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十九章:队伍

2018-01-17 08:54:53Ctrl+D 收藏本站

    四个方向,黑牛精、豺狼精、犀牛精、猴精。

    为首的巡天将默默地权衡着,身材高大的黑牛精和犀牛精首先被排除,手持两柄弯刀的豺狼精以速度见长,由这个方向逃脱似乎也比较困难。

    最后,三个巡天将的目光都一致落到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妖气和灵力波动的猴子身上。

    正当此时,盘旋在天空中的猫头鹰精拉了个满铉,一箭朝三人射了过去。

    “杀——!”

    随着那一记弓铉声响起,三个巡天将手持各色兵器开始朝着猴子的方向冲刺。

    此时,他们没有留意到另外的几个他们认为更难缠的妖怪脸上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一副看戏的模样根本没打算过来帮忙。

    猴子面无表情,微微倾斜了身子,单手握住行云棍,待到那三个巡天将冲到跟前,转身一个横扫敲在为首巡天将的盾牌上。

    “咣——!”

    那为首的巡天将顿时惊骇地瞪大了眼睛,喉咙一甜,整个人凌空向着犀牛精飞去,鲜血喷洒了一路。

    那边还正在凌空飞行,这边两个天将还没从刚刚的一幕中缓过神来,猴子已经将行云棍横握在手中,一个冲刺,将剩下的两个巡天将都顶飞了出去。

    此时,犀牛精也抡起巨斧凌空将朝着他飞来的巡天将砸去,直接拦腰劈成两半。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一堆的小妖怪叫着飞扑上去,将那两个被打倒在地鬼哭狼嚎的巡天将直接剁成碎片。

    战斗已经结束。

    淡淡地看了一眼那乱糟糟的一幕,猴子面无表情地将行云棍扛在肩上转身就走,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盘腿坐下远远地看着刚刚怕到不行的一群小妖兴高采烈地收拾战场。

    一只穿着布袍,瞎了一只眼睛的驼背白色猿猴精从一旁的草丛里摸了出来,站到猴子的侧边将一颗果子递了过去。

    接过果子,猴子啃了起来。

    “好吃吗?”

    “还行。”

    “刚刚发现的,你要喜欢,那边还有。”白猿指了指着一旁,又乐呵呵地说:“我得去收了那三个巡天将的魂,再看看那些伤了但是没死的小家伙。”

    说罢,他朝着那一堆躺在地上哀嚎的小妖走去。

    这只白色猿猴精,他的名字就叫白猿。妖是没有名字的,只有绰号。所以绰号也自然而然成为了他的名字。如果哪天得势了,他们会给自己起一个响亮的名字,例如某某大王之类的。

    白猿今年已经三百多岁,是一个极少见的炼神境悟者道妖修,也是队伍中唯一达到炼神境的。听说曾经师从一位仙人,但后来不知怎么地,被逐出了师门,又不知怎么地,瞎了一只眼睛。

    名义上他是这支队伍的领袖,当然,只是名义上,事实上很多时候这支队伍都不听他的。

    见白猿走开,盘旋在天空中的猫头鹰精拍打着翅膀落到猴子身旁:“他跟你说什么了?”

    猴子直接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啃着果子。

    这只猫头鹰精的绰号叫短嘴,是队伍里除了白猿之外唯一掌握飞行能力的,当然,那并不因为他厉害。事实上他的修为也就纳神境,只是比别人多了两片翅膀罢了。

    不过,这两片翅膀也不可小觑。

    在白猿禁飞法阵的干扰下,大多数低阶的飞行法器或者御风法术都会失效,便是那些个天庭用特有秘术做出来的天兵背上的翅膀也会失效,但短嘴的翅膀却依旧如常。

    说到底,娘胎里带出来的家伙就是不一样。

    大多数的时候他是队伍的哨兵兼斥候。

    见猴子不与他搭话,短嘴缩着脑袋坐到猴子身边,说道:“他们昨天晚上吵架了,差点动刀子了你知道吗?”

    “吵什么?”猴子将果子上的最后一点果肉咬在嘴里咀嚼了两下吞了下去,把果核用力地甩到远处的草丛里。

    短嘴用细长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啄,小声说道:“豺狼认为不应该再带着这些小妖了,必须在半个月内赶到恶龙潭。老牛也同意,大角没表态,但是白猿坚决不同意。”

    豺狼不用说便是豺狼精,老牛是黑牛精,大角是犀牛精。

    猴子只“哦”了一声,便没再说话了,盯着前面的一棵小草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你呢?你什么意思?”短嘴接着问道。

    半天,猴子眨巴着眼睛答道:“我没什么意思。”

    “你没什么意思?你怎么能没什么意思?你看今天老牛简直就是在送小妖给巡天将杀,这样下去很快就闹翻的。到时候豺狼和老牛肯定要脱队。大角向来没主见的,肯定是哪边实力强跟哪边。你要是跟豺狼老牛我就跟你们一起走,要是你跟白猿,我就留下来。”

    短嘴还记得第一次见猴子是在大概三个月前。

    那时候白猿还是这支队伍实际上的老大,他见妖就收,也不管有没有战斗力。

    这只老猿猴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天庭不待见他们,要是我们也不管他们,那当妖岂不是太可怜了?”

    于是,白猿带着泛滥的同情心把猴子当成小妖收入了队伍。当时,短嘴也把猴子当成了一只普通小妖。毕竟,在猴子的身上他感觉不到浓烈的妖气,也感觉不到什么灵力波动。

    第一次遭遇巡天将的时候,这只猴子竟提着木棍就想上。

    短嘴在一旁看得那叫一个急啊,伸手从一只虚弱的小妖手中抢来一把生锈了的短刀塞给猴子,对着他大喝道:“你长脑子了吗?用木棍打巡天将?”

    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当他伸手去夺猴子手中的木棍时,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孤陋寡闻。

    那支黑色长棍,看起来是木的,却比钢铁更重。

    后来这只猴子渐渐成了整个队伍的主力,也因为队伍里有他,像老牛和豺狼这种妖怪才肯加入。

    不过这只猴子一直都不爱说话,甚至主要成员的会议也从来不参加,总是孤单单地呆在某个角落里修炼或者发呆,看起来十分孤僻。

    猴子呆呆地想了很久。

    短嘴以为他在考虑跟不跟豺狼走的问题,便在一旁一直等着。

    等了半天猴子一句话没说,他这才发现猴子根本就是在发呆,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开。

    是不是高手都是这么别具一格呢?他想。

    猴子具体有多强他不知道,反正他知道现在的猴子一个人单挑一辆战车上的三个炼神境巡天将毫无压力。

    大角这个力大无穷的家伙曾经扬言说要找猴子比力气,不过第二天却又忽然闭口不提此事,若是有谁提起,这头犀牛还来脾气了。

    短嘴估摸着该是比过了,输了。

    对于猴子这样的高手来说,留在这样的队伍里完全没有必要。

    可他就是留下了,而且一留三个月,任白猿如何倒腾他就是一句怨言都没有。

    估计该是想在队伍中留到底了吧。

    想着,短嘴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才几百里路就灭了两组巡天将,这样下去指不定还没到恶龙潭就被围剿了。

    不远处,一只长得与雀儿一般无二的杏黄色金丝雀拍打着翅膀飞到猴子头顶的树枝上落下,叽叽喳喳叫了半天,等猴子抬起头来它才朝着远处的灌木丛飞去。

    默默地站了起来,猴子扛着行云棍一路跟了过去。

    “别再变成金丝雀了行吗?我很不喜欢你这样。”

    那金丝雀落到猴子面前化成人形,笑道:“这天下又不是只有你家雀儿一只金丝雀,凭什么你说不能变就不能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