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十六章

2018-01-17 08:55:08Ctrl+D 收藏本站

    午间,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阴凉的室内,青云子端坐着,似乎已经没有了往日地沮丧,细细地询问着虚度。

    那虚度叩拜着将一张清单双手交给了青云子:“师傅,这是风铃昨日到麒麟角所采的药。”

    青云子接了过去,斜眼瞟了站在一旁走廊上背对着他的丹彤子,才开始细细地看了起来。

    “看情形,那猴子的伤势已经快好了。”他捋着长须叹道,那语调稍稍加重了几分,似是说给丹彤子听的。

    “好了又如何?”丹彤子冷哼一声,背对着青云子语气中透出丝丝不屑,道:“好了最好安分点,若是还敢轻举妄动,我便打得他再回去躺几个月。”

    听到这一句,青云子无奈苦笑:“师兄这又是何苦呢?到底是同门师兄弟。”

    “谁与那野猴子是同门师兄弟?”丹彤子头也不回地答道。

    那夜之后,来势汹汹的丹彤子反倒陷入了窘境,而原本恍惚的青云子却一下豁然开朗。

    修道漫漫路,修心自当先。

    有些事,怕了,认真了,便是输了。

    真要论起来,在修道的路上喜也罢,忧也罢,怒也罢,怨也罢,恨也罢,都是心魔。深陷其中,便是入了魔障,有碍修行。

    如今的丹彤子便是处于这种状态,这相比之下,青云子竟一下缓过劲来。这当中除了猴子,多少也有丹彤子深陷的因素。

    丹彤子陷得比青云子还要深。

    虚度轻轻从衣袖间又取出了另一张纸片,同样双手奉上:“昨日,那凌云师叔新收的女弟子杨婵也来了麒麟角采药,由于没有腰牌,还差点与守卫的道徒起了冲突。这是她昨日所采药单。”

    “哦?”青云子伸手接过药单,细细看了,忍不住困惑起来:“这药单倒是前所未见啊。那杨婵先前师从玉鼎真人,修为已达炼神归实之境,莫不是想炼丹?可有到炼丹房报备啊?”

    “不曾来过。”虚度恭敬地回了一句。

    站在一旁的丹彤子握拳垂在围栏上,愤愤道:“这杨婵也不是个安分的人!那晚她便在场,老夫只是不想点破罢了。这等阴险狡诈之徒,若不是凌云师弟先给了我信函,早被我也一并收拾了!真不知道他收这么个人回来做什么,收也就罢了,为何不放在他的凌云阁,送我这斜月三星洞来做甚!”

    这些日子来,丹彤子执掌道观内外事务,已是烦透了。虽然传闻他极为懈怠事务,但便是那无法懈怠的部分也已足够让他心烦气躁。

    相对于坐观修行,他更向往往日那般的游历生涯,畅快淋漓,况且打理事务本就不是他的强项。

    好在青云子心神已经恢复了些许,时不时出手代为协理,否则丹彤子怕是早已连夜出逃了。

    全观上下吃喝拉撒睡全部与他有关,还要兼起传道授业的职责,真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

    那些个繁琐的事务,鸡毛蒜皮……有些道徒他光看一眼就想一脚把他们踹出观去,若不是现在身上有须菩提的委托,好几次他都出手打人了。

    这让丹彤子忽然有些佩服起这个自己一直以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五师弟来。

    道观在他手中多少年运作如常,这个中的辛劳也只有青云子自己知道。只是这二代弟子居于道观中的除了须菩提亲授的几个大多修为平平少有建树,倍受诟病。

    沉默了许久,青云子开口道:“师兄啊,这些时日以来,师弟我也是想清楚了。悟空师弟的事便交予师傅自行决断吧,我等也休要多事了。”

    “哼!你倒是推得一干二净,也不想想我是在帮谁出头!”丹彤子转过身来指着青云子大喝道:“你是没看到他那晚看我的眼神!那猴子野性难驯,迟早是要害了师门的!”

    青云子迟疑了半响,淡淡道:“这些,想必师傅他老人家也是知道的。说到底,孙悟空是我们的师弟,不是徒弟。还是让他自己的师傅去决断吧。师傅他老人家如今没开口,我们也……”

    没等青云子说完,丹彤子直接喝断道:“我那晚那么揍那猴子,师傅也没开口,便说明师傅不想管!他老人家若是不管,我来管!这如今观内一概事务可都压我肩上,他想在这里呆着,便要循着我的规矩来!若是真要我停手师傅自会开口,无需你多管闲事。”

    说罢,拂袖便一跃飞出了飞云阁。

    身后,青云子声声叹息。

    有些事情丹彤子不便说明,青云子自然也是不知道。

    这些日子丹彤子时时想起那晚猴子的眼神,竟宛如心虚般凭空生出丝丝恐惧。以至于私下里丹彤子这些日子没少往来凌燕里。

    别人看不出来,以丹彤子的修为如何会看不出来?

    那晚猴子的修为分明已达凝神临界,如今却似乎又退了回去。细细琢磨之下,便已经知道个中缘由。

    如今那杨婵采药哪里是为了炼丹,根本就是和猴子勾搭到了一起。

    看来,接下来冲突少不了。

    就冲猴子那晚看他的眼神,他便没有退缩的理由!

    “一只野猴子,也想在我这里撒野!”返回了自己临时住所,丹彤子狠狠唾骂道。

    守在一旁的刀疤脸悻悻上前问道:“师傅,那是不是交代下去,让麒麟角的道徒不再让这两人入内?”

    “不!”丹彤子咬牙道:“就让他们入内采药!不仅如此,若是有什么药草矿石,他们要而麒麟角又没有的,便给我找,无论如何要供上!我倒要看看这只猴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接下来的几日杨婵顿时觉得搜寻材料顺了许多,若是有什么材料找不着的,询问下守卫麒麟角的道徒,不出几日便会在显眼的地方看到。

    那麒麟角的道徒也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冷冷冰冰的态度,有时候甚至热情得杨婵有些诧异。

    隐约中她也感觉到有人在偷偷干预,只是究竟是须菩提还是丹彤子、青云子,仰或是其他什么人,她也不想去深究。

    对于她来说,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其余的事情都无需理睬。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是一个月后,猴子渐渐康复了过来。杨婵也已经备齐了所需的材料。

    突破,已经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