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十七章(今天三更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4:53Ctrl+D 收藏本站

    “你的雀儿没事。当时,在你走后便有地府的鬼差勾走了她的魂魄。”凌云子注视着地面的目光有些茫然:“可我知道那不是鬼差。因你而死,地府不会收她的魂魄。必是什么人假扮鬼差躲过土地的耳目将魂魄收走。”

    猴子整个瘫坐在地,那身躯微微颤抖,睁大了的眼睛,却看不进四周的一草一木。

    “被……被不知道什么人……勾走了……是师傅?”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眼眶中的泪水不住滑落。

    “不是老头子。”凌云子缓缓摇头:“我问过他,如果是他,没必要骗我。”

    “呵……不是他……那是谁?那是谁?哈哈哈哈,还会是谁?”捂着脸,他痛苦地笑着,颤抖着:“会是谁?哈哈哈哈。”

    凌云子挣扎着站了起来,咽了口唾沫,看着失了魂一般的猴子:“师弟,听我的,别回去。我们可以到我的凌云阁去。我也有七十二变的卷文。到那边,我教你。”

    “你教我?”猴子嘲讽地笑,他缓缓地爬起身来,一步步后退:“你教我?呵呵。”

    “师弟……”这番情景之下,凌云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又一道闪电掠过天际,照亮了猴子流淌着眼泪的脸。

    天空中飘起了鹅毛雨。

    猴子缓缓地摇头,一步步后退,伸手捡起自己的行云棍:“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回斜月三星洞,不应该回去。”

    “我们可以去我的凌云阁。”

    “不——。”猴子伸手扯下衣领处标有斜月三星洞字样的道服,狠狠地甩在地上:“我哪也不去!我哪,也不去!”

    转过身,他缓缓地走了几步,咬紧牙关,又快步跑了起来。

    望着他的背影,凌云子伸出手,却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用什么理由阻止。

    风从他的耳边掠过,他放声嚎叫,越跑越快,失声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抡起行云棍,他拼尽全力挥下,一棵百年巨木在他的身前轰然倒塌。

    “为什么会这样——!”

    烈风中,骤雨中,他毫无目的地挥舞着行云棍,歇斯底里地咆哮,将眼前的一切物体都打地粉碎。

    他只是想好好地活着,他只是想救活那一只小小的金丝雀,他只是想履行自己的诺言。

    可是这一切,为什么那么难?

    他以为自己还在新手村,却不知道一抬头看见的,却已经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他骑着神兽,拿着神器,唱着神曲。

    他要抹杀雀儿,自己拿什么阻止?自己拿什么保护雀儿!

    便是学会了七十二变筋斗云又如何?难道就能与整个世界对抗吗?

    这个世界……究竟想把他逼成什么样?

    这一刻,他泪流不止。

    从他降生到花果山的一刻一切便已经注定,化生为妖,便已经身不由己地被分到妖的一边。

    无论你如何本分,如论你的梦有多么渺小可怜,不会有人同情,不会有人怜悯。

    因为你只是一只妖。

    是妖,就可以随便罗列罪名。

    仰起头,他对着天空无助地咆哮,撕心裂肺地咆哮,宛如当初他亲手杀死的那一只老虎一样,绝望地咆哮。

    “如果你只能是你自己,又何苦想要去当别人呢?”玉鼎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是啊,如果我只能是我自己,又何苦要去当别人呢?”那声音微微颤抖。

    打从进入水帘洞开始,到出海,到拜师,一步步,他不过是在想着要成为那本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他甚至还想学会悟者道的处事方法。

    他已经不是他自己。

    他不过,是那本《西游记》里的囚徒。

    自作聪明的想着改变命运,却不知道已经亲手一步步地把自己推入绝境之中。

    穿越者又如何?穿越者,凭这几十年的记忆,就能玩得过那些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吗?

    命运的枷锁,他从未挣脱过。无论如何挣扎,却只是越陷越深。

    在狂风骤雨之中,他发了狂地挥舞着手中的棒子。没有章法,没有套路。

    撕心裂肺地哀嚎,无助地哀嚎。

    那凄厉的声音响彻了天地。

    便是已经达到了纳神境,他也与当初那一只猴子没有区别。

    甚至即使学成了七十二变,他又能如何呢?他也还是那只只会在月夜里哭泣的,无助的猴子。

    他拿什么去和太上老君对抗?

    可,难道这一切就无法改变了吗?

    混乱的思绪,压抑的怒火让他癫狂,更加疯狂地破坏,仿佛要毁了这天地一般。

    直到耗尽了力量,行云棍脱手而出,他趴在雨水之中无助地敲打着地面。

    滂沱大雨拍打在他的背上,顺着绒毛流过他的脸颊,与泪水混在一起,一滴滴飘洒。

    他无助地哭泣着,咧开牙齿愤怒地哀嚎,徒劳的用拳头敲打着地面的沙石,溅起雨水,留下一个个的深坑。

    擦破的拳头上早已伤痕累累。

    直到再也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雀儿……我的雀儿……你究竟去了哪里……你究竟去了哪里……”滂沱大雨之中,他死死地捂着那根仅存的羽毛,掩面而泣。

    那双肩,在雨中瑟瑟发抖。

    至始至终,他都只是雀儿在花果山遇见的那只小猴子,那只被老虎追得无处可躲的猴子,从未变过。

    一双白色的靴子缓缓来到他的面前,遮住了淋在他身上的雨。

    抬起头,细雨飘摇中,他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撑着伞,自己却站在风雨中。

    “哭给谁看呢?只要还活着,便是希望。”脸上带着丝丝酸楚中强撑起的笑容,咬着嘴唇,她说:“我们都一样,有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但,无论多少年,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一定会战胜他!”

    猴子缓缓低下了头沉默,许久许久,两人就这么呆呆地在雨中沉默,任凭倾盆大雨拍打。

    “杨婵。”

    “嗯。”

    “我们的交易……还有效吗?”

    “当然。”

    ……

    凌云子呆呆地瘫坐在雨中任凭冰凉的雨水拍打,被风吹乱了的长发上雨水一滴滴滑落,覆盖了他的脸庞。

    伸手从腰间摸出了一串玉简,笨拙地从当中选出一块贴在嘴边。

    “师傅……”微微张了张口,他却又顿住,在雨中呆呆地沉默了许久,才颤抖着轻声道:“师弟……走了。”

    ……

    “知道了……由他去吧。”

    十万里之外,站在阁楼上老人孤独的身影陷入了落寞之中。

    许久,老人抬起头遥望空中翻滚的云朵,捋着长须缓缓叹道:“要,变天了。”

    【昆仑山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