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一十七章:箭雨

2018-01-17 08:54:39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呈蛇形阵的天军在战场上集结完成,薛天将依旧坐在竹制的轿子上打盹只是朦朦胧胧地睁着眼。

    四千五天兵以方阵展开,那天军小将开始站在队伍前替代大将训话了。

    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

    话还没说上几句,薛天将已经不耐烦地在一旁摇头摆手。

    小将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将军。”

    “随便说几句就好了。”他眯起眼睛仰望天上的太阳,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赶紧说完,各就各位,我好找个阴凉的地方。懂吗?”

    “诺……”小将无奈地转过身去草草结束了战前动员,开始对其他几个小将吩咐任务。

    悬崖上趴着的猴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距离太远,他没办法准确感知对方的实力。

    不过他还有另一个办法。

    掏出玉鼎赠送的探灵盘,他开始对着下面银灿灿一片的天兵探测。

    “头领是化神境……看灵力只是很弱的化神境,刚踏入散仙罢了。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化神境,修为和他差不多,都是悟者道。另外炼神境有五十三个,其中三个是炼神巅峰……六个行者道其余都是悟者道。剩下的天兵都是纳神境而已……”猴子一个个地数完,不由得叹了口气。

    化神境的天将没打过,但在昆仑山以及之后的流浪生涯中他都没少和炼神境的天将交手。

    这些炼神境的天将如果和他单对单单挑,就算车轮一百个他都不怕。

    可若是一口气全上再加上有大量纳神境天兵配合,这威力,可就不是几千妖众可比了——别忘了就在不久前,一千妖众如果没有杨婵协助他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虽说妖修都是血与火中走过的,论起单体战斗力比人修要强上不少。可毕竟修为的差距摆在那。

    自己这边化神境那是铁定没有的,除了自己这个炼神境之外,还有包括狮子精、蛇精在内的五六个炼神境妖修。

    不过此炼神境非彼炼神境,人家的炼神境大多还掌握了一些法术,自己这边虽说清一色行者道,但也都是完全的光杆,也就自己半掌握了筋斗云。

    至于杨婵和月朝,早就被他分配到其他地方去了。

    就基层组成而论,对方是四千五纳神境天兵,自己这边除掉凝神境那些个指望不上的小妖最少还有八千纳神境妖修。这一点倒是比眼前的四千五纳神境天兵强多了。

    不过大部分都无法飞行,这是硬伤。

    就这实力对比,若是正面真刀真枪地干,铁死。

    “要进攻了没?”一只蝙蝠精神色紧张地挤到猴子的侧边问。

    他也是一位首领,只不过实力稍微弱点。

    猴子轻轻摆了摆手道:“再等等,现在进攻如果对方结阵,我们强攻损失会很大。那样的话,就没有本钱打下一场了。”

    也许,还不只一场……

    他暗暗想。

    很快,那些个天兵在小将的带领下分成了三五拨朝着各自的目的地而去。

    其中两拨展开翅膀腾空而起。

    猴子的手也跟着悄悄举起。

    身后,无数的小妖当即将手中的弓拉了个满铉。

    飞在最前面的一个天兵优哉游哉地拍打着翅膀将高度升到了悬崖以上。

    就在他低头的一刹那,脸上原本悠闲的神情一扫而空,身后的翅膀好像被瞬间抽离了力气一般,整个身形一颤!

    在悬崖之上,他看到黑压压一片数不清的妖怪在冷冷地盯着着他。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他甚至可以看清妖怪们从鼻孔里喷洒而出的雾气。而他们的手上,是拉得满铉的弓,冒着寒光的箭矢!

    眼前的这一幕,除了惊悚,已经再找不到其他别的什么形容词。

    “这……这……是……”那天兵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浑身上下都止不住地颤抖,只剩下身后的翅膀还拍打依旧。

    原本握在手中的长戈悄然滑落。

    猴子举着手,缓缓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天兵。

    对视。

    其余的天兵也赶了上来。

    “干嘛?你怎么啦?”另一位天兵飞到他跟前不耐烦的问了一句,顺着他目光所向望去,顿时也被震住!

    滑落的长戈咣当一声坠落地面,悠扬的声音在山间缓缓荡开来。

    最早发现的天兵神情迅速扭曲,崩坏,歇斯底里地嘶吼:“有妖怪——!”

    猴子的手迅速落下。

    一支箭矢迅速从蝙蝠精的手中射出,直接从那天兵张大了的嘴巴洞穿了过去。

    鲜血飞溅。

    嘶吼声迅速惊动了还站在地面上的天军,然而当不明所以的他们抬起头来试图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伴随而来的还有数不尽的惊铉声以及遮天蔽日的箭雨!

    “敌袭——!敌袭——!”望着那天空中迅速下坠黑压压一片的箭雨,天兵惊呼了起来。

    负责吹号的天兵手忙脚乱地想从背后抽出牛角号,转眼间便已经成了刺猬。

    第一轮的箭雨宛如一阵随风飘洒而来的骤雨半重重砸落地面,整个天军队伍里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毫无准备的天兵一个个扑通扑通地倒地。

    正在起飞的天兵被硬生生射了回去,无数飞行妖精扑腾着翅膀围向了飞跃崖顶的几个天兵。

    “布阵!布阵!布盾阵——!”

    “笨蛋!我们哪里来的盾?隐蔽——!”

    玄龟部的盾牌是所有天军序列中最重的,也是防御力最强的,可很不好采,现在那些碍事的重盾都被丢在营地里。

    被从掀翻的轿子上摔下来的薛将军呆呆地看着射在自己头盔上的黑色箭矢,一时间还没缓过神来。

    “将军!将军!快隐蔽!”一位小将飞扑过去拽他。

    “谁……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好了到里面被我们伏击的吗?”

    此时,整支东路军已经被完全打懵了,一并懵了的还有那原本怯怯懦懦的妖众。

    满地的哀嚎,满地的血,满地的尸体,一张张因为痛楚而扭曲的脸……那些个不可一世的天兵……也会有这么一天?

    短暂的沉默之后,妖群沸腾了!

    “那个天将头盔上的箭是我射的——!是我射的,你们看到没有?”

    “我射死一个天兵了!草!帮我记住他在哪里,我要串起他的指骨当项链!”

    “喂,他分明中了六箭,里面有一箭是我的,凭什么说是你射死的?”

    “狗屎运而已。妈蛋,我居然射空了。”

    肥鹅精首领一巴掌扇了过去:“一帮蠢货,还不赶紧射!一会地面部队上场了还有你们鸟事!”

    顿时,一众小妖恍然大悟。

    箭雨更加猛烈了!

    这些个原本在天兵面前如同鱼肉的弱小妖众们顿时热血沸腾,一个个都发疯了一般,恨不得一口气将箭筒里的箭全射出去。

    都疯狂了。

    此时此刻,他们当中无数人已经热泪盈眶,那滔天的欢笑声,夹杂着撕心裂肺的嘶吼。

    多少年了,从他们诞生之日起,无时无刻不在躲避这些天兵,今天他们竟然……

    天军的神话,已经在他们心中彻底崩塌了。

    ————————————分割线——————————————

    再不加更要被骂死了……加一更,继续攒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