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八章:亏欠

2018-01-17 08:54:33Ctrl+D 收藏本站

    凌冽的风从身旁刮过,刮干了身上的血,只留下点点的猩红依旧覆盖在绒毛上,如同焦红的土。

    身上的伤都已经简单处理过了,他呆呆地坐在焦黑的地面上,将行云棍架在肩上,抬头朝着西面的天空仰望:“你和月朝先走吧,护着那些受伤的妖众先走,带上小狐狸。”

    那目光平淡如水。

    远处,仅存的妖怪们正在重新划分以备应对接下来的战斗,两艘俘虏来的天军战舰已经做好了腾空的准备。

    “那你呢?”杨婵紧紧地盯着他:“真要留下来等蛟魔王吗?也许还不只,还有一支天军……”

    猴子低下头,抿着嘴唇,眨巴着那双布满血丝疲惫的眼睛:“想逃也无路可逃,不是吗?”

    “我可以抹去你所有的痕迹,让他追踪不到你!”

    “可你能连他们的痕迹也一起抹去吗?”

    他们,指的是远处那些可怜巴巴的妖众。

    他们正睁着眼睛,静静地望着猴子。

    那些目光,无路可逃。

    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

    猴子低着头,杨婵握紧了拳。

    沉默,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许久,呆呆地站在原地,杨婵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怔怔地望着猴子,咬紧了唇:“你答应我只拼这一次的。”

    “这不是还没拼完么?”猴子侧过脸来,傻笑,那声音微微颤抖,似是赖皮,心虚了。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她的声音一下高了八度:“那是一只化神境太乙散仙的蛟妖,你知不知道?还有一支天军,那十有**是天蓬元帅的部队,你以为天蓬的亲兵是这些玄龟部的兵痞能比得了的吗?”

    面对一脸怒容的杨婵,猴子抬起头,看着她,只能是笑:“他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我。”

    那目光中带着丝丝的感激,可杨婵要的不是感激。

    那不是她要的。

    她只要他活着,不想他死。

    “你疯了,你真的疯了!”杨婵咬着牙,那身躯在颤抖,声音在颤抖:“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现在你居然还想去面对那只妖王!”

    “这里除了我,还有谁能应对恶蛟?靠他们吗?”

    “你以为你去了就能改变什么吗?”指着远处的妖众,杨婵喊道:“你以为你真的在帮他们吗?你这次杀了那么多天兵,很快天庭就会倾巢而出!所有的妖怪都会被围剿!你以为你改变了什么吗?你以为你是英雄?你只是个疯子!一个傻子!一个自不量力的小丑!”

    歇斯底里的声音在冰冷的夜里回荡,落入猴子的耳中,不知为何,却那么地温暖。

    他笑了,发自内心的笑。

    呆呆地眨巴着眼睛,他微笑着说:“可这个世界,总要有这样的人,不是吗?咳咳咳……”

    他捂着胸口,剧烈地咳,每咳一下,五脏六腑都好像要裂开一样,咳出了一缕血丝,痛楚溢于言表,可还在笑。

    内伤已经越来越严重了,甚至连先前突破的时候留下来的隐疾,也已经复发。但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不能倒下去。

    无论如何,都必须撑住。

    他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笑着。

    杨婵的心在绞痛。

    剧烈的咳嗽之后,他捂着嘴,低垂着脸,淡淡地说道:“事情的结果,其实我反倒不太在乎。可如果不去做,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没他们想的那么好,我很自私。我只求对得住自己的心。”

    “对得住自己的心?呵呵。”她冷笑了起来。

    “人总有些事情是必须做的,不论输赢,不是吗?”猴子凝视着前方焦黑的地面,淡淡地笑着。

    总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例如复活雀儿,例如替白猿保护这帮妖怪。

    仰起头,他望着满天星斗,深深地吸气,淡淡地呵出一阵轻雾,在这冰凉的夜里消散,什么也没留下。

    杨婵的呼吸越发急促了,她的拳头攥得咯咯作响,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只怪异的猴子,眼眶中隐隐泛起了泪光。

    “人总有些事情必须做的,人?”低下头,她重复着猴子的话,仰起头,她笑,冷笑,苦涩地笑,一种悲切的,不屑的笑:“人?呵呵呵呵……”

    一刹那,咬住嘴唇,她猛地往前几步,卯足了劲头一巴掌甩在猴子的脸上。

    “啪——!”

    清脆的声响在夜空中回荡。

    “你疯够了没?给我醒醒!醒醒!”她哭喊着。

    这一掌,打懵了杨婵自己,也打懵了远处观望的妖众。

    甚至有人问狮子精:“要不要上前帮忙?”

    在人的眼中妖精是异类,在妖精的眼中,杨婵又何尝不是异类呢?

    这一人一妖,从来就不是同类。

    只是,这一巴掌却没有打懵猴子。

    杨婵的手火辣辣的,微微歪着脑袋的猴子却只是笑了笑,笑得淡如清水。就好像这一巴掌他本就该挨一样。

    她怔怔地看着那笑容,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揪心的痛。

    她宁愿他一巴掌掴回来,而不是这样笑。

    咬着唇,一滴滴的眼泪划过如玉般的脸,她一个踉跄瘫坐在地。

    死守的泪水终究是决堤了。

    低下头,捂着脸杨婵抽泣了起来:“你是妖精!你怎么就不明白?你凭什么要去做人才会做的事情?你只是个妖精!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死?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像个妖精一样怕死吗?你这个疯子!忘恩负义!”

    泪如雨下。

    她终究是哭了出来,哭得像个无助的女孩,哭得梨花带雨,哭得像她本应该有的样子。

    这是一刹那的崩溃,决堤。

    千年了,在绝境中,她咬着牙挺过。与强大的天庭生死搏杀,她咬着牙挺过。即使与自己的哥哥决裂背道而驰,她也咬着牙挺过。

    她以为自己只剩下仇恨,早已经没有心了。

    可这一刻,她竟然心痛了,崩溃了。

    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哭?

    连她自己也不懂。

    这分明只是一只猴子。

    为了这只倔得像茅坑里的臭石头一样的猴子,这只该死的破猴子,她竟然崩溃了。

    为什么要去和恶蛟较劲,为什么要恪守无法承受的承诺?

    为什么要这么固执,连命都不要了。

    她在心中反复质问着。

    可,千年了,她不也是这样吗?

    种族不同,守护的东西不同,可他们到底是一类人。

    可这个世界真的需要他们这种人吗?

    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在自己的手背上,她感觉有什么在撕扯着自己的心,感觉自己就要化作水在这天地间挥发殆尽,感觉自己就要疯了……

    在场的,无数的妖怪都远远地看着她。看着这个如梦幻般美丽的女子,竟如此失态。

    低下头,猴子抿着唇,依旧是笑:“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和天庭作对,总有那么一天,不用你要求,我也会去做你想我……”

    “我不要——”杨婵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

    所有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汇聚。

    她屏住呼吸,拼命地忍着,可越是忍着,她的眼泪越是不争气地掉落,她抹去眼泪,挤出微笑,一把拽住猴子的手,道:“我们不争了好吗?我们回斜月三星洞,什么都不争了……我们回斜月三星洞好吗?”

    那声音已是哀求。

    她怔怔地望着猴子,望了许久,却没有等到她想要的答案。

    转过头看着泣不成声的杨婵,看着这位绝色美人在自己的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眨巴着眼睛,看了许久许久,他柱着行云棍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躬下身子将她一把抱住:“听我的,你和他们一起走,我随后就会赶上。”

    “不,我不走!”杨婵摇头。

    “对不起,别哭了,好吗?我答应你,一定会留着命履行诺言的。我们改变我们的交易好吗?按着最初你想要的。”

    杨婵一把将他推开,哭喊道:“我不要你的诺言!我不要——!你是个骗子!你每次都这样,早晚有一天,你会被自己害死!”

    远处,所有的妖众都呆呆地看着他们。

    月朝面无表情地牵着小狐狸的手。

    “我不要这样……”

    她捂着脸抽泣,猴子面无表情地站着。

    两人就这么呆呆地对着。

    许久,猴子缓缓地转过身去。

    “对不起……这是我欠白猿的,我欠他一条命。”

    “那我呢?你就不欠我吗?你一次又一次地冒险,你想过我吗?你死了,拿什么还我?”

    “对不起。”呆呆地站了许久,猴子最终还是抿着嘴,一步步往前,朝着遍野的妖众走去。

    杨婵扑上去伸手想要拽住猴子。

    正当此时,只见猴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转身拍在杨婵的后劲上!

    “不……不准去……”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了,她娇软的身子微微一倾,倒在猴子的怀里。

    ……

    万里之外,灌江口二郎神府邸内一座古朴的凉亭中,一个儒雅的白衣文士坐在石桌前端起一杯茶正要送人口。

    忽然间,他身躯一震,阙庭处原本紧闭的第三只眼猛地瞪大。

    下一刻,他已经消失无踪,悬空的茶杯坠落,将茶水洒了一桌,滚动,却没有落地。

    ……

    极速的飞行掠起了狂风,云层都为他让路,大地在身下幻化,天空的星辰化作线状,四周的空间都仿佛扭曲了一般。

    伸手一翻,道道流光汇聚,一把三尖两刃刀迅速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