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相

2018-01-17 08:54:40Ctrl+D 收藏本站

    远处,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猎犬精苏候还在微微抽搐着,眼前则是黑压压一片低头叩首的铠甲。

    此时,整个营地早已经安静得不像话。

    看着那一个个低垂的头颅,猴子哼笑了出来。

    这就是这支部队的战斗力,他们已经失去了身为军人最基本的素质——勇气。

    一支没有勇气的部队,还能指望他们做什么?

    晋枝冷冷地瞧了他们一眼,转身走入主帐,只留下那无所适从的一众妖兵依旧跪着。

    猴子掏出了一张纸片:“齐豫。”

    “在……在。”黑色的海洋之中,一个身影微微一颤。

    “出列!”淡淡地看了齐豫一眼,猴子接着念道:“还有不勋、李显、张进……”

    一个个黑色的身影哆嗦着缓缓站了起来,哪怕心中依旧有疑惑,却也没得选择,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战斗的勇气。

    “你们留下来,其余,全军半个时辰之后集结!”转过身,猴子将纸片交给一直守候在一旁的吕六拐:“看好他们。”

    “是!”

    最后轻蔑地撇了那些个妖将一眼,猴子迈开大步走入主帐之中。

    老牛、短嘴还有那新来的野猪精也连忙跟了上去。

    主帐里早已经是一片狼藉,掀翻的桌椅,四溅的血水脑浆,帐篷的一角躺着已经血肉模糊的晋枝的尸体。

    而站在正中的另一个晋枝在猴子的面前缓缓或作人形——月朝。

    “你疯了!如果刚刚他们不臣服,你打算怎么办?你知不知道我们才几个人?”他满面怒容地质问。

    “如果刚刚他们不臣服,那就打。不服就打到服!”猴子淡淡地回道。

    “打?打得赢吗?那天晚上的事,你还想再来一次吗?”

    “如果有需要,再来一次又何妨?”

    猴子坚定目光如同一把锐利的剑般穿透了他的心神,带着不可撼动分毫的意志。

    这就是猴子的逻辑。不服,就打到服。必须要做的事,没有人能阻拦!

    许久以前,月朝曾预言猴子的未来无论是哪一种结果,脚下必定骸骨累累。

    如今看来,那预言准确无比,准确到连他也无可奈何。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对视了许久。

    月朝的双手在瑟瑟发抖,猴子的面容却平淡得让人心惊。

    最终,月朝也只能低下头无奈地笑了。

    他根本左右不了什么。便是他不在这里,这只猴子也会用另一种办法去实现他的目标,区别只是风险的大小,而不是做与不做。

    这就是他的逻辑。

    转过身,猴子对着那白色野猪精问道:“你叫什么?”

    野猪精一个激灵,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大家都叫我尖牙。”

    “好名字。像个妖怪的名字。”

    “谢猴哥夸奖。”那野猪精咧开嘴,尴尬的挠挠头。

    片刻之前,他还质疑猴子是否真的能在天军与恶蛟的夹击中带他们逃出生天,可现在,他已经坚信无疑。

    “先给你一个任务如何?”

    “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尖牙一拳打在自己心口大喝道。

    “你有多少人?”

    “算下来,两百号。不过如果需要更多,外面几个也都是首领,加起来千把号是有的。”

    猴子弯下腰从地上捡起散落了一地的晋枝的令牌交到他手中。

    “带上这个,把营地外围控制起来,如果没有我的手令敢擅自出入的,格杀勿论。”

    “是!”尖牙握着令牌提着流星锤激动万分地走了,嘴里嘟囔着:“娘的,总算也到老子威风了一把了。”

    将目光从尖牙的身上收回,猴子转过脸去看着短嘴。

    目光相交的一刹,一直在一旁淡淡看着猴子的短嘴忽然问道:“我们该叫你孙悟空吗?”

    “无所谓,随你想怎么叫。我更喜欢你们叫我猴子。”

    短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眨巴着眼睛再没说什么。

    将另一个令牌交到短嘴手中,猴子说道:“空路,你负责。同样,如果没我的手令出营,无论是什么,一概射杀。哪怕是一只鸟儿。”

    “明白。”

    说罢,他也转过身去离开了帐篷。

    最后轮到老牛了。

    这次的事情靠着月朝的丹药,老牛的伤是痊愈了,不过却折了一支角。

    月朝曾想帮他接上,可惜无论如何也没找回那支断角。

    兴许是被恶蛟的禁卫军当初其他妖怪的残骸收拢起来,贱价卖了吧。

    好在妖怪这东西对美观从来不苛求,断了也就断了,老牛本身对此倒是不介意。

    看着猴子,老牛问道:“白猿呢?听说他被恶蛟捉了,你把他救出来没?”

    猴子没有回答,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睛,那目光略略错开,呼吸的频率明显加快了。

    “这个以后再说。你的任务,是去接应杨婵。”

    “行。”老牛伸手接过猴子递过来的令牌,转身离去。

    空荡荡的营帐里,只剩下猴子与月朝对视。

    “对不起,刚刚话重了。我不能让他们感觉到我心底有迟疑。”

    月朝无奈地笑了,他走到一旁将被掀翻的椅子拿起来放好,甩开前摆坐了上去:“我觉得刚刚才是真的你。只是,你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

    “没意义就可以不做吗?总得有人出来做这样一件事,不是吗?”

    他又想起了那个烂好人,那个好似老农一般的身影,那只死在他剑下的白猿。

    事情,总得有人做……

    盯着猴子看了许久,月朝低头叹道:“真佩服你们这种人,没意义也要做……你们做事情只考虑该不该做,不考虑结果。”

    “我们这种人?”猴子抬起头来问道:“还有谁吗?”

    “杨戬。”月朝仰起头看着帐篷顶端,深深吸了口气:“和你一样的极限行者道。”

    稍稍迟疑了一下,猴子淡淡地回了句:“我和他不一样。”

    “你们的区别只是一个是人,一个是妖罢了。接下来你想怎么处理那些恶蛟的部队呢?让他们当先锋吗?”

    猴子没有回答。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所有的部队都已经集结完毕。

    营地的边缘,营火吱吱地燃烧,营地的外围布满了尖牙的岗哨,天空中是短嘴带领的飞行部队,地面上列开阵型的大军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

    昏红的火光中,那一张张的脸凝重得可怕。

    此时,整个营地都被一种压抑的气氛笼罩着。

    军队里原本的主力将领全部都被猴子控制在手里,眼前这些个部队,可以说是群龙无首。

    可即便如此,所有人也都察觉到已经发生了大事。

    总共十二个妖将被亲猴子的妖众推着来到小山坡前。

    与月朝化成的晋枝一起,猴子走上了山坡,仰起头直面眼前漫山遍野的妖怪:“先前,有谣言说这场战本身就是个陷阱,从头到尾,都不过是恶蛟走走过场将大家卖给天军去领军功罢了。”

    军阵里顿时一片哗然。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这位车骑将军为什么在这时候提起这个谣言的时候,他提高了音量嘶吼道:“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那不是谣言。那就是——真相!”

    ——————————————————分割线————————————————————

    感谢小a家的糖糖、召唤流星许愿、关外飓风、问题儒先生、撸管的和尚、一江南一、十夜灵、泠雨秋风、书院二楼君陌、清灯古佛度流年。谢谢打赏~谢谢~

    特别感谢江南兄成为本书第二个堂主~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