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十九章

2018-01-17 08:55:06Ctrl+D 收藏本站

    修为已经突破,体内的灵力不再狂躁,脱离了炙热的澡盆,沸腾的药水的侵袭也已经不复存在。

    只是,猴子根本无暇顾及这些。

    在他的心中,一丝悲切的情绪正在弥漫。

    眼前的一切朦朦胧胧,恍惚间,一个个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时而返回了花果山被那一只本该死在他手上的猛虎追赶,生死一线地奔逃。

    时而与丹彤子的两个弟子对决,绝望中的咆哮。

    时而跪在斜月三星洞外叩头,苦苦哀求。

    时而又回到了十一年前的那个晚上,雀儿被杀的那个晚上,那种永生难以忘怀的心悸。

    在雪山上攀爬,在荒野里潜行,抱着木桶漂流在湍急的水流中像是随时都会窒息一般……

    十余年的光阴,所有的一切回忆爆发,在他的脑海中交织。

    他抱着脑袋,肆无忌惮的翻滚,哀嚎,痛哭。

    一幕幕的场景在眼前掠过,悲切、恐惧、无助、痛楚,所有的负面情绪交织,一幕幕地演化!

    原本平静的灵力又开始不由自主地狂躁,只是不同于以往,它们没有给猴子带来**上的折磨。

    这些灵力顷刻间灌入身体的每一处,所有的经脉在瞬间喷张,鼓动。

    绒毛竖起,毛发下的青筋依稀可见。

    心中悲切,恐惧,愤怒,绝望交织碰撞。

    他的拳头重重地敲打地面,一拳下去便是一个深坑,沙石溅起,拳头擦破,鲜血滴落,剧痛,却也难以掩盖那来自灵魂的痛楚。

    一种恐怖的压抑感落到猴子的胸口,心脏剧烈跳动,将热血涌向身体的每一处。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熬——!”

    他抱着脑袋奋力挣扎,用头部狠狠地撞击地面,飙出鲜血。

    各种情绪无休止的膨胀,碰撞。时而哭,时而笑,时而怒吼,时而哀嚎,时而犹如死寂一般的绝望,任眼泪流淌。

    脸上的神情早已扭曲得找不到轮廓。

    风铃惊慌失措地看着这一切。

    杨婵的嘴角微微上翘,狡狯地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风铃挣扎着想冲向猴子,却依旧被杨婵死死地拽住。

    “别过去,听我的别过去!他不会有事的。”

    一如过去的千年,她拥有一颗如钢铁般坚硬的心。

    此时,就连阁楼上的青云子此时也微微动容,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他见过无数人突破纳神境,便是行者道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

    那痛苦的哀嚎声传遍了整个道观。

    潜心殿中手握黑色木块细细篆刻须菩提耳朵微微抖了抖,连忙掐指一算。

    苍老面容上表情微微变了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杨婵……哼!”

    当猴子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或者说在他心中的种种情绪渐渐相容之后,他一跃站了起来,用充满敌意的目光扫视着四周的一切。

    微驼的背,沉重而剧烈的喘息,瑟瑟发抖的身躯,汗水夹杂着鲜血以及残留的药水顺着额头滑向鼻梁,直到唇边。

    伸出舌头细细品尝,那血腥的味道此刻竟带来一种难以置信的安宁。

    然而,终究是无法熄灭心中燃起的火,却反而将所有的**勾起,燃烧得更猛烈。

    肌肉已经膨胀到了极致,瑟瑟发抖,青筋暴露的脸痛苦地扭曲,咧开的嘴露出獠牙,极度的痛楚从内心深处传来,就好像有一个恶魔想要撕裂他的身体降临到这个世界一般。

    那双眼中,放射着骇人的红光。

    “杀气!”青云子的手一抖,手中的陶杯直接跌落在地洒了一地的茶水。

    缓缓侧过脸去,那双红透了的眼睛流转着,望向杨婵与风铃。

    此时此刻,就连风铃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微微退缩。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只猴子吗?

    杨婵冰冷的脸上露出微笑,抬起手,指向了一旁不远处的草丛。

    随着杨婵所指,猴子的目光转向,与那双眼睛对视的瞬间,草丛里所有的道徒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需要言语,直觉已经告诉了他们所有。

    深深的恐惧感瞬间爆炸,蔓延开来,在一刹那间便击溃了所有人的意志。

    “快跑!他要杀人了!”一声惊呼,所有人撒腿就跑,甚至没有人评估过群起而攻的胜算。

    需要评估吗?人与兽,从来就不曾有过胜算。

    看着那一帮夺路而逃跌跌撞撞的道徒,猴子低吼着伸出手试图去抓,眼中透着对鲜血的**,往前踏了一步,却又挣扎着止住。

    那抬起的手便那样僵在那里。

    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恍惚了,又是一场剧烈的战斗,天性与理智的战斗,痛苦得就好像要将他的灵魂撕裂了一般。

    哀嚎,不住地哀嚎,抱住自己的脑袋肆无忌惮,疯狂翻滚,扬起漫天沙尘。

    许久,他终于瑟瑟发抖地松开了抱住脑袋的手。

    天性与理智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喘息着,咽了口唾沫,他缓缓抬头,迷离地望向了杨婵。

    一瞬间,杨婵的表情僵在那里,瞪大了的眼睛眼角不住地抽动。

    两人久久地对视,猴子面目狰狞,喘息着,一滴滴的唾沫沿着牙齿滴落,俨然一副失控的状态。

    而早已达到三阶炼神境的杨婵竟也被那气势压得透不过气来。

    如果一个修为达到纳神境的极限行者道修行者忽然朝她扑过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她是丝毫胜算都没有。

    纳神境的杨戬有多强——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你,做了什么……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猴子颤抖着嘴唇断断续续地说。

    那声音沙哑,浑浊,又仿佛已经拼尽了所有的力气。

    风铃早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下意识地拽紧了杨婵的衣角。

    正当杨婵已经暗暗准备好随时动手的时候,猴子的脸上忽然闪现一抹苦涩的笑,转而望向藏经阁的方向,轻轻一跃,竟跃起五丈有余直接掠过峭壁没入峭壁上的绿林里。只留下整个愣住的杨婵。

    “他竟……控制住了。”杨婵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道。

    比当时杨戬用量大十倍的狼牙草,他竟控制住了。他是怎么做到了……

    “出事了!”站立在阁楼上的青云子惊呼道。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不就是突破个纳神境吗?观里每年不都有几个?”屋里传来丹彤子慵懒的声音。

    “他朝藏经阁去了!”

    “什么?!”丹彤子从屋里直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