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十七章(求推荐求推荐)

2018-01-17 08:54:56Ctrl+D 收藏本站

    杨婵改投斜月三星洞的事整个昆仑山都知道,若是自己也能……

    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诗雨萱睁着眼睛怔怔地望着猴子,那目光中充满了期盼。

    这,或许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听到那句话,猴子顿时沉默了。

    “弟子只求离开昆仑山,还请师叔祖收下我。今生今世,愿为师叔祖做牛做马!”诗雨萱叩下头去,白嫩的额头重重地磕在沙石上。虽没磕出血,但那声响也是让人一阵心痛。

    修仙的世界里,美女并不会比别人多一丝一毫的优势。在更多的时候她们不过是比别人更容易惹祸上身罢了。

    例如那冤死的雨荷。

    诗雨萱迟迟都没有抬头,似是等待着生死的宣判一般。

    猴子站在原地半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说只要猴子点个头,她便算入了斜月三星洞的门,到时候与他们一同离开这里返回斜月三星洞也便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便是自己不懂教,也可以委托给青云子让他带着。在斜月三星洞内大多数的道徒都属于这种情况。

    可猴子自己现在什么身份?什么处境?什么修为?现在甚至连阵营都没搞清楚,难道还要收个徒弟拖家带口?

    遥望远处灯火通明的军营,猴子淡淡叹了一句:“你确定我的处境比你好吗?你可知道你在拜一只妖为师?这是个什么概念,我想你生在昆仑长在昆仑,比我更清楚吧。”

    “弟子只求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一个能帮雨荷报仇的机会。她是我最好的姐妹,从小相依。没想到……早知如此,当初就该阻止她跟那畜生在一起。求师叔祖成全!”诗雨萱匐着身子,言语之中似有一些哽咽。

    猴子眨巴着眼睛,低下头望着匐在地上的女子,神色之中尽是无奈,却只是长长一叹,半句话没说。

    正当此时,凌云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嗑着瓜子踱着步,远远地看着两人:“收了也不错。师兄弟当中就你没徒弟了,收个靓丽的女弟子,往后也有人帮你斟茶递水洗衣叠被,多好?”

    说着,他将手里的瓜子递到猴子面前:“来一点?”

    直接将凌云子手中的瓜子无视了去,猴子反问道:“合着师兄你收那么多徒弟,就是用来干这个的?”

    “那可不是,我喜好游山玩水凑热闹,怎能绑在这些俗事上。你说,人家不就是求个活命的机会嘛,你就忍心拒绝?”

    “你都知道?”猴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能不知道吗?当真你师兄我这化神境白修的啊?她第一天晚上来偷袭你我就知道。哎……若是我便收了,实在狠不下心拒绝。多可怜的人儿啊,你看。才纳神境修为便有人肯拜你为师,该开心才是。”

    “行,那她拜你为师了。”说罢,猴子扭头对诗雨萱说道:“呐,这位是凌云子,灵台九子里的老八,听说拜他为师的无论什么人他都收,就连天庭的通缉犯也没放过。”

    一听这话,诗雨萱连忙改了方向朝着凌云子叩头,喊道:“求凌云师叔祖收了诗雨萱为徒!”

    这一喊,凌云子差点一个没站稳栽倒在地。

    “不是说要是你就收了吗?”猴子盘着手窃笑道:“来,让我看看凌云师兄是如何地言而有信。”

    “你当真我不敢收啊?”凌云子放下手中的瓜子,抚了抚衣袖将手上的油直接擦在大腿上,伸手去扶诗雨萱,却又扭头对猴子说道:“我还真就收了,怎么地。我那凌云阁正缺个女弟子掌管内务呢,现在那只鹌鹑精写的字我半个都看不懂。”

    “那就恭喜二位喜结师徒良缘了哈。”

    “谢师傅!”诗雨萱含着泪,连忙有挣脱了凌云子的手跪下去,猛地磕了三个响头。

    “别别别,长得这一副水灵样,磕坏了师傅心疼哈。起来吧。为师不计较这些。”凌云子将她扶了起来,叉着腰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道:“回头我带你去跟你那师傅说去,叫梅示对吧?谁门下的?”

    “玉诺道人门下。”

    “玉诺?这又是谁门下的?”

    “潜虚法师门下。”

    凌云子显是有些晕了,挠挠头啧啧叹道:“阐教的人真不是一般的多,这都是几代弟子了。哎……只要别是太乙真人门下就行,他的要价我给不起。”

    “不是太乙真人一脉,是惧留孙一脉。”诗雨萱伸出十指开始一个个数着师傅师尊的名字,数得猴子一阵头晕目眩。

    这修仙的门派与凡间修道的门派不一样,特别是那些个修得大道的门派,师尊师祖什么的一个个都还在,长长的一串。要说清楚自己的出身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惧留孙……”凌云子眯着眼睛寻思了好一会,问道:“他不是成佛了吗?”

    “是。只是在这阐教中还留有些弟子。”

    “哦。那这一脉好解决。你的修为才纳神境,不比杨婵那丫头声名远播。再说高价卖了个杨婵,送个添头给我,也算合理。这事与你那师傅谈一谈便能解决。”

    “啊?卖了杨婵?添头?”诗雨萱听懵了。

    “哎,以后你就明白了。”

    这凌云子真不是一般的爱收徒弟,刚刚还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回头便又乐呵呵地带着诗雨萱去介绍给玉鼎和杨婵。

    玉鼎一个劲地夸赞,身为师姐的杨婵却爱理不理,搞得凌云子一阵尴尬。

    不过他也尴尬惯了。

    猴子柱棒子远远地看,看那诗雨萱笑成了一朵花,一颗心倒也放下来不少。

    待到下午时分,凌云子便带着诗雨萱往雨花观去了,玉鼎怕梅示不好说话,也一并跟了过去。

    临走前,凌云子扯着猴子到一旁压低声音问道:“要不要师兄我顺便把那碍眼的王路琦给宰了?”

    “能这样吗?”猴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能是能,我杀他,那是随时随地,跑都别想跑。只是啊,在这昆仑山杀人,回头怕是要惹点小麻烦。你知道那太乙真人什么德行的。不过,若是你答应在这金霞洞呆他个一年,师兄我便不怕麻烦了!”

    “那便算了。”

    凌云子蹙起八字眉,意味深长地盯着一脸冷冰冰的猴子说道:“算了便算了,你说算了,我可就真的算咯?往后惹出什么麻烦,可别怪我不管哦。”

    “不管便不管。”

    听到猴子斩钉截铁地回答,凌云子也不说话了,摇头晃脑地带着诗雨萱和玉鼎一同朝着花雨观而去。

    待到日落西山才看到他们沿着山路有说有笑地回来。

    诗雨萱背后背着包裹,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眼角还有些泪痕。

    猴子柱着棒子站在门口,对着凌云子使了个眼色问道:“怎么啦?”

    凌云子乐呵呵地回头看了诗雨萱一眼,道:“女孩子嘛,离别总要掉几滴眼泪的。毕竟是养育了她多年的师傅啊。”

    “她师傅没说什么?”

    “没,只是问了她自己的意思,然后就答应了。还一个劲的感谢呢。我们斜月三星洞灵台九子也就比十二金仙差了点,比起这些个三五代弟子自然是胜了不知道多少倍。何况他们这一脉在昆仑山本就是无根无凭。嗯,不对,以后该叫灵台十子了,话说悟空师弟,你往后道号想起个什么名字?悟空子……这听着怪怪的。”

    猴子翻了翻白眼道:“叫悟空道人如何?”

    凌云子皱起眉头道:“那不行,和我们的连起来不押韵了,不是一个格调。要不师兄我择个吉日搞个仪式,找几个凡间的诗书大家给你起个既好听又雅韵的好名字?”

    “谁说了要和你们一个调了。”猴子直接白了他一眼,转身走入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