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十四章(求推荐票啊!)

2018-01-17 08:54:58Ctrl+D 收藏本站

    入了夜,吃过饭,猴子呆呆地坐在洞口遥望远处火光照耀天际的三艘战舰。

    那战舰下,连绵的军营已经搭建起来,旗帜招展,里外数层的防御网也早已经拉开。

    火光照耀着那一个个挺立的身姿。

    营地外熙熙攘攘,无数修士汇聚,他们都亟不可待地想要上天当天将。

    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哀鸣声让猴子一阵心悸。

    那该是天庭捕获的妖怪被拿来作为筛选新将的道具吧。它们会不断与不同的修士战斗,直到战死。天庭一直都是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来鉴别行者道修者的实力,从而给予他们合适的位置。

    猴子甚至能想象得到那一双双眼睛从牢笼里往外看,是何等的无助。

    至于这些妖怪是否真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没人会在意。

    而,无论是悟者道还是行者道,只要被天庭选中,入了天军的军籍,便能分到凡间的香火供养。要知道居住在天宫之中灵气更为充沛,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本身又是将寿命延长了三百六十五倍。

    而若立下军功,更是可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受赐蟠桃琼浆延延寿命,如此一来,拥有仙神两籍也不过近在咫尺的事情。

    至于风险,这过往的千年,除了杨戬还未听过谁能大败天庭的。便是真不幸身陨了,只要天庭还屹立不倒,亦可通过阴曹轮回赐予来世一番造化……

    如此机遇谁能舍得?自然无不趋之若鹜。

    当然,要被选上也并非十分容易的事。虽说昆仑山是天庭的军营,是天庭部队的来源,而昆仑山不过五百万道徒,看似五选一,其实不是。

    一个天兵的役期,即使未立功未延长,也都可以达到成千上万年。所以天庭一般只在有折损的情况下才会大幅筛选兵员。

    而那天庭的百万雄师,乃是经过上万年无数次的筛选得来。

    此次杨戬大败天庭,到头来竟成就了这一件修仙界的大事。看着眼前一副喜庆的景象,猴子顿时觉得无比讽刺。

    至于那虚无缥缈的天将,虽说天庭早有规章,只要达到三阶的炼神境便可参与天将的筛选,但那不过是最低标准。

    事实是天军更热衷于提拔已服役多年并且有军功在身的天兵,每每出现空缺都会自然填补上,留到凡间的名额少之又少。

    想来,这便是那王路琦趋之若鹜的原因了吧。

    不过,那都是人的事。再好的机遇,猴子是妖,与他无干。

    仰望星空,猴子深深叹息,目光中隐隐有些疲倦。

    先前踏入斜月三星洞,只知道众道徒对他区别对待,却未曾细想。

    现在想来,为何他们每每拿着凌云子与妖精为伍说事……原来,在斜月三星洞之外,到底是人妖不两立的局势。

    凌云子先后两次只称自己为故友,却未提自己乃是须菩提的弟子,想来,怕是为了斜月三星洞的颜面。

    便是那些个道徒面对玉鼎,也敢无遮无拦地称猴子为“妖猴”……想来,这概念早已深入人心了吧。

    想到这里,猴子不由得苦涩地笑了起来。

    看来,对于自己那个现在还无法触及的未来,恐怕也要重新估量了。

    原本猴子想的是自己不惹事,便不会有人来惹。

    可是否真是这样?

    想那《西游记》中的孙悟空是个惹事精,真没什么不惹事的时候,偶尔安分的时候便与一众神仙勾肩搭背,自己便给误导了。以为不出头,便不会有事。

    因为知道条件甲导致了结局乙,便天真地以为没有了条件甲,便不会有结局乙。

    却不知道,导致同一个结局的,并不是只能有一个原因。

    往后,还需得更加谨慎才是。

    远远地,一棵树上的绿叶微微动了动,猴子的眼睛缓缓侧了过去。

    很快,树上落下来一个人,诗雨萱。

    看清了来人,猴子面无表情地又是抬头遥望星空。

    走到距离猴子两丈的地方,诗雨萱低头拱手道:“道友,在下是来道谢的。”

    “报仇了?”猴子淡淡地笑了笑。

    诗雨萱却摇头道:“几个月来我四处搜寻,苦无证据……只是大师兄在我的逼迫之下却也亲口承认。”

    “亲口承认便好,痴情的女子,到底是该还她一个公道。”猴子低下头,有些欣慰地笑。

    “只可惜证据全无,便是他承认了,我也是奈他不何。”

    听到这里,猴子的笑不由得变成了苦笑,仰起头遥望星空,那目光有些呆滞:“奈他不何……痴情冤死,负心逍遥啊。呵呵。天地当真无道。若不是我乃昆仑生客,倒是可以替你手刃了他,替你师妹报仇。只可惜啦……”

    到底还是力量说话,若有了力量,便不需要讲理,也不需要什么狗屁证据。

    若自己已经是法力无边的齐天大圣,便是真在这昆仑山中杀人,太乙真人又能拿自己如何呢?

    想着,猴子不由得苦笑。

    他心中本就悲切,此时那神情更是落寞得紧,便是诗雨萱也有些惊异,心道这妖猴只是与我那师妹见过一面,为何却如此上心?

    “不过……既然他承认了,我也便不怕错怪好人了。这几日我早已偷偷放出风声,便说大师兄与我那雨荷师妹有染,早已私定终身。此事先前早有传闻,如今经我这么一折腾,更是弄得众人皆知。虽是伤了师妹的清誉,想必我那可怜的雨荷师妹便是知道了,也不会怪我才是。”

    “哦?”猴子缓缓转过脸来:“这又是什么招?”

    “道友有所不知,此次选拔,乃是天蓬元帅的天河水军。论待遇,论机缘,均是一等一的好。我那大师兄已是炼神境修为,刚好符合了小将的标准。此次他上下行走,乃是志在必得。只是,那天蓬元帅对男女之事甚为忌惮,此事早已众所周知,更立为选拔规定。若是天军收了大师兄,此事又传到天蓬元帅耳中,那选将的官吏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如此一来……”

    说到这里,她淡淡笑了起来,有些哀怨,有些苦涩,咬牙道:“即便不能让他偿命,我也要他付出代价!”

    “炼神境?”猴子稍稍斜过眼去看她,问道:“我看你只有纳神境的修为,做这等事,若是被发觉了,恐怕自身也有危险吧。”

    诗雨萱咬牙道:“便是粉身碎骨,我也要为我那苦命的师妹讨回一点公道。”

    “若是有觉悟了便好。”猴子柱着棒子,缓缓站了起来。

    “另外……”诗雨萱犹豫着说道:“此次前来,还想请道友早日离开昆仑山。”

    猴子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听。

    “此次逼问大师兄之时,曾提起道友您曾看到他在林中与我那师妹争吵……在下此次搅得他入不了军籍,往后记恨起来,怕是要将道友一并记恨了。”

    猴子伸手抹了把脸,淡淡道:“没事。他若想记恨便让他记恨吧,我一只妖猴,便是没人记恨也有人找上门,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虽然我也只是纳神境,但就目前的修为,打他一个炼神境倒也绰绰有余。他奈何不了我。”

    “道友修为奇异,雨萱与您过过招,自然也是知道。不过不怕明的,只怕暗的啊。那王路琦心思慎密,做事阴险狡诈早已是出了名的。还是多多提防才是。”

    猴子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道:“知道了。暗的便暗的。你自己还是多小心吧。若他对你出手,我怕你两招都扛不过。”

    话已毕,拜了别,诗雨萱转身离去,猴子继续站在原地遥望那悬空的战舰,嘴里嘟囔道:“到底是没忍住说了出来,沾染了些麻烦啊。不过这猪八戒忌讳男女之事,倒是让人有些许意外。他不是**嫦娥才被打入轮回投为猪胎,到了凡间还不死心去高老庄当女婿吗?”

    这世界与自己所知道的西游,出入确实不少。

    想着,他转身走入洞中,找到玉鼎,问道:“玉鼎兄可有些潜行的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