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十四章(晚上加更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5:01Ctrl+D 收藏本站

    那太乙真人笑得欢畅,凌云子却隐隐有些尴尬。

    “太乙兄见笑了,凌云子闲云野鹤四处游荡,实为一闲杂人等,难得道兄还能记起在下的微名。这‘兄’字,实在是当不起啊。”

    说起来凌云子与太乙真人本是一辈,但论及修为名声,却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太乙真人伸手请众人坐下,视线流转间在猴子的身上顿了顿,笑道:“凌云兄过谦了,你那一门师兄弟,贫道最熟知的可便是你了。‘凌云峰上凌云阁,凌云阁里凌云子!’这‘凌云’二字,天庭谁人不知啊?啊?”

    说罢,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那凌云子的脸色顿时微微变了变。

    “不过,那都是天庭的事,与老夫无关。”太乙真人脸上的笑容微微收了收,话锋一转,道:“平日里你收的那些妖魔鬼怪为徒,说到底,与我这昆仑山毫无关系,也不便过问。只是……”

    那一双苍老的眼睛慵懒地从杨婵的身上掠过,缓缓叹道:“你忽然收了我阐教弟子为徒,老夫便不得不问一问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阐教道法不如斜月三星洞,杨婵才改投了门派呢。哈哈哈哈。”

    这一说,凌云子连忙俯下身去,道:“太乙兄言重了!阐教道法名满天下,哪有不如一说?凌云实是与杨婵一见如故,爱才之心渐生,方有此冒犯之举,还请道兄见谅。”

    见凌云子这般摸样,坐在一旁的杨婵脸色越发冷了,侧过脸去不发一言。

    督了杨婵一眼,盯着叩拜的凌云子许久,太乙真人啧啧地笑了起来:“凌云兄无需这般见外,如此大礼,贫道受不起。”

    这太乙真人嘴上客气,却也不见去扶,依旧盘腿坐着接着说道:“这杨婵在我阐教门中已有上千年,其资质如何老夫虽谈不上知根知底,但也略知一二。也罢,须菩提祖师已给老夫来了信函,即是你情我愿,老夫也不便多说了。只是玉鼎师弟那边,还得劳你亲自告知方可。”

    凌云子抬起头,从衣袖中取出竹简双手奉与太乙真人,道:“此乃《金尊道法全卷》,乃家师亲撰,凌云临行前受家师嘱托,特将其交予道兄,还请道兄雅正。”

    “哦?”太乙真人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甩开衣袖,伸手去接,攥在手中细细掂了掂:“那还得请凌云兄在昆仑山多逗留些时日,留些时日与我参悟参悟,也好到时将回函一并带回去交予须菩提祖师。”

    “正有此意。”凌云子拜道。

    待出了大殿,凌云子仿佛虚脱一般松了口气,猴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杨婵的脸色却已经冰到了极点,囔囔自语道:“讨要就讨要,还雅正,回函?我呸!”

    说罢,又斜了凌云子一眼:“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嘿!”凌云子愤愤道:“我这不是为了你用得着低声下气?”

    “我要拜谁为师,难不成还需他恩准?这太乙与我有何干系?”

    “你!”凌云子一时气结,半天,咽了口唾沫方道:“这是礼节!礼节!你以为像你哥那样,举起三尖刀任谁都不敢说个‘不’字吗?啊?”

    杨婵白了他一眼,只盘手站着一脸冷漠,也不搭话。

    身后,一位道徒跟了上来,拱手道:“奉师尊之命,厢房早已经备好。三位一路劳顿,还请先歇息一番。师尊交代了,今晚将在观中设宴款待三位。”

    凌云子回过头去拱手道:“有劳请道友引路。”

    未及道徒反应,只听杨婵冷哼一声道:“要住你们住,我可没兴趣!”

    说罢转身便走。

    “你去哪?”凌云子忙问道。

    “我去金霞洞!”

    无奈,凌云子只得转身握着那道徒的手说道:“道友,实在抱歉。我们还得去一趟金霞洞,抱歉,抱歉。请代我向太乙道兄拜个别。啊,有劳了。”

    说罢,转身快步赶上杨婵。

    猴子也只得跟了上去,走到凌云子的身后压低声音问了句:“师兄,临行前师傅不是有一份信函托你转交太乙真人吗?”

    “哎?信函?有吗……忘了!”

    一拍脑袋,凌云子忙伸手入衣袖中搜了搜,道:“哎呀,弄丢了。哎,你看我这脑袋,就是丢三落四的。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信,无非是些客套话罢了。”

    竟就这么乐呵呵地往前走,嚷嚷道:“我说杨婵啊,你认得去金霞洞的路吗?”

    “搬了洞府之后来过几次。”

    “来过几次便好,这里不能用御风术,若是迷路了便麻烦啦。”

    猴子呆在原地,狐疑地盯着凌云子的背影看了许久,才迈开脚步跟上去。

    隐隐地,他觉得此行不是那么简单。

    太乙真人的乾元金光洞与玉鼎真人的金霞洞相距并不远,下午时分,三人便抵达了金霞洞。

    只是那太乙真人的乾元金光洞不过个名称罢了,而玉鼎真人的金霞洞,便真的是洞了。

    看着那块布满青苔还裂开半边的石碑,一丈多高挂满了藤条的洞府,以及透过藤条的间隙往里面望去黑漆漆的一片,猴子错愕了。

    “你前任师傅混得不怎么样啊。”凌云子压低声音悄悄对杨婵说道。

    “他就没混得好过,这辈子唯一拿得出手的便是教了我哥。要不是我哥,十二金仙也没他啥事。”说罢,杨婵掀开垂下的藤条往里走,高声喊道:“老头,我回来啦。赶紧滚出来!”

    凌云子与猴子的脸一阵抽动。

    “她就这么与师傅说话的……师兄,你心里有没有好受些?”

    凌云子咽了口唾沫,重重地点了个头。

    走过长长的隧道,远处传来明亮的光线,同时也传来了两个声音。

    “有客人来了,还不赶紧。懂不懂待客之道的!”

    “别别,婵儿,我好歹是你师傅啊,给我点面子。”

    “你是前任的,现在不是了。现任的在外面。赶紧走啊!”

    走近了,才发现整个洞府内别有洞天。

    出了隧道,便是一个极为宽敞的石室,石室壁上石门遍布,该是一个个的石室。

    只是这洞府实在简陋,竟连半点装饰之物都没看到。

    正中一张石桌,五个石凳,四周随意地堆放着各种东西,乱糟糟的。

    抬起头,猴子与凌云子猛地吃了一惊!

    头顶三丈高的天花上趴着一只半丈宽的肥大蜘蛛,腹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这室内的照明竟是靠这么一只蜘蛛!

    杨婵揪着玉鼎真人的耳朵大步走了过来。

    “哎,嗨。”那玉鼎朝着凌云子招了招手便算打过招呼了。

    目光落到猴子身上的时候顿时定住,细细地打量起了猴子。

    而猴子也细细地打量着他。

    一身朴素的棕色道袍看起来许久未曾清洗,头顶发髻插一根连雕花都没有的廉价发簪,漆黑的长发披肩却能看见几根发梢微微翘起,嘴角两撇稀疏的胡子,下巴一撮微微卷起的山羊胡。

    脸上除了几道鱼尾纹几乎再没其他皱纹,看起来就是一个邋遢落魄的三十余岁秀才模样。

    “看什么哪?”杨婵又是一把揪住玉鼎真人的耳朵将他的脸扭了过来,指向凌云子道:“这才是我师傅,新师傅!”

    那新字明显加重了几分,玉鼎却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一双眼睛老往猴子身上撇。

    “那个……”凌云子有些尴尬地说道:“玉鼎兄,我……收了杨婵当徒弟。”

    只见玉鼎伸手拍了拍凌云子的肩,轻声道:“有劳了,有劳了。”

    那一双眼睛又是往猴子身上撇去。

    顿时,猴子、凌云子石化了。杨婵爆发了!

    “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当初怎么会拜你为师的!”她一把揪住玉鼎的衣领大喝道:“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你让我说啥啊?”玉鼎无奈哭诉道:“你我教也教不好,有人肯教赶紧去啊!”

    “连太乙真人那老王八蛋都知道趁机要点东西,我是你徒弟啊!你徒弟啊!你就这么直接把我给甩了?”

    “可以要点东西?”玉鼎一下来精神了,转过脸去盯着凌云子看。

    凌云子低下头,正准备从衣袖中抽出须菩提托来的《无量奇云经》,哪知玉鼎干咳两声道:“这是你徒弟吧?这样,你收了我徒弟当徒弟,我收你徒弟当徒弟,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