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三章:困兽

2018-01-17 08:54:36Ctrl+D 收藏本站

    舰队缓缓减低高度,底下射出的巨大光柱将山间映成了白昼。

    在绿叶的阴影下,无数的妖众匿藏着。

    战舰四周环绕的天兵无不瞪大了眼睛细细地观察着地面的一举一动,便是那卓天将也从船沿探出头来用千里镜细细查看。

    然而,由于距离,他们什么也没发现。

    此时,只要地面有一丝异常,卓天将便会当即下令全舰队上浮撤离这里。

    甚至他心底期待着异常的发生好早点结束这冒险的行径。迫不得已的冒险,只不过是不想多担一条抛弃同僚的罪名罢了。

    强光扫过,那主战场上四处都躺着天兵及妖众的尸体,鲜血早已经将一草一木都染成了红色。

    遍野的尸骸上,数百名天兵结成战阵勉强抵御着时不时朝他们冲击的妖众。

    这些残存的天兵身上大多血迹斑斑,甚至很多连站都站不起来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但此时四周散落的妖众也已经不多,这才使得这支伤痕累累的小队得以活到如今。

    往外看,围困天兵的妖众大约有五六百,看上去状况比天兵们要好得多,只是似乎缺乏指挥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攻势。

    至于再往外,则是零零散散四处奔逃的妖怪。

    卓天将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看上去,还真像玉简中说的那么一回事。

    随着舰队高度的降低,那些个残存的天兵欢呼了起来。而四周的妖众则开始恐惧地逃散。

    “将军,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一位小将问。

    深深地吸了口气,卓天将将自己的头从船沿外缩了回来,略略思索了下,道:“五百人……调整下,放三艘战舰下去就行,其余保持高度,戒备!”

    不多时,有天兵飞到战舰之间挥舞着旗杆,几艘战舰靠在一起开始换乘了。

    战舰下方数百丈的地方,原本妖众密布的崖顶如今已经空无一人。

    或者说,妖众们都屏住呼吸,各自隐藏在绿草乃至泥沙之中了。

    伸手拨开头顶的绿叶,猴子悄悄地透过缝隙朝外查看。

    “他们这是干什么?”躲在一旁的老牛问。

    “换乘,警戒心很强。看来他们主将始终认为这会是一个陷阱。”抿了抿嘴唇,猴子忧心忡忡道:“不过也不奇怪,被我们折腾成这样,谁都会警惕。”

    另一边的狮子精低声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和天兵对阵这么爽的。如果一直能这样,我们还怕啥?他们就算警惕也没用,我们现在两万对三千,他们还能翻天不成?”

    四周的十余名首领闻言一个个跟着低笑了起来,但很快,他们都发现猴子没有笑。

    不只没有笑,而且神色更为忧虑了。

    那笑声戛然而止。

    远远地看着一只小心翼翼躲在一片芭蕉叶下握着手中短刀抬头仰望舰队神色紧张的穿山甲精,猴子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你真的认为,正面冲突我们会赢吗?假如两万对三千的话。”

    “难道不是吗?”狮子精瞪大了眼睛看他,四周的首领们也一个个竖起了耳朵。

    “你知道,为什么天兵的最低标准是纳神境吗?他们大多是都是悟者道修者,如果单从舞刀弄剑而论,巅峰状态的凝神境行者道未必输给初入纳神境的悟者道。”

    “这……”那些个首领一个个面面相窥,答不上来。

    许久,猴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在透过枝叶的间隙洒下的月光中,那淡淡的雾气升腾,扩散。

    “因为。”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纳神境才能使用法器。”

    简短的一句话,犹如当头浇下的一盆冷水顿时让在场的首领一阵拔凉。

    忽如其来的胜利让他们兴奋不已,甚至选择性忽略了那道原本无法跨越的鸿沟。

    天军,与妖众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能坐到猴子身旁的,一个个最少都是纳神境巅峰,狮子精甚至是炼神境初期。

    可他们有法器吗?

    没有,狮子精这炼神境更是个空壳,甚至连懂两个阵法的老白猿都不如。

    除了一身的蛮力,他们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差距。

    一时间,所有的首领忽然都沉默了,或者说他们都幡然醒悟了,从原本飘飘然的气氛中醒悟过来。

    仰起头,猴子缓缓地说道:“开战前,我看过他们几乎所有常备武器的图纸,可刚刚的战斗中,他们使用的不到十分之一。我们真的是靠实力获胜的?如果是大家堂堂正正地对战,我们毫无胜算。”

    天军照下的光柱扫过,透过绿叶的间隙照亮了他的脸。

    强光下惨白的脸上,神色之中,有一种宁静,一种面对生死的觉悟。

    周遭的喘息声明显重了几分,借着微弱的月光,猴子看到那一双双的手都攥紧了武器。

    “现在他们最多降几艘下来,不会全下来。只要我们稍有动静,他们立即就会升空。还有二十一艘战舰,虽然兵力剩下不是很多……但对方可攻可守,如果在高空作战,我们完全不是对手。”

    “那我们该怎么办?”

    “只能搏一搏了。如果放任不管,留下这么一支部队跟在身后,后面……我们会很被动,甚至全军覆没也不是没有可能。”

    仰起头,三艘轻型战舰已经完全腾空,四周布满了警戒的天兵,开始徐徐降低高度。

    “这三艘交给你们了,能搞定吧?”

    “那你呢?”

    透过三艘轻型战舰巨大的黑影,猴子淡然的目光最终锁定在了那艘作为旗舰的巨型战舰上。

    “我去……把它打下来。”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匿藏在周遭的几个首领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去……去把它打下来?你要一个人去打旗舰?”狮子精一把拽住猴子的手道:“不,没有必要这么冒险,我们不是已经去抢夺东路的战舰了吗?只要有了那些战舰,就算舰战我们一样可以……”

    猴子淡淡地看了狮子精一眼,答道:“如果真那么容易,妖就不会被压着打那么多年了。你懂舰战?”

    “这……”

    “你不懂。”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匍匐满地的妖怪,猴子道:“我也不懂,他们,更不懂。战舰考验配合,我们没有时间磨合。即使拿到战舰,和天军进行舰战我们也必死无疑。况且……”

    所有的首领都屏住了呼吸。

    犹豫了半响,猴子终究还是开口说道:“况且,可能还有一支天军在附近……”

    顿时,环绕在周围的所有首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无不骇然。

    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一霹雳。

    “还……还有……”蛇精惊得捂住了嘴。

    该说的,总是要说的。

    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猴子接着说道:“现在还不清楚,但我们的斥候侦查的结果,有这个迹象。大家最好做好心理准备。现在,保存实力。如果真有……”

    猴子没有再说下去。

    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毫毛,那一众首领的情绪瞬间濒临崩溃。黑暗中,猴子看到有好几个差点噔地站起来。

    “你……你早就知道了!”一只蜥蜴精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猴子嘶吼道。

    此时此刻,他甚至已经不顾忌他们是处于匿藏状态了。

    “是的,我早就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开战前一刻我才知道,如果那时候让你们知道,你们还会有心思打战吗?”

    “你——!我杀了你!”那蜥蜴精猛地朝猴子扑了过去,却被狮子精直接按倒在地。

    一时间,那些个激动万分的首领都懵了。

    看着在狮子精的压制下疯狂挣扎的蜥蜴精,猴子淡淡地说道:“放开他,他若真想动手,就让他动手吧。我不会还手。”

    那神色依旧是无比的宁静。

    此话一出,原本的躁动反而一冲而散了。

    他们一个个怔怔地望着猴子。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许久,一直在一旁一声不吭的老牛干咳了两声,咽了口唾沫,道:“他做什么都好,我们都没资格怪他。”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都没资格怪他!解开恶蛟咒法的药是他弄来的,他身上没有妖气!如果他丢下我们走,恶蛟能把他追回来?天军能追踪到他?我们谁有资格怪他?”

    “你是他的人!你肯定帮他了!你们……”

    蜥蜴精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狮子精一巴掌甩在脑门上,懵了。

    那狮子精低吼了一声扭过头去瞪着那些个首领:“如果不打,你们谁能给我一个可以逃脱的办法吗?”

    他深深地喘息着,用充满杀气的眼睛瞪着那帮子闭口不言的首领:“谁和他过不去,就是和我过不去!”

    说罢,他扭过头来不再说什么了。

    阴暗的树荫下,猴子能隐约看到那一个个身躯在颤抖。

    该知道的,终究是知道了。此时此刻,该是无比复杂的思想斗争吧。

    他淡淡地笑了,看着狮子精。

    狮子精撇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我只是说句公道话而已,就是因为如同一盘散沙,我们这些当妖的,才会一直被压着打,连生存的权利都被剥夺,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猴子笑得更欢了。

    沉默,许久的沉默。

    许久的沉默之后,一只老虎精缓缓地开口:“狮子说的对。我们就是因为各想各的,才会有今天。”

    说着,他也朝着猴子撇了一眼,伸出手轻轻锤在猴子的臂膀上:“猴哥……谢谢你。你是我的恩人,无论这次能否活下去,都是我的恩人。老子一辈子自私自利,今天倒佩服起不自私自利的人了……呵呵呵呵。”

    “猴哥,要是能活下去,我这辈子就跟你混了!”

    “猴哥,我听你的。”

    “我也是!”

    那一众首领三三两两地表态了。

    阴暗的地面上,蜥蜴精趴着,捂着脸,一滴滴眼泪下落,哭了。

    狮子精松开了压制他的手。

    他咬着牙撑起身子缓缓地坐回了原地,将头埋到双膝之间:“对不起……”

    “没事。”猴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都是好兄弟。”

    抿了抿嘴唇,猴子扫视着众首领:“这一战,我们必须要赢,无论对手有多强。我们一定能活下去的,至少,能活一部分。但大家最好有心理准备,那个活下去的,也许不是自己。”

    一直没有开口的熊精慢悠悠地叹道:“我以为好不容易能活下去了,没想到,还是要死。也好,当妖太累了,早死早超生吧。只是死之前,好歹多拉几个垫背的,不然岂不是让他们太舒服了?呵呵呵呵。”

    这一叹,顿时把众妖都逗笑了。

    “这条命本来就是捡的,丢了也不算亏,要是真能活下去,就赚大发了。嘶嘶嘶嘶。简直就是无本买卖啊!”蛇精吞吐着信子道。

    “接下来的战斗会很艰难,大家……一定要活下去!”

    “活下来的都是生死兄弟!”

    “妈的,能杀一个是一个,跟他们拼了!”

    “干他们!”

    战舰的强光从他们的头顶掠过,又是一阵低吼。

    淡淡的笑声中,每一个首领的眼眶中都布满了血丝,每一个首领都咬紧了牙关。

    这就是一帮子走投无路的猛兽,真正的困兽之斗,开始了!

    仰起头,猴子看到那三艘战舰已经在数百名天兵的拱卫下,下降到了与崖顶持平的高度。

    “动手!”

    一声暴吼,猴子率先从树丛里冲了出去一跃而起,驾驭着筋斗云朝着旗舰直冲过去。

    在他的身后,是惊天动地的嘶吼,是翻滚的黑色浪潮!

    “那是什么?”甲板上一位天兵微微眯了眯眼睛朝着猴子望去,下一刻,他惊得瞪大了双眼:“没有翅膀……炼神境妖怪——!好多妖怪啊——!”

    “敌袭——!”他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

    舰队下方,无数的妖魔从各个角落里一下涌了出来迅速填满了每一寸土地,一时间宁静的夜晚为猛兽的怒吼所取代。

    “敌袭——!快——!快!上升!”

    面对黑压压一大片的妖怪,三艘战舰猛地停住,不顾下方天兵的呼喊开始改变方向上升。

    正当此时,轰隆一声,三舰猛地一震,倾斜。

    “怎么回事?”战舰上站都站不稳的天兵惊恐地朝着四周望去,悬崖上,地面上,无数的妖精驭使着飞纵爪好像蜘蛛网一样将三艘战舰硬生生扯住!

    更多的妖怪也同样手持飞纵爪旋转着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砍断绳索——!”战舰上的小将嘶吼道。

    话音未落,漫天的箭雨已经朝着他们袭来,数名天兵闻声而倒。

    战舰甲板上的天兵已经被压制,拱卫在一旁的天兵则与飞禽妖怪纠缠在一起脱不开身。一只只的妖怪攀着绳索开始朝着战舰甲板而去。

    仅仅是数百名的天兵,如何可能抵御来自上万妖怪的突击呢?转眼间形势便已经岌岌可危。

    而正当此时,猴子已经重重地撞在旗舰慌忙中撑开的拒流阵上!

    ————————————————分割线————————————————

    感谢书院二楼君陌、书友140228092337379、淡漠之初、伤不肯完整愈合、小a家的糖糖、问题儒先生打赏~谢谢~

    话说,现在已经开通“攒”一下功能了,大家可否攒一下好让甲鱼知道如果上架了能有多少订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