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十四章

2018-01-17 08:55:09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须菩提便张了榜,宣布观内事务即日起由丹彤子执掌。只是这丹彤子本是只闲云野鹤,也不爱管事,各种原本每日必行的讲经座谈几乎不举行,甚至连原本每日必需的晨起诵读也直接被废弃了去。

    除了道徒门有事有个哭诉的主和起到一个震慑作用之外,说起来,有他没他倒也没啥区别。

    至于那天晚上的事就好像发生过一般,只是听说丹彤子带回来的两个纳神境弟子第二天脸肿得跟猪头一样,似乎丹彤子对他们两个当天晚上的表现十分不满意。

    除此之外丹彤子倒也没再有什么举动。

    一切似乎在无声无息中过去。

    至于那一众道徒,如今他们远远地看到风铃,哪怕是她单独一人都会好像避瘟神一样避开,窃窃私语。

    然而对这小妮子来说,现在她心里就只剩下这只猴子,无论其他人怎么说,怎么做,她都不在乎。

    她只想守在这只猴子身边。

    那之后的一个月,猴子都躺在自己的屋里养伤,已经无法继续修行,只是一如杨婵所言,身体里原本冲出缝隙的通道又闭合上了。

    于是,猴子只得每日好像失了魂一般呆滞地望着屋顶,望着那一片桔黄色的羽毛,身子一天天消瘦。

    那目光中的空洞让风铃心酸,只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便是日夜无微不至地照料,期盼着猴子早日好起来。

    只是猴子好起来之后呢?

    风铃很担心,很担心他会再一次冒险,而她根本无力阻止。对于这一切,她似乎只是个单纯的路人,什么也做不了。

    须菩提又依旧不管不问,无奈之下她只能提起笔给自己的师傅清风子托去了一封信。

    结果第三天人就到了,来的不是那她的师傅清风子,而是风铃的师兄月朝。

    只是礼貌性地询问了下猴子的情况月朝便拉着风铃出了门外,从小到大一直乖巧的听话的风铃第一次与最疼爱自己的师兄月朝发生了争执,也不知道风铃说了什么,月朝气得拂袖而去。

    推门进来的时候猴子看到风铃面红耳赤。

    两人都会心地笑了笑,便没有再提起此事。

    那一天,猴子只是隐约记得他们提到了“阔灵丹”,“凌云师叔”。

    日子又是一天天过,安逸而简单。如果可以,风铃多希望一直这样,只是,这希望注定只能是奢望。

    随着猴子的身体一天天康复,他的脸上渐渐恢复了往昔的坚毅,心中的疑问似乎也终于有了答案,开始如饥似渴地钻进书丛中。

    只是那内心所想从不曾与风铃提起,这使得她的忧虑一天天加深。

    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晚上,风铃依旧像往日一样在帮猴子换完药之后拿着换下来的绷带来到水井边清洗。

    在清洗完之后,还要用自己制作的药水浸泡,然后晾干才能再用。

    这一个月的时间风铃的修行几乎荒废,每日采药捣药忙个不停,倒是医理长进了不少,这得益于每日孜孜不倦地翻阅各种医学典籍——而那本是修仙者不屑于学的——只是在纳神境之前才需要的东西,再往后一旦开始修习炼丹术,便根本用不上这些个凡间的医理。

    可惜炼丹术对于风铃来说还太遥远了,现在她能上手的也只有凡间的医学。

    正当她蹲坐在井边细细地清洗那些绷带的时候,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小木屋无需再与风铃**一室的杨婵远远地走了过来。

    “小丫头,说实话,我很好奇他到底是你什么人,你用得着这么对他?”杨婵斜着身子倚在井边,微笑着说。

    风铃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眨巴了两下眼睛,便又低头继续自己手头的活,好像杨婵完全不存在一般。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知道你在帮一个什么人吗?”

    风铃依旧不说话。

    “不会是情窦初开,喜欢上他了吧?”杨婵戏谑地问道。

    这么一说,风铃正在倒腾绷带的手当即微微震了震。月光下,杨婵可以清楚地看到风铃的脸红到了耳根子,只是依旧不说话。

    看到这一幕,杨婵的脸上顿时浮现了笑容。

    “你说他有什么好的?一只猴子,修为不高,也不帅气,还带了一副臭脾气。”杨婵伸手在脸上比划着:“脸上都是毛,连个人样都没有。这观里随便捉一个都比他强,也不知道你这小妮子图个什么。”

    拧干了绷带,风铃端起木桶撒腿就跑,直奔入猴子的房内。

    杨婵一路跟了过去,直走到猴子的门口,倚在门边上朝着里面看。

    “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坐吗?”杨婵用手捋了捋发梢,对着猴子笑道。

    那形态若是一般男人没有不勃然心动的,不过她显然找错了释放魅力的地方。

    身上披着薄薄的道服身体行动还有些不方便,此时正靠在桌子上举着蜡烛拿着竹简看的猴子抬起眼来瞟了她一眼,便又专心致志地低头看。

    至于风铃则在一旁捋着绷带背对着杨婵,半点转身的打算都没有。

    这一幕看得杨婵极不舒服。

    本来要玩一手姜太公钓鱼,结果鱼愣是没上钩,现在她放下身段亲自上门,却还受到漠视……她还从来没这么被人这样对待过,二郎神杨戬的妹妹,哪怕是那些天兵天将也不敢这样对待她!

    心情顿时糟透了。

    “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杨婵收起脸上的笑容,强压着心中的不快说道。

    猴子轻轻放下手头的竹简,抬起头来问道:“有事吗?”

    杨婵深深洗了口气,道:“有事情,找你谈谈。”

    “说。”

    “风铃,你先出去吧。”杨婵的眼睛撇向一旁的风铃说。

    风铃望向猴子,在得到猴子的首肯之后,才默默收拾了手头的绷带走了出去。

    待到风铃出了门,杨婵当即转过身去把木门关上,又跑回来直接坐到猴子卧榻的另一边上。

    在整个过程中猴子一寸都没挪,只是坐在卧榻上靠着矮桌,静静地,冷漠地看着杨婵。

    就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

    此时,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杨婵是来干嘛的,可猴子的神情看起来却像一个完全的路人,反而让人猜不透心思。

    这不由得让杨婵在心中咒骂了一句。

    一时间先前准备好的说辞却不知从何说起了。

    最后倒是猴子先开了口。

    “说吧,啥事?”

    “上次和你说的那个条件,考虑好了吗?”

    猴子低下头去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简,扯了扯披在身上的道服,事不关己似地问道:“哦?你指的啥?”

    “就是帮你突破修为的事!”杨婵掀桌子的心都有了,虽然在心底不断告诫着自己,这种交易猴子不可能不心动的,他分明是在装。可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见猴子依旧不为所动的感觉,杨婵开始加重筹码:“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不仅仅可以让你顺利突破进入纳神境,往后的几个不为人知的坎,我也会一一帮你度过。而且,我手上还有**玄功的口诀!”

    **玄功,就是七十二变!

    “你说那个啊。”猴子恍然大悟似地抬起头:“条件很**,可是要价太高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要价太高?”杨婵咬了咬牙:“我都还没提出具体的条件!”

    “就是没有提出,才是真正的漫天要价。万一你要我自杀怎么办?”

    杨婵微微呆了一下,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怎么可能?辛辛苦苦提升你修为怎么可能让你就这么死了?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让你自杀。”

    “是吗?”猴子似是随意地翻转了下自己手中的卷轴,慢悠悠道:“例如挑战天庭这种自杀行为也包括在内?”

    顿时,杨婵的动作僵住,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

    缓缓抬起眼皮,猴子一字一顿问道:“你是在把我当傻子吗?”

    整个木屋都沉默了下来,气氛一下进入冰点。

    杨婵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得不重新细细打量起眼前这只猴子来。

    先前在她的心目中,猴子不过是一只小妖。就算是被须菩提收了当入室弟子,就算天赋再如何了得,也不过是一只什么都还不懂的小妖。

    对于猴子,她除了想利用还是想利用,她要的是猴子惊人的修炼天赋。

    可现在看来,她显然太关注猴子的天赋而低估了这只猴子的心智。

    并不是只要她开出优厚的条件,猴子就会围着她转的。

    “看来你不单考虑过,而且考虑得很清楚。”

    猴子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容:“从一开始就清楚了。你该庆幸我今天跟你说穿了这些事情,是不是在杨戬身边呆太久了,上千岁了还这么天真。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然后等到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了,再反悔。我只是一只猴子,守承诺,但不是蠢!而且,我只是一只妖,不是吗?”

    “你!”顿时,杨婵脸一红,微微张开嘴巴,却是语塞。

    这一时之间,两者的位置似乎调转了一般。

    注视着微怒的杨婵,猴子的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好了,现在开个靠谱的条件吧,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