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章:醉

2018-01-17 08:54:49Ctrl+D 收藏本站

    “我这里比较便宜,你这么一大帮子人,我只收一百个金精就行了。”

    听到这句话,这帮子妖怪顿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他说什么?哈哈哈哈,你们刚刚听到他说什么了吗?”

    “他说让他只收一百个金精。哈哈哈哈。”

    “一百个金精?哈哈哈哈。”那一帮子妖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猴子却没有笑,只是咧着嘴,睁着眼睛静静地盯着鳄鱼精看。

    身后,老牛和大角都已经悄悄地摸向了自己的兵器,小妖们朝着老白猿聚了过去,小狐妖躲到了短嘴身后,而短嘴指尖已经碰到箭筒上。

    猴子暗暗感知了下,今天来的这批妖怪里,包括混在小妖里的起码有二十个拥有纳神境修为,当中最强的是野猪精与鳄鱼精。

    野猪精的实力大概比大角和老牛略高一些。而鳄鱼精的实力,则已经临界炼神境界,便是大角和老牛加在一起也无法对付。

    笑得前仰后合的鳄鱼精猛地瞪大眼睛:“你敢嘴硬!”

    话音未落,手中马刀已经呼啸而去,眼看与猴子的脖子近在咫尺。

    只见猴子嘴角微微上扬,随手提起行云棍。

    “锵——!”

    一声巨响,火花四溅。

    整个营地都寂静无声,那笑声像被硬生生扼断一般。

    所有的妖精,不分敌我,都屏住了呼吸。

    单手!

    所有妖怪都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猴子那细胳膊细腿就这么单手硬生生接下马刀。

    脸上依旧挂着笑。

    鳄鱼精微微张了张嘴,显是吓傻了。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猴子身体微微下压,一溜,一棍重重顿在鳄鱼精的心口。

    厚实的鳞甲碎去,恐怖的卡擦声传遍全场,所有妖怪都猛地抽了抽嘴角。

    没有人知道,这一击之下鳄鱼精断了几根肋骨。

    当初猴子处于纳神境初期,使着三百斤的行云棍的时候,便已经能轻易战胜炼神境初期的王路琦。

    如今的猴子早已处于纳神境巅峰,使上千斤的行云棍作为常备战力,这鳄鱼精也不过纳神境巅峰,便是身为妖,修的行者道,也是扛不住。

    只见一击之下,他浑身颤抖,两眼微微翻白,仰起的头口齿微张,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连惨叫声也没发出来,那身形眼看着只要轻轻一推便会倒地。

    此时,在场的妖精们才猛的惊醒,顿时喊杀声一片。

    那野猪精一个抢攻冲到猴子跟前抬手扬起狼牙棒砸去,却被赶过来的大角用巨斧稳稳架住。

    还没等野猪精将狼牙棒收回,只听噗嗤一声,站在不远处的短嘴抬手一箭射中他的腹部。

    身后,老牛一个箭步单手捂住他的下巴,另一只手握着大刀横到他的喉咙处,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划过喉咙。

    顿时,鲜血如喷泉一般溅得满地。

    那野猪精丢弃了狼牙棒,捂着喉咙跪了下去,张大了嘴巴似乎想呼喊,却只是喷出更多的血。

    而在猴子面前摇摇欲坠的鳄鱼精也在此时轰然倒地。

    那些他们带来的小妖无不张大了嘴巴看着这惊悚的一幕,片刻之后,一只只尖叫着丢弃手中的兵器夺路而逃。

    只一瞬间,战斗便结束了。

    营地正中的空地上,只剩下三人呆呆地站着。

    便是猴子这一方的小妖们也都吓傻了,他们呆呆地看着场地中央的三人,而大角与老牛则呆呆地看着猴子。

    躺在地上的鳄鱼精似乎终于缓过气来了,他微微张开嘴巴,哆嗦道:“别……别杀我……”

    猴子将行云棍插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伸手夺过老牛手中的大刀,推高鳄鱼精的下颚露出布满白色鳞片的脖子,抬手一挥。

    “刷——”

    那鳄鱼精顿时身首异处,喷涌的血溅洒了一地。

    “不杀你,以后岂不是什么蛇虫鼠蚁都敢来找我麻烦?老子可没你那么有空!”

    将手中的大刀丢回给老牛,猴子抬腿将硕大的脑袋踢给一旁的小妖。

    “拿个棍子插起来,挂到营口。别让这里的妖精小瞧咱们了。”

    说罢转身提起行云棍弯腰捡起一块玉简,收回腰间,朝着老白猿走去。

    与吓傻了的小狐妖擦肩而过之时轻声说了一句:“小孩子别乱看。”

    “哦。”小狐妖连忙用小手把眼睛捂起来。

    走到老白猿面前,猴子长长地纾了口气,道:“我们继续。”

    此时,他才发现了众人目光的异样,所有人都渐渐地盯着他看。

    “怎么啦?”

    被他这么一问,整个营地顿时响起了整耳欲聋的欢呼声。

    一片欢腾之中,老白猿欣慰地看着猴子笑,那一众小妖看猴子的目光中都带着无限的景仰。

    直到今天,他们才真正见识到猴子的实力。

    不,似乎还远远没有见到,仅仅是一击,便击倒了鳄鱼精。

    也许……只要有猴子在,他们便不会被欺负了。无论是在巡天将面前,还是在这里!

    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尖叫,欢腾,像一个个的孩子。

    雀跃的气氛中,小妖们从两具尸体上搜出了二十个金精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短嘴决定乘胜追击,他兴奋地柱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带着一帮小妖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这俩家伙的居所。

    可惜好东西早已经被洗劫一空。

    不过他们还是搜到了一些不错的东西,至少对这支一穷二白的队伍来说很不错的东西。

    例如酒、食物、还有几床棉被。

    他们当即决定在营地里举行庆功宴,一时间五堆篝火被点起,火光冲天,整个营地热闹非凡。

    远远地坐在一旁看着那围成一个圈欢腾的众妖,猴子低头从腰间掏出那块玉简,攥在手心。

    “坏了?”

    该是刚刚掉下来,不小心被那肥大的野猪精踩了一脚的缘故吧。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只希望没全坏,那样的话虽然无法通讯,但杨婵至少还能找到自己。

    如果和杨婵失去联系,这对猴子来说可不是一般的噩耗。

    依据先前的经验,他是无法独立突破到炼神境的。

    “猴子,过来啊!”老白猿举着木杯子朝着猴子吆喝。

    无奈地摇了摇头,猴子朝着围成圈子的众妖走去。

    那一&夜,这群刚刚来到新家的妖怪们喝得酩酊大醉。

    老白猿抱着猴子泪眼朦胧,断断续续地说着他那遥不可及的梦想。

    短嘴瘸着腿在篝火边上跳起了舞,还唱起了据说是当年他的梦中情&人教他的歌谣,不过没人听得懂。

    老牛举着大刀吆喝,又抓着猴子的手问经常来找猴子的女人的究竟是妖还是人。

    他说的该是杨婵吧。

    在确定了那是一个人类之后,老牛发誓早晚有一天要占个山头当个好像恶蛟那样不怕天庭围剿的山大王,到时候一定要抢个人类的公主来当老婆。

    接着他抱着猴子哭得死去活来,也不知道哭的啥。

    大角第一次没有昏昏欲睡,他当众要求和猴子再比一次力气,当然,他还是输了。

    至于小狐妖,她早早被猴子拎去睡觉,但又偷偷溜出来不肯回去,最终没办法也给了她一杯酒。抿了半天也没少,脸倒是红得厉害。

    那一&夜,猴子跟着他们一起呼吼大叫,哗啦啦地唱着不着调的歌,一起对着天空狂笑,一起抱着嗷嗷大哭。

    那一&夜,所有的妖怪都彻底疯狂了,这是从未有过的情绪宣泄。

    这一群一生颠沛流离的妖怪们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尽管简陋,尽管依旧一无所有,但他们至少可以点起篝火,可以高声呼叫,可以喝上酒,唱上歌,痛痛快快地哭,痛痛快快地笑。

    这是天上居住在冰冷宫殿里的神仙永远无法理解的心情。

    那一&夜,也许,他们全都醉了……

    ……

    此时,还呆在生死殿的太上老君终于翻完了雀儿死后那一年的生死簿,便是修行高如他也忍不住想要发怒了。

    整整一年的生死簿,是个什么概念?

    生死簿上记载着的生死,是凡间所有生灵的生死。

    不仅仅是人,还包括了蛇虫鼠蚁,哪怕一只蟑螂一只蚊子,甚至一棵树木的生死都记录在案。

    平时,冥府都是以庞大机构运营支撑,如今太上老君想一个人翻遍真是……

    可是,这件事本身他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关键就算找来其他人协助,他们又怎么能准确地发现问题所在呢?

    想到这里,太上老君不由得咒骂起那个收走那只金丝雀魂魄的人了。

    “究竟是谁!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干的!”

    这一招不算绝,但绝对够恶心。

    看着太上老君铁青的脸,那守在一旁已经不知道轮了几遍的阎罗头埋得更低了。

    ……

    抵达恶龙城的次日一早,一群妖兵手持兵器冲入了营地,为首的妖将向猴子出示了一块令牌,朝着他大喝道:“陛下要见你!立即!”

    ————————————————分割线——————————————

    感谢师酱打赏~大手笔,谢谢~还有感谢林大大打赏,感谢召唤流星许愿打赏~谢谢你们~^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