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十八章(强烈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5:03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猴子的这个问题,凌云子犹豫了许久,放下手中的瓜子,长长叹了口气,低下头,答道:“悟者道的修行不像行者道那么单一,它有七十二旁门,包括炼丹,冶器,甚至房中术。每一个悟者道修者都各有所长,而这当中,推演之术是每一个悟者道修者的必修课。与行者道不同,修悟者道,最重要的不是资质,而是时间,其次是悟性。”

    微微顿了顿,见猴子细细地听,他接着说道:“修行动辄数百年,命不够长,再好的资质再好的悟性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听说大师兄当年的资质便毫不起眼,只因师傅从天庭讨来了蟠桃,如今他也是一等一的地仙。”

    “无论用什么办法,能够保住性命,延长寿命,活下去,是每一个悟者道修者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能够趋利避害的推演也是每一个悟者道修者所趋之若鹜的。只要能赢得时间,一切都会有。”

    猴子无奈摇头,淡淡地笑了笑:“相比之下,我倒更喜欢丹彤子。怒了就是怒了,要打就打,该拔剑就拔剑,没那么多的遮遮掩掩。”

    凌云子叹道:“其实我也不喜欢,虽然师傅老说我推演学得最好,不过我已经许久没有算过了。若是算了,也定不会将杨婵放在这里。”

    这一句话无论真假,听着倒是让猴子有些欣慰。

    两人沉默了许久,猴子问道:“凌云师兄,听说你先前修的是佛,后面才改的修道。”

    “是啊。必是风铃那小妮子告诉你的吧?”

    “为什么修佛了,又跑过来修道呢?听说师尊是先修了道,后面还想修佛,却没修成。西天如来佛祖势力如今日益扩大,修佛,倒也不输与修道吧?”

    凌云子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脖子,道:“那是师尊先前不知修佛为何物。”

    “哦?”

    “修道由来已久,法门众多,便是没有斩断尘缘放弃执念,也未必无所成。但修佛……我与你讲个故事。”

    “嗯。”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从前,有一个女人,抱着自己刚满月的孩子一边喂奶一边吃饭,这时候一只蚊子飞了过来叮在她的脖子上,当即被她一掌打死。过了一会吃完饭,她将剩余的残羹倒掉。循着味道,一条瘦骨如柴的野狗跑了过去想要吃,却被她痛骂,用石头打走。”

    说罢,凌云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猴子。

    猴子听得一愣一愣地,云里雾里,完全不知所以然。

    凌云子苦涩一笑,接着道:“于是,佛陀指着那女人告诉众门徒:‘这女人全然不知,被她打死的蚊子便是她的母亲投胎转世,被她打走的野狗便是她那老父亲投胎转世。而她抱在怀里的孩童,确是她恨之入骨的杀父仇人转世。’”

    猴子顿时哑然。

    凌云子接着说:“佛陀用这个故事告诫他的门徒,切勿杀生。同时也隐喻了凡人的肉眼凡胎,不辨真假。以及,凡尘的苦。人情的虚无。劝诫门徒刻苦修行,早日成佛。”

    猴子以为这个无趣的故事就此结束了,然而没有。

    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凌云子的目光中明显多了一丝无奈:“可你知道否,这佛陀早已介入了阴间的生死轮回。为何会有如此巧合的安排让一切苦难集于一身?毁了一个女人的孝道,只为成就他至高的理论。这一切,我自认我做不出来。可佛陀们就做得出来。脱八苦,去执念,成佛之日,便没了心肝。这就是佛。”

    猴子的心咯噔一下,猛地睁大了眼睛,微微张开的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凌云子却自顾自地接着说。

    “脱了八苦,去了执念,还哪里来的乐?所谓极乐,不过是因为众生疾苦。”

    “在他们心中,只有佛法,再容不得他物。我想我永远都修不到他们那样,既然如此,不如早早放弃,另谋出路。”

    听完,猴子彻底沉默了。

    在他的心中,隐约觉得佛陀,是比悟者道更加讨厌的存在。

    而本质上,他们又是一路的。

    慢慢地,凌云子的脸上又浮现了笑容,他嬉笑道:“当初我就是靠着这个故事混入斜月三星洞的,哈哈哈,本来师傅也是不收,毕竟我是佛门弟子。可后面师傅到底是收了,还直夸我有慧根呢。哈哈哈哈。”

    猴子也淡淡地陪着笑了笑。

    “我也该走了,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还得去一趟师傅那里。师弟你就别急着修行了,好好养好身体。命长才是关键,修仙之事切勿操之过急。还有。”凌云子伸了伸懒腰,抿了抿嘴,注视着猴子,放缓了语速,小声道:“其实,青云师兄和丹彤师兄人都不错的,若真是什么心肠歹毒的人,也入不了这斜月三星洞。”

    说罢,道了别,凌云子离去。

    望着凌云子离去的背影,猴子脑海里转的全是凌云子说的话。

    那个奇异的故事……

    “佛门……”

    这个世界的一切,自己知道的还远远不够。

    “如来……”

    盯着空无一物的地面想了许久许久,他喃喃自语道:“只取金箍棒,最多再下一趟地府,其他的事情不做,只要不闹天宫,应该佛门就不会介入吧。”

    中午的时候风铃便回了来,像宝贝一样捧着青云子的手书,笑得像多花似的。

    猴子已经许久没见这小妮子这么开心过了。

    也许对她来说,青云子的手书确实是个宝贝,它不仅能救两只小妖的命,而且也标志着猴子与青云子之间的冲突不会再持续。

    据说刚去的时候青云子犹豫了许久都没有回答,害风铃以为他不会答应。结果青云子一把抽出一张灵台方寸山的羊皮地图在上面圈了几个点,问风铃觉得哪个地方好。

    想来他所犹豫的并不是要不要答应,而是如何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既能让两只小妖在这里呆下去,又不至于因为他们的存在给灵台方寸山的安全构成威胁。

    最起码,应该规避法阵密集的地区才是。

    这一行为直接导致风铃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对青云子赞不绝口。

    猴子真没想到青云子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只是这一下就算和好了,往后去藏经阁的事可怎么办呢?

    大家死磕的状态那猴子去砸场也算情理之中,人家都卖面子了,再去打脸似乎就不太合适了。

    不过这是后话了,这几个月以来,猴子似乎还没成功进入过藏经阁,揍倒是挨了两顿。

    想想也便释然。

    三天后,丹彤子忽然出了公告说要去云游辞去了观内主掌之职,青云子重新复出。

    原本乱糟糟的道观一下子变得井井有条,道徒们每日依旧修行诵经,一切似乎又回复到了猴子夜闯藏经阁之前的模样。

    如此又过了约莫七天的时间,猴子便已经康复,修行也更加顺畅了起来。

    虽说比起上一次这一次的伤丝毫不算轻,但好歹须菩提先喂了稳住伤势的丹药,又有青云子亲自配的药辅助,这些想来必不是风铃那些自学成才的草药方子可比。

    而这一段时间,杨婵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整日不见踪影,偶尔见到也是对猴子冷冷淡淡的,兴许是心结没解开的关系。

    对此猴子倒是不以为意,毕竟与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不过是相互利用,而且就那件事来看,现在该生气的是猴子吧?

    到了第八天的早晨,于义敲开了风铃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