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十二章(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4:55Ctrl+D 收藏本站

    “我让你出去看看,楞在那里干嘛?”

    只见那偏将好似没有听到似的。微微抬起的腿没有迈出门去,却反而后退了一步跪下。

    “参见三太子!”

    此时,舱室内的所有人才看清了站在门外的哪吒,惊得一个个跪下。

    “参见三太子!”

    这一个个最少都是偏将级别,最低也有炼神境。但在哪吒面前他们却和那些天兵一样连头都不敢抬。

    哪吒柱着火尖枪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目光最后落到杨婵血红的衣衫上。

    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瞬间燃起了怒火,张大了嘴巴吼道:“这是谁干——的!”

    抬脚便将一个天将踹翻在地。

    老腮胡的脸埋得更低了:“那些血……是我们的人的……”

    听到这句话,又瞧着杨婵的脸色并不难看,哪吒才松了口气,走入舱室内伸手就要去解杨婵的镣铐。

    老腮胡忙道:“不能放啊,她……她今日协助妖猴遁逃。此事已经上报元帅了。”

    哪吒的手一僵,脸色当即唰地黑了。

    放开镣铐,他转过身来注视着老腮胡,朝着迈了一步。

    那老腮胡吓得连往后爬了两步。

    哪吒迅速迈开步伐,老腮胡还想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已经帖到墙边了。

    一把揪住老腮胡的衣领,哪吒直接将他整个按到墙上,放开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很是天真无邪地问道:“你猜,我敢不敢在这里宰了你?”

    那笑容让老腮胡顿时一个激灵,惊慌地朝着一旁的偏将使劲招手:“放!放!赶紧放了!快!快!”

    那一众偏将不敢怠慢,赶忙朝着杨婵扑了过去,七手八脚地解开镣铐,又跪回原地。

    “三……三太子,你看,这样……行吗?”老腮胡盯着哪吒谄媚地笑着,颤抖着。

    哪吒冷冷瞪了他一眼:“算你识相。猪头蓬要是问起,便说是我放的。有什么意见让他到三太子&宫找我。”

    刚要转身,他又站定转了回来。

    那老腮胡吓得贴着墙的身体一下贴得更紧了。

    “还有,告诉他本太子有睡午觉的习惯,晚上又约了人踢毽子,最好早上来,否则活该他等。”

    说完,白了老腮胡一眼转过身去,哪吒换上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容朝着杨婵拍拍胸脯:“婵姐姐,没事了。有哪吒在呢。”

    那笑容落到众将眼中,顿生一阵恶寒。

    已经疲惫不堪的杨婵揉了揉被铐得酸痛的手腕,翘起嘴角微微笑了笑。

    哪吒大摇大摆地走过去牵着杨婵的手,随手一甩,一道火焰从手心喷洒出去。

    顿时,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

    偌大的舱室直接被轰出个大窟窿来,一众天将吓得屁滚尿流地趴在地上不敢动。

    战舰外的寒风顿时鱼贯而入,整个舱室变得异常寒冷。

    这艘战舰此时远远看去已经摇摇欲坠,而战舰下的军营此时也是混乱无比。

    “婵姐姐,上次你教我的那个蝴蝶花绳,我又忘了。”

    “你学那个干嘛?”

    “龙女说,每天看我耍花枪,厌了。”

    “龙女?哪个龙女?不会是善财龙女吧?”

    “就是她!”

    “你……你勾搭龙女?”

    “杨婵姐姐就爱说笑,怎么是勾搭呢?我们的友谊是纯洁的。”

    “你这样正法明知道吗?”

    “知道又如何?哼!单挑还是群劈随他挑,本太子通通奉陪!”

    看着凌空远去的两人的背影,匐在舱内的众人无不打了个冷颤。

    ……

    待飞到远处,两人缓缓降落在一个山头上。

    “婵姐姐,这次我一收到风就立即赶来了。是不是该夸几句呢?”哪吒摇头晃脑嬉皮笑脸地说。

    杨婵的表情唰一下冷了,松开了牵着哪吒的手,盘起手转过身来,扬起下巴半眯起眼睛盯着哪吒问道:“是谁,告诉你我被捉的?”

    “是……是……”哪吒一惊,连忙低下头:“他说不能说……”

    “说!”杨婵大喝道。

    哪吒蹙起眉头,嘟嘴道:“是二哥。”

    那模样便好似一个做了坏事被逮个正着的孩童。

    “他怎么知道的?”

    “凌云子告诉他的。”

    “凌云子告诉他的,还是凌云子告诉你的?”

    杨婵眯着眼睛盯着哪吒看,盯得哪吒一阵头皮发麻,那目光不断闪烁。

    “说!”

    被杨婵这么一喝,哪吒整个一惊,忙说道:“是凌云子告诉我的……但也是二哥介绍我们认识的。”

    “给我说清楚!”

    “就这么多了。”

    “嗯~~~!”

    在杨婵锐利的目光之下,小哪吒的防线被彻底击垮了,只得低下头一五一十地道来。

    “二哥给了我一块玉简,是用来和凌云子联系的。他让我帮凌云子一个小忙。然后凌云子说他有个朋友今天会被天军捉……让我过来打点一下,别让他吃苦头,换个名字顺便改了案卷关到天庭大牢就好了……来的路上他才告诉我被捉的是你,让我直接救你出来。所以我一急我就……”

    “你就轰了人家的战舰?”

    哪吒扁着嘴,默默点了点头。

    杨婵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的摇摇欲坠的战舰,刚巧看到它猛地抖了一下,又一根桅杆掉了下去砸在军营里。

    那军营一片鬼哭狼嚎的。

    几百个天兵拍打着翅膀使出吃奶的力气拉着绳子好不容易才将它扯住没有砸下去。

    “回头你爹又得帮你收拾烂摊子了,看他们这么怕你,肯定最近在天庭也没少惹祸。”

    “哼,他爱收拾不收拾。最好玉帝废了我这三太子,我也好跟二哥闯荡江湖去。”

    “尽胡说八道。”

    “婵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说谎的?”

    杨婵深深吸了口气,不耐烦地答道:“你知道我被捉多久了吗?”

    哪吒摇头。

    “四个时辰。你知道凡间四个时辰在天庭是多久吗?三十份之一炷香都不够。你从天庭来这里要多久?”

    哪吒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原来是来早了啊。”

    “凌云子现在在哪里?”

    “在金霞洞,被天兵团团围着呢。”

    杨婵朝着金霞洞的方向眺望了下,问道:“那个王八蛋没让你去救他吗?”

    “没,我还特地问了一句,他说不用,围着挺好。”

    “老头呢?他现在在哪里?我是说玉鼎真人。”

    “这我真不知道。”哪吒扁着嘴摇头。

    长长地叹了口气,杨婵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山谷发了个小呆,又随口问道:“对了,听说天蓬元帅忌讳男女之事,怎么回事?上次灌江口也是他最拼命。”

    听到这一问,哪吒顿时来精神了,要知道传播八卦新闻可一直是他的最爱:“婵姐姐有所不知,听说啊,那货犯了桃花劫。啧啧啧啧,上次我倒真是去看了看,月树上他的枝桠果真长出了一颗花蕾,只是现在未开还不知究竟如何。哈哈哈哈,这神仙动凡心必死无疑!想是求功心切,想让玉帝修去花蕾罢了。谁知道啊,灌江口撞铁板上了。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哪吒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天河水军一下给残了一片。现在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呢。前段时间太白金星还在南天门开了档口,赌他五百年内相安无事一赔三,赌他五百年内被贬下凡四赔一。赌他被贬下凡投畜生道的一赔一百!要不婵姐姐也压一份?”

    说罢,咯咯咯咯地笑个没完。

    “去。还有人压他投畜生道的?天庭被贬下凡的天将还没直接投畜生道的先例吧?”

    “还真有人压。”

    “谁?”

    “我!”

    杨婵只黑着脸,瞪了他一眼。

    正当哪吒笑得正欢的时候,身子微微一僵,脸色一变,连忙伸手从腰间摸出一块闪烁着的玉简。

    “糟糕,我师傅来了。婵姐姐,你还是赶紧走吧。他老人家来了我可控制不住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