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零三章:收编(修改)

2018-01-17 08:54:44Ctrl+D 收藏本站

    结束了与猴子的通话,月朝缓缓转过身看了帐篷外倒在地上鼾声如雷的大角一眼,化作一只飞蛾从枝叶搭建而成的帐篷扭曲的窗户飞了出去。

    飞跃了空旷的营地正中空地,他最终飞入了另一个帐篷,化回人形。

    刚落地,他便发现一旁歪歪斜斜坐靠在木桩边上的短嘴正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

    此时的短嘴看上去十分憔悴,肩部和腹部都包了厚厚的绷带,一只翅膀也整个被绷带包裹着,只是那两只恐怖的大眼睛依旧十分精神。

    “还不睡吗?”月朝缓缓的走到一旁断了一只角,浑身包成粽子满是血污的老牛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体温。

    “猫头鹰本来就是夜里精神。”

    “呵呵,我倒忘了。”

    “他怎么样了?”

    “还好吧,烧看起来有点退了。”月朝长叹了口气,拿出一张绢子抹了抹手。

    短嘴淡淡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之中的老牛,又抬起头来盯着月朝问道:“你究竟是谁?”

    “孙悟空是我师叔,我叫月朝。”

    “孙悟空是谁?”

    “他没告诉你们吗?你们叫他猴子。”

    听到这一句,短嘴显是吃了一惊:“猴子……孙悟空……他有名字,为什么从来不说?”

    月朝淡淡地笑了笑:“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说清楚,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说得清楚,不是吗?来,把你的手给我。”

    短嘴低下头,将手朝着月朝伸了过去。

    “他师傅是谁?你说你是他师侄,你都已经炼神境了,那你师傅呢?他师傅呢?”

    “这些你还是自己问他吧,我只负责治好你们。嗯……恢复得还不错。按这个速度,不用几天就能下床走动了。可怜了我的丹药啊……”说罢,月朝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一个药瓶子,拔开盖子,倒出一颗药丸递给短嘴:“吃下去吧。”

    接过过药丸,短嘴一口吞了下去,又问道:“白猿呢?白猿怎么样了?你救了我们,却没有救他?”

    “这我怎么知道?我们见都没见过,那么乱,我能识别出你们就不错了。”

    “猴子现在被封了车骑将军了,有说过要带我们进城吗?”他抬起头,有些期待地盯着月朝看。

    许久月朝一声不吭,只是低头沉默着:“你们先安心养伤吧,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

    正当此时,营地外,远远地传来喧哗声。

    ……

    次日,那晋枝独揽了大权,猴子则在自己的房中修炼,也没有人登门来请他履行公务。

    似乎他这个刚刚新封的车骑将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般。

    如此又过了一日,第三日,恶蛟的大殿上。

    “你说什么?那些家伙拒绝接受收编?”恶蛟淡淡的眉毛微微挑了挑,嘴角缓缓上扬:“这可真是……荒谬啊。他们打算独自面对天军吗?”

    跪在殿上的晋枝微微低下头,拱手道:“启禀陛下,那城外有谣言,说……说陛下将被收编的妖众卖给天庭……”

    恶蛟的脸色顿时一变,当即微微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晋枝:“是谁走漏了风声的?”

    那目光看得晋枝一阵心惊,吓得连连叩头,喊道:“属下不知!”

    “啧啧啧啧。”恶蛟深深吸了口气,用手抚弄着龙椅,俯视着俯首在地的晋枝拉长了声音缓缓道:“不是你,还会是谁?这事儿,就你知道。”

    晋枝吓坏了,那一个个的响头磕得越发狠了。

    “属下不知,属下当真不知!属下从未与任何人提起过此事!”

    看着惊慌失措,汗如雨下的晋枝,恶蛟这才收了收那锐利的目光:“那猴子呢?他怎么样了?”

    “属下按着陛下的意思将他架空了,未曾见他有过任何意见。”

    “哦?”恶蛟缓缓抬起头问道:“那这几日,他都在做些什么?”

    “细作来报,他每日躲在房中修炼。”

    “没出城?”

    晋枝缓缓摇了摇头:“没出城,也未曾与城外来者接触,更没有将原本的部属接入城,只是每日修炼而已。”

    “会不会是有人悄悄潜入城内了?”

    “那城外,他原本的部属属下早已派人全部登记,暗暗监视,每日细细检查,未见异动。也就是那只松鼠精时常带着一帮子小妖外出觅食罢了,量他们也没能力潜入城内。”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恶蛟皱起了眉头:“这,倒是蹊跷啊。莫非那猴子真降服了?”

    “回陛下的话。那猴子如今的修为不过纳神境,对他来说,陛下让他住在城中并身居高职,便已经是莫大的恩德了。他还如何敢有二心?”

    沉默了许久,恶蛟缓缓说道:“这猴子资质之好,连我也看不懂。说起来,是个人才。只是心性太野了。若能收编倒真是个美事,若不能收编,也只好杀了去免留后患。我本也就是抱着闲来无事试试的心态。咯咯咯咯,不曾想过,这么快,便降服了。哎……倒是无趣了。城外的事,不如让他去处理吧。”

    “这……”晋枝心中一惊,缓缓抬起头来:“陛下,若让他去,万一……”

    “万一什么?万一他真反了?”恶蛟啧啧笑了起来:“他反了,他是打得过我,还是打得过天军呢?”

    晋枝缓缓地低下头。

    “就让他去吧。这些事,总不至于要我亲自出手吧。再说,他现在在城外那些杂碎的心中威望恐怕都要远高于你呢。别忘了,那一战,他们谁还能记不住?”他缓缓地咧开嘴笑:“就这么定了。哈哈哈哈。”

    出了大殿,晋枝坐上马车直奔猴子的车骑将军府。

    到了门口,也不等下人通报便直冲入府内,径直来到前厅。

    一进前厅大门,晋枝便看到猴子沏了一壶茶端坐在桌边细细地品。

    见晋枝到来,猴子也不惊讶,只是抬起头来微微笑了笑:“晋将军,真是难得啊。欢迎欢迎。”

    晋枝顿时愣住了。

    微微定了定神,晋枝脸上缓缓撑起笑容:“你是车骑将军,陛下交代我协助你。说到底事情还是得你来操办,现在,将事情都丢给我自己在这里品茗,这可不大对哦。”

    “这几天……”猴子伸手拎起一个茶杯放到晋枝的面前:“有劳将军了。那本该是我的事,可惜我半点不懂。多多劳烦将军了。”

    “都是同僚,何须说这些。便是不懂,你也还得趁着这个机会熟悉军务才是啊。还是随我到军营去吧,莫要辜负了陛下的恩德。”

    说罢,便要起身。

    “将军莫急,先喝杯茶再去不迟。这可是丞相送来的好茶啊。”说罢,猴子给晋枝倒上一杯茶,自己又是悠闲地喝了起来。

    这一磨蹭,便磨蹭到日落西山。

    看着猴子茶一壶接一壶地冲,晋枝实在坐不住了,站起来吼道:“你究竟想等到什么时候才和我过去!”

    猴子却只是仰头望了望天:“将军,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明天再去吧。”

    莫不是真无心军权?晋枝想。

    如若真是如此,对他来说倒是个好消息。

    只是眼下的形势,他却半点开心不起来。

    “天军都到家门口了,难得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沏茶!军务紧急,哪里能等到明日?”

    说罢,晋枝便伸手去拽,硬是拽着猴子出了门。

    两人拉拉扯扯地上了马车,一路朝着城外狂奔。

    此时,城外已经搭起了庞大的军营,只是那军营内空空荡荡地。

    马车一路驰骋,到了营口停下。

    下了车,猴子便看到高高挂起的征兵牌,只是征兵牌前,却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只妖怪。

    算下来,前来应征的妖怪竟比征兵牌前负责征兵的官吏还要少。

    看到这一幕,晋枝忧心忡忡,猴子却只是面色淡然。

    “陛下交代了,这城外的事情你比我了解,整编的事还是你来吧。我只负责协助武器分派的事。”说这话的时候,晋枝显得底气不足。

    别忘了先前可是他自己大包大揽把猴子架空的,现在请猴子帮忙的也是他。

    此时,晋枝心里一阵打鼓,已经开始琢磨着若是猴子这时候来一阵冷嘲热讽,该如何是好。

    哪知猴子只是走到军营前稍稍看了一眼,便回头问道:“我瞧着现在的问题该是,那城外的妖众不太相应吧?”

    “正是!”

    “嗯……”盘着手,摸着下巴,猴子站在原地静静地想了一会,问道:“这里配备了多少兵员?”

    “一千,都是我城守军调派过来的。”

    “能再给我一千吗?”

    “再给一千……我的城守军总共也就四千,你要两千?顶多给你七成,一千四!”

    “那我收编的妖众也打个七折行吗?”

    “这……”一咬牙,晋枝答道:“两千就两千,听你的!”

    ——————————分割线——————————————————今天加更,调整下时间。晚上十二点过后没有更哦,大家可以安心睡觉。感谢清灯古佛度流年、今天丶小雨、浩月星殉、问题儒先生、关外飓风、小a家的糖糖、疯吟、彼岸花开_x打赏~谢谢大家。特别感谢儒生,儒生童鞋继成为本书第一位舵主、第一位堂主之后,又成为第一位护法了!!!这力度真是……太给力了!!!另外,我发现读者里有个叫疯呤的……莫非是风铃的粉丝?话说……能不能别起这么奇葩的名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