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十一章

2018-01-17 08:55:05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又是那恐怖的笑声,分不清真假,响彻了整个道观,笑得所有人都胆寒。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片寂静。

    那沾满了鲜血孤零零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中,颤抖着,缓缓转过头来,拭去嘴角猩红的血,将手指放入嘴中吸吮,自上而下,用那双红透了的眼睛俯视着这个已经完全失去抵抗意志的同为纳神境修者。

    “放……心。”急促喘息着,微微咧开的嘴里勉强挤出了一句话:“我……不会杀了你。但除此之外,一概……都不保证。”

    每一个字落到独眼龙心中都激起惊涛骇浪。

    意志在瞬间被击溃!

    “不要,不要过来!放过我!放过我!”瘫坐在地上的独眼龙用它仅存的一只眼睛盯着着猴子那双缓缓向自己走来的腿,盯着猴子身后留下的血脚印,他甚至已经没有勇气直视猴子那双眼睛。

    惊慌失措地向后挪,此时的他,竟连逃跑的能力也一并丢失了。

    “呵……放过?”猴子狰狞的脸上嘴角微微勾起。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是我师傅!是你师兄丹彤子让我们收拾你的!我们也不想的!求求你放过我!”独眼龙高声哭喊道。

    一切都是徒劳。

    风刮过猴子的耳畔,像是无数恶魂的催促,催促着,催促着,它们渴望着品尝独眼龙的鲜血。

    不由得微微攥紧了手。

    然而猴子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却在制止,相对于鲜血,这个声音更贪恋恐惧。

    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心情,不同的意志在脑海中交织,复杂得难以言表,却表现得那么直接。

    猴子一步步地朝独眼龙走去,却没有动手,甚至故意放慢了脚步。

    要折磨他,折磨他!

    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让他享受这种来自恐惧的快感,聆听对方绝望的哀嚎。

    他喜欢这种绝望中的哭喊,喜欢到迷恋的地步!

    所有的道徒无不动容。

    如果当初不是于义出手阻止,他们这批守护藏经阁的纳神境道徒当中也许会有不少人和那些其他的道徒一样前往猴子的屋外蹲守吧。

    那样的话,也许今天瘫坐在那里苦苦挣扎着求生的就是他们了。

    当初许多人还为于义的决定而愤愤不平,但今日看来,那简直英明无比。

    这只恐怖的猴子根本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这就是一只野兽,一个妖魔!

    他制造恐惧,并迷恋恐惧。

    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躁动已经波及了整个道观。

    无数的道徒手持火把赶来,见到眼前的一幕却都是如出一辙的惊骇,透心的凉,没有人敢上去搭救这个苦苦哀求的可怜虫。

    此时猴子的心中隐隐滋生了一丝期待,他甚至有点期待更多普通道徒的到来,期待他们对自己动手,期待一场恶斗。

    这是压抑了足足一年多的愤怒,他需要好好地宣泄。

    杨婵牵着风铃从落到不远处的屋顶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

    “你究竟干了些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两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风铃奋力地甩着手臂想挣脱,却无奈地被杨婵死死拽住。

    “我没干什么,只是放大他的情绪,提前让他做他想做的事罢了。”杨婵微笑着:“行者道,便是这么走的。行杀劫,只有鲜血才能帮他铺陈前往巅峰的路。”

    “放开我!”

    “好好地给我看着,什么都别做。”杨婵伸手将风铃揽住,捂住风铃的嘴,低下头,在风铃的耳边轻声细语道:“别影响他,我们好好看戏。如果你想一直在他的身边,就该学会站得远远地,什么也别做。极限行者道修者都是独行英雄,你所需要做的,便是远远地看着,呐喊助威便行了。他们不需要朋友。”

    那声音温柔得令人发瑟。

    ……

    “不要……不要过来……求求你放过我……”七尺男儿,此刻竟在众人的眼前跪地求饶,嚎嚎大哭,他向四周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得到的只有回避。

    独眼龙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力量,唯一剩下的只有无助的乞求:“是我师傅要我干的,不是我……孙师叔……求求你放过我……”

    他从未想过与这样一个恶魔正面冲突。

    为什么,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他加入了一个修仙名门,光辉的前途在眼前展开,也许有一天他会修成地仙……

    可是眼前这个恶魔的眼神却分明在述说着他已经活不过今晚的事实,那光辉的前途跟他毫无关系。

    恐惧已经压倒了一切,他疯狂地嚎哭,蹬腿,往后挪,用尽仅有的力量维持那不断缩短的距离。

    “不要啊,全部都是我师傅,全部都是丹彤子,不关我的事……”

    “是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凭空传来,直接送入了所有人的脑海里,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如果是废物的话,那你是什么呢?”

    独眼龙一扭头,便见丹彤子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他的身后。

    那一身道袍红的犹如鲜血一般,无风自动,显示着主人极致的愤怒。攥紧的拳头,居高而下厌恶的眼神。

    不寒而栗!

    “师傅,我……”

    没等独眼龙说完,只见丹彤子一脚踢在他的腰上,顷刻间,独眼龙整个飞起,从口中喷出的鲜血洒了一路,翻滚,重重地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沙尘扬起,轰隆声中坚硬的青岩壁被撞得龟裂。

    两个道徒连忙奔了过去,翻过身,独眼龙的脸上已是血肉模糊,彻底昏厥了过去。

    “师兄这又是何必呢?”青云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石阶上,却只是站着,没有其他任何动作,布满鱼尾纹的眼中透着无奈。

    丹彤子冷冷地看了独眼龙一眼,哼道:“这等欺师灭祖之徒,死不足惜!”

    说罢,他伸手解开自己的护腕,用那双鹰一般的眼睛转向猴子,叹道:“这些废物到底是靠不住了,到最后还得我自己出手。”那脸上此刻竟缓缓绽出一丝笑容:“好杀气,真是令人怀念啊。今天便让我看看你这十师弟是何德何能,让师傅如此厚待!”

    一阵恶风从他的身旁无由来地掠起,瞬间撕碎了身上的衣物。那一身红色道袍下,露出的,竟是一身墨绿色的铠甲!

    “行者道!”所有人惊呼道。

    杨婵睁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握住风铃的手。

    行者道,这道观中竟还有其他的行者道修者!

    若是在昆仑山遭遇行者道修者一点也不奇怪,那些人以成为天兵天将为目标。可是斜月三星洞以谦和闻名于世,又与天庭毫无瓜葛,须菩提座下竟也早有其他行者道道徒?

    “怎么会这样……”

    汹涌澎湃的气流在丹彤子的身边凌厉肆虐,一片落叶卷入,瞬间便被撕得粉碎。

    缓缓地撑开双手,丹彤子迎风而立。

    脸上的最后一抹笑容荡尽,覆上寒冰,他缓缓伸出左手,甩开前摆摆出防御的架势道:“比你高两重境界,今天,老夫就让你单手。你我的过节,就在今夜彻底了结!”

    一个纳神境行者道修者,对上一个化神境同为行者道的修者,无论资质如何顶天,哪怕让单手,有丝毫获胜的可能吗?

    答案已经无比清晰。

    所有人都在为猴子而唏嘘,任他如何强悍,纳神境行者道遇上化神境行者道,必败无疑。

    此时此刻,举手投降恐怕才是唯一的明智之举。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猴子咧开了嘴,微微压低身子,下一刻,他已经朝着丹彤子疾驰而去!

    “他分明能控制得住……为什么还……”杨婵的手不自觉地掩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