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十三章(求推荐)

2018-01-17 08:55:01Ctrl+D 收藏本站

    五丈高的巨大山门牌坊横跨山隘,坊上布满藤蔓植物以及岁月的侵蚀。巨匾上“昆仑山”三个大字宛如挥舞着兵器凌空飞起的天将。

    在那牌匾之后,是直通云端的石阶,高耸入云的山。

    这一片山脉绵延万里,不见边际,四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山,仿佛一支支擎天巨柱一般。

    大气磅礴,这是昆仑山给猴子的第一印象。

    四名身穿灰色道袍,手持飞剑,相貌堂堂的道徒立于山门前。

    为首的道徒伸手拦下三人。

    凌云子连忙从衣兜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拜帖递送过去:“我等从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而来,奉家师须菩提祖师之命,欲拜会太乙真人及玉鼎真人。”

    那道徒接过拜帖翻开,细细看了一番,双手奉还凌云子,拱手道:“原来是凌云师叔,久仰大名。太乙师尊早已交代下来,若师叔来了必不可怠慢。”

    凌云子微笑着点头,回头看了一眼猴子,甚为得意。似是在展示自己声名远播。

    哪知那道徒后面又接了一句:“您二位即刻便可随我入山,只是这妖猴恐怕……”

    猴子柱着行云棍,侧过脸去瞧了那道徒一眼。道徒面色淡然,似是觉得自己所言合乎常情一般。

    凌云子干咳两声,低声道:“此乃我的一位故友,还请小友通融一下。”

    猴子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为何不介绍我是须菩提祖师的弟子呢?那不是更说得通吗?他想。

    那道徒有些为难地皱了皱眉头,道:“那便请诸位在这里稍候片刻,容我通报请示。”

    “拜谢。”

    在山门口约莫呆了一个时辰,百无聊赖,猴子拿着行云棍按着记忆中的棍谱开始耍了起来。

    凌云找了块平整的地面打坐,闭目养神。

    杨婵则一直站在一旁朝着远处眺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想什么。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那道徒才沿着石阶回来,拱手道:“诸位,请进。”

    一行人沿着山道一步步地走,猴子四下打量。

    在斜月三星洞平日里说的昆仑山,实则指的并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整条山脉。

    相比之下,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规模简直微不足道。

    这里,是凡间修道者的圣地。

    封神之战后,截教散了,那阐教一脉纷纷移居这里,千年下来,竟比先前更加蓬勃了。

    虽说天庭的实际控制者乃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也早已经归隐。但那太上老君直接的门徒甚少,凡间势力无从说起,只是散落在凡人当中的一些道士才自称是太上的弟子罢了。加之如今天庭位居高位的多为阐教门徒,再有那残存的十二金仙当中几位坐镇……

    如今昆仑山的地位之高已是其他地仙门派无可企及。

    沿途石道两旁尽是崎岖的古松,行到绝壁处,往山崖的一面望去能看到分散在山间斑驳的灯火。

    那些都是源自阐教发展而成的门派。

    除了阐教一代弟子旗下的道观之外,还有下属包括二代弟子及各种分支所创道观,所辖弟子不计其数。

    其规模之盛,足够让任何人膛目结舌。

    来前凌云子曾说过这昆仑山有五百万教众,猴子只当他夸大其词罢了。没想到今日一见,五百万,还真是所言不虚。

    在这个修仙的时代,昆仑山不仅在凡间声名远播,便是在天庭也有着极高的地位。听说天庭的百万天兵便是来源于此。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他们才攀过三座矮山走了一半路途。

    猴子抬头望了望看不见末端的石阶,忍不住问了一句:“不如直接飞过去?”

    那道徒淡淡回了句:“我大昆仑山内蕴含法阵,任意飞行功法及法器均无法施展。还请道友见谅。”

    “还禁止飞行?”

    “这是为了抵御外敌。”凌云子在一旁低声嘟囔了一句,却也不说清楚那个抵御的“外敌”会是谁。

    不能飞,无奈之下,只得继续攀爬了。

    ……

    斜月三星洞往东百里开外,高山上云雾缭绕之间,太上老君正盘腿坐在一棵古松下闭目养神。

    紫衣童子从远处御风而来,气喘吁吁地拱手道:“师傅,弟子回来了。”

    “嗯。此行,可有所获啊?”

    “此行未曾见到须菩提。”

    “哦?”太上老君微微睁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笑道:“这倒是意料中的事。那须菩提心高气傲,性情古怪,便是为师亲去也未必肯见。”

    “他那道徒引着我参观了道观,沿途弟子依着师傅的吩咐用玄天珠暗暗感应,不见发出金光。只是……”

    “只是如何?”

    童子犹豫了下,答道:“一入道观,这玄天珠子便发出了微弱的蓝光。”

    说罢,童子双手将玄天珠奉上。

    “蓝色光华,那是何意?”

    太上接过玄天珠,握在手中,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细细思量了许久,却未有答案。

    “莫不是那须菩提用了秘法干预所至?若真是用了秘法,便代表着那石猴此刻已在观内。只是这玄天珠子那须菩提也未曾见过,即便是干扰,也不应完全掩去金光才是。可若那石猴不在观内,他又何必使用秘法呢?”沉吟许久,太上只得叹道:“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师傅,会不会那石猴本就不在观中。”

    太上伸出一指,似是想说什么,却又闭上嘴巴细想了一番,才道:“想那须菩提也是精明至极的人,若他不想蹚这趟浑水,必不会留石猴在观中。若是真动了心思……他必也猜到我会来。”

    “这么说,无论如何,那石猴必不在观中咯?”

    “不!”将珠子收入袖中,太上道:“虚虚实实啊。石猴在不在观中,还暂且不能定论。况且,这普天之下,除了他的斜月三星洞,还有什么地方更为安全?”

    又是细细思索了一番,太上接着说道“为师暂返回兜率宫一趟,你且留在此处日日监视斜月三星洞,若有出入,当细细查看,万不可掉以轻心。如有异动,业不可打草惊蛇,当即刻来报。即便石猴不在观中,只要那须菩提还在观中便无须多虑。区区一只石猴,身边若是少了个通晓天地机缘的人,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说罢,从腰间取出一黄色布袋交予道童。

    道童伸手接过,躬身道:“谨遵师命。”

    ……

    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天灰蒙蒙有些亮的时候,猴子一行人才登上了山顶,看到了那宛如宫殿般的道观。

    高大的红门上一块巨匾——乾元金光洞。

    那是太乙真人修仙之地原来的名字,虽迁至昆仑山,却还是沿用了本名。

    一位道徒守在门口,靠着柱子昏昏欲睡。

    为猴子一行人引路的道徒连忙上大喝道:“起来,快快进去禀报,斜月三星洞的客人到了。”

    那道徒朦朦胧胧间睁开眼睛,一眼便看见了杨婵,当即惊得站了起来,一只手早已握到腰间的剑柄上。

    待看清了形势才缓缓松了口气,拱手行礼后将门开出一条缝溜了进去。

    猴子斜了杨婵一眼,问道:“你在这边的名声不好?”

    “往后你便知道了。”杨婵冷哼一声道。

    不多时,大门敞开,那道徒走出来拱手道:“师尊有请。”

    跨过高高的朱红色门槛,踏过坚硬的青岩石阶,又路过郁郁葱葱的园林,沿途几乎不见道徒,远不及斜月三星洞中那般热闹。

    一行人很快来到观镜殿前。

    这观镜殿比之须菩提的潜心殿论规模相差无几,壁上的雕塑却精致华丽了不少,只是少了些古朴粗犷的感觉。

    道徒跪在门前高声喊道:“启禀师尊,凌云师叔一行人已带到。”

    “请他们进来。”一个声音从殿内传了出来。

    听起来温文尔雅,富有磁性,十分舒服。

    随着两名道徒推开殿门,丝丝阳光从门外透入,与本就透过竹帘缝隙溢入殿中的光芒映到了一处。

    顿时,整个大殿亮了不少。

    大殿深处,是巨大的青铜浮雕,一只仙鹤栩栩如生。浮雕前,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盘腿坐在主位上。

    “凌云道兄,我等,怕是有五百年不见了吧。哈哈哈哈。”那老人笑道:“此番前来,可得多住上几日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