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

2018-01-17 08:55:08Ctrl+D 收藏本站

    澡盆中的水依旧沸腾,翻腾的热气冲天而起,远远看过去,就好像一道炊烟一般。

    远处的阁楼上,丹彤子与青云子并肩而立,遥望着浸在药水中修行苦苦挣扎的猴子。

    青云子猛地抽了两下鼻子,有些疑虑道:“竟然还加了狼牙草,味道这么重,加了不少啊。那麒麟角里什么时候有狼牙草了?”

    “狼牙草是什么?”丹彤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问道。

    “是一种烈性草药,只有终年积雪的雪山上才能生长,数量不算少,但长得和一般杂草差不多难以辨认。经过特殊处理后它有某种兴奋剂的功效,但……用多了会出事的。”青云子有些迟疑道:“以前我曾经采过一些来做研究,不过药性太难控制,还有副作用,最终还是放弃了。他这么用没问题吗?”

    说着,青云子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须菩提潜心殿的方向。

    如果有问题,他应该会出来提醒吧。青云子心想。

    “使用烈性兴奋剂?”丹彤子的脸上浮现了轻蔑的笑容,冷哼一声道:“用这样的突破方式真是匪夷所思,别到最后弄出什么岔子要我等出手收拾才好。”

    “依我看,出岔子倒是不至于。那玉鼎真人虽然修为平平,但毕竟教出了杨戬这种一等一的战将。普天之下修行者道无出其右者。杨婵又是那杨二郎的妹妹,同样曾师从玉鼎,就算通晓杨戬的修行之法也不出奇。”

    丹彤子白了青云子一眼,转身走入室内,只留下青云子一个继续站在阁楼围栏上眺望。

    ……

    凌燕里,夕阳的余晖将一切都照成了温软的杏黄色,三两个道徒来回忙碌着将饭菜送往观内各处,冷不丁地撇一眼一旁的三人。

    风铃靠在杨婵身边注视着澡盆中痛苦挣扎的猴子,压抑着略略有些慌乱的心神,回忆着杨婵刚刚那句话,犹豫了许久许久,问道:“能先告诉我,会出什么事吗?”

    微风抚过脸颊,杨婵嫣然一笑,反问道:“怎么?还想再吃一次阔灵丹?那东西是禁药,吃一次损失三年的修为。若是在那昆仑山,私赠他人弟子阔灵丹,便是引起派内斗殴也不奇怪。就你这年纪,有几年的修为可折损?”

    风铃低下了头。

    她总想为猴子做点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

    “够了。”杨婵深深吸了口气,叹道:“你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没有你,我想他在这观内都混不下去了。现在对他来说,你什么都别做就是最好的。”

    随手掏出一个药瓶,拔开盖子,将一颗散发着淡淡凉气的药丸送到风铃面前,杨婵轻声道:“吃下去吧,能减低阔灵丹的伤害,我特制的灵药。好歹也多顾顾自己。可有想过,你这样下去修为上去不,寿命必然也就不会长。到时候,还怎么守在这野猴子身边呢?别太傻了。”

    风铃盯着那颗药丸看了许久,默默说了一句:“谢谢。”

    伸手接过药丸,吃了下去。

    远处的树杈上一只黑羽间嵌着金毛,凶狠的眼下有一条白色羽线的雄鹰朝着杨婵盯了许久,展开翅膀朝着东方飞去,只留下摇晃的树杈。

    杨婵用眼角余光撇了那摇晃的树枝一眼,叹道:“碍眼的东西终于走了。”

    “什么?”风铃转过头来不明所以地问。

    “没什么,我自言自语而已。”杨婵捋了捋发梢,淡淡地笑:“风铃,你可有想过,将来你修成了要做什么?”

    风铃摇摇头。

    她曾经问过猴子类似的问题,可她自己心里却没有答案。

    “我也不知道,我自懂事开始,便在这观中,一切都那么自然。修仙对我来说就好像呼吸,吃饭一样。有时候我会想,也许我存在就是为了修仙。至于修仙是为了什么,修成了又想干什么……”

    风铃没有再说下去。

    原本的生活就好像没有颜色一般,每日重复着同样的事。吃饭,睡觉,修行,打坐,诵读经书。

    自从猴子来了观里,便一下将她空荡荡的心填得满满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痴痴地笑了。

    杨婵蜷曲着身体将下巴靠在膝盖上,侧过脸去盯着风铃看了许久许久,看得风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半响,她才问道:“你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

    风铃摇摇头,目光中有些迷茫。

    对她来说,这个概念异常地陌生,师傅从未说起,她也从未想要去探究过。也许她也像猴子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在她的世界里,从来都只有师尊师傅,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嗯,还有一只猴子。

    看着风铃一头雾水的模样,杨婵淡淡地笑着,说:“我在想,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你这样的女儿。翡翠一般的双瞳。长大了一定是倾国倾城。是遗传,还是有什么渊源呢?”

    风铃脸一红,连忙把头低下。

    夕阳缓缓落下,入了夜,远处的草丛里多了几个人。

    这几个道徒是自发赶来一探究竟的。

    升腾的热气宛如一注炊烟一般,站在道观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轻而易举地看到。厨房的道徒也早把这里的消息连同饭菜一起送到了道观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或多或少地关注着,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敢来。

    毕竟之前的事情大家都还历历在目。没什么必要的话,那种赌上性命的一幕,谁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夕阳终于散尽了余晖,夜幕降临。

    待到巳时一刻,一直浸泡在药水中修行的猴子忽然有了异动,脸上痛苦的神情明显比先前更甚了。

    风铃连忙站了起来远远地眺望:“他怎么啦?”

    说着便想跑过去,却被杨婵一把拽住。

    “别过去。”

    “他……他怎么啦?”

    “要突破了,这是灵力外放的通道即将开启的征兆。现在别过去,如果这时候停下来,就功亏一篑了。”

    听了杨婵的话风铃只得缓缓坐下,眉头深深地皱着,紧张咬着嘴唇,小手握着拂尘,攥紧,目不转睛地盯着猴子看。

    那紧张的神情就好像现在在澡盆中修炼的是她一样。

    短短三炷香时间之后,一道气劲从猴子的手心冲出,瞬间冲开了一条通道。

    依旧是吸收灵气,依旧是外放灵力,但体内的灵力已经不再狂躁。多余的灵力不再通过浑身上下的每个角落渗出,而是整齐划一地透过修行开启的一条无形的通道外放。

    这绝对是致命的。

    没有再均匀地通过身上的肌肤透出,便意味着原本不断反复的过程被中断。

    顿时,身体失去了原有的防护,滚烫的热水得以近距离长时间地接触皮肤,热量无休止地侵入身体!

    前一刻还沉浸在修行之中的猴子一下被扯了出来,猛地瞪大了眼睛,歇斯底里地哀嚎。

    那恐怖的叫声撕心裂肺,响彻了整个道观,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怔住了。

    一跃而起,猴子跳出了澡盆跌倒在地,趴着,仿佛哮喘一般深深地喘息。

    脸部及手心的肌肤被汤得通红,身上的药水顺着湿漉漉的毛发滴落在地。

    “猴子!”风铃撒开腿想朝着猴子的方向跑去,却依旧被杨婵一把拽了回来。

    她缓缓地摇了摇头,对风铃说道:“别过去。他没事,修为已经突破了,他现在是真正的纳神境了。”

    “那为什么……”风铃转过头去,霎时呆住。

    又是歇斯底里的哀嚎。

    远处,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猴子抱着自己的头翻滚,痛苦的翻滚,青面獠牙!

    俨然此刻正承受着往昔所无法比拟的痛楚。

    一旁的木桶被他无意识地踢到,仅仅一脚便已整个崩塌,药水倾泻而下,湿透了整片空地。

    见到这一幕,躲藏在草丛里的道徒门无不心中一紧,一个个失了魂魄一般呆愣住,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是什么样的力道!居然一脚便将那么厚的一个实木澡盆踢得支离破碎!

    这是纳神境的道徒该有的实力?

    “这是怎么回事!”风铃猛地质问道。

    杨婵若无其事地捋了捋发梢,淡淡一笑,道:“行者道,修行突破,戾气爆发。”

    “戾气?”风铃骇然。

    “你们以为行者道是什么?行者道就是魔功,就是杀戮之道。在短短时间内修成通天的法术,几十年,便要做成别人上千年方能达成的,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凝视着远处痛苦挣扎的猴子,杨婵脸上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今天我要让他知道,行者道的真谛。”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落到风铃的耳中,却犹如晴天一惊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