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十章(求推荐票啊啊啊啊)

2018-01-17 08:54:5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句话放下去,众道徒寂静无声,一双双眼睛都往梅示身上看。

    这老道姑无奈,只得微微抿了抿嘴,躬身道:“师叔祖既然说了在这里问,那便在这里问吧。”

    说罢,面向猴子,淡淡问道:“老身且问你,今日,你可是去过山腰灵洁池?”

    猴子侧眼望向玉鼎,见玉鼎朝着他微微点头,才答道:“我确实去过山腰的小池,但是否你所说的灵洁池,便不知了。”

    梅示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去那灵洁池,所为何事?”

    “洗澡。”猴子简单地答道:“昨夜淋了一身的雨,去洗个澡清爽一下。那遇见我的道徒也见到我晾起的衣服,他们可以作证。”

    “我那道徒起先刚到之时,只见衣物,却未见你。”

    “对。”猴子仰起头,坦然答道:“我洗完澡,衣服没干,便在林中散了个步。”

    “哦!”梅示仿佛捕捉到什么似地,目光顿时凌厉了不少,直指猴子,大喝道:“可是在那林中遇见了我那女徒弟?可是图谋不轨不成,便予以加害!”

    猴子摇头,一字一顿道:“不曾遇见。”

    “不曾遇见?”梅示瞪大了眼睛。

    “不曾遇见。”猴子稍稍仰起头,与她对视。

    “怎可能不曾遇见!”

    “不曾遇见便是不曾遇见,什么叫怎可能不曾遇见?”

    梅示还想接着问,只听玉鼎慢悠悠地说了一句:“既然没见到,那便无需再问了。”

    此话一出,那群道徒顿时沸腾了起来。

    “他说未曾遇见便是未曾遇见吗?”

    “人就是他杀的,不用抵赖!一只妖猴,行此凶事也在情理之中!”

    “谁杀了人会承认自己杀人了?必是这妖猴撒谎!”

    玉鼎干咳两声,目光环视众人,叱呵道:“他撒谎?莫不是我也撒谎?”

    这一说,当即将众人的非议压了下去。

    很明显,这是在用自己的身份力保猴子。

    便是再不受师兄弟待见,他也是这昆仑山中的师叔祖,十二金仙的威严,岂是这些个道徒挑战得了的!

    见如此情况,梅示也无话可说了,只得拜别,带着一众道徒转身沿着山路而去。

    只是那一众道徒心中不服,一路骂骂咧咧地。

    看着环山长长的一串火把,玉鼎低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但又没说出来呢?”

    猴子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我猜,杀人者乃是那个王路琦。”

    “哦?”

    “今日在林中,我曾见到他与一女子争吵。”

    玉鼎的唇角微微翘起,转过脸来注视着猴子道:“今日他带队前来要人,若你当众说出这事,怕是这些人也不会信。到时反沾了个贼喊捉贼的污名。不如少些事也好。修仙之道,当少沾因果。这态度行事风格,不像行者道。倒像悟者道。”

    猴子微微点了点头:“确实看了些悟者道的书简,沾染了些习气。”

    玉鼎却又无奈地摇头。

    猴子不解的注视着他。

    两人对视了许久,玉鼎深深地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膀,默默地走开了。

    “我做错了什么吗?”猴子挠着头想。

    待到深夜,两夜未眠,杨婵显是累了,早早地休息了去。至于玉鼎则与凌云子拿着两件法器在讨论着什么。

    三个悟者道,却只有一个行者道。虽说猴子也看了不少悟者道的书籍,但比起这三人,显然还是聊不到一块去。

    绕着洞府踱了两圈,猴子又偷偷溜出了洞口,拿着行云棍挥舞。

    兴许是认真又肯吃苦的关系,他学东西极快,短短时间,一套棍法已经耍得像模像样,那一件兵器更是使得顺手无比。

    只是外功这东西,少了个人指点,到头来总感觉还是缺少了点什么。

    耍到兴起,猴子放声大笑,一根行云棍在他手上舞得密不透风,扬起的沙尘漫天飞舞。

    忽然间,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似地朝一旁闪去,身后一块山石上顿时多了两根细如发丝的银针!

    月光下,那两根绣花针钉在坚硬的青岩上,散发着丝丝寒光。

    “这是……偷袭?”猴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朝着四周望去。

    月光下,微风吹拂,树林的阴影摇曳,除了风吹绿叶、虫蝉的鸣叫,再无他。

    再回头,却发现那两个银针不见了,只留下青岩上两个微不可见的痕迹。

    “是谁,出来——!”猴子大喝着朝四周张望。

    四周依旧寂静无声。

    他缓缓直起身子,攥紧了手中的行云棍,一双眼睛细细地扫视着,却一无所获。

    微微眯起眼睛,他试图透过灵力感知获得对方的位置,可依旧一无所获。

    虽说论起灵力感知,行者道相比悟者道要逊色不少,毕竟没他们那么细腻,但猴子灵力感知的天赋也是一等一的。

    显然,要么来者实力高到足以碾压猴子,要么……对方早已刻意隐去灵力。

    缓缓踱着步,猴子绕着空地走着,那双眼睛依旧一刻不停地在四周的阴影里搜索。

    忽地又听到一声破空声响,还没等那银针落到实处,猴子已经一闪跃入一帮的树丛中!

    这一跃,竟也将自己的灵力隐去。

    顿时,所有的声息都消失了。

    月光下,微风依旧吹拂着绿叶,光影相印。

    此时,无论是空地,还是绿林都再无半点动静,只剩下偶尔传来的几声兽鸣。

    天上的流云缓缓遮住了月光。

    大树后,一个身影犹豫着伸手招回不远处钻在岩石上的银针。

    但这一招,便见另一个方向一根长棍破空而来,竟比招回的银针还快上不少!

    “糟糕!”眼看银针就要入手,那长棍却已在咫尺。

    不得已之下,她只得向着一旁闪去,这一闪却闪入了死角。

    还未站定喉咙便已经被一只毛茸茸的手锁住!

    天上的乌云散去,月光飘洒而下,照亮了彼此的脸。

    盘起的漆黑长发,一双黑玉一般的眼睛中光泽流转,胜雪的肌肤,姣好的身段,一身桔黄色的衣衫。

    眼前,是个犹如仙子般的女子。

    看清猴子的瞬间,那女子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不少,似是恐惧,而猴子却咧开了牙露出犬齿,冷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偷袭我?说!”

    扣住咽喉的手顿时微微紧了几分。

    深深吸了口气,那女子道:“诗雨萱,雨花观弟子,刚刚,只是试探一下你的实力。”

    “哦?”猴子伸手挠了挠脸颊:“那又是为什么要试探我的实力呢?”

    “因为……想看看你有没有可能让雨荷师妹毫无反击之力。”

    “雨荷?”

    “就是今天在林中丧命的……我的师妹。”

    “那你现在知道了?”

    诗雨萱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泪珠晶莹,似是等待着致命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