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章:等待

2018-01-17 08:54:33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第二波,那些个凝神境妖众也出发了。

    按照先前的经验,遇到天兵的进攻凝神境的妖众基本上是派不上用场的,便是如今缴获了天军的一些武器他们也用不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早早出发。

    此时,他们所处的地方已是巡天将防御带的边界,若是用战舰,朝着东边走只需半日便能穿越。若是步行,则需十日光景。

    至于安全问题,面对战舰及这么大一波妖怪,除非巡天将不长眼,否则谁也不会就这么撞上来。

    唯一的顾虑只有那支尚未出现的天军,好在有短嘴在前方探查,也算有一层保障。

    至于恶蛟,他该是直接冲着猴子来的吧。

    这也是猴子不和他们呆在一起的原因。

    现在这里剩下来的两千较强的妖众都已经用俘获战舰上的武器和阵亡天兵身上掉落的装备武装到了牙齿,便是再来一支两三千人的天军部队,他们也未必会落下风。

    如果恶蛟真来了,他就得面对着战斗力相当于两三千天军的军团。

    老被人围殴,总该轮到自己围殴人一把了。

    想到这里,猴子不由得啧啧笑了起来。

    蛟魔王,对上自己再加上两千妖众,这算下来胜负还真不好说,况且那些天兵的武器中很多是专门为对付妖量身定做的,用来对付他正好合适。

    趁着这间隙,猴子也让妖众们自行熟悉自己的武器,同时也解决下饮食问题。

    一道命令下来,道道炊烟飘起,那些个妖怪都端着从东路军军营缴获的酒乐呵呵地饮了起来。

    “真看不出来啊,一个个都挺乐观的,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对手是谁吗?”猴子侧过脸去问。

    狮子精仰着头扭了扭脖子,皱着眉头道:“该说的都说了,蛟魔王,另一支天军。”

    看着兴高采烈喝着酒、吃着东西的妖众们,猴子无奈笑了:“那他们可真够乐观的。”

    “不乐观又能如何呢?生生死死习惯了。”狮子精淡淡叹了口气:“刚开始挺乱的,从昨晚到现在,经历太多了,也就麻木了。活在这世界上,他们哪一天不是朝不保夕的?说不准下一刻命就没了,不如及时行乐。”

    说罢,狮子精看着猴子笑了起来:“来,我们干了!”

    猴子也端着大碗和他碰了碰,两人一饮而尽。

    抹了把嘴,狮子精咯咯笑道:“天军的酒味道就是不一样啊,也不知道哪里产的。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等出了这里,到时候有的酒你喝。”

    “此话怎讲?”狮子精连忙扭过头来看着猴子。

    猴子低下头将两人的碗都满上:“你都炼神境了,修个变化之术,要弄点酒还难么?”

    “可惜我一直没弄到什么法术口诀啊。”

    “我有,到时候教你。”

    “那真太谢谢你了,哈哈哈哈。就为这个,必须再干一碗!”

    曾经,他也答应过老白猿教他法阵术法的,可到头来却没办法履行诺言。

    想到这,猴子的表情渐渐多了一丝苦涩。

    不远处,虎精拿着烤好的肉块朝着狮子精与猴子走了过来:“来,尝尝。”

    伸手接过虎精递过来的肉块,狮子嗅了嗅,抿嘴道:“我一般都吃生的。”

    说罢,咬了一口,道:“还不错。”

    “有的吃还挑?哼。”虎精摇了摇头,将揣在衣兜里的几颗果子掏了出来递给猴子:“东路军的物资里没有水果,这一带的山头也都烧差不多了,委屈下。”

    接过果子,猴子啃了一口,笑道:“味道不错。不用那么麻烦的,我除了肉不吃,什么都吃。”

    “哦?里面有一些面食,我去帮你拿。”

    “行了行了,坐吧。老牛去帮我拿了。”猴子伸手拍了拍一旁的地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肉食类的妖怪都好这口,这虎精比狮子精更加好酒。三只妖怪坐在一起一碗接一碗地干,不一会猴子就顶不住了。

    天军的酒并不烈,但不醉并不代表不撑。

    莫说酒量,便是那体格猴子与这俩一丈高的就没得比,三五碗下肚,猴子就再喝不下去,是留下两只大妖继续斗酒。

    不一会四周就围满了一大堆的肉食妖怪一个个吆喝着热闹非凡,猴子也干脆趁着间隙溜达到一旁呆坐着。

    细细的感知了下身上上伤势,似乎缓了一些了,只是如果再动灵力,恐怕得控制下,实力得打个七折,弄不好,五折。

    不过,真逼急了百分之一百二也不一定,打起来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啊,先活着再说。

    一直以来,他不都是这样的吗?

    老牛远远地带着一些面食走来,递给猴子,顺势坐到猴子身边。

    “不去和他们耍?”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个围成一团正玩得不亦乐乎的妖怪们。

    “喝不过他们。”猴子淡淡地笑了笑,拿起一块烙饼,撕成小片送入口中:“别说,天军的东西就是好,这饼还带馅的。”

    老牛也伸手拿了一块吃了起来:“这东西我们稀罕不奇怪,你稀罕……”

    “我稀罕怎么啦?”

    “听说你姓孙,名悟空,师傅是位大仙。还真让短嘴猜中了。你怎么跑这里来的?要是我,有个师门可以呆着我哪都不去。看你的样子也不像白猿一样被逐出师门的,师侄都找到这儿了。”

    猴子淡淡笑了笑,关于斜月三星洞的事情,他真不想谈:“你和短嘴和好了?”

    提到这个问题,老牛低下头,目光当即黯淡了几分:“没和他聊过,不清楚。”

    那次之后,他变得沉默寡言了,也是现在才好一些。只是和原本也有些不同,好像……少了点狂傲之气了。

    看起来却朴实了不少。

    “有机会该找他好好聊聊,都是兄弟,留着心结,怎么并肩作战?”

    老牛没搭话,只是依旧低着头。

    这确实是个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便是老牛想和好,也未必能真的和好如初吧。

    干笑了两声,猴子问道:“离开这里,想好去哪里了没?”

    “不是说了四散么?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咯。”

    深深地吸了口气,猴子道:“我有个八师兄,喜欢收徒弟。到时候,你们就跟着月朝到他那里去吧。总比到处流浪强。”

    “真的?”老牛猛地回过头来盯着猴子,眼中放着光:“有这种好事你怎么不早说?”

    猴子尴尬地笑了笑,没作答。

    半响,老牛自己也是挠挠头尴尬地笑了起来。

    此一时彼一时啊。

    注视这星空,老牛的目光隐约有些朦胧了,也不知道是困的,还是怎么地,他长叹了口气,说:“若是真能拜个正儿八经的仙家当师傅,那就太好了。没想到我老牛这辈子还能有这福分啊。你呢?你一起去吗?”

    “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

    “我和那师兄,有点不愉快的往事,免得见了面尴尬。”

    “什么不愉快的往事啊?有我和短嘴之间那么不愉快?”说罢,老牛自己笑了起来。

    猴子也是陪着笑了。

    是啊,比起来,那真不算个事儿。

    低下头,他一口口地抿着酒。

    揉了揉眼睛,老头抬头道:“你有没有感觉,这风好像大了不少啊。”

    “这么一说倒真是……”

    忽然间,猴子猛地一惊,柱着行云棍一下站了起来。

    天空中,一块巨大的云朵正在整齐地朝着他们这里移动!

    “全体戒备——!”

    话音未落,只见云层下方一艘战舰冲出云层。紧接着,第二艘,第三艘,第四搜……

    足足十五艘战舰!

    旗帜上,帆布上,尽是浪花利剑的图腾。

    “天河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