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一章:三尖两刃刀

2018-01-17 08:54:33Ctrl+D 收藏本站

    来势汹汹!

    这些战舰不同于玄龟部那些战舰般厚重迟钝,也不同于天河水军派往昆仑山的那三艘。

    它们看起来比先前的都小很多。显得修长,四周的帆不多,却更大。甲板上也看不见中看不中用的楼阁,显得十分圆润。

    远远看去,如同一群巨雁。

    而它们的速度,则比先前所见过的任何一艘战舰都要最少快上一倍有余。

    见到这些忽然冲出云层的战舰,地面上的妖众顿时一片哗然,慌乱之中所有的妖众都丢下吃食拿起武器迅速汇聚。

    但还没等他们准备妥当,那些战舰已经从他们的头顶划过,数十枚烈焰弹被直接抛了出来。

    “注意——隐蔽!”狮子精拉长了声音嘶吼。

    那些烈焰弹在空中如同烟花般爆开,化作一阵密集的火雨洒落。

    地面上的妖怪纷纷抓起身旁的东西做好准备。

    “咻——”的一声,火雨砸落地面。

    然而,第二次遭遇烈焰弹了,妖众们都知道这无根之火不能碰,他们抓起身旁的物品,无论是盾牌也好衣物也罢用来阻挡烈焰弹降下的火焰,然后迅速将被点燃的物品抛开。

    放眼望去,地面如同一片火海将天空映得昏红,只是真正沾染上火焰的妖怪却极少。

    熊熊烈火中,首领们站在高地上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呼喊,妖众们开始有序地汇聚了。

    高空,立于舰首的天衡低头俯视地面上的妖怪军团,啧啧地笑了起来:“玄龟部已经连烈焰弹都用上了,居然都没打败他们,反倒让他们学会了如何规避,真是一群废物。不过,他们不会真以为打败了个伙夫似的玄龟部,就能和我们天河水军叫阵吧?”

    扬起手,他高喊道:“出击!”

    火红的令旗扬开,舰尾赤膊上阵的鼓手扬起手中的重锤。

    战鼓擂,号角响。

    惊天的战鼓声迅速充斥了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一记记如同直接击打在妖众的心口,无数的天兵蜂拥而出遮天蔽日。

    这些天兵与玄龟部的天兵有着天壤之别,也不同于猴子在天玄山见到的天兵。

    他们身穿轻甲,右手上都套着一个长长的轻盾,左手持弓。那弓足有人长,两边均是锋利的剑刃,看起来既能射击,又可近战。看起来极之骁勇。

    很快,这些天兵在天空中井然有序地列开阵来,每十人一组,除了六名弓箭手之外,还有刀斧手,长戈手。每十组,又有一名天将居中手持各式法器。

    而后方的编组又与前方不同,他们几乎都手持各种灵力法器。

    阵型团团环绕,拱卫着战舰。

    如此阵势一摆开,猴子的心顿时咯噔一下。

    地面上的妖众也都大开眼界了,见识较为广博的妖怪更是一个个脸色发紫。

    “有两千的样子,可我怎么觉得比起先前的那些不是一个档次呢?我宁愿对东路军五千也不愿对这一千。”站在猴子身旁的狮子精愤愤唾了一口,低头握紧了武器。

    “谁是敌人,什么时候轮到我们选了?既然来了,打便是。”

    天空中,站在旗舰舰首的天衡手持巨斧,高呼道:“天河水军暗箭部,奉我主天蓬元帅之命,下凡剿妖,匡扶天道。尔等妖物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快快束手就擒!快快束手就擒!”所有的天兵都敲打着盾牌,齐声应和。

    在他滔天的声势面前,地面上的草木,天空中的云朵都在颤抖。

    地面上的一些妖众隐隐有些胆怯了,猴子见到许多妖众悄悄往后挪了一步。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匡扶天道?说得真好听。”老虎精在一旁啧啧笑了起来:“束手就擒?他们的意思是伸长脖子给他们宰,然后早点投胎是吧?”

    “这是在壮声势吓我们呢。听多了,习惯就好。”老牛随口嘟囔了一句,舔了舔嘴唇,握紧了大刀。

    该说的场面话说完了,只见天衡伸手一扬:“杀!”

    顿时,天兵战阵朝着妖众所在的方位开始压进,箭如雨下。

    ……

    与此同时,在东边的一处树林上空,两艘劫持而来的玄龟部战舰正缓缓航行着。

    “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月朝扭过头去朝着西边张望。

    在他身后的甲板上,昏厥的杨婵平躺着,面容安详。

    此时,船舱里几乎所有可以腾出的空间都被腾了出来给受伤的妖众,便是杨婵也只能呆在甲板上。

    许是过于劳累的关系,戍守在甲板上的妖众们一个个东歪西倒地,只留下保底的人数在警戒。

    “月朝哥哥,猴子哥能逃出来吗?”小狐狸抬头仰视月朝问道,眼眶里两滴泪在打转。

    “会的。”月朝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你那猴子哥啊,武功盖世,弄不好,现在是敌人在逃呢。”

    “真的吗?”小狐狸顿时破涕为笑。

    “那肯定是真的了,他是我师叔,我还不知道么?放心吧,只要没了我们的拖累,他比谁都强!”

    正当此时,爬在桅杆顶端的吕六拐忽然尖叫了起来:“发……发现敌舰——!戒备!戒备——!”

    这一呼喊,两艘战舰上原本疲惫不堪的妖众们顿时精神一抖,一个个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

    有把控不住的妖怪竟在此时因为过度紧张一刀砍中身旁的战友,甲板上一片混乱。

    前方的云层中,两艘悬挂天河水军旗帜的战舰冲出了云层!

    顿时,尖叫声此起彼伏。

    所有的妖众都惊慌失措地拿起了武器,持弓地更是紧张地拉了个满铉,倦态一扫而空。

    “这是怎么回事?到这么近了才发现?”月朝对着玉简狂吼。

    “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潜伏在云层里躲过我们的侦查了。”

    “快点回援!”

    “是。”

    扶着船沿,月朝咬紧了牙。

    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伏击。

    这些天河水军,当真不是南天门的部队可比啊。

    掉头已经来不及了,便是来得及也没用,对方战舰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自己这边的两艘。眼下,只能是硬碰硬死磕了。

    只是如果自己这一支都被伏击了,那主力部队呢?

    想到这里,月朝不由得心中一颤。

    想来,自己这方的一举一动从头到尾天河水军都是了如指掌啊。

    那来袭的两艘天河水军的战舰连招呼都不打,便已经擂动战鼓吹响号角放出了两百余名天兵,朝着己方的战舰压了过来。

    作为临时总指挥的吕六拐也手忙脚乱地下起了命令迎击。

    若是按照数量算,妖这边可谓占足了优势,便是除开伤员,能上场的最少也有四百名飞禽妖众不只,算上短嘴的斥候军团回援的话,更是达到六百之多。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优势之下,两军刚一交战,妖的这一方便败象立现。

    到底是被伏击了,毫无准备的妖众对上养精蓄锐的天军……

    慌忙中,妖众们搬出了灵力索,可惜的是吓退玄龟部的灵力索在天河水军面前毫无作用。当灵力索靠近的时候,那些天兵总能非常准确地用盾牌接住,然后反手一削,从粘合处直接将灵力索切开。

    论修为,这些天兵并不比玄龟部高,但论战斗经验,这些每日奔波在征讨妖怪第一线的天兵,恐怕丰富的不是一丁半点。

    无奈之下,几轮箭雨对射之后,只得真刀见白刃了。

    一只鸽子精冲在第一线与一名天兵纠缠在一起,眼看占了优势,却被从身后飞过的天兵划破了背。

    剧痛间回头,又被从身旁穿梭而过的两名天兵各补了一刀。

    一只麻雀精拿着长枪冲刺,还没到敌人跟前,便已经被一箭射中,紧接着在三个天兵的配合下被凌空肢解。

    一阵阵血雨当空洒落……

    天空中的战斗比地面的战斗、远程战斗更加考验配合。而这些妖众只懂得各打各的,在两百名紧密配合的天兵的冲击下,整个战线摧枯拉朽地崩坏。

    四舰交错之际,对方战舰上的弩炮朝着己方的战舰一阵狂轰,阵阵火花飞溅,整艘战舰颤抖不已。一些弩炮甚至直接钻入船舱之中。

    船舱之中的伤兵此时也死伤无数。

    相比之下,己方的那些妖众甚至还没弄清楚弩炮怎么启动……

    如果再这么来两次,月朝丝毫不怀疑己方这边的战舰会被直接击沉。

    眼下,已到了绝境。

    “这下怎么办?”月朝忐忑地攥紧了拳头,剧烈地喘息着,仰起头,他看到对方战舰舰首上两名天将正微笑地盯着他。

    深深吸了口气,月朝低头瞧了吕六拐和小狐妖一眼:“听着,别让他们登舰。”

    “明白!”吕六拐握紧了匕首重重地点头。

    一阵狂风扫过,月朝扬起衣袖随风而去,迅速加入了战团。

    在他的手中幻化出三柄细小的飞剑,随着卷动的双手朝着四周扩散,穿刺!转眼间已经有五名天兵命丧黄泉。

    而就在此时,那两名天将也动手了。两人分别手持长剑弯刀,朝着月朝直冲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月朝心中一惊。

    悟者道最怕近身,而眼前的这两个竟都选择近身战斗,莫不是都是行者道?

    不得已之下,月朝只得召回飞剑,口中念念有词,环绕着战舰逃窜了起来。

    妖众与天兵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无论月朝是否愿意,战火已经蔓延到了甲板上。

    厮杀中,包括大角和吕六拐在内的十余名妖怪环绕成一个圈死守在杨婵边上,而从天空中落下的天兵,则手持各种武器将他们团团围住。

    包围圈一步步地缩小,妖众一个个地倒下,而落到甲板上的天兵却越来越多。

    眼看着马上就要全军覆没了,月朝却只能无奈地叹。

    两个炼神境的行者道天将,若是猴子还能应付,可他……此时的他,根本是分身乏术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到目不暇接,根本就容不得他半点的斟酌。

    这才是天军应该有的战力。

    “天河水军,天下劲旅,果真名不虚传啊。”月朝无奈地笑了出来。

    转眼间,那包围圈已经小到退无可退,往后一步便是杨婵。

    混战之中,一个天兵穿越人群举着长刀,对准了杨婵就要砍下。

    随着他刀尖扬起,吕六拐慌乱之中抱住了他的腿,大角扬起战斧侧身想要挡下,月朝放出了飞剑。

    可是,谁都没有那天兵的刀快,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长刀朝着杨婵划去。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杨婵必死无疑之时,一道白光如同闪电般从天际一闪而下,瞬间,那天兵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下一刻,一道血痕从眉心沿着上下缓缓裂开,划过鼻梁,透过嘴唇,越过颈,便是身上的铠甲也一并被划开。

    当血痕到达腹部之时,他整个身体好似烟火一样炸成了一地肉泥!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在那天兵原本所在的位置,一支三尖两刃刀无声无息地插在满是血肉的甲板上,手柄末端微微抖动。沾染其上的鲜血正缓缓地被刀身吸收,一滴不留。

    待到刀身上的纹路完全显现,在场的天兵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顿时,原本惨烈的战场仿佛被从正中撕开一般,以三尖两刃刀为核心,天兵与妖众分开边退却。

    仰起头,天空中流云滚动,如同漩涡一般,在漩涡的中心,他们看到一个白衣文士从天而降。

    天河水军死在这柄三尖两刃刀刀下者无以计数,在场的天兵天将,又如何能不知道来者何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