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二章:不该管

2018-01-17 08:54:32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震天的厮杀声仿佛被直接扼断了一般。

    天空中流云滚动,地面上枝叶飞卷,耳边只剩下狂风吹拂帆布的声响。

    所有的天兵都屏住了呼吸后撤,连天将也是如此。

    至于那些个妖众,更是一个个瑟瑟发抖。

    风云色变之间,肉眼可见的灵力在他的身上汇聚,泛出的荧光照亮了那张英俊无比却冷若冰霜的脸。

    三只眼,三尖两刃刀,眉宇之间英气尽显,显圣二郎真君的名号,普天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见杨戬乘风落地,稳稳站住,那目光淡如止水,军阵在他眼中恍若空无物。

    所有的天兵都干咽了口唾沫。

    拂了拂衣袖,杨戬伸手拔起已经吸尽了血肉光洁如初的三尖两刃刀,向着刚刚降落到甲板上的月朝点了个头,便朝着杨婵走去。

    那动作很轻,很慢,慢到如同凡人,慢到所有人,所有妖,都有足够的时间品尝这当中的恐惧。

    所有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汇聚,一双双眼睛眨巴着,大气不敢出。

    躬下身子,杨戬伸手把了下杨婵的脉门,这才抿嘴一笑站了起来,刀柄一顿!

    顿时,不需要将帅的命令,原本凶悍无比的天河水军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一个个惊慌地后撤,摆起了防御阵型。

    在杨戬面前,难不成他们还想进攻?

    “杨……杨戬怎么会在这里?”为首的天将瞪大了眼睛瑟瑟发抖道。

    那呼吸是从未有过的急促。

    手持弓弩的天兵都拉得满铉对准了杨戬。

    杨戬却只是迎风站着,任由如雪的月光洒落在身上,依旧面若寒霜,分毫不动,不理不睬。

    “甲板上那个……好像是杨婵……”有士兵小心翼翼地提醒天将。

    “什么……杨……婵?”那天将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深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喊道:“二郎神!这里不关你的事!若你敢袒护妖怪……他……他日我等必定上奏玉帝,治……治你个通敌之罪!”

    话音刚落,只见二郎神嘴角微微上扬,缓缓转过身来,依旧不言语,只是三只眼睛同时瞪大朝着那天掠去。

    这一瞪,那天将心都快跳出来了,一时间历尽战火无数的他,竟惊地喊出声来。

    眼角抽搐,他捂着胸口一步步后退:“撤……撤退!”

    “将军,我们就这么退了?”

    “没听见吗?我说撤退!”

    阵型即刻散开,所有的天兵迅速朝着战舰汇去,紧接着,那两艘惊慌失措的战舰一溜烟跑没影了。

    望着遁入云层的两舰,月朝这才松了口气,恭敬拱手道:“晚辈月朝,见过显圣二郎真君。”

    杨戬也是恭敬地回礼:“礼重了,舍妹既已拜入斜月三星洞门下成为您师妹,杨戬也受不得这虚高的辈分。”

    这杨二郎,还是如同往常般的儒雅。

    淡淡叹了口气,月朝道:“晚辈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显圣二郎真君出手相助,他日报恩,必是万死不辞。”

    “请讲。”

    “我那孙师叔如今还身处险境,若是能得真君出手相助,必可解困……”

    话音未落,月朝便见杨戬拱手作揖:“天庭与妖的事,杨戬不该管,也不能管。若是管了,怕是要害了不少人。杨戬早在一个时辰前便已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明了,之所以迟迟不出手,只因为若得杨戬相助而解困,传到玉帝耳中,怕是要惹出更大的事端。到头来,也说不清是帮他,还是害他。今日情急之下出手,已是僭越。还请道兄谅解。”

    话到此处,月朝也不便多言了。

    “看来,只得看师叔自己的造化了。不管如何,有杨戬在,这一支算是安全了吧。”

    他想。

    ……

    在正面战场上,号称精英的两千妖众也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急袭而来的天河水军在第一轮的火攻未奏效之后迅速改变了策略,十五艘战舰被分成十五个小队环绕着妖众来回移动,利用速度及远程射击的优势不断消磨着妖众的意志。

    妖众们只能拿着玄龟部的重盾筑起盾墙来抵御箭矢的攻击,可惜的是这种盾墙只能抵御箭矢,却无法抵御威力更大的,直接来自战舰的弩炮。

    每一击弩炮轰下来,都直接在妖众的军阵中留下一道血肉模糊的印记,这其中最少都有五名以上的妖众丧命。

    每一击之后,这些妖众根本连哭喊的时间都没有就必须踏着战友的尸体填补盾阵的位置,因为一旦慢了,流窜的天兵就会利用箭矢将缺口撕得更大,让死伤更多。

    而他们透过盾阵的缝隙射出的箭矢面对机动性极强的天军,再扣去有下至上的减持甚至是天将凝聚的拒流阵,收效甚微。

    飞禽类的妖众除去派往护送战舰离开及保护凝神境小妖的一些,早已经损失殆尽。就是仅存的也不敢在这时候露面。

    至于先前吓退玄龟部的灵力索,在这些天河水军面前同样没用。

    可以这么说,妖众溃败只是时间问题。

    “这次真的完蛋了。”狮子精苦笑着站在猴子侧边上:“不过,我们已经做得前所未有的好,我们当中没有一个化神境的妖王,却吃了一波有两个化神境天将的天军,击退一波有三个化神境天将的天军。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亏。哈哈哈哈。”

    仰着头望着天空中来回窜动的天军,猴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这些天河水军的精锐可不是南天门的天兵那样整天窝在军营里,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便是与妖王作战,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这是他本来预料中的敌人吗?

    透过杨婵,猴子拿到了本次进攻的南天门玄龟部的详细资料,对天河水军的资料却一无所知。

    南天门是天庭的大门,那种地方谁会去进攻?便是进攻,没有滔天的实力如何突破南天门外的法阵?从某种角度说,南天门的守军,比后方的后勤兵还安逸。

    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那支部队纪律松散,真正的战役几乎从未打过,也知道偷袭能取得奇效。

    俗话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只要他们敢拼,玄龟部这支少爷军绝对没有胆量决战。

    可他到底是算漏了。

    就好像玄龟部没想到这么多年的重复作业会在这次撞钢板上一样,猴子同样没想到会在这次遇到天庭内部纠纷,冒出这么一支天河水军。

    倒霉的是这支天河水军现在似乎改变了搅局的初衷,直接参战了。

    从遭遇未携带标志的天军斥候尸体开始,他便意识到了这支部队的存在,可走到那一步了,他除了继续往前走,还能怎么样?

    “到底是输了啊。”眨巴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老牛长长地叹:“如果我们这里完蛋了,除了两艘战舰上的,该是没有逃得过的吧。”

    “逃过?呵呵,两艘战舰上的也难,恶蛟的术法还有九天才解开,九天时间,逃到天涯海角,也够天军把他们追回来几次了!”老虎精面无表情地答。

    此时此刻,一种极度悲观的情绪已经在队伍中弥漫开来,不同的是,似乎因为酒精的作用,这种悲观的情绪并没有令队伍的士气受到打击,反而使得那些妖怪看起来更加癫狂。

    猛兽般歇斯底里的嚎叫声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甚至压过了天军的战鼓声。

    可惜的是震动天地的嘶吼声从血肉飞溅的战阵中响起,到头来也不过是为这场战斗增添一些悲剧色彩罢了。

    两千妖众,战斗开始到现在天军几乎没有伤亡,而自己这边的死伤却早已超过五百。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握紧行云棍的手在瑟瑟发抖。

    “也许,还有一线希望。”猴子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仰望天空中来回穿梭的天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