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零七章:杀心

2018-01-17 08:54:42Ctrl+D 收藏本站

    还没等恶蛟的手触碰到木门,只听“咯吱”一声,那木门自己打开了。

    布满血丝,却黯淡无光的双眸,浑身上下的绒毛都犹如在血池中浸泡过一般湿哒哒地,额头上打毛孔还在缓缓渗着血,身后,是长长的血渍,蜿蜒到一片狼藉的卧榻处。

    身子一斜,他整个趴到在地上,喘着粗气,一滴滴的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滴落,在地上汇成了一滩。

    “参……参加陛下。”

    此时,那身躯瑟瑟发抖,看起来触目惊心,已是虚弱至极。

    见到这一幕,恶蛟也是稍稍一呆。

    他低垂着双眼俯视趴到在地的猴子,拉长了声音问道:“你这是怎么啦?”

    “呵呵……练一门功法,想是出了岔子了。咳咳咳……让陛下见笑了。”他扶着木门一次次试图站起来,却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

    “哟?什么功法这么凶险啊。”恶蛟伸出左手推开另一侧的木门,右手已经悄悄运起了灵力,抬腿跨过门槛与猴子交错而过,那冷冰冰的目光缓缓地扫视着室内:“也不先拿来给我瞧瞧,本王也好先帮你鉴别鉴别。”

    “陛下说笑了……如此琐事,臣怎敢劳烦陛下。呵呵……呵呵……”猴子缓缓闭上双眼,又无力地撑起眼皮。

    一只手扶着木门,那脸色已是惨白至极,看上去随时都会昏厥过去。

    在确定屋内空无一人之后,恶蛟的眼睛最终落到染满血渍的卧榻上。

    那卧榻上的被褥草已被猴子撕地粉碎,甚至连木板都被折断,整个崩塌了去。可谓一片狼藉。

    “这是你干的?”

    “让陛下……见笑了。”猴子缓缓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的神智更加清醒一点。

    “伤得不清啊。”恶蛟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猴子,缓缓松开指诀,伸手想去探猴子的脉,却在看到那绒毛上悬挂着的血丝的瞬间连忙缩了回来。

    猴子也不答话,站不起来,他只能翻转身子无力地靠着门板,瘫坐在地上,笑嘻嘻地看着恶蛟。

    那笑容参杂着痛楚。

    “既是真的身体不适,那便好好休养吧。这几天天军就要到了,你这执掌城外妖众的车骑将军可不能缺了席啊。”

    “谢,陛下。”猴子无力地拱了拱手。

    “好了,你早些歇息吧。”说罢恶蛟甩了甩衣袖,一脚跨出门外。

    正当此时,猴子忽然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几滴鲜血落到恶蛟的裙摆上!

    看到这一幕,那些个守候在门外的妖扑连忙惊呼了起来:“将军!将军!你没事吧?”

    一个个朝着猴子飞扑了过去。

    恶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裙摆上的几滴血渍,那神情甚是厌恶,瞧着那慌乱的妖仆冷冷地说道:“放心吧,死不了。若是真那么容易死……哼,也便是该死了。”

    此时,晋枝才匆匆赶来,见到恶蛟连忙跪下。

    恶蛟也不多言,冷冰冰地拂袖而去。

    待到恶蛟走后,晋枝才走过来推开妖仆查看猴子的伤势,只是看了一眼,便犹豫着转身跟上恶蛟的脚步。

    人墙的间隙中,一双眼睛无力地盯紧了远去的两人。

    ……

    “陛下,他这是……”

    “天知道。”

    门外,宫里的马车已经紧随其后而到。

    见恶蛟出来,两个妖仆连忙一个趴到在地作脚垫,另一个掀开车帘。

    抬腿跨上马车,恶蛟坐定。

    “回宫。”

    “诺!”

    一声吆喝,那马车格叽格叽地缓缓前行。

    晋枝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晋枝啊。”

    “臣在。”

    “他城外的那些个原来的部属,可是都入了伍了?”

    “臣刻意查过,一个不漏。”

    “与他有过接触没有?”

    “没,从未接触过。那猴子也从未提起过任何调动,只当是普通妖众一般处理了。”

    摇摇晃晃中,恶蛟靠坐在车窗处淡淡道:“瞧他刚刚那副模样,我估摸着,该是突破炼神境失败了。你以前可曾见过突破失败的案例?可是这等景象?”

    “臣不曾见过。只是知道行者道突破炼神境凶险,若失败,非死既残。”

    恶蛟长叹了口气,道:“哼,这猴子真是多花样。要突破,也不敢让我知道。也好,若真是突破失败,那他的修为此刻至少已废了一半了。此次城外怨言甚大,恐怕非得派出城守军压阵才行。先前还担忧着是否该让他与你一同统兵应战呢。现在倒是不用烦了,若他真是突破失败,此战之后,也便不用回来了。”

    晋枝默默地低头拱手。

    “可以安排他……带兵冲锋,如此一来,也好彰显我军民同心,让那谣言不攻自破。哈哈哈哈。”

    “臣得令。”

    ……

    “将军!将军!你没事吧!”

    妖仆们手忙脚乱地想要将猴子扶起。

    然而,就在这时候,猴子脸上那痛苦的神情缓缓消失了。

    “别……别碰我,咳咳咳……”

    那些个妖仆猛地一惊。

    “别碰我,我自己……能站起来。”他咬着牙,瑟瑟发抖,撑着门,一点一点地用力。

    那血淋淋的身躯,就这么在那一众妖仆面前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缓缓地转身,挪动步伐,走入房内。

    “都出去……帮我关上门。”他艰难地说道。

    “是……是,将军。”那一众妖仆一个个惊呆了,只得微微躬身,缓缓退出门外。

    空荡荡的房间里,又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

    往后的时间,监控该是会更加严密吧。

    不过,总算熬过一劫了。

    想到这里,猴子不由得笑了,那淡淡的笑声迅速变成剧烈的咳嗽,将一滴滴的血溅落。

    他不得不双手撑着桌子才勉强站立。

    “这恶蛟……真是一刻都……不敢对我放心啊。咳咳……”

    就这么呆呆地站了许久,一只飞虫从虚掩的窗的缝隙中飞入,化作人形。

    “你知道,他刚刚已经动了杀心吗?你不会每次都这么走运的。”

    “杨婵……炼神境术法的你都有吧?”浑浑噩噩中,猴子问道。

    “你想现在就学术法?”杨婵缓缓瞪大了眼睛,抿着嘴唇,看着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刚刚强行冲破,现在全身经脉都受损了。这可非同一般伤势……你……”

    “我没时间了……没时间了……咳咳……必须快点。”他缓缓地摇头,试图让自己更清醒:“我想先学……筋斗云。筋斗云的口诀……你也有,对吧?”

    他淡淡地笑了,笑得无比酸楚。

    “对吧?”

    看着那随时都会倒下的身躯,杨婵只能咬着嘴唇,默默地点了点头。

    见到杨婵肯定的答案,那双眼睛终于放心地闭上,身子微微一斜,缓缓坠下。

    恍惚中,他看到杨婵朝着他急奔而来,惊慌失措……

    ……

    这似乎是一只注定了命途多舛的猴子。正如他自己所说,是鬼门关的常客。

    但也正是这颠簸的命途,压抑的人生,让他变得越发坚毅。

    痛苦,既是力量。

    所有的痛楚,化作力量汇聚,汇聚在这一颗坚韧的心中,成为那一颗深深埋下的种子的养分,静候破土而出,遮天蔽日的一刻。

    三百年的误差足以改变无数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能否改变,他想改变的。

    ————————分割线——————————

    今天第一更,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