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四章:自荐

2018-01-17 08:54:47Ctrl+D 收藏本站

    “不才愿追随大王左右,为大王的宏图大业出谋划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听到这句话,猴子不由得捂着肚子笑了,笑得前俯后仰,笑得那松鼠精整个懵了。

    “大王,属下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我怎么就成大王了?”猴子反问道。

    “大王平易近人,可吕清只当‘猴子’是大王的小名。既是小名,属下是如何都称呼不得。既然大王不愿意另立新名,属下又观大王有帝王之相,不如姑且称为‘猴王’。既然如此,作为下属,唤一声‘大王’,自是理所应当的呀。”那神情严肃无比,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该是猴子见过的,最正经的一只妖怪了吧。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来投靠我的咯?”

    “是……是。求大王收下我。”松鼠精连忙叩头。

    “能打吗?”

    松鼠精低头擦了擦汗。

    “我问你能打吗?一个能打几个?”

    松鼠精满头大汗,微微哆嗦道:“不……不能。在下修为尚浅,但是见识广博,必能助大王成就一番霸业!”

    猴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道:“你在这里呆多久了?”

    “一年上下。”

    “哦?之前跟的谁?”

    “之前……”

    “说!”

    被猴子一声大喝,松鼠精当即吓得整个匐下身去,哆嗦道:“之前跟着鳄鱼精……”

    “哦?那你是他军师咯?”

    “是……哦,不是……是……”松鼠精彻底慌乱了。

    “究竟是还是不是!”

    猴子又是大喝一声,操起行云棍重重一顿,那松鼠精吓得魂都快没了,只得趴在地上小声道:“是……是……”

    嘴角微微上扬,猴子玩味地瞧着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松鼠精,笑道:“那他得您辅佐,可真是成就了一番霸业啊。”

    听到这句话,松鼠精死的心都有了。

    哎,反正破罐子破摔吧。

    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那松鼠精鼓起勇气一把扑了过来,抱住猴子的大腿哭喊道:“大王,那鳄鱼精刚愎自用,敌情不明便草率出击,怪不得在下啊。大王!大王!不如留下在下姑且一试,吕清只求片瓦遮头再无奢求。况且在下清楚鳄鱼精一派的来龙去脉,必能帮大王收服其残部!大王!请大王给吕清一个机会啊!”

    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看得猴子一阵恶心。

    “给我滚——!”

    “大王!给吕清个机会吧!”这货抱得更紧了。

    “滚!你听懂了没!哪凉快哪呆着去!”

    “吕清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大王!”

    猴子终于受不了了,抬脚就是一踢。

    一声惨叫。

    松鼠精被踹飞了一丈远,咣当一声跌落在地,就这么趴在地上好一会都没动静。

    整个营地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所有妖精都放下了手头的活,呆呆地看着猴子,呆呆地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松鼠精。

    猴子心道:“不会真给踹死了吗?好歹纳神境了,怎么这么不堪啊?”

    他有些忐忑地站了起来看。

    其实这丫也没干嘛,若真就这么死了,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让人膛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只听松鼠精大吼一声,一下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竟还不要命地想朝着猴子扑过来!

    “你找死啊你!”猴子连忙操起一旁的行云棍做动手之势,这松鼠精才咽了口唾沫,眨巴着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没敢再来。

    “滚!”猴子又朝着他恶狠狠地吼了一句,惊得他脖子微微缩了缩,只眨巴着满是泪痕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猴子看。

    半天,他终于又憋出一句话来:“那……那大王,吕清就住在营口可好!只要大王一声召唤……”

    “你爱住哪住哪!只要别住我这营地里就行!”

    “吕清明白了!”松鼠精连忙跪地,抹着眼泪叩拜道:“谢大王,谢大王!吕清知足矣!大王万福!大王万福!”

    猴子的嘴角微微抽了抽,对于这种奇葩甚是无语。只能白了他一眼,掉头就走。

    “这货怎么活到现在的,估计运气比白猿还好。”猴子想。

    待到日落西山,四只妖怪终于回来了,一个个疲惫不堪。

    吃饭的时候,老白猿端着盛有野菜的瓦半天半天地发呆好像失了魂一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老牛低着头使劲地把东西往嘴里塞,塞得满头大汗,就是一句话也不说。短嘴手和嘴都没停下来,就是两眼发直地看着篝火。

    这三只妖怪的反常引起了小妖们的注意,整个营地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压抑。

    到头来就只有没心没肺的大角吃得最香。

    至于那只新来的松鼠精,他则是蹲在营地门口可怜兮兮地干咽口水。

    吃过饭,四只妖怪拉着猴子坐到围栏边上总结今天的收获。

    “你看。”短嘴拿着树枝开始在地面上画了起来:“我们北边是秃鹰精的地盘,南边是蝎子精的地盘,东北边猎豹精,东南边是蛇精。西边是空地,再过去是恶龙潭,水里是鲤鱼精的地盘,不过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可以忽略他。我今天……”

    短嘴的声音忽然止住,直起腰朝身后望了一眼。

    围栏后趴着的,是今天那只松鼠精。

    “这是谁?”他扭过头来问猴子。

    “干嘛问我?”

    “你的感知比我强太多了,你没开口,这不是你认识的?”

    猴子哼地一声笑了:“今天来应征军师的。”

    “你还招军师?”

    “自荐,自荐。我没答应。”

    短嘴当即扭过头去:“给我滚远点!我们谈话你想偷听是吧?”

    那松鼠精微微缩了缩脑袋:“我是想给大王点建议。”

    短嘴见对方一动不动就想赖着,当即站了起来想发飙,却被猴子扯住。

    “没事,继续。”

    冷哼一声,又扭过头去瞪了松鼠精两眼,短嘴坐下来接着讲道:“我们查过了,这里面最弱的就是蛇精。最危险的是秃鹰。我们今晚可以趁夜把蛇精一锅端了,其他几个暂且不动。”

    此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要是动蛇精,秃鹰肯定就会出手。他们两个是把兄弟。我看这里就你一个会飞,能单挑秃鹰精那一堆的神射手吗?”

    “那我们先端了蝎子精,这蝎子精修为不怎么样。”

    “要端蝎子精,你有解蝎毒的药吗?”

    “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插话!”短嘴愤怒地回过头去用树枝指着松鼠精破口大骂:“信不信我宰了你!”

    松鼠精却面无惧色,一双圆圆的眼珠子只盯着猴子看。

    猴子翻了翻白眼,招手道:“进来!”

    “属下遵命!”那货高兴得差点蹦了起来,小跑着绕了一大圈,走到营地大门的时候还特别整了整衣冠放慢脚步,缓缓走到围成一圈的五只妖怪面前,拱手道:“参见大王。四位同仁,幸会幸会。在下吕清,本是一介布衣,幸得大王垂怜收入帐下,往后还请多多指教。”

    短嘴扭过头来指着松鼠精问道:“哪来的啊?说话酸成这样?”

    顿时,众妖哄堂大笑。

    那松鼠精憋红了脸,大义凛然地喊道:“这不是酸!这是书卷气!书卷气懂吗?你个臭文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