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九章:巨人

2018-01-17 08:54:33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真想试试看?”天蓬轻挑眉毛,冷冷地注视着恶蛟:“乖乖地跟我回去,会给你一个圆满的结局。若是不愿意,我带你的魂魄回去,也行!”

    握剑的手微微紧了紧。

    咬紧了牙,恶蛟猛地后退,歇斯底里地咆哮:“休想——!”

    身形一晃,他化作一道黑光反遁入恶龙城。

    天蓬嘴角微微上扬,也化作一道白光朝着恶龙城疾驰而去。

    此时,由于天空中忽然出现天军的战舰城中已经一片混乱,见到恶蛟与天蓬一前一后的朝着城中袭来,城中当即擂起战鼓。

    只见天蓬刚一落地,便有数十名禁卫军围了上来。

    这些禁卫军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身上的装备比之天兵也毫不逊色。

    为首的妖将高声喊道:“站住!报上名来……”

    声音到了结尾能清楚地听出颤抖。

    四周环绕的妖兵也都一个个忐忑不安。

    他们感觉不出天蓬的实力几何,但他们也是见过天将的。就天蓬这身行头,无论如何位阶不会低。

    丝毫不理会这些所谓的禁卫军,天蓬提着剑一步步地在石板上走了起来,目光开始朝着四周阴暗的角落探去。

    环绕着他的包围竟也只能跟着他移动了。

    “我说站住!给我站住!我说你给我站住,听不懂吗!”为首的妖将挥舞着手中的剑喊。

    可无论他如何喊,都被天蓬视如无物。

    “上!”他朝着一旁的妖兵喊道。

    那一个个妖兵扭扭捏捏地,没有一个敢上前。

    “给我上啊!”他抬腿就朝着妖兵踹去。

    那妖兵被迫高举着长枪鬼叫着朝着天蓬冲去。

    还没等他靠近,只见天蓬两指一抖,头都没回,那妖兵已经整个身形后挫重重地撞在身后的墙壁上,直撞得整面土墙轰然倒塌,七孔流血而死。

    妖兵妖将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片刻之后,他们一哄而散。

    冷冷的大街上又只剩下天蓬一个人漫步了,四周的房屋微微推开的缝隙里有无数的妖怪在悄悄地打量着他,却没人敢真的推开窗探出头来。

    “别跑了,我找到你了。”天蓬忽然住了脚,嘴角微微上扬:“真不打算出来吗?”

    他悄悄抬起一只手朝着一旁指去。

    只听他轻叹一声:“破!”

    一道灵力掠出,所指之处,洞穿紧紧挨着的数十座楼阁,数十层墙壁轰然倒塌,掀起漫天烟尘。

    一个隧道悄然形成。

    轰鸣声中,整个恶龙城都沸腾了,惨叫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烟尘散去,在那层层叠叠的隧道深处,恶蛟孤零零地站着,瞪大了眼睛,瑟瑟发抖。

    “跟你说了别躲,你逃不掉的,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吧。”

    “能不能逃,试过才知道!”只见恶蛟忽然咬紧牙关,攥紧了拳头,头顶的尖角迅速伸长,他的身形骤然膨胀将身上的衣物悉数撑破。

    仰起头,他痛苦地张大了嘴巴,口中尖利的牙齿骤然伸长。

    下一刻,他已经化身十丈长的黑蛟朝着天空呼啸而去。

    在他的身后,天蓬一跃而起,身形也是骤然变大,却是连同身上的铠甲也一同变大。

    法天象地!

    转眼间他已经化身百丈巨人凌空拽住了黑蛟的尾巴,如同拽住一条泥鳅一般。

    用力一扯,黑蛟被整个从云端扯下,重重地砸落恶龙城中。

    剧烈的震动中,整个恶龙城的建筑坍塌无数,哀嚎遍野。

    沙尘之中,黑蛟的身躯因为疼痛而扭曲,像一条被丢到地面上打滚的泥鳅,阵阵嘶吼直冲天际。

    一个金色的身影缓缓来到黑蛟的眼前,抬头仰望悬空的天蓬。

    两位天将四目交对,刹那间,似乎溅起了火花。

    “增长?”天蓬握着剑,冷冷地看着他,缓缓从空中降下。

    “天王,天王救我!天王救我!”瞧着眼前的金甲青面天将,恶蛟近乎哭喊地吼了出来。

    “救你?”增长天王轻蔑一笑,身形也是骤然变大,化作百丈巨人,周遭的房屋都被挤得全部塌陷了去。

    无数妖怪四处奔逃,如同蝼蚁。

    “天王……天王你这是要干什么?”恶蛟惊恐地喊道。

    “你的手下杀了我一万天兵,还问我要干什么?”增长天王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剑,对准了恶蛟的脖子。

    “天王!天王!那是个误会,是个误会!我们有协议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受死吧,妖物!”说罢,增长天王面无表情地将手中宝剑朝着恶蛟挥去。

    一道白光闪过,刺耳的声音响彻了夜空。

    原本悬于天际的天蓬不知何时已经落到地面,死死地架住增长天王的剑。

    增长天王的剑尖,距离恶蛟的脖子只有数尺,却在天蓬的逼迫下不得不颤抖着远离恶蛟的脖子。

    此时此刻,恶蛟已经被吓傻了。

    “天蓬,你要干什么?胆敢袒护妖怪,就不怕玉帝怪罪吗?”增长一边咬着牙使劲,一边大喝道。

    “要杀,也别用噬魂剑杀。有些事情还没搞明白呢,这是人证!”天蓬意味深长地看了增长天王一眼。

    增长天王目光闪烁。

    “你在胡说什么?”

    “天将无论因何种理由,勾结妖王,论罪当斩!”

    “杀我玄龟部一万天兵,我今天就非杀他不可了!”

    说罢,他猛地卷动手中的噬魂剑,依旧朝着恶蛟砍去!

    一个反手,天蓬又是把噬魂剑架住:“若非心中有鬼,何必急着杀!”

    “你血口喷人!身为天将袒护妖怪,待早朝,我定要参你一本!”

    “哼!那便看看谁参谁了!”

    恰在此时,恶蛟借着空隙朝外飞去,又被天蓬一把拽了回来,拖拽中,将地面的楼阁又扫倒了两栋。

    增长一个踏步越过天蓬朝着恶蛟龙砍去,却又是被天蓬架住。

    趁着间隙,恶蛟挣扎着想从城墙的坍塌处逃离恶龙城,却被天蓬一抬腿踩住了尾巴。

    增长要杀,天蓬要救,恶蛟要跑,天蓬要捉。

    一时间你来我往,寒光四射,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两人的脚下,大地都在颤抖,无数房屋坍塌,就连高耸的城墙也吹枯拉朽的崩坏。

    城里的妖众、妖兵,死伤无数,四处奔逃,哭喊哀嚎。

    在这两个百丈巨人外带一条十丈长的黑蛟的角力中,繁荣了五十年的恶龙城彻底毁了。

    ……

    两艘战舰缓缓升空,携带着昏迷的杨婵、照看她的月朝、小狐狸还有伤员以及一支精挑细选的妖怪组成的护卫。

    或许是出于一点点的私心,猴子想把先前队伍里的一帮子人全塞上去。短嘴自然不用说,他得负责前方侦查开路。吕六拐留不留都没差,直接当伤员处理了。大角有过一次操控战舰的经验,自然得上去。

    至于老牛,他死活都不肯上,只好将他继续留在猴子身边。

    望着朝着西面远去的两艘战舰,猴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如果是我的话,早走了。”老牛在一旁叹道。

    “不是我你也可以走啊。”猴子白了他一眼:“又不是没给你机会。”

    “我是想走,可惜我没人要我跟她一起走啊。”望着猴子,老牛笑嘻嘻地说。

    那笑容有点猥琐。

    自从上次想杀短嘴被猴子逮住之后,他已经很久没笑得这么自在过了。或者说,没有在清醒的时候笑这么自在过。

    伸手拍了拍老牛的肩,猴子拉着他往一旁走去:“我和她,没可能的。至于你,会有的,总有那么一天会有的。”

    “没可能?”这话老牛听不明白,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听不明白猴子的话了:“你嘛,好歹还有点人样,只是多了条尾巴。我这幅尊容哪个人类肯啊。想来想去,只能靠抢了。”

    看着哈哈大笑的老牛,猴子忽然也跟着笑了:“你可得记住了,到时候要抢,就要抢个公主,而且,还必须是罗刹国的公主。”

    “为什么?罗刹国的公主漂亮吗?”

    “应该漂亮吧。”

    “应该漂亮?有你那位……那位……”

    “杨婵。”

    “对,有杨婵漂亮吗?”

    “应该有吧。”

    “有那倒真的不错。只是不知道她是公主……他们宫殿的守卫如何?也许我再修个几年,要是上了炼神境你再教我你那个什么会飞的法术我就能去试试看了。到时候,你可得陪着我一起去,要是有你一起去,我就心安了。”

    “到时候,我们拉艘战舰一起去,女婿见岳父,不能丢脸。”

    “这个好!”

    看着老牛那一副认真的模样,猴子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如果他真是那个牛魔王,那倒也不错。

    只是现在大哥跟着七弟混,是不是有点反了?

    ——————————————分割线————————————

    两天没码一个字了。重感冒,但最可怕的不是感冒,而是咳嗽,真的是撕心裂肺地磕。

    好痛苦。如果当初没有改一天一更,现在该断更了吧。

    好不容易攒的稿子也一点点减少了,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