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十九章(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5:02Ctrl+D 收藏本站

    古朴的潜心殿,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照入,映古朴的地板上留下点点斑驳。

    大殿深处,须菩提盘腿坐在蒲团上,依旧握着那块黑色的木头低头细细篆刻着。

    “怎么,就想回来坐观了?”他随意地问了一句。

    坐在一旁次位上的清风子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么些年游历,确实有些乏了。兴许也是老了吧,近来夜夜梦见往昔道观中的日子,甚是挂念,便回了来。还请师傅恩准。”

    须菩提淡淡笑了笑,手里的篆刻刀一刻也不停,提起那块黑色的木头换着角度对着光线照了照,轻轻吹去上面的木屑,又低头继续篆刻,缓缓道:“这有什么不能准的,你只是去游历,又不是被我逐出师门。只是回来的理由恐怕不是挂念吧。”

    说罢,饶有深意地撇了清风子一眼。

    清风子微微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转而低下头沉默。

    不多时,便见于义带着风铃踏入了大殿。

    一见清风子,风铃顿时小脸煞白,转身便想走,却被于义一把握住了胳膊,拽到两人面前。

    风铃只得乖乖跪下,行礼:“参……参见师父,师尊。”

    不敢抬头,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却一个劲地往清风子身上瞄,心中忐忑。

    须菩提微微点了点头,便督了一眼清风子。

    那清风子似是有些尴尬,只瞪了风铃一眼,便不再看了,盯着一旁空无一物的石壁,脸上的神情似是有些不快。

    须菩提依旧低头篆刻着,轻声说道:“说吧。”

    知道什么也瞒不过自己的师傅须菩提,清风子只得干咳两声,转而盯着风铃问道:“这两年修行,可有所获啊?”

    这一盯,风铃的头顿时埋得更低了,一双小手紧紧地拽着袍角,也不敢说话。

    “我看你修为比两年前我见你反而还倒退了。”说罢,一掌便拍在地板上。

    咣的一声,顿时,风铃娇小的身躯微微一震,咬着嘴唇,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看风铃已经哭了,须菩提不得不抬起头来:“好了好了,她还是个孩子,不就是一颗阔灵丹嘛。于义,去把你凌云师叔叫来。”

    于义躬身拱手,看了清风子一眼,转身便出了大殿。

    “师傅,不只是阔灵丹的问题!”清风子扭过头来,对着须菩提喊道:“这一年多时间,她整日都跟着悟空师弟厮混,修为毫无长进。如今已经十岁了,如此下去还了得?到时候怕是炼神境都修不到,更别提那化神境!”

    只听须菩提随口嘟囔了一句:“你十岁的时候还在放牛呢,现在不一样化神境了?”

    听到这话,风铃顿时破涕为笑,只得一手假装抹眼泪用衣袖掩住翘起的嘴角,咬着嘴唇忍住不敢出声。

    “师傅,这……这……这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啦?你资质比她高?为师可记得没少数落你那破资质的。要不是你每天放牛放着放着就跑我门口蹲守,一口一个老神仙死缠着不放,为师怎么都不会挑你当首徒。”

    这老底揭得……

    清风子顿时老脸通红,只得愤愤然大喊道:“师傅,你是我师傅啊!”

    “你这两年不在观里,风铃不也是我带的?她也算我半个徒孙半个徒弟。”

    看着若无其事继续篆刻木头却句句致命的须菩提,又看了看一双眼睛弯得跟上玄月似的,一边流泪还一边拼命忍住不笑的风铃,清风子顿时气结,直接盘起手一句话不说了。

    到此时,须菩提才放下了手中的木头,一脸的笑意,抬起头来对风铃说道:“风铃,先下去吧。”

    风铃不敢走,只得泪眼汪汪地望向清风子。

    撇了风铃一眼,清风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下去吧。”

    “谢师傅。”叩了头,风铃退出门外。

    风铃走后,须菩提才缓缓说道:“你们这九个师兄弟心里想的什么,为师如何能不知道。”

    “可……师傅,你说这样……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啊!”

    “得了得了,这事就别追究了。”须菩提摆了摆手,双手撑着地面松弛了下双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整了整衣物,负手捋须道:“风铃这孩子便如同那同璞玉浑金,你那十师弟刚来道观的时候对修仙一无所知,为师又不便挑明,若不是有风铃,还真是不好办。虽不是有意,但说起来,她也是帮了为师一个大忙,省了不少的心。落下的修行为师必给你补上,绝不带坏你的好徒弟。这事,就这样翻篇了,以后必不能再因此而训她。”

    “可,师傅,那十师弟……风铃与他走得如此之近,往后怕是要……”

    “知道你紧张自己的徒弟。”须菩提轻轻拍了拍清风子的肩,道:“可你打算硬来吗?”

    清风子一下无言以对。

    “今天她还是孩子,受你管。可迟早有一天会长大。几年的功夫便可长得亭亭玉立,这在我们这修道之人来说,几年,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届时……玉帝尚且管不住七仙女,你这当师傅的还能怎么样不成?还是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清风子默默重复了一遍,甚是无奈。

    正当此时,凌云子已从殿外走了进来,远远地刚一见着清风子便想掉头,却被须菩提喝住。

    “坐下。”须菩提指着一旁空置的蒲团说。

    无奈,凌云子只好畏畏缩缩地走到蒲团旁,却不敢好似清风子那样盘腿坐着,而是跪在蒲团上,低着头,时不时瞄清风子两眼,显是心虚了。

    清风子却只是冷着脸,也不看他。

    可这样一来,凌云子反倒更加忐忑了。

    也不管两人的心结,须菩提走到一旁的书架边上细细找着什么,直入主题说道:“那昆仑山如今乃是太乙真人执掌,为师已与其通过信函,你明天便可启程。”

    “明天便可启程?可是悟空师弟似乎不太想去啊。”凌云子小心翼翼地回话,两只眼睛还是不住地往清风子身上瞄。

    从书架上抽出竹简两卷,须菩提走到凌云子面前交予他:“此乃为师许了太乙真人的《金尊道法全卷》,且代为师转交与他。至于这个,乃是赠与玉鼎真人的《无量奇云经》,想必依他的性格,会欢喜才是。”

    “就这么送给他们?”握着两本珍贵的书卷凌云子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要收别人的徒弟当徒弟,自然要给足对方面子,否则传出去搅得好像我们挖了墙角似的,容易平白生出事端。当年为师收你的时候给出去的可不只一两本,真是前世欠了你们这师徒俩的。呵呵呵呵,也罢,不过经卷,为师再抄几份便是了。”须菩提无奈地哼了一声,笑了起来。

    笑罢,又坐回了蒲团上。

    凌云子的头只得微微低了下去:“师傅,徒儿必定让那杨戬偿回来。”

    “偿什么?”须菩提叹道:“偿得回来吗?你与我少惹些麻烦便好了。你那悟空师弟的事,为师自会与他说,无需你担心。还有。”

    说到这里,须菩提顿了顿,指着清风子道:“那阔灵丹的事,你还得与你大师兄赔个礼才好。别人的徒弟,未有嘱托,如何轮得到你指手画脚,还送了阔灵丹?”

    听到须菩提要当和事老,凌云子顿时心里安定了不少,连忙顺势匐倒在地,低头认错道:“师弟少不更事,还请师兄大人有大量,原谅了师弟这一次吧。”

    清风子却不买账,只冷哼道:“原谅了这一次还有下一次!刚入观的时候说少不更事我也就认了,现在五百岁了,还少不更事?这么些年连台词都没换过,可谓诚意全无!”

    凌云子顿时一阵尴尬,须菩提只得又是出来打圆场:“行啦行啦,既是认了错,也就过了吧。你那小徒弟吃了颗阔灵丹便气成这样,我那弟子差点被他害了性命,岂不是该扒了他一层皮?啊?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凌云子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老头子,真是什么都没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