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七章:恶蛟搅局

2018-01-17 08:54:46Ctrl+D 收藏本站

    短短一日,六片区域的妖怪首领易帜,这期间一架没打。

    如此轰动的消息迅速席卷了整个帐篷区,各种传闻铺天盖地。由于那只神奇的松鼠精的推波助澜,这其中,竟有传说猴子的修为已经踏入化神境的。

    当然,只要稍有点见识的妖精都知道,如果真是踏入化神境的妖精根本无需到黑龙潭来寻求庇护。但无论如何,那七面迎风招展的“猴”字大旗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七片地区合二为一,猴子这一支也迅速崛起成为帐篷区数得上号的黑帮势力。

    由于这一次的巨大贡献,老白猿彻底对松鼠精改观了。

    据说松鼠精搬进营地的时候,那帐篷都是老白猿亲自主持为他搭建的。凭借着迅速崛起的威望和自来熟的死皮赖脸,再加上老白猿的支持,这只神奇的松鼠精迅速在营地里站稳了脚跟。

    只是那当初一同前去“劝降”的短嘴对他却依旧不冷不热,不仅如此,短嘴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吕六拐”。

    由于松鼠精威望虽高,却没有实际的武力,加上“吕六拐”实在比“吕清”更朗朗上口,最终这个新外号变成了公认的称呼。

    为此松鼠精还与短嘴闹过几次,当然,嘴巴永远都说不赢拳头,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之后的几天,猴子继续懒洋洋地不管事,松鼠精则依旧热情爆棚,四处出击,也是颇有收获。

    整个势力的扩张势头,似乎一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过,这仅仅是开始……

    ……

    第五日,恶龙城大殿内。

    麋鹿妖将急匆匆从殿外走了进来,单膝跪倒在台阶下拱手喊道:“参见陛下!”

    斜卧在龙椅上低头把玩一件玉如意的恶蛟微微抬了抬眼皮,道:“都查清楚了吗?”

    “回禀陛下,都查清楚了。”

    “说说,都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的话。那日,第一个投降猴妖的是蝎子精。属下派人偷偷去查探过,据说当日一早便有人通风报信,说是猴妖打算出手夺了蝎子精的地盘,要蝎子精早做打算。蝎子精修为还不及当日的鳄鱼精,自然忐忑。后来不知怎么地,忽然冒出来一妖精说是与猴精的军师是旧相识,可以代为行贿……后来,蝎子精改换了旗帜,对外宣称臣服于猴妖,这才保住了领地。”

    “哦?”恶蛟微微笑了笑:“接着说。”

    “之后第二个投降的是猎豹精。属下也派人去查探过。据说当日蝎子精易帜之后,便有人通风报信,说是蝎子精自认斗不过猎豹精,于是投降了猴妖,想鼓动猴妖一同围攻猎豹。要知道蝎子精与猎豹精向来不睦,这一来二往地……最后,猎豹精决定透过关系找到了猴妖的军师,送了礼物,也改换了旗帜,搭上了妖猴的线。”

    “哟?”恶蛟笑得更欢了:“有意思,接着说。”

    “第三个是秃鹰精,也是收到消息。说是猎豹精垂涎他的两个小妾已久,蝎子精想赖掉欠他的帐不还,在怂恿猴妖……”

    “等等。”恶蛟放下手中的玉如意,支起身子,若有所思地问道:“前后降服的首领,共有多少个?”

    “到如今,共有九个。”

    “九个?可都是如此耍弄的?”

    “都是如此。明一套暗一套,放烟雾,洒鸡血,利用各首领之间的矛盾制造各种传闻,再乘虚而入。这手段谈不上高明,但确实有效。”

    “啧啧啧啧。”恶蛟坐捋着自己那飘逸的龙须,狡黠地笑了起来:“这样看来,这猴精还真是狡猾得可以啊。上次见面的时候,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那猴妖如今也不过是让他们换了旗号,实际上并未真正合并。况且,属下揣摩着,这些个首领也就是迫于各种原因暂时诈降罢了。等过几日他们知道实情……”

    “不!”恶蛟缓缓摇头,抿着嘴,那双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这招高,很高。这些个首领,实力没多少,脾气倒是都不小。要让他们真降,不动刀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若是动了刀子,便是收服了,实力也必大打折扣。到头来,所获无几。可若是让他们诈降……先让他们诈降,然后再寻个合适的时机,逼反其中一队,到时候一镇压,其他那些个诈降的,自然也就变成真降了。如此一来,呵呵呵呵。看来,这猴妖也是深黯权谋之道啊。”

    麋鹿妖将脸上的神情微微呆了一呆,拱手叹道:“陛下英明!晋枝险些误了大事!”

    恶蛟懒洋洋地撇了麋鹿妖将一眼,懒懒道:“跟了我百年了,你也是学了不少。只可惜啊,论起权谋,你还不是这猴妖的对手。”

    听到这句话,麋鹿妖将身上的铠甲微微震了震,低下头。

    “行吧。”恶蛟抬手指着麋鹿妖将道:“去,将你刚刚跟我说的,写成一封信,送给那些个降服了猴妖的首领。啧啧啧啧,若真让他这么走下去,就这么统一了,到时候,我岂不是少了不少乐趣?啊?哈哈哈哈!”

    “晋枝遵命!”

    ……

    入了夜,晚膳过后,猴子便靠坐在营口的柱子边上叼着一根芦苇看风景。

    如今他已是这小小帐篷区的一方霸主,手下随便点一下也千把妖精,却依旧像个**似地没半点架子。

    小狐妖在营地前的空地玩耍。松鼠则立在一旁躬身守候,一动不动。

    “我说,你能不能别老跟着我啊?”猴子有些不耐烦了。

    “大王身边没个人使唤,如何使得?”松鼠笑嘻嘻地接过小妖送来的清茶,给猴子递了过去:“这几日属下还分不开身,能用的人又着实少。大王,不如早日设立内务府,也好侍奉大王的日常起居啊。”

    接过清茶,猴子抿了一口:“我从来就不使唤什么人。”

    松鼠干笑了两声,朝着不远处玩耍的小狐妖看了看,躬身道:“大王,属下有一事不明。”

    “说。”

    松鼠瞧了瞧小狐妖,又抬眼望着猴子,笑嘻嘻地问道:“那一位,究竟是大王的义女,还是我们未来的娘娘呢?”

    “噗……”

    刚入口的茶当即喷了松鼠满脸。

    “你在瞎扯什么?”

    松鼠手忙脚乱地擦拭着自己脸上的茶水:“属下没瞎扯。”

    “这还没瞎扯?”

    “大王对她特殊照顾,那属下必是得弄清楚大王心中所想,往后也好循礼行事啊!”

    “我真服了你了,哪那么多规矩?”

    “大王啊,无规矩不成方圆啊。身份未定,如何行事?”

    “身份……”猴子脸上的神情微微收了收,瞧着还没将脸上的茶水弄干净的松鼠问道:“又是‘内务府’又是‘身份未定’的。我说,你今天这是,话里有话吧?”

    那松鼠精顿时眉开眼笑:“到底瞒不过大王啊。”

    说罢,他跪下,从衣袖里抽出一份卷轴递送到猴子面前:“万事开头难,如今大王手下兵员已过千,军制却还未定。属下斗胆草拟了一份,还请大王过目。”

    接过卷轴,捋开。

    这卷轴是一份军制方案,除了描绘一幅完整的军队体制之外,还举荐了相关职位的人选。

    猴子的目光最后落到监军一栏。

    这上面大凡出现的职位都举荐了相关人等,例如老白猿被举荐了个粮草辎重大将,大角则被举荐了个先锋将。唯独这监军一栏放空。

    再细看,发现这上面竟没有松鼠精的名字。

    猴子一下明了。

    这货,该是想让猴子正式承认他的地位吧。还是监军?果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正当猴子还没想清楚怎么回答这松鼠精的时候,远处一只妖气浓烈的妖精朝着猴子走了过来。

    到相距十丈上下的地方,那妖精忽然身形一晃,化作一白衣女子。

    她气冲冲地盯着猴子,怒叱道:“我给你的玉简呢?为什么不回话?”

    ——————————————分割————————————————

    感谢清灯古佛度流年、问题儒先生、小a家的糖糖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