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十章

2018-01-17 08:55:06Ctrl+D 收藏本站

    发泄,发泄,此刻猴子最需要的就是发泄。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澎湃,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一跃便是数十米,一跃便是五丈高,即使是悬崖峭壁,也如履平地,仿佛腾云驾雾一般。

    那一脚跺在驻停的树杈上,将碗口粗的树杈跺裂。一爪抓过树干,带出五指抓痕。

    尖利的树枝从他的身上划过,划破了皮肤,竟没有丝毫的痛感。

    相反,溅出的鲜血让他更加狂躁,更加兴奋!

    他越过山峰,穿过树林,沿着直线直奔藏经阁,片刻都没有停留。

    身上的力量从未这样汹涌澎湃过,就好像无穷无尽,只等猴子去挥霍一般。

    一脚蹬在悬崖边上一跃而起,稳稳落地,直震碎了地板。

    他颤抖着,喘息着,缓缓地站起来。

    月的阴影中,耸起七层的高塔,雕着嘲风的屋檐,古朴而庄严。

    眼前,已是藏经阁。

    见到猴子的到来,守卫藏经阁的道徒们猛然一惊,纷纷亮出了武器。

    猴子竟直接来到正门前!

    于义从阁楼里飞奔出来,拔出佩戴的飞剑,却惊得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他想干什么?从正门?”他瞪大了眼睛。

    猴子经常到藏经阁来偷书,这是全观上下都知道的事。而他,这个直接受命于须菩提守护藏经阁的二代弟子一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猴子为什么要直接从正门来?这不是……让自己难堪吗?

    于义想不明白。

    猴子缓缓迈开脚步,深深地喘息着,一步步迈向藏经阁,光溜溜的脚丫扣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月光照亮了他的脸。

    所有的道徒顿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那一身竖起的绒毛,声声的嘶吼,露出的獠牙,狰狞扭曲的脸,猩红的眸子。

    于义的脸颊猛地抽动。

    “于义师兄……孙师叔……我们该怎么做?”一个道徒悄悄走到于义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是啊,该怎么做?该怎么做?

    这种情况,师尊从未交代过!

    于义咬着牙,握紧了手中的剑,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说?打还是不打?难道就这么让他从正门走进藏经阁吗?”

    于义的心中没有答案。

    命令迟迟没有下达。

    手持兵器的道徒团团围住了猴子,但没有命令,猴子往前一步,他们只能退一步。

    正当于义惊慌失措之际,两个黑影凌空跃起,从猴子的背后闪现,月光下,众人能看到来者手中闪着寒光的兵器!

    阴影中,猴子咧开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一瞬间,所有人分明看清了猴子脸上浮现的笑容,那诡异的笑容。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众人做出反应,猴子已经整个前倾,扑倒在地。

    下一刻,用骇人的臂力撑起的身体猛地往后弹,一双脚重重地踏在来者的腹部上。

    两声痛苦的尖叫响彻了夜空。

    那两人甚至还来不及看清猴子的意图便已经被踢翻在地。

    挣扎,翻滚,撑起身子。

    被直接踏在腹部,他们差点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在场的道徒无不错愕。

    这攻击凶猛,犀利,完全不成套路,根本防不胜防。两个纳神境道徒竟在顷刻之间便被打倒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于义不禁攥紧了手中的剑。

    刚刚他还在担忧自己因为阻止猴子进入藏经阁而错伤了猴子,现在想来这种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

    如果猴子出手,他恐怕也扛不过两个回合吧。

    “他已经突破纳神境了。”无奈地苦笑,于义缓缓往后退了一步。

    承受得起非一般痛苦的人,便拥有非一般的实力。行者道与悟者道的区别啊。说到底,修仙之道也是公平的。

    一挥手,包围圈迅速四散开去为双方的战斗留下足够的空间。

    “无论如何,别与孙师叔动手。”最后交代了一句,于义悄悄地后退,离去。眼下的局势早已经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

    猴子从地上一跃而起,转过脸去直视两人,依旧是那诡异的笑容,掺杂着扭曲的神情,那躯体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般瑟瑟发抖:“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他癫狂地笑,笑得好像哭泣一般,没人分得清他真正的情绪。

    撕扯的灵魂,神智正在挣扎中扭曲。

    刀疤脸显然也被吓住了,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住猴子,一手捂住自己的腹部,一手紧紧握住自己手中仅存的还没脱手而去的三刃铁爪,挣扎着试图站起来,嘴角已经一缕鲜血溢出:“怎么回事……这种力道,就算是纳神境也不应该……”

    “小心——!”一旁的独眼龙惊呼道。

    还没等刀疤脸反应过来,猴子已经一个冲刺来到他的面前,没有丝毫的留情,一个勾腿踢在他的下巴上,整个人顿时凌空翻起,喷洒的鲜血划出抛物线,溅湿了猴子那张狰狞的脸。

    而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所有人都能清楚地听到恐怖的“咔嚓”声,那是下巴碎裂的声音。

    再跌下,刀疤脸已经全然失去了知觉,甚至连手中的法器都没来得及施展便已经彻底落败!

    刚举起弯刀准备要出手相助的独眼龙,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抽动,一个恍惚,整个人跌坐在地,就连握紧的刀都脱了手。

    他不知道猴子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强的,但他知道,他全然没有获胜的希望。

    只需一招,便可以将刀疤脸完全制服的对手根本不是他能匹敌的。

    仅仅是两个月,两个月之前,虽然恐惧,但只要足够小心他还能完虐猴子。

    但现在,他们已经被完全超过,拉开的距离大到无法想象!

    这两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仿佛失了魂一般,他囔囔自语道。

    ……

    “让开!我有急事求见师尊!”

    大门直接被撞开,于义快步跪倒在须菩提面前。

    “师尊!出事了!”

    此时,那须菩提依旧手握黑色木块细细篆刻,不紧不慢道:“为师,已经知晓。”

    脸上的神情冷得让这随他修行近百年的道徒都感到陌生,只是那双手篆刻的手却未曾停下来。

    于义犹豫着,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