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十三章(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4:54Ctrl+D 收藏本站

    从自己的道服上撕出一条布条,猴子用牙咬着一端捆到自己的肩部,用力勒紧,一阵剧痛传来,他仰起头对着月亮露出狰狞的神情。

    一朵桃花在原本洁白的布上缓缓晕开。

    这样行动可能会有些不便,伤口也更痛了。但最起码不会沿途留下要命的血迹。

    将行云棍捆在身后,咬着牙,他一步步攀上了悬崖峭壁,。

    月光下,一滴汗水从额头滑落。

    雨花观建在悬崖上,从山脚到山顶,只有一条山路。而现在,那条山路不能走。

    今天的事情不仅仅是天河水军,便是周遭的道观也被惊动了,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只危险的妖猴在昆仑山地界活动。

    现在那条山路上最起码有二十个道徒在把守。

    峭壁一边,其实也不乐观。

    这里隐藏着超过十个以上的各式防御法阵,一旦触动,道观内的人便会知道有外来入侵者。

    好在猴子灵力感知一流,在斜月三星洞中看的悟者道书籍也不少。要他编制法阵不行,但要悄无声息地破坏法阵……

    星夜,一轮上玄月穿行云间。

    隐藏在月光另一面阴影之中的峭壁上,一只猴子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攀爬这陡峭的悬崖。

    艰难地喘息着,一滴汗水渗入眼睛,刺痛的感觉。

    近乎垂直的岩壁让他不得不最大限度的伸展自己的身体,撕扯到伤口,传来阵阵剧痛。

    好在绷紧的布条至少不至于让鲜血滴得随地都是。

    他瞪大了眼睛,像一只垂死一搏的野兽,压抑着喉咙里的嘶吼声,拖着疲惫的身体咬着牙一步步往上攀爬,沿途小心翼翼地搜索着各种法阵。

    到了正中,他一跃跳到悬空的古松上,屏住呼吸。

    两个道徒举着火把驾驭着飞行法器从他躲藏的叶丛前飞过,浑然未觉。

    待两人飞远了猴子又重新跃上岩壁。

    不多久,悬崖的顶端满是皱褶的青岩上小心翼翼地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手。

    双脚直扣入石中,早已支离破碎的布鞋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两片挂在脚腕上的布片。

    当他发现悬崖边缘处空无一人之后,按住岩石,一个翻滚跃上,又迅速躲入树木的阴影之中。

    抹去额角的汗水,喘着粗气,闭上眼睛,他开始细细地感知着道观中灵力的分布。

    很快,他又睁开了眼睛,将身后的行云棍攥在手中,破坏了隐藏在墙角的法阵图腾,小心翼翼地攀上了围墙。

    越过两丈高的围墙,他迅速潜入观内花园观赏用的树丛。

    此刻,道观的花园里有三两个道徒提着灯笼来来往往,却都没发现这只躲在暗处的猴子。

    避开道徒的耳目,摸黑又绕过了两座建筑,他很快来到他所认为的最有可能是王路琦所在的地方。

    那是一座小小的两层阁楼,底层的灯火通明,偶尔传出说话的声音。

    不过他的目标却是在黑漆漆一片的二楼。

    悄悄地来到墙边,他沿着柱子攀上了二楼,贴着窗户,听到屋里传来呼噜声。

    小心翼翼地翻开窗户,借着窗外的月光,他摸到床头。

    那原本熟睡的王路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

    然而,当他看清眼前情况的时候,猴子一只手已经扼住了他的咽喉。

    “嘘!不要出声。”

    月色中,王路琦惊恐地望着那张毛茸茸的脸,微张的唇齿,诡异的笑容。

    望着身上半挂着肩处破了一个大口的道袍,望着肩膀上绑着的布袋上还在缓缓晕开的红色。

    张大了嘴巴,王路琦却不敢出声,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他知道,现在猴子已经是通缉犯,不可能像上次一样还有什么顾忌。如果他敢出声,那么迎接他的必定是死亡。

    月光的阴影之中隐约看到王路琦那恐惧的面容,猴子满意地点头。

    “真听话。”

    伸手扶着王路琦的脑袋小小地挪了个位置,好让月光照到他的脸上。

    “卡擦。”

    清脆的声响。

    下一刻,他面带笑容,拧碎了王路琦的喉咙。

    那王路琦猛地瞪大了眼睛想要呼救,可是猴子的另一只手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整个身躯压到他身上让他无法挣扎。

    低矮的卧榻不住摇晃,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被踢到了地上。

    渐渐地,他张大了的嘴巴只剩下溢出的鲜血,身体不住地抽搐。

    不一会,便没了声息。

    看着那死不瞑目的模样,猴子小小地叹了口气,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只是想换个好一点的角度看清楚你死前的表情而已。还有,你放心,我迟早会去地府一趟,到时候无论你投胎成什么,我都会让你再死一次……永不超生!”

    转过身,他缓缓的朝着来时的窗户摸去。

    王路琦的眉心一缕不易察觉的荧光缓缓闪现,迅速没入猴子的后心。

    ……

    金霞洞中,一个繁杂的法阵覆盖了整个大厅的地面,微微散发着红光,将整个洞府都映成了红褐色。

    法阵中央,凌云子盘腿而做,双手拼命地对着输出灵力。

    一滴汗水从凌云子的额头滑落,他的嘴角缓缓露出一丝苦笑:“又一个……是王路琦。这猴子,还真是……师傅怎么会收一个这样的徒弟……”

    ……

    趁着夜色,猴子又从窗户攀爬而出,顺着柱子滑下,悄悄地隐藏在树荫之中。

    直到他来到围墙边上的时候,道观里才响起了警钟。

    “大师兄被杀了!有人潜入道观!”

    “在他的房间里找到猴毛!是那猴妖!”

    “快!凶手一定还跑不远!”

    整个雨花观都骚动了起来,无数的火把被点起,甚至惊动了分散在四处三五成群搜索猴子的天兵。

    “还是被发现了,终究没办法静悄悄地走啊。”他咧开嘴笑,一跃跳上了围墙。

    “是那只妖猴!他在那里!快!”

    “杀了他!杀了那只妖猴!”

    猴子回过头来,朝着那些正迅速朝他围过来的道徒咧开嘴,低吼了一声,只一声低吼,原本骂骂咧咧的道徒猛地怔住。

    带着轻蔑的笑容,环视众人,他转身跃下围墙,飞快地奔到崖边,一跃而下!

    随后赶来的道徒们亲眼目睹了这惊悚的一幕。

    约莫百丈的高度,他重重地撞在正中的古松上,直将碗口粗的树干撞断,凌空死死地抱住古松的残枝,一同砸落地面,激起漫天尘土。

    站在悬崖上往下眺望的一群道徒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疯了吗……”

    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古松的残枝中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手。

    那毛茸茸的身躯挣扎着缓缓站了起来,浑身上下的衣物都已经被刮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捂着胸口,他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溅了满地。

    两支火把从崖顶丢下,落到猴子的身前吱吱燃烧,照亮了哪一张狰狞的脸,恐怖的身形。

    “还……活着……”道徒们无不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竟连追缉都忘了。

    仰起头,猴子看到崖顶上高举火把徘徊的一众道徒。

    抹去嘴角的血,脸上尽是可怖的神情,他放声大笑:“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伴随而来的剧烈咳嗽很快淡去了那狂笑声,咳了满地的血迹,此时的他,已是内伤在身。

    剧烈运动之下,已经完全撕裂开来的伤口更是鲜血四溢。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却更盛了,低声呢喃道:“痛快……我受够了。痛快,哈哈哈哈咳咳咳……”

    黑暗中,那双眼睛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崖顶,梅示带着三五个炼神境道徒凌空飞下,远处,无数的天兵赶来,一艘战舰正在朝着他的位置调整方向。

    就好像朝着如镜的湖面投下一粒石子,夜色下原本寂静无声的一切似乎都骚动了起来,熙熙攘攘。

    该又是一场生死追击了吧。他想。

    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莫名的兴奋,似乎有一只野兽在苏醒。

    ……

    远处,凌空的杨婵呆呆地望着雨花观的方向:“那个呆子不会是……他疯了吗?”

    她想朝着雨花观的方向飞去,却发现自己的灵力早已耗尽。

    ……

    金霞洞中,凌云子依旧苦苦地支撑着庞大的法阵。诗雨萱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

    乾元金光洞内,幽暗的房间里太乙真人盘腿而坐,哪吒跪在他的身前低着头。

    听到门外的熙熙攘攘,哪吒竖起了耳朵微微抬腿想站起来。

    “坐下!”太乙真人大喝道,转过头,他看到窗外远处缓缓调转的庞大战舰,自言自语道:“竟在我昆仑山支撑起天军计算功勋用的摄魂阵,这凌云子……究竟想干什么?”

    ……

    迈开脚步,猴子朝着远处的树林狂奔而去。

    此时的他,不正是一只走投无路的野兽吗?困兽之斗,本就注定了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