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四章:厮杀

2018-01-17 08:54:36Ctrl+D 收藏本站

    寂静的夜,凌燕里除了厨房外三间小屋里只有居中的一间还有灯光。

    吃完了晚餐,风铃早早地坐在书桌前开始研习今天须菩提授予的功课。悟者道与行者道不同,悟者道打坐吸收灵气的时间一般很短,更多的时间都放到了研习各种经文案卷上。

    许久,风铃终于有些困乏了,放下竹简,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懒腰,站起来跳了跳舒展筋骨。

    走到窗边朝外面望去。

    夜里,这山间有些凉。门口的叶子上都开始凝成露珠了,几只青蛙在草堆里呱呱地叫着。

    一阵微风卷入,风铃轻轻地在手心呵了一口淡淡的轻雾,呆呆地看着屋外风中卷动的枝叶好一会,眨巴着如同琥珀一般的眸子道:“猴子看到我的信了吗?”

    就这么沉默了许久,她又喃喃自语道:“看到信……他会不会给我回信呢?我写了那么多封,他会回几封?”

    想着,小妮子蹙起眉头,扁着嘴有些不快地叹了一句:“早知道当初就该在信里提醒他必须回信了。”

    幽幽地想了好一会,她又踱着步回到书桌前拿起竹简,深深吸了口气。

    可不知为何,今晚她总静不下心来,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心一直扑通扑通地跳。

    侧过脸,她又是朝着窗外望去,恰巧望见了那一轮明月。

    “猴子现在是不是也像在这里的时候一样努力呢?如果是的话,他现在该是在月下打坐修行吧……”

    那一轮明月中缓缓浮现了那张长满绒毛的脸,一如当初跪倒在斜月三星洞前的倔强。

    她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

    月色下,一滴鲜血溅洒在猴子的脸颊,凶狠的目光掠向四周,那身姿飞速翻滚,狂扫而出的行云棍重重砸在一个天兵的腰上。

    胸甲迅速扭曲,龟裂,只一瞬,那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重重砸落在甲板上刮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将碎不及防的两个天兵震得口吐鲜血。

    这一幕,看得卓天将眼角直抽。

    “这究竟是哪里来的?恶龙潭还有这等人物?”

    无数的天兵手持长刀圆盾拍打着翅膀围了上去仿佛争食的群鸽,下一刻,他们又好像烟花一样爆裂开来夹杂着鲜血四散。

    此时此刻,那一柄行云棍在他手中当真是舞得如同行云流水,密不透风,其力道之大更是匪夷所思。

    如此凶神,卓天将如何敢让他登舰?

    包括他自己在内三个化神境悟者道天将纷纷使出全力施展出拒流阵叠加在一起,死死地将猴子锁在远离战舰的地方。

    近战不行,天兵们纷纷拉满了弓铉,随着猴子转战的轨迹无数的箭矢齐射而出,慌乱中更有一些直接射到了自己人身上造成误伤。

    一时间惨叫声不断。

    然而这都无所谓,卓天将如今只想快点赶走这个凶神好撤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击散了天兵,驭使着筋斗云猴子一边闪躲来袭的箭矢,一边绕着战舰来回飞腾了十余圈却始终找不到上舰的机会。

    忽然间,一个七尺转轮从他的侧边划过,破开了肩甲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放眼望去,已有三十余名炼神境的天将从其他战舰上赶到,各种法器铺天盖地朝着猴子招呼过来。

    这里不比地面上的混乱,整支军队围攻一人,即使是纳神境的天兵也有充足的时间朝着自己的箭矢输入灵力。

    更糟糕的是,猴子看到七八艘战舰正环绕着旗舰上下左右地飞行,甲板上那些天兵正在调校着数十架巨大的弓弩!

    正当他犹豫之际,一艘轻舰越过他的头顶,发射出一张大网将他整个罩住。

    “缚妖网!”

    “这下他插翅难逃了!”

    然而,那些天兵还来不及欢呼,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猛地驭使筋斗云迅速突刺,将整艘轻舰都拉得微微倾斜。

    下一刻,他高速旋转了起来将整张网都绞得粉碎!

    共同操作这张缚妖网的三个炼神境天将当场血溅三尺。

    “怎么回事……”望着漫天飞舞的绳屑,卓天将张大了嘴巴:“没有妖气?他……他修的是仙家道法?他是谁的徒弟?”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用灵力索!”有天将挥舞着长刀嘶吼道。

    一个天兵朝着他射出了一条闪着银光的绳索。

    他闪避,那绳索却追了上去粘在他的手臂上。下一刻,更多同样的绳索朝着他飞射而来。

    转眼间十余条银色绳索已经将他团团捆住,正当他试图挣脱之际,三架巨大的弓弩已经朝着他射出了足有一丈长的弩箭。

    这些弩箭刃处带着丝丝的荧光——这是灵力覆盖的标志。

    无数的天兵倾尽全力加成自己的箭矢,拉得满铉,朝他射出。

    飞剑,七尺转轮,通通朝他招呼了过去。

    天空中,无数灵力的光芒朝着他汇聚,此时此刻,竟形成一幅壮丽的画面。

    此击若中,必死无疑!

    他紧咬着牙,在一瞬间将所有的灵力灌注到四肢上。

    “我擦——!”

    一声爆吼,倾尽所有的力量,拽住那些绳索另一头的十余名天兵直接被甩上了天空。

    漫天寒光闪过,他浑身血淋淋地落到其中一艘战舰上,咬着牙,将钉入自己腹部的箭一把抽了出来。

    沾满鲜血的箭头掉落在甲板上,溅开了血花。

    仰起头,他看到漫天飞舞的天兵天将,那一双双眼睛都瞪大了,静静地看着他。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他忽然癫狂地笑了起来,咧开牙,抽入丝丝高空的寒气,握紧了行云棍狰狞地笑道:“再来啊!哈哈哈哈!”

    “这……这是个什么怪物啊……”一个天兵瑟瑟发抖地后退。

    惊恐的一幕。

    没有人明白他想干什么,他不逃?他想靠一个人的力量击败整支军队吗?还是有其他别的什么目的?

    “上——!还等什么,给我把这妖猴宰了——!”远处旗舰上的卓天将的嘶吼声惊醒了众天兵。

    顿时无数的武器兵刃又朝着他招呼了过来,当中甚至还夹杂了不少的灵力索。

    一个侧翻,猴子迅速闪入一旁洞开的舱门内合上门。门外传来兵器击打在金属甲板上的刺耳声响。

    在那舱室之中,是三名瑟瑟发抖的天兵。

    “别……别过来!”一个天兵惊恐地后退。

    “呵?还有没出来的啊。”猴子的嘴角微微扬起。

    “他在里面!快!”

    门外已经传来无数战靴踏落甲板的声音。

    攥紧了行云棍,他咧开嘴抬手便是三击,开始朝着战舰内部冲刺。

    天空中,无数的天兵将整艘战舰围得密不透风。落到甲板上,他们打开几乎所有的舱门,涌入。

    旗舰上,卓天将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深深地喘息着,半响,他后退了两步来到船沿边上,低下头俯视着被忽略的下方的战场。

    舰队下方的三艘战舰甲板上此时已经布满了妖怪,舰体更是被硬生生拖拽到了地面上,数百名天兵在排山倒海的妖众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妖怪的嘶吼,夹杂着天兵的哀嚎透过两百丈的距离传入卓天将的耳中。

    站在甲板上,借着千里镜再加上从舰队射下的光柱,他能清楚地看见那被妖怪几乎完全覆盖的甲板上一个断了一只脚的天兵在痛苦地哀嚎。

    而数十名长相各异的妖怪正手持兵刃朝着他围了过去。

    放下千里镜,他深深吸了两口气侧眼朝着被一大堆天兵围得水泄不通的那艘战舰撇去,冷冷道:“上次的烈焰弹还剩下几颗在船舱里,放火,烧死他们!”

    “放……放火……将军,下面有我们的人啊!”

    “就算我们不放火,他们也没法活!”他将千里镜一把塞到副将的手中,阴沉着脸道:“现在是个好机会!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不一会,几艘战舰上的传令兵开始挥舞红色的旗杆。

    将近十枚红色的光弹从船体下方喷出,缓缓朝着地面降落。

    当见到这几枚光弹的时候,地面上仅存的天兵无不脸色煞白。

    “烈焰弹……怎么能……”一个天兵颤抖着后退,手中沾满鲜血的长刀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还没等妖群从哪些天兵恐惧的表情中读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十枚光弹已经在空中爆裂开来,化作一阵火雨朝着地面挥洒而去!

    ————————————分割线————————————————

    感谢问题儒先生、伤不肯完整愈合、rock17、moyang(这个是墨扬)打赏,谢谢。

    下周开始仙侠分类强推了,生死攸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