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十七章(狂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5:03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杨戬恭敬地躬身拱手:“凌云兄,杨戬代舍妹赔罪了。舍妹不懂事,还请别往心里去。”

    “别别!”凌云子连忙过去一把扶住杨戬的臂膀,又扭头看了一眼杨婵的小木屋。

    透过窗户的间隙,能看到杨婵刚刚点起的油灯灯光。

    抿了抿嘴,凌云子轻声笑道:“也,没什么,我让人呼呼喝喝惯了。都怪我平时太不正经,不关她的事,不管她的事。”

    “舍妹从小没了爹娘,我这当哥哥的又一直都太过溺爱,才养成了这副性格。都是杨戬的错,还请凌云兄别计较。”

    说罢就准备又是躬身拱手,却被凌云子一把拦住。

    “别这样,你老这么正经,我怕咱连朋友都当不成。”拍了拍杨戬的胸甲,凌云子朝着不远处的石凳走去。

    杨戬也缓缓跟了过去,两人在石凳上坐定。

    凌云子督了一眼杨戬那仿佛封了万年冰霜一样的脸,问道:“都知道了?”

    “嗯。”杨戬微微点了点头:“舍妹到这里之后,我一直派傲天鹰跟着,知道是知道,只是发现得太晚。毕竟……论起药理,我比舍妹还有所不及。杨戬就是一莽夫,只懂得冲锋陷阵。”

    “你还莽夫?”凌云子无奈摇头叹息道:“你就是是将,也是个儒将。最不喜欢你这种人了,浑身都是优点,法力通天,温文尔雅,谦和还英俊。连妹妹都比别人的漂亮。有时候我就想了,这个世界上有你这种人就够了,要我们这种浑身缺点的干嘛?”

    这一说,杨戬顿时望向凌云子,一时之间无所适从,不知说什么好。

    凌云子慵懒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看了他一眼,怪笑道:“开玩笑的,别往心里去。你妹的事我师傅都没算到,怎么能怪你。”

    杨戬又是微微低头躬身道:“舍妹给观里添麻烦了。杨戬身份特殊,实在不合适长期往来道观与灌江口。要不你看看是不是给须菩提祖师送点……”

    “诶,别再说了,别再说下去了。”凌云子白了一眼,拍了拍杨戬的肩膀道:“再说朋友都没得做。我们斜月三星洞徒弟给师傅添麻烦,那是天经地义。我也没少给师傅惹麻烦,你妹那是随了我,徒弟像师傅嘛。老头子上次用镇纸砸我,顶多下次换砚台,我凌云子还顶得住。”

    说罢,自己哈哈大笑。

    杨戬的嘴角微微翘了翘,却没真的笑出来。

    “我现在担心的是她和悟空师弟,悟空师弟的资质非常人可比,虽说关系不怎样,但似乎……”

    凌云子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撇了一眼杨戬。

    杨戬也只是沉默着,不说话,脸上半点表情都看不到。

    “不过你放心。有我师傅在,再怎么样,也出不了什么事。”

    杨戬默默地点了点头,站起来说道:“大恩不言谢。时候也不早了,凌云兄,我也该回去了。”

    “这就回去了?”

    “是啊,天庭的鹰犬时刻都盯着,若是离开太久,怕是要惹怀疑。”

    “我是说,你难得来一次,不见见杨婵?”凌云子抬起头注视着杨戬问。

    朝着那点了油灯的小木屋看了许久,杨戬淡淡叹了口气道:“不了。蝉儿早已经知道我来了,若是肯见,也早就出来见了。”

    杨戬的神情看不出喜怒,依旧是那万年寒冰覆盖的模样,可不知为何,凌云子看了却是莫名的伤感。

    “为什么不说清楚呢?”他问。

    “杨戬死不足惜,可是……有些事,恐怕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她要恨我,便让她恨吧。只要她能好好地活着,杨戬便心满意足了。时候不早了,凌云兄,杨戬告辞了。”

    凌云子微微点了点头。

    只见杨戬轻轻一跃,顿时化作一颗流星消失在苍茫天际。

    透过窗户的缝隙,杨婵呆呆地朝着天空望了许久许久,才抹去眼角的泪珠转身。

    ……

    次日一早,猴子还不便出门,风铃就催促着猴子给青云子写了封信。

    两只小妖的事可缓不得,若是让巡山的道徒发现了虽不至于直接给杀了,但赶下山可就难免了。

    凌云子早早地去了须菩提那里一趟,便又抱着一包瓜子跑来找猴子。

    此时猴子正在房间里盘腿打坐修行。

    “过几天,我要带着杨婵去一趟昆仑山,一起去?”凌云子笑嘻嘻地问。

    “昆仑山?”

    “嗯。”凌云子一边自己冲着茶,一边嗑瓜子,说道:“阐教门徒在封神之后集体移居昆仑山,我们去见见玉鼎。收了他的弟子当徒弟,按礼节总要当面告知一下。”

    “那我去干什么?”

    “这是。”伸手夹起一颗瓜子放在齿间咔嚓一声咬开,凌云子才慢悠悠地接着说道:“这是师傅的意思。”

    听到这里,猴子微微睁开了眼:“师傅的意思?”

    “嗯。”凌云子点了点头,把掰开的瓜子丢进嘴里咀嚼了两下,吧唧了一口茶:“师傅还没跟你说,我先给你透个风。”

    猴子闭上眼睛沉默了。

    突破了纳神境之后,他顿时感觉整个修行的进度快了不少。

    现在体内的灵力已经不只淬炼身体那么简单,还能外放,更重要的是体内的戾气已经被须菩提的丹药暂时压制下去了。

    虽然还没有专用的法器将这种外放的灵力加以利用,可对于以身体为武器的行者道修者来说,这种变化也是极其鼓舞的。

    现在他的身体无论是力量还是强韧程度都早已经远远超过了未突破之前的状态。

    那一晚,身体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早已超过他的想象,只是不知道不处于暴走状态的情况下是否还有这种力量。

    现在他只想好好地呆在观中巩固成果,顺便再学多一些东西,出门?

    真还没想过。

    见猴子不言不语,凌云子若有所思地摇晃着茶杯里剩余的一点茶,慢悠悠地说:“杨婵那丫头,其实心不坏。”

    说罢,斜眼撇向猴子,似乎在刺探着猴子的反应。

    见猴子依旧不搭话,又接着说道:“脾气是泼了点,有时候耍点小心眼,但也绝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而且人长得漂亮,养眼。”

    猴子又睁开了眼睛,冷冷道:“师兄,你的事我都还没问,杨婵的事也就别说了。究竟是怎么样,我自己会看的。”

    这一说,凌云子只得尴尬的笑了笑:“我的事啊……其实我当初也没想她会大量使用狼牙草,那配方其实我也不懂,估计也只有玉鼎真人的门人才知道。我只是想着做个顺水人情,她懂得杨戬的修行之法,而你肯定又需要,就把你们摆在一起,看能不能帮上点小忙。呵呵呵呵。”

    笑着笑着,发现猴子没笑,凌云子只得闭嘴。

    “师兄。”猴子缓缓抬起头,有些茫然地遥望屋外飘摇的绿叶,问道:“是不是悟者道的修者都喜欢这样,话里有话,千算万算,只等把别人都玩在手心才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