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十一章(我要推荐票啊)

2018-01-17 08:54:58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诗雨萱紧闭的双眼,看着她那眼角的泪珠,看着她那一副赴死的模样,猴子忽然笑了。

    “呵。真当我是杀人魔了?”猴子松开了手,转身便走,道:“人不是我杀的,就这么多。但如果再有下次,我会不会杀人便难说了。行者道戾气重,我还真缺个人练手。”

    诗雨萱猛地睁开眼睛,有些错愕地看着猴子背影。

    等猴子走到不远处,捡起自己的行云棍朝着洞府走去的时候她才开口说道:“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凶手是谁?”

    猴子回过头来问道:“我说我知道,你信?”

    “我信!”诗雨萱猛地点了点头。

    “我真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诗雨萱的目光顿时黯淡了几分。

    看着眼前这个如同郁金香一般的女子,猴子犹豫了好一会,淡淡说道:“不过,我知道谁有嫌疑。”

    “谁?”

    “就是那个叫啥来的,叫,王路琦。今天我看到他在林中和一个女子争吵,身穿蓝色衣服的女子?”

    “大师兄?”

    “怎么?不相信?”猴子将行云棒扛在肩上,笑嘻嘻地看着诗雨萱。

    诗雨萱缓缓摇了摇头,有些失望道:“不,我相信。他们俩的事我知道一些……”

    “好了,现在该问的都问了,该答的我也答了。没什么再可以告诉你了。”

    这是送客的意思。

    诗雨萱默默点了点头,轻声道:“谢道友,保重。”

    说罢,转身一跃消失在树林之中。

    望着对方背影消失的方向,猴子啧啧叹了起来。

    刚一转身,便看到玉鼎端坐在洞口。

    “玉鼎兄不在洞里与我那师兄专研道法,跑出来干啥?”猴子扛着行云棍,走到他身旁坐下,一同抬头看着满天星斗。

    “到底骨子里还是行者道啊,我比较喜欢行者道。”玉鼎望着漆黑的天空,抿着嘴,点头笑。

    猴子却长长地叹了口气,低下头。

    他不是须菩提那样的人,也讨厌那样的人,可却偏偏想成为那样的人。

    糟糕的是……他似乎又成不了那样的人。这让他隐隐有些沮丧。

    扪心自问地说,虽然他在心底告诫过自己无数次,那个叫雨荷的道徒的死,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

    可到头来,却还会同情。哪怕只有一瞬间,他还是同情雨荷了。否则,他不会说出他说知道的。

    悟者道推演之道,趋利避害的算计,最需要的便是无情,无心。若是做不到,纵使百密,犹有一疏。

    可这样的无情,无心,这天下几人能做到?便是凌云子口中没了心肝的佛陀,心中也仍存着对佛法的追求啊。

    金霞洞口,一个满面笑容,一个垂头丧气,两人挨着坐了许久,玉鼎忽然撞了撞猴子的肩膀,道:“哎,别垂头丧气的。我倒觉得这样很好。如果你只能是你自己,又何苦要去当别人呢?”

    “额?”猴子抬起头来看着玉鼎

    “这句话是我很久以前悟出来的,以前我总想学着师兄们的样子去做事,去想事。可怎么学也不像,反而耽误了许多。后来,有一天我悟了,然后……”

    “然后?”

    玉鼎忽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注视着天上的星辰答道:“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啦。”

    扭过头来,他两手一摊,笑嘻嘻地看着猴子。

    这样很好吗?这玉鼎想说什么,完全听不明白。

    猴子在心里鄙夷地嘟囔了一句。也抬起头来望了望天上的繁星。

    “对了,刚刚你感知不到她的灵力?”

    “是啊,悟者道灵力细腻柔和,收放皆可达到极致,行者道确实少了这优势。”

    “我倒是有一秘法,可以探知灵力。”玉鼎笑嘻嘻地说。

    “哦?”

    玉鼎低下头,笑眯眯地从衣袖中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圆盘:“当初刚开始修仙的时候,我的灵力感知能力在师兄弟里是一等一的差,即便后来上了化神境,比起他们也是欠了些许。所以我便做了这个。”

    接过玉鼎递过来的圆盘,猴子将它放到月光下细细打量。

    木质,好像一个碟子一样的东西,其中一端微微凸起一个尖角,正中一个八卦,四周布满了红色的法阵细纹。

    月光下,这些细纹闪着荧光。

    “这个……怎么探知?”

    玉鼎接回猴子手上的圆盘,将尖角对准猴子,说道:“你别动,放松,别运动灵力。对,就是这样。”

    说着,他一手按在太极图上,顿时,四周红色的法阵细纹好像有了生命一般旋转了起来。而构成卦象的笔画也迅速闪烁。

    片刻过后,那卦象上的亮光已经基本固定,只是剩下其中一卦还继续来回闪动。

    “看到没?”

    “看到。”猴子目瞪口呆。

    “看懂没?”玉鼎甚为得意地将那盘子塞给了猴子。

    双手捧着圆盘,猴子愣愣地说道:“看懂了,我的灵力是五百一十至五百三十。”

    这一说倒是玉鼎惊了,忙指着圆盘问道:“你真看懂了?”

    “这上面的是数字,对吧?”猴子问。

    “嘿,你悟者道学得不错嘛。八卦图看得挺准的。”玉鼎乐呵呵地笑道:“这个叫探灵盘,就送给你啦。”

    “这怎么行?”

    “没事,小东西,我再做一个便是了。”

    猴子也不客气,当即说道:“那便谢了。”

    “这东西其实还不错,无论对方怎么隐匿灵力,只要被这尖部对准了,再微弱的灵力都逃不过。只是用起来不像自身感知那么方便。不过也有优势,那就是对灵力的测量准确无误,不像感知那样全凭感觉,便是错漏了也说不清。”

    “真是不错的东西。”猴子不由得叹了一句,捧在手心像得了个宝贝似地。

    这一幕看得玉鼎飘飘然,他的那些小东西放到修仙界里都属旁门左道,就他那些个师兄还都瞧不上。

    心里一高兴,拍着猴子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道:“你喜欢就好,我这种小东西还有很多,若喜欢,我多送你几个。哈哈哈哈。反正你还要在这里住上一些时日,悟者道你也有些基础,我那洞府里的书,你可以随便看。多学点东西总没坏处。”

    得了玉鼎的话,猴子接下来的几天生活顿时充实了不少。

    金霞洞里的书籍及各种物品本是乱糟糟地堆放着,自从杨婵来了忽然变得整洁不少,分门别类细细放好。

    而猴子一翻,却也翻出不少和斜月三星洞不一样的东西。

    玉鼎遭受师兄弟歧视,乃至门前冷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那些个东西用标准的话来说都是一些小发明一类的,属于旁门左道。

    想来玉鼎也不是真的资质多差,只是心思全然没有放在提升修为上,倒是对那些个法阵法宝极为热衷。而且他的那些个作品大多不需要用到什么旷古绝今的耗材,只是将一些稀松平常的东西利用起来罢了。

    当然,威力什么的也暂可忽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那件事似乎也就这么过去了。半个月后,猴子稍稍提醒了下凌云子该回去了,那凌云子随便回了一句:“时间还没到,多住几天。”便搪塞了过去,又是每天玉鼎下棋喝酒。

    猴子的心里时刻都惦记着斜月三星洞,准确地说,是惦记着须菩提,惦记着七十二变和筋斗云。

    不过既然凌云子说时候未到,那便再等等吧。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猴子忍不住又在凌云子面前提了一次。这次凌云子的说法变成了:“还没等到太乙真人的回函呢。”

    于是,又过了一个月,回函来了,太乙真人直接派人送到金霞洞来。送函的道徒甚至还说他师尊等了凌云子许久,始终不见过去,只得派人送来。

    这算是觉得一行人在昆仑山呆了太久,变相下逐客令了吧。猴子想。

    可收了回函,凌云子依旧屁股都不挪一下。

    “这是要干嘛?”猴子不由得想。

    若只是学七十二变和筋斗云也就罢了,猴子更期待的是须菩提会用什么办法让只有纳神境修为的猴子学上炼神境才能学的道法。

    可无论猴子怎么焦急,凌云子总以各种理由搪塞。

    这么再呆下去,一年过后,猴子怕是直接在这里学了七十二变回去了都。

    别忘了,玉鼎真人也是懂得七十二变的,最重要的是,他特别好说话。

    这不由得让猴子开始质疑起来,自己是不是真如杨婵所说,拜错了师傅。

    来到昆仑山三个月后的一天早晨,猴子正在洞外修习棍法。

    忽然间,一阵碎鼓声从天外传来。

    猴子猛地一僵,站在原地直身来细细聆听。

    “这是……战鼓?”这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猴子顿时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