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十二章

2018-01-17 08:55:10Ctrl+D 收藏本站

    猴子拼命地挣扎。但在无影无形,绝对的力量面前,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当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时候,数十名刚刚赶到还不知深浅的凝神境道徒一拥而上围了上去。反倒是两名纳神境修士彷徨着,始终不敢上前。

    高举的火把,火光将四周照得通亮。

    “打!往死里打!”有人吆喝道。

    一记重击打在他的胸口,一股鲜血从口中喷出,猴子顷刻间便被打倒在地,却依旧不甘地想爬起来。

    一脚踏在他的后心将他狠狠压下,紧接着,是无以计数的践踏,抽打,不堪入耳的咒骂,那些道徒们狠狠地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但是每一击打下去,却只打在猴子身上,打不进他的心中。

    “连那瀑布的水都不如!哈哈哈哈。”他想。

    他弱小,他又无比强大,没有人能击倒!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突破到纳神境的修行遗留下来了内伤,猴子本身没有处于最佳状态。而眼下几乎耗尽了体力,双拳难敌四手,加上还有那来历不明的力量时刻控制着。

    哪怕是面对这些修为只有凝神境的道徒,此时的他也完全只有挨打的份,甚至连挣扎都没法挣扎。

    “是谁?”杨婵的目光开始在黑暗中搜索,可无论如何她都找不到潜藏的作弊者。可以确定,来者的力量强到她无法望及项背的程度。

    正当这些道徒打得起劲的时候,几张黄色符文从天而降,在道徒们的头顶爆开,挥洒出大量黄色烟雾将所有人都笼罩了起来!

    慌乱中,道徒们四散开来,却还是将黄色烟雾笼罩的区域团团围在中间提防猴子跑掉。

    两个纳神境修士也警惕地瞪大了眼睛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一阵微风吹过,吹散了黄色烟雾。

    一张娇俏的小脸,一手持木剑,一手持钢鞭,一身黑色道袍随风飞舞。

    一双澄澈,宛如琉璃般的眼睛,含着泪,却还坚毅地怒视众人。

    她摆出战斗的姿态,一反往日的柔弱,挡在猴子身前。

    “风铃……”

    猴子趴到在地上浑身是血,却还是倔强地睁大眼睛。

    听到猴子的声音,一滴滴眼泪止不住从她眼角滑落。

    她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将他们团团围住的人,却不敢回头看猴子一眼。就好像只要那么一眼,她便会崩溃一般。

    用木剑指着刀疤脸,又转而指向独眼龙,紧接着,又指向其他人,慌乱之中她甚至不知道该指向谁。

    风铃哭喊道:“住手!立即住手!都给我住手!”

    “是风铃?她刚刚使用了道符?”

    “这怎么可能?她什么时候修到纳神境了?难道她也修了行者道?”

    道徒之中隐约有人议论道。

    刀疤脸只是捂着自己前臂的伤口沉默不语,而独眼龙则往前跨了一步,说道:“风铃师妹,这事儿与你无关,让开!”

    “不让!”风铃大喊一声,撑开双手,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挡在独眼龙与猴子中间,倔强地环顾四周:“谁也不许伤他!”

    “让开……”猴子无奈地笑:“这两个是丹彤子派来的,他们不会好像观内的道徒一样忌惮你。”

    “不让!”风铃侧过脸哭喊道,咬着嘴唇,她的泪水好像决了堤一样疯狂地下坠,却不曾后退一步。

    她是真的怕了,很怕,非常怕,怕得瑟瑟发抖。道观里每一个人都知道风铃胆小。

    可是她就是不退,不想退,不愿意退!

    独眼龙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招来了插在一旁岩石上的弯刀,指着风铃冷冷道:“不让,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风铃咬着牙,直接扬起钢鞭甩了出去。

    一道灵力顺着钢鞭的轨迹飞洒而出,打在独眼龙跟前的草地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刮痕。

    那威力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这就是答案。

    “你!”独眼龙犹豫了。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谁也不退让。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呵呵呵呵,风铃,你要是伤了,我对大师兄可真不好交代啊。”

    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此时所有人才发现丹彤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立在了不远处的树顶上。脚尖点着的树枝只有手指粗细。

    微风抚弄着他火红色的衣袖,他就那么高高地站着,冷眼,俯视,犹如一位俯视众生的神诋。

    伸出手,他五指微微动了动,五根指头上各戴着的五色戒指闪动微光,一股力量迅速拽住风铃的双臂,就好像刚刚猴子所面对的一般。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风铃被凌空拽起,拎到一旁。

    “丹彤师叔!你不能这样!他是你师弟!他是你师弟!”风铃猛地哭喊道。

    “太吵了。”丹彤子指尖一勾,一股力量迅速覆盖了风铃的嘴,就好像被捂住一样,只剩下呜呜声。

    丹彤子恍然大悟似对众人笑道:“哎,别光看着我啊,该干嘛干嘛去!”

    那笑容让独眼龙和刀疤脸不寒而栗,连忙转而对着猴子。

    然而,当他直面猴子的刹那,却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满是血污的脸上所拥有的,是一份难以置信的冷静,甚至连痛苦的神情都没有。

    他挣扎着站起来,浑身是伤,每一个动作都带来剧痛,可是他依旧倔强地站起来,面对独眼龙与刀疤脸,面对那一众道徒。

    望向风铃,猴子莞尔一笑。

    那笑容让风铃心痛到了极点。

    为什么还要站起来,为什么?只要倒下去,只要认输,说不定……

    风铃出不了声,只能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猴子一步步艰难地往前挪,手脚在空中徒劳地挣扎,眼泪一滴滴下坠。

    朝着刀疤脸与独眼龙伸出左手,猴子冷笑道:“来啊,敢和我单挑吗?不会是怕了吧?哈哈哈哈。”

    他环视众人,癫狂地笑,笑声悲切。

    那一刻,整个天地寂静得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

    在那诡异的笑声中,两个纳神境道徒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只能看着猴子笑,大笑,狂笑,到最后笑声变成剧烈的咳嗽。

    他们在怕,可是他们怕什么?

    就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哪怕猴子做出这种犹如自杀的举动,他们还是不敢往前一步。

    “你……你只要求饶,只要认输我们就……”

    “滚你妈的蛋!”猴子咧开了牙咆哮,歇斯底里的声音在山间回荡。

    “有种就来啊!哈哈哈哈,那么多废话干嘛?来啊!把我打死啊!”

    秋日冰凉的夜,急促喘出的气在眼前化作淡淡的雾。

    失血、伤痕、透支的灵力,旧伤、新病,眼前的这一具不过是靠着意志强撑着的不堪一击的躯壳。

    可是,纵然如此,本该缩小的包围圈却反而扩大了,所有的人都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恐惧已经蔓延开来。

    躲在草丛中的杨婵微微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已经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眼前这只猴子。

    是什么样的固执,什么样的执念,能支撑起这样一副身躯?

    从前,她觉得自己的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以一己之力撑起反天的大军。可是这只猴子……

    杨婵的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苦涩的感觉。

    恍惚间,她仿佛又看见了千年以前在金霞洞中伸手抹去泪水,浑身是伤却也不甘放弃的少年,分明弱小,却没有人比他更强大。

    “为什么要站起来呢?真傻,这些人,真傻。哈哈哈哈。”她笑着,笑出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