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零四章:铁腕

2018-01-17 08:54:44Ctrl+D 收藏本站

    晋枝走了。

    既开心又忐忑地走了。

    开心的是猴子非常爽快地接下了烂摊子,忐忑的是猴子究竟能不能做好。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处于十分纠结的状态。

    如果猴子没做好,他怕,因为正如他所说,他才是主帅。恶蛟也许也会修理猴子,但依恶蛟的脾气肯定会修理他。

    如果猴子做好了,他也怕。因为猴子完成他完不成的事情,肯定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没胆子从中作梗。毕竟恶蛟可不是好惹的。

    现在对他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猴子出个半荤不素的招,既能解决眼下的危机,又干得不太好。

    晋枝走后,猴子在文职官吏的带领下进了营地。

    同样是营地,这里可比猴子原来的营地舒服多了。

    一个个的蒙古包整齐有序地排列着,旗帜招展。

    正中央是一个半径组有十丈的大营帐。由于晋枝不住这里,这个营帐自然毫无意外地属于猴子的。

    进了大帐,猴子坐定,便问道:“晋将军不在的时候,这里谁话事?”

    那文职官吏恭恭敬敬地作揖,谄媚地笑道:“将军问的是话事的文吏,还是武吏呢?”

    “都说说。”

    “文吏便是在下了。”那文职官吏又是恭恭敬敬地拱手:“在下诩增,不过同仁们都称在下为老英。”

    猴子这才抬起头细细打量眼前这只妖怪。

    这是一只鹦鹉妖,一身绿色的羽毛套着一件黑色朝服,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啄,看上去有些呆板。

    好在时刻挂着的笑意让他看起来不至于那么无趣。

    “诩增是吧?”

    “对。诩增参见车骑将军。”

    “你负责文事,那武事谁负责?”

    “武事,由苏候负责。”

    “他在哪里?叫他过来。”

    “属下这就去办。”鹦鹉精诩增笑眯眯地拱手,转身出了营帐。

    约莫过了两柱香的时间,便见一只猎犬精掀开营帐站在门口朝里张望。

    这猎犬精一身统一制式的铠甲,约莫八尺的身高,四肢修长,看起来比猴子还要高不少。

    掀开布帘见到猴子的瞬间,他脸上的表情微微僵了僵,站在原地楞了一下,直到身后的鹦鹉精推了他一把他才走进营帐。

    “苏候是吧?”

    “是……是!”那猎犬精当即一拳敲在自己的胸甲上,单膝跪下,给猴子来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军礼:“末将苏候,参见车骑将军。”

    那神情看上去多少有些不自然。

    “叫苏候,我还以为是我的远亲呢。”猴子微微笑了笑:“你这名字谁起的?”

    猎犬精闭口不言。

    站在一旁的鹦鹉精诩增连忙插嘴道:“这是晋将军给起的。”

    “哦——!”猴子恍然大悟似地笑了起来。

    晋枝的亲军啊。

    这一笑,便笑得猎犬精浑身不自在了。

    猴子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猎犬精身边绕了一圈,低头问道:“现在整编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

    鹦鹉精连忙从衣袖中抽出一本本子,朗朗道:“如今已整编入伍的有一千二百五十。”

    “哦?有点少啊。”

    “将军有所不知,如今谣言四起,城外的妖怪们都在观望呢。”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鹦鹉精微微垂下脑袋,小声说道:“恕属下无能……”

    “你呢?”猴子又低头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猎犬精。

    那猎犬精没搭话,鹦鹉精却又插嘴了。

    “将军,苏候只负责营地的护卫和武器的派发,还有新兵的训练。收编事宜不归他管。”

    “从现在开始,归他管了。”说罢,猴子俯下身子拽着那猎犬精的背甲,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那猎犬猛的一惊,精连忙站好,却依旧不言不语。

    重新走到桌前坐定,猴子抬头问道:“现在驻扎在营里的一千精兵都是你统领的吧?”

    “回将军,是。”

    “行,带上你那一千精兵出去征兵吧。”

    听到这句话,两只妖精顿时一阵错愕。

    猴子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两只妖怪问道:“怎么,你们不知道什么叫捉壮丁吗?”

    “捉……捉壮丁……”

    那鹦鹉精连忙上前拱手:“将军,这么做,往后必定要生怨言啊!”

    “那你给我一个没怨言的计策?”

    “这……”

    “时间不多,就这么办了。要是谁还提起那谣言,就当场给我斩了。往后传播谣言者,与谋逆同罪!”

    说罢,一掌拍在桌上。

    约莫两个时辰后,晋枝答应的一千军力便抵达了,加上原本军营里的,留下四百看守营地,其余的一千六分十六队前往各首领的营地扫荡。

    一时间城外鬼哭狼嚎。

    猴子却没有跟着去,而是站在营地的围栏边上远远地看着。

    那鹦鹉精恭敬地守在身后,问道:“将军……这样做是不是太……毕竟先前从未如此啊。”

    猴子只冷哼一声,道:“此一时彼一时,先前从未如此,只因为无需如此。”

    “可是……若如此做,收入帐中的,也会怨言甚大,往后恐怕会出现逃兵。”

    “有逃兵,就捉,捉到了,就砍,砍给其他的看,这还需要我教你吗?”

    “是……是,将军说的是。”鹦鹉精只得低下头不再言语。

    那夜,这帮子部队扫荡了十二个首领的营地扰得整个城外不得安宁,其中有三个动了手。猎犬精当众宣读了关于禁止传播谣言的命令。

    这一下好,谣言传得更加凶猛了。

    不过到底是恶蛟的地头,逃离的人大多莫名其妙失踪的事情各位首领也早有所闻,加上晋枝的妖兵也不是盖的。那些个首领虽然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被强押着一个个入了伍。

    远远地看着被妖兵押入营中的那些个妖众,猴子发现他们每一个的脸色都有些发紫,那看着妖兵的眼神,就好像看着杀父仇人一般。

    脸上顿时浮现莫名的笑意。

    折腾了一夜,黎明时分一算,一夜征了三千来兵。

    消息很快传到了恶蛟和晋枝的耳中。

    恶蛟还算满意,毕竟他可不在乎什么怨言,反正这些很快就要被卖给天庭了,往后便是想怨,也没处怨了。

    至于晋枝,他也是很满意,因为猴子的做法一点都不高明,甚至有些蠢。于是他在满意之余,参了猴子一本。

    当然,那一本参得也不见得多有水平,在大殿上恶蛟问他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答不上来。最终被恶蛟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事情不了了之。

    还不到中午,心急的恶蛟便又下了新的命令,将晋枝手下仅存的两千兵力又调拨了一千给猴子,并且责令猴子必须尽快完成整编。

    这下子晋枝心里不平衡了,眼看自己快成空头司令了,只得又奔回了城外的营帐。

    “这……整编乃是重中之重,本将还得亲自督守才是。”他对猴子如是说。

    先前是协助,现在一下又改口变成了督守。对这明显是来抢功的行为,猴子也只是笑笑,欣然受之。

    这一来,那些个兵将向他直接汇报,猴子又被架空了。

    反正没事干,到下午黄昏时分,猴子便自行返回府邸修炼去了,对此,除了鹦鹉精稍稍说了两句,倒也没人质疑。

    于是一来二回地,便出现晋枝亲自带队围攻各区域首领营地的局面,整个城外一片混乱,无数妖怪开始尝试着外逃,结果是忙坏了那些蹲守在外围的巡天将。

    这样拉拉扯扯地又过了三天,城外的两万多妖怪只要还四肢健全的都一下被收编得七七八八。就连身受重伤行动都还不便的老牛和短嘴,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狐妖也一并被收入营中。

    三天后,收编工作算是完成了,只是这样七拼八凑起来的军队能好到哪里去呢?

    几乎一入夜,便有逃兵,每天夜里一片鬼哭狼嚎,第二天早上便能看到十几个头颅被悬挂在营口。

    恐慌进一步蔓延了。

    最终,晋枝只得将自己的城守军又抽调了五百过来,只留下五百守城,但依旧忙得团团转。

    整个整编,似乎已经彻底变成一个烂摊子。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军队,从来就不要求他们有什么战斗力,甚至越弱越好。

    强的也罢,弱的也罢,受伤的也罢,卖过去,都是一个价。

    三天后,正当晋枝痛并快乐着的时候,猴子也已经到了突破炼神境的临界点了。

    ……

    与此同时,天河之中一支庞大的舰队正缓缓航行。

    旗舰舰首,一个高大的身影柱剑而立。

    一身银色铠甲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威武的头盔上,是流云映月的图腾,两鬓处从九尾狐妖身上取下来的白色狐裘垂至腰间,身后,是随风扬起的白色大氅。

    那半隐在头盔里的面容冷冰冰地,看不出喜怒。

    “你是说,增长天王又出击了?”天蓬直视着前方的浩瀚星海缓缓问道。

    “是。”单膝跪在身后的天将答道:“末将也是刚得到的消息,目的地还是紫云碧波潭。”

    “呵。”天蓬的脸上顿时浮现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增长天王这是玩上瘾了啊?一个紫云碧波潭,剿了又剿。这段时日倒是战功赫赫,赏赐拿得满盆满钵。只是,当真我们都不长眼睛了吗?”

    身后的天将低头沉默不语。

    缓缓抚弄着用犀牛妖的犀角制成的剑柄,天蓬叹道:“李靖啊李靖,现在的花样是越发多了……给我备几艘快舰。”

    “元帅这是要……”

    “到紫云碧波潭去看戏!”

    ————————————————分割线————————————————

    感谢问题儒先生、小a家的糖糖、关外飓风、今天丶小雨、泠雨秋风、ll傻鱼yy、书院二楼君陌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