胜了的杨戬竟也欣然接受了招安。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莫非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到底是一家人?并且,杨戬还遣散了梅山七圣,休了西海三公主,更将妹妹托付给了凌云师叔……”

    “杨戬……接受招安?”猴子隐隐吃了一惊。

    这反天前后虽说凡间一年有余,可在天庭却仅一天。这么快便和好了?

    按照猴子所知的不应该是这样,难道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有出入?想不通啊。

    不过如今所知种种不过道听途说罢了,况且杨戬的事与自己何干?还是多多关注自己的问题吧,何时才能修到第三重——炼神归实境才是眼下最重要的。

    也只有修到了这一重,猴子才能真正开始修习七十二变。而眼下却连凝神境到纳神境都步步维艰。

    返回了房间的时候猴子看到凌云子笑眯眯地靠在桌子上休闲无比地吃着饭菜,酌着酒,而杨婵则坐到一旁面带怒容,手中握着酒杯,眼中隐有泪光,看起来楚楚可怜。

    “哭了?莫不是这慈眉善目宛如开心果一般的凌云师兄也会训人?”猴子想。

    见到猴子和风铃进来,杨婵只是瞟了一眼便刻意错开视线继续生闷气,而凌云子则抬头看了看猴子,笑嘻嘻道:“师弟啊,往后我这女徒弟便住你隔壁可好?”

    “隔壁是我的房间!”风铃连忙喊道。

    凌云子仰起头调侃道:“你不也是女的嘛,同住,有个伴多好?”

    风铃显然是不乐意的,她嘟着嘴瞪了凌云子一眼,又侧眼瞟了瞟杨婵,不说话了。

    猴子淡淡看了杨婵一眼,虽然她生的美若天仙,此刻又看起来楚楚可怜,不过猴子可没忘记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其他人的说法可以不管,反正他们谈论猴子的时候也没什么好话。但那于义……

    径直走到桌前猴子一屁股坐了下去,放在桌子上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木板上,似乎在犹豫着该怎么开口拒绝。

    凌云子也在一旁一直盯着,整个小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不少,只剩下猴子手指敲打木板的声音。

    半响,凌云子拉起猴子的手:“师弟,我们借一步说话。”

    “啊?”

    猴子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凌云子扯到了门口。

    风铃想跟出来,却又被凌云子一把推了回去:“男人说话女人一边去。”

    接连两个响指,两个法术被丢到了小木屋里。

    一个是结界,能限制人出入。一个是禁音,和白天在潜心殿使的同理。

    “有什么话非得外面说?”猴子有点不耐烦地问。

    凌云子又挂上了招牌笑容,道:“这话可只得我们俩人之间说便好,切勿让风铃听了去。师兄我也是为师弟好啊。你看那杨婵生得倾国倾城,家室背景又了得……师弟还未婚配吧?师兄我这可是在为你制造机会啊!”

    说罢,还意味深长地用肘顶了顶猴子,笑眯眯道:“你休行者道的犯不着忌讳这些,羡煞师兄也。”

    擦!为了把这个麻烦丢给他,这话也说得出口?着凌云子也太没脸没皮了。

    猴子心中顿时对凌云子无限鄙夷,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地回了句:“师兄,我是猴子,对女人没兴趣。她住在我这实在不方便。”

    “嘿,别逗了。”凌云子啧啧笑了起来:“你还猴子?应该算猴精了。”

    “是猴精也没兴趣。”猴子强调道。

    就算被误认为只对母猴感兴趣也没关系,猴子现在只想找个借口把这个麻烦人物给推回去。

    不提杨婵是不是会跑华山去勾搭上姓陈的犯下天条,也不提到时候是不是会真生个叫沉香的儿子到处谈情说爱。总之,和这杨家兄妹沾边,准没好事。

    屋内风铃已经开始撞了,不过无论她怎么折腾都出不了那门,也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只觉得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将他们隔开了。

    凌云子扭头看了风铃一眼,又转过来对着猴子笑,伸手比了个二:“这样行不行,两个纳神丹。我给你两个纳神丹,你让杨婵住在这凌燕里,如何?”

    听到纳神丹,猴子的眼睛微微一亮,瞬间心里又一咯噔。

    在这些家伙面前,当真是没有秘密啊……

    稍稍定了定神,猴子冷漠道:“她刚来便和道徒起了冲突,往后不知道还要惹什么麻烦。”

    “再大的麻烦估计也没你的大吧?”凌云子桀桀笑了起来。

    “那是不一样的,我不主动惹事,她却不是。”

    凌云子抿了抿嘴,卷起衣袖道:“三颗!三颗纳神丹!”

    “她要是住在这里,往后我怕是不得安宁了。”

    “五颗!你这里本来就不得安宁,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所谓?”

    猴子有些犹豫了,五颗,一颗的效力是三天,五颗便是半个月,那就足够他用的了。可是真的让杨婵住在这里不会有问题吗?而且说到底和杨婵住在一起的可是风铃,不是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