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十章(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5:02Ctrl+D 收藏本站

    明媚的阳光温暖着大地,正如风铃此刻的心情。

    踩着铺满古道的落叶,透过枝桠的斑斓洒落在她的身上,风铃一路走,一路抹着眼泪,却是一路笑。

    路上的道徒都不明所以地盯着她看,那疑惑的目光看得她有些害羞,脸都红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却笑得更欢了。

    此时心中的阴霾早已一扫而空,再也没什么可担心了吧。

    猴子和师叔们再也不会闹了,自己吃阔灵丹的事也就此翻过。

    这个世界,似乎一下子变得美好了。

    她的心中美滋滋地。

    推开了猴子的房门,她甜甜地盯着猴子看,那神情看得猴子不禁以为她走路捡到什么宝贝了,定睛一看,才发现满面的泪痕。

    “早上于义来找你了?”猴子问。

    “嗯。”风铃重重地点了点头:“师尊让我过去。”

    “老头子……”猴子微微眯起眼睛,狐疑地问道:“训你了?”

    风铃摇摇头:“呵呵呵,没有,师尊没训我。”

    “那你哭什么?哦,不,我该问你笑什么?”猴子溜到风铃的面前,靠近了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久:“你怎么又哭又笑?”

    风铃伸手抹去眼角的泪珠,抿着嘴唇,只是一个劲的摇头:“真没什么。”

    “没有?怪了去了。”猴子皱起了眉头,伸手掐了掐小妮子的脸,转头又靠到桌边去看书。

    修行肯定要,但也不能光修行。

    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猴子越发感觉到学习的重要性。

    这些个悟者道的家伙个个都是算计的高手,任你实力再如何强横,一个计谋也能让你死得不明不白。

    所以,他现在看的其实是悟者道的书籍。

    “我去给你做饭~”

    “切水果就切水果,说什么做饭啊?”

    “我就要说做饭!就要说做饭!呵呵呵。”风铃哼着小曲转身离开。

    放下手中的竹简,猴子看着风铃奔奔跳跳的背影,狐疑地转悠了两下眼睛:“真没什么事?没什么事能开心成这样?”

    午后,须菩提派了人过来让猴子过去一趟。

    这倒是稀罕事,猴子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进过须菩提的潜心殿了。该有几个月了吧。

    这老头子教徒弟跟放牛似地,随他自生自灭。

    调侃归调侃,师傅到底还是师傅,这斜月三星洞到底是他最大,强如丹彤子、青云子,给训了一顿之后都好像转性了似的。

    猴子乖乖地来到潜心殿门口,叩拜:“弟子孙悟空求见。”

    “进来。”

    敞开的大门,须菩提独自坐在大殿深处手里依旧是那块黑色的木头,细细地篆刻着。

    猴子跨入门内,见须菩提没进一步的指示,干脆自己找了个蒲团坐下。

    也不知道须菩提是忘记了,还是故意的,一句话不说,就这么专心致志地篆刻着手中的木块,由着猴子坐着。

    既然没事,那让我来干嘛?猴子不由得想。

    对于须菩提的种种怪异举措猴子早已见怪不怪,你不提,我也不提。

    干脆,猴子就在蒲团上打坐修行。

    两人就这么在静悄悄的大殿里呆着,一直呆了一个多时辰,须菩提才开口说道:“悟空,过来。”

    “啊?”猴子睁开了眼睛。

    “过来过来。”须菩提面带微笑,抬起头对着猴子招了招手。

    “哦。”猴子走到须菩提面前坐下,却见须菩提还一个劲的招手。

    “这是干嘛呢?”猴子干脆坐到矮桌对面,伸长了脖子。

    “就是这样,别动。”

    “嗷——!”猴子捂着脸颊一脸的不情愿。

    “被人打成那样都能忍,被你师傅我拔根毛就要叫出声来了?”拿着那一撮的猴毛,须菩提口中念念有词,揉在手中,一用力,丝丝荧光放射出来。

    “这是……”猴子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须菩提笑眯眯地看着猴子,将那荧光抹在已经雕出腾云图的黑色木块上。

    眨眼间,荧光在那黝黑的木块上凝结出三个字——“孙悟空”!

    “这是……师傅,你给我做灵位干嘛?”猴子脱口而出。

    须菩提眉头一皱,随手拿起一旁的拂尘砸在猴子的脑袋上,道:“你这猴头就知道胡说八道,这哪里是什么灵位?这是命牌。在你第六次去藏经阁‘借’走的其中一册书上有提到,用乾坤齐阴木篆刻而成,以发肤为介,往后,除非你修成了化神境自行断去,否则无论你在哪里,为师也能找到你。而你若是意外丢了性命,这命牌也会将你的灵魂收回来。你那九个师兄各有一块,这块是你的。”

    猴子揉了揉脑袋,皱着眉头道:“那书看是看了,没看懂。里面那些法阵像天书似的,只是背了下来。兴许,再给我点时间便能看懂了。”

    “哦?”须菩提颇有些意外地看着猴子,问道:“再给你点时间便能看懂?”

    猴子点了点头,伸手接过自己的命牌放到桌上,整个趴到桌子上细细盯了好一会,指着其中的一个纹路说:“这个是‘进节’,旁边的是‘否节’,往上是‘支’,将这三个纹路刻到一起,形成一个单独的‘周’。具备‘周’,意味着这个**阵里存在……”

    猴子一点一点地解说,须菩提细细地听。

    渐渐地,须菩提没再看一眼他所指之处,没再听一耳他所言之物,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只猴子看。

    看着猴子专心致志地解说,看着猴子认真地盯着命牌上的纹路揣摩,看着猴子有些不解地挠头,看着猴子翘起腿来将命牌拉到夕阳的余晖中照耀以便看得更清楚,看着猴子咬着手指头苦恼地思索。

    那苍老的目光中渐渐透出了一丝欣慰。

    如今的猴子,已经不是两年前刚到山门口跪着不走的愣头青了。

    嘴角微微翘起,他淡淡地笑了笑。

    也不知过了多久,猴子总算把他所知道的全部说完,将手中的命牌推回到须菩提面前,有些无奈道:“我现在能看懂的就这么多了,其他的实在看不懂。这些东西比高数还难。额?师傅?师傅你没事吧?”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须菩提欣慰地笑了笑,叹道:“不枉为师对你的一番期望。你这是修的行者道,还是悟者道啊?”

    “双修,行不?”

    须菩提抿起嘴,缓缓摇了摇头,道:“不行。行者道灵力暴虐,便是通晓悟者之法,也无法行悟者之实。”

    猴子伸了伸懒腰,答道:“那便修行者,兼修悟者。悟者道多狡黠,若是不通,有朝一日必是要吃了大亏的。师傅,你不是会读心术么?你看,你把我读上一读,该说的说,该讲的讲,天色不早了,徒弟我还得回去吃饭呢。”

    听到这句话,须菩提顿时哑然失笑,指着猴子道:“你是越来越像个猴头了。”

    “徒弟本就是猴头。”

    “是或不是?”

    “不是也是了。”

    说罢,两人对视,都会意地笑了出来。

    自猴子入门之日起,还从未见过须菩提如此畅快地笑,笑得猴子心底反生了丝疑虑。

    笑罢,须菩提无奈地摇头,道:“你执念极深,便是刚到观里尚无修为之时,为师也只能读出一二。如今修为已达纳神境,为师所能读到的,更少之又少。此次寻你来,是要告诉你一声,明天,你便随你那八师兄凌云子往昆仑山去一趟。今夜可要好生准备一番。”

    “啊?”猴子顿时张大了嘴巴。

    “有何不妥?”

    猴子连忙跪好,叩头道:“师傅,弟子只想留在观中早日修成仙术。”

    须菩提淡淡一笑,道:“任凭你资质如何高,悟性如何了得。道术伊始,至今已有千万年,便是我那阁中之书,莫提修成,光是悟透,没个两三百年也无从谈起。那昆仑山,乃是道家圣地,遣你去,是为了让你亲眼看看,何为修仙。至于那修行……”

    须菩提顿了顿,猴子连忙伸长了耳朵。

    “待此次归来,你想学何种仙术,为师必遂了你的愿,亲自授予。”

    “弟子想学七十二变,筋斗云!”猴子脱口而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