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一十五章:战前

2018-01-17 08:54:39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明媚的阳光驱散了迷雾。

    一滴露水从叶子上缓缓划动,迅速坠落。

    远处的山间,密密麻麻的炊烟升腾而起,一个个银色的身影慵懒地从帐篷里走出来,很快挤满了营地的过道。

    他们围坐在一起嚼着烙饼,喝着热腾腾的豆浆,七嘴八舌地聊着天就好像集市一样热闹。

    “今天不乘战舰吗?”一位天兵问。

    “不乘。”一旁的天兵摇了摇头:“听说还要步行。哎,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战术。”

    “不会吧,还要步行?这是没事瞎胡闹啊。”

    “你们两个,说话小心点。”站在身后的小将拍了拍他俩的肩。

    顿时,两个小兵赶忙用手中的豆浆堵住了嘴。

    冷冷地撇了他们一眼,那小将道:“若是再让我听见有人胡乱议论战略战术,就休怪我禀报薛将军去了。”

    待那小将走后,两人又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战术是薛将军制定的?”

    “该不是才对,我昨天看薛将军提到的时候脸色也不好看。他常年镇守南天门早已习惯,如何会喜欢这种落地行军的事?”

    “那是谁制定的?”

    “该是,还要往上的人……”

    那天兵抬头看了看天,另一个天兵当即识趣地闭了嘴。

    磨磨蹭蹭地,这兵分两路的其中一路,五千名天兵总算吃完了饭开始做战前准备了。

    “把重装备都留在营地里,不要带重装备,再提醒一次,不要带重装备!能不带的东西也尽量不带,只带随身武器和干粮!”一位小将走在天兵之间不断吆喝着。

    远处走来一位神情萎靡,皱着眉头,留有两撇小胡子的天将。

    这小将见了天将连忙躬身拱手:“薛将军,昨晚睡得可还好。”

    “好?”那薛将军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好个屁!这凡间什么鬼天气啊。哎,昨晚你们给我弄的那什么烤鹿,吃得我肚子疼。如果不是看在你们一片好心的份上,早抽你们几鞭子了!”

    那小将一听连忙缩了缩脑袋低下头。

    薛将军重重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环视了营地一眼问道:“还没准备好啊?”

    “还……还差一点。将士们久习舰战,这回要陆战,难免有些不适应。”

    “赶紧的赶紧的,搞定了立即回南天门去。这鬼地方真不能呆。哎……要不是南天门实在没什么军功,我也犯不着跑这里来。”

    “末将遵命。”

    又闹腾了好一会,五千兵力总算整顿完毕。

    可就在谁守营这问题上也是闹腾。

    任谁都知道这次是去领功,怎么会接受大老远跑过来守营这种事呢?

    于是薛天将提出守营的也将分到同等的功勋。

    这下好,大家都争着要守营,又折腾了好一会,本就心情不好的薛天将发飙了。最终的结果是全部打乱,天兵按品级,最弱的留下守营。

    本来就这样还有的闹的,不过一众天兵瞧着薛天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才没敢再开口。

    于是,留下最弱的五百守营,剩下的四千五全部出动。

    好不容易终于出发了,浩浩荡荡的一支银色的队伍开始在山谷间蜿蜒行进。

    与凡间的军队不同,这能飞的天军说步行,那就真的是步行——要知道,他们的马都是用飞的。

    这才没走几步,便已经有天兵骂骂咧咧地开腔了。

    当初定下步行,是为了避免伏击被发现,毕竟对方的将领摆平了,士兵可没摆平。恶蛟出不起足够的战舰,陆战又不比舰战,一旦打散了,用战舰没法追。

    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挑选峡谷作为伏击地点。围上了,便一锅端,谁都跑不掉。

    可瞧着这支军队招摇的模样,恐怕比之飞行也差不了多少。

    远处山坡上一丛绿叶中,短嘴蜷曲着身子拨开绿叶死死地盯着远处的那一支缓缓前行的银色部队,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简放在嘴边。

    “出动了,确实是步行,没有携带重武器,他们把战舰都留在了驻扎的地方。沿着约定的路线,不过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点点。”

    “知道了。”

    “他们放斥候了!刚刚两个天兵飞了过去,怎么办?”

    “多找点人,解决了。做得干净点,别留后患。”

    “明白。”

    “还有,降低对方的侦查频率就好,派出来的天兵要是一个都没回去,谁当将领都会发觉不对。”

    “知道了。”

    ……

    数十里外的山谷中,猴子将玉简缓缓放下,淡淡地环视了周围的妖怪首领一眼。

    那些个妖怪首领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无不攥紧了拳头,额头上憋出了冷汗。

    在他们身后的斜坡下,是同样神经绷到了极致的黑压压一大片妖怪。

    如此之多的妖怪聚集在一起,除了那压抑的喘息声,竟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

    “对方完全按照约定,现在可以放心了?”猴子淡淡地看着他们道。

    “这……我们什么时候不放心啦?我们肯定是相信你的!”一只蛇精吞吐着舌头说道。

    四周的妖精首领哄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些干,有些虚。

    说到底,他们还是怕。

    猴子没有跟着笑,只是冷冷地看着,看得一个个首领低下头去。

    寂静无声。

    狮子精好不容易抬起头憋出了个笑脸:“猴哥,原来你早知道他们是这条行军路线,哈哈哈哈,早有准备了。我们跟着猴哥混,这次一定能赢,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那些个首领们纷纷附和。

    只见猴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答道:“我之前什么都不知道,昨晚才拿到这东西的。办法,也是昨天才想的。”

    这一说,那些个首领的脸色隐隐有些铁青了。

    这次,当真是九死一生啊……

    整个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所有的妖怪都沉默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许久,那狮子精深深吸了口气,微微颤抖着开口说道:“大家,最好都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这次去了,只有一部分能活下去,包括我自己在内,谁都可能死。但,如果我们不去,都得死。”

    又是沉默,宛如死寂一般的沉默。

    “搏一把!”大象精攥紧了拳头喊道。

    “大家同心协力,干死天军!”虎精伸出了自己的手。

    “妈的,老子就算死也不要死得憋屈!”黑狼精也伸出了手。

    “拉几个垫背的!”

    “干他全家!”

    一只只大小不一的手汇聚到了一起,他们来自不同的种族,却有着一个相同的名字——妖!

    所有的首领都咬紧了牙,一双双的眼睛望向猴子。

    “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猴子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望着那一个个重新洋溢起野性的首领们,他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才像点话!”

    “出征——!”歇斯底里的嘶吼声直冲天际!

    不多时,这一支浩浩荡荡的妖族大军悄悄地开拔了。

    无论是首领还是小妖,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蹑手蹑脚地走着,自觉挑选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前进。

    那一双双的眼睛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口里含着叶子,没有任何人敢出声。

    四周的森林里,山坡上,散开的妖众们小心地潜行着,无声地用手语传递着信息。

    两万人马在行动,激起的声响,竟然连一阵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都可以掩盖。

    三个出来侦查的天兵从他们头顶飞过竟然丝毫没发现低下这支大军。不过他们也没有机会走到他们预先判断的妖族大军的所在,因为,数十只飞禽妖怪已经悄悄地跟了上去。

    跳到了喉咙的心,绷到了极限的神经,一丝不苟的行事风格。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战,事关生死。

    没有人想死。

    ……

    此时此刻,在距离这支军队百里上下的云层之中,一位天军小将拍打着翅膀稳稳地降落到天蓬的面前。

    “元帅,东路军已经开拔了。”

    “西路呢?”

    “还没动静。妖族那边的部队今天天还没亮就出击了,四艘战舰也已经西移似乎是去迎击西路军。恕属下直言,那妖族的部队对待此战,看上去要比玄龟部重视得多。他们的警戒十分严密,连我们派出去的斥候都失踪了几拨。”

    “怎么只有四艘?他们出发的时候不是有六艘吗?”

    “昨天夜里妖族的营地似乎发生了内乱,毁了两艘。属下刚刚派人去查探过,死伤数千。”

    “哦?”天蓬的嘴角微微勾起,笑道:“这又是什么情况?”

    “具体还查不清楚。”

    “那妖城那边呢?蛟魔王的位置查清了没有?”

    “妖城一切如常,甚至防御有点松散得不像话了。蛟魔王已经确定在城中。”

    “嗯,知道了。”

    “元帅,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站在一旁的天衡问道。

    只听天蓬淡淡叹了口气,遥望着远处绿油油的山野似笑非笑道:“我倒是开始有点希望妖族获胜了。这帮南天门的兵痞,是该受点教训了。继续按兵不动,就等,看他们怎么个打法。密切监视各方,切勿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