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十五章(求推荐!)

2018-01-17 08:55:04Ctrl+D 收藏本站

    直接用肩膀顶开猴子的房门,杨婵随手一甩,将两只小妖直接摔在地上。

    此时猴子早已醒来,盘腿坐在卧榻上,手上铐着须菩提送来的玄铁镣铐,一双眼睛红了个透,而身上的肌肉依旧紧绷,瑟瑟发抖,微张的口齿之间两颗獠牙若隐若现,似是随时都会爆发一般。

    只是督两只小妖了一眼,猴子便转而死死地盯着杨婵。

    那眼中充满了敌意。

    “杀了吧。”杨婵面无表情地说:“鲜血可以迅速缓解你的痛苦。”

    一听这话,两只小妖顿时吓得抱成了一团。

    猴子依旧死死地盯着她,颤抖着说道:“你是有意让我被孤立的,对吧?”

    杨婵也不作答,只是指着两只小妖催促道:“杀了吧。”

    “回答我——!”猴子猛地咆哮,那声音整耳欲聋。

    顿时,浑身的肌肉越发膨胀,只是那双黑色的手铐若隐若现地散发着微光,这才压制了下去。

    深深地吸了口气,杨婵避开猴子的目光,说道:“就算是又怎么样?你根本就拜错了师傅了,须菩提就只知道算计你。从你入门到现在,他无时无刻不在算计你,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如果你被孤立,甚至逐出师门,那不是正好吗?我可以带你去见玉鼎真人,你会变成我二哥杨戬一样的盖世英雄!”

    “少跟我提杨戬,他是他我是我!”猴子的喉咙中缓缓发出沙哑的笑声,接着道:“须菩提算计我?那你呢?你没算计?”

    猴子攥紧了拳头一拳打在卧榻上,一块木板当场被震断。

    听到吵闹声,风铃连忙从屋外冲了进来,一进来便看到杨婵,顿时怒容又挂到了脸上。

    “这里不欢迎你!”她叱呵道。

    看着两人那如出一辙的态度,杨婵怒而转身道:“懒得和你们两个理论!愚蠢!”

    说罢,径直出了门外,屋里只留下猴子和风铃,还有两只小妖。

    “他们是……”

    没有回答风铃的话,猴子只是静静地盯着那两只瑟瑟发抖,一大一小的小妖。

    两只都已化了人形,却还都化得不全,想来是道行不够的关系。

    都是衣裳褴褛,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地看不清面容。

    其中一只成人大小,顶着两根山羊角还留了一撇胡须,看起来应该是只山羊精,像个乞丐老头。

    而另一只,则像个小乞丐,不过却长着两只狐狸耳朵。

    虽然明显的物种不同,但紧紧地抱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两爷孙似的。

    那模样,比猴子没入门之前还落魄。

    ……

    出了屋外,杨婵脸色微微变了变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悬崖。

    冷哼一声,杨婵凌空飞起朝着悬崖的顶部飞去,不一会便稳稳地落到悬崖上。

    而刚一站定,杨婵的身躯猛地微微一震,似乎又感觉到了什么,茫然地望向远处黑漆漆的树林。

    目光中泛出了一丝落寞。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个身影已经悄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于义?”回过头看清了来者的面容,杨婵轻声笑道:“怎么,想报上次的仇吗?本小姐奉陪到底。”

    于义冷哼一声,从衣袖中取出一个什么东西直接朝杨婵丢了过去。

    杨婵伸手接住,摊开一看,是一颗散发着淡淡雾气的药。药体上还带着温热,似乎刚出炉的感觉。

    “稍后拿给孙师叔服下。”于义淡淡地说道。

    将圆滚滚的药丸捏在手心,放到月光下查看了一番,杨婵问道:“须菩提让送来的?”

    于义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呵,现在倒是挺上心的?上次伤成那样也不见来看看。他这师傅也不知道怎么当的。”

    于义冷冷地道:“师尊托我带了两句话。”

    “说。”杨婵挑了挑柳叶般秀丽的眉毛。

    “第一句是带给孙师叔的,师尊交代了,这颗丹药有凝神安定的功效,但也只是暂且将戾气压制,让他往后修行务必量力而行,切勿再引发戾气暴乱。”

    “切。”杨婵轻蔑地笑了:“量力而行就行了?说到底戾气还需发泄方能消除。还有呢?”

    “另一句是带给你的,师尊说了,这里是灵台山斜月三心洞,不是羽泉山金霞洞,万事万物还得把握一个度,若是过了,便不好了。”

    杨婵先是一呆,又渐渐笑出声来:“呵,这算恐吓吗?自己的徒弟自己不教,还不准别人教了?”

    说罢,将手中的丹药抛着玩耍,目光时不时饶有兴致地盯着于义看。

    “大胆!你竟敢如此说话!”于义咬牙大喝道,一只手已经摸到剑柄上。

    丝毫不把于义放在眼里,杨婵将丹药收入衣袖中,环手笑道:“玉帝我都不怕,会怕须菩提?当我杨家三娘子是什么人了?最讨厌这种躲在背后指手画脚算计的人了,有什么大家敞开来说。那猴子想突破境界,求我帮他配药,大家你情我愿,有什么度不度的。”

    那一双媚眼中尽是挑衅的味道,似乎只等着于义跟她打一架。

    强按下心中的怒火,于义冷眼道:“你好自为之吧。若是真惹怒了师尊,便是你那封了二郎真君的哥哥出来也难保你!”

    说罢,转身一跃离去。

    望着于义远去的身影,杨婵喃喃自语道:“打一架多好,最好打得须菩提出来救场。这于义倒是挺能忍的。到底是须菩提最倚重的二代弟子啊。呵呵,本来想打一架发泄下的,诶,他是谁的徒弟来着?”

    说罢,又望了先前那片黑漆漆的树林一眼,杨婵一跃下了悬崖返回木屋,推开门将须菩提送来的丹药放到桌上,对猴子说道:“吃下去吧,你那师傅给你送来的,说是能暂时压制。”说罢,也不等猴子回答转身就想走,却又似乎想起什么似地站住,环视了整个房间一圈,皱起眉头转过身来盯着猴子问道:“那两个小妖呢?”

    “放走了。”猴子眼皮也不抬地回道。

    “放走了!”杨婵的声音一下高了八度,转身就想冲出门外。

    “别追了,我能放走,便不会让你追回来。”

    “你!”杨婵转过身来怒视着猴子,一时气结。咬着嘴唇半天才指着猴子大喝道:“你可知道我捉这两个小妖跑了多少里的路?这灵台山仙气缭绕,须菩提又把道观设在这里,明里暗里法阵无数,岂是妖精随便会想接近的?”

    “那是你的事,我可不记得请你帮忙捉妖精了。”猴子一眼瞪了回去。

    杨婵气得跺脚:“你疯了吗?两个小妖精,就两个小妖精。你杀了他们有什么不好的?对你的师兄弟倒是从不留手,对他们反而泛起同情心来了?竟然给放了?修行者道你不杀妖除戾气,你想杀什么?!难不成还想杀人,杀仙不成!”

    说着,一把将桌子上的茶壶茶杯掀翻了一地。

    猴子不为所动,双眼直视前方也不看她,淡淡道:“你忘了吗?我也是妖。”

    ……

    崎岖的山路上,风铃提着灯笼带着瑟瑟发抖的两只小妖缓缓走着,直到一个山洞前停住了脚步。

    “今夜暂且躲在里面吧,明早我再送你们下山。”风铃转过身来对那两只小妖说。

    结果山羊精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又拽了拽呆呆愣愣的狐狸精,两人一同跪在风铃面前。

    “你们干什么?”风铃眨巴着眼睛,有些吃惊道。

    只见那山羊精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道:“求仙长收留!下了山,上有巡天将,下有各山妖王,我等早晚也是死路一条。求大仙收留我等。”

    “我……这……这怎么行!”风铃惊慌失措道:“我也就是个道徒,这……擅自收留外人,我……”

    山羊精仰头道:“仙长只需与你那巡山的同门师兄弟知会一声,我等安身山下,只求个栖身之所,绝不与仙长添麻烦!来世……不,今生愿为仙长做牛做马,求仙长成全!”

    又推诿了半天,看着哭哭啼啼的两个小妖,实在掰不过,风铃只得答应下来。

    在大多数时候风铃都有个坏毛病,就是心肠太好。

    总不能看着他们去死吧?

    妖精的事情她倒也听说过一些,实在狠不下心赶他们下山看他们去死。

    可是答应得容易,头疼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要怎么跟师兄们师叔们说呢?

    风铃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撅起嘴,一个人呆呆愣愣地走在长长的石阶上。

    正当她想得晕乎晕乎的时候,一个紫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小风铃,你可害死师叔我了。不是说好不到逼不得已绝不吃那阔灵丹吗?现在清风师兄要找我算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