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四章:逝者

2018-01-17 08:54:31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重重地撞击,双方都瞬间迸发出极限的力量。

    恐怖的冲击力传来,猴子顿觉五脏六腑都重重一挫。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直溅在天衡的脸颊。

    卯足了气劲,天衡一斧横扫,直接将猴子犹如一颗流星般击飞,重重拍在山壁上,爆开漫天沙石。

    天兵们都欢呼了起来。

    妖怪们都瞪大了眼睛。

    身躯伴随着泥沙滑落崖底,待到尘埃散去,那仿佛随时都会栽倒的身躯才柱着行云棍歪歪斜斜地、颤抖着站起来。

    妖怪们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原本已沾满鲜血的身体又被覆盖了一层灰,躬着的身子仿佛一下老了数十岁。却依旧咬牙站起。

    “他当真想救我们救到底吗?哪怕豁出性命……”狮子精喃喃自语,他从未见过猴子这样的妖怪。

    可是老牛见过。

    “白猿……”老牛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他瞪大的眼睛里一下漫起了泪水。

    一用劲,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猴子不得不双手紧握行云棍才强撑着不倒,仰起头,他朝着天空望去。

    两个天衡?

    意识正在流逝,他颤抖着,双眼迷离,猛地甩头,再睁眼,眼前的一切已经模糊不清。

    再也使不上一丝灵力,再也提不起一丝气劲,此时此刻,他浑身颤抖着,连呼吸都仿佛拼尽全力一般。

    持续不断的咳嗽中,一滴滴的鲜血溢出唇间,洒落地面。

    他耳边轰鸣,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头顶的天空在旋转,脚下的大地在旋转,世间的一切都仿佛在这一刻变得扑朔迷离。

    满面的尘土,无神的双眼,他还想再战,却已经无力再战。

    **的极限已经到达。

    所剩下的意志仅够维持他的站立,仰着头,维持最后的尊严。

    沐浴在光泽中的双眼转向妖群的方向,可他依旧什么也看不清。

    “我……要带他们……走……”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

    那声音微弱得连风声都足以掩盖,他要说给自己听,可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颤抖着低下头,他从腰间摸出那片褪了色的羽毛,却连握都握不稳,掉落在地。

    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打湿了脚下的泥沙。

    他不敢躬身去捡,因为他知道,只要躬身,他便再也站不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连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为什么要逞强……

    悟者道的趋利避害他分明都懂,为何还要这样逞强。

    凌云子说佛没有心,没有心,便不会死。可他终究是有心……到头来,就算明知道结果,却还是狠不下心逃离。救不了小妖,却落得连自己都要粉身碎骨的下场。

    为了什么?

    为了证明自己是为了救小妖才狠下心杀白猿吗?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自私自利贪生怕死吗?

    可他终究只是证明了自己的愚蠢。

    一个炼神境的妖修,哪怕他拥有如同杨戬一般的资质,在天庭的战车面前,都是如同蝼蚁。

    到头来,只是将自己一并卷入妖怪无边无际的悲剧之中,一同绞得粉碎。

    他想痛哭,可他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股气血涌上胸口,下一刻,他仰起头,喷洒而出。

    漫天的血雨飘零,那仿佛永远不会倒下的身影就这么无声无息地与行云棍一同坠地。

    所有的妖众都呆了。

    天兵的欢呼声更加猛烈了。

    一阵微风扫过,扬起天衡的大氅,他面无表情。

    这只猴妖并不是他遇到过最强的,却无疑是战意最厚最浓的,便说是至死方休也不为过。

    低下头,他看到自己握斧的手虎口已经震裂,鲜血顺着手柄流到斧尖,滴落。

    妖群中悄悄传递起了灵力索的发射器。

    “护住他——!”狮子精歇斯底里地呼喊,带头冲出了盾阵。

    “杀——!猴哥不能死——!”

    渐渐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整个军阵都舍弃了保命的重盾,朝着猴子的方向狂奔。

    缓过神来的天兵拉满了弓铉,天空中又是下起了箭雨,无数的妖精倒在血泊中,却还是前仆后继,如同扑火的飞蛾。

    望着彻底疯狂的妖众那一张张扭曲的脸,天衡喃喃自语:“战意会传染,这种妖怪,果然是最危险的……”

    降落地面,他一步步朝着猴子走去。

    到跟前,他看到猴子那张因为痛楚而扭曲的脸绽出的若有若无的笑。

    “我……值了……对么?”

    “对。”天衡面无表情地扬起战斧:“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攥紧了战斧正要落下,一道灵力索沾住了他的左肩。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无数的灵力索朝着天衡飞射而来,将他死死缠绕。

    是在箭雨中狂奔的妖众射出了灵力索。

    回过头,天衡看到猴子脸上的笑意。

    “呵呵……咳咳……我值了,我值了。呵呵……哈哈哈哈……”仰望着天空中在流云之间穿行的月,他的眼中放着光,癫狂的笑中鲜血不断溢出。

    一声暴喝,天衡猛地撕扯灵力索,却发现他不但没有扯动,反而被灵力索强拉着往后退。在灵力索的另一端,是数百的妖精冒着箭雨在拉扯着。

    朝着这里疾驰而来的妖怪早已倒下一大片,却终究是推进到了跟前。

    跑在最前面的狮子精身中六箭却依旧咬牙狂奔,在与天衡错身而过之际,被天衡的重斧一个后甩直接劈成了两段。栽倒在地,朝着猴子伸出的右手最终无力地垂落。

    借着这个间隙,老牛从另一边一个箭步跃到猴子身前将他一把抱起,没命地狂奔。

    在他们的身后,无数妖怪发了狂般朝着天衡扑过去,只为争夺片刻的时差。

    “带着我,你跑不掉。”猴子说。

    “妈的,好人全让你做了,就不能让我老牛也当一回好人吗?”

    “呵呵,你真傻……”

    “闭嘴!你&他&妈也不见得聪明!”

    天空中数十名天兵跟了上来,地面上,则有十余只强力妖怪赶了上来,他们用身体去阻挡箭矢。

    奔跑的剧烈震动中,猴子只感觉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头顶的月光透过渐渐茂密的树叶印下的光影在他脸上流动。

    身后惨叫声此起彼伏,箭矢从头顶呼啸而过。

    地面上的妖怪已经几乎被屠戮一空。

    好不容易挣脱了灵力索,天衡一跃而起正要追击,却忽然定住,从身后摸出一块玉简帖在唇边。

    “元帅……”

    ……

    哪怕双方都有所克制,此时此刻,那恶龙城依旧被夷为平地。

    满地的废墟残岩之上,天蓬与增长四目交对地站着,恶蛟却早已不知所踪。

    增长气喘吁吁地提着噬魂剑,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看,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早杀了他了。此事,我一定要奏报玉帝!”

    天蓬脸色冷得可怕,伸手掏出一片玉简贴到唇边,轻声道:“天衡,别理那些妖怪了。听着,立即不惜一切代价截停玄龟部的残兵败将,给我把主将拿下!要活的!”

    “你敢!”增长瞪大了眼睛,原本就是青色的脸隐隐发紫,惊恐。

    “至于你嘛。”天蓬直接将手中的玉简捏个粉碎,洒落地面,冷冷道:“我捉不到蛟魔王,捉你回去也是一样的!”

    ……

    望着仅存的几只妖怪远去的身影,天衡不甘地转身:“听着,我给你一支人马,必须杀死那只猴妖,否则后患无穷!”

    “诺!”

    ……

    十五艘战舰紧急升空,留下的两百名天军士兵在两名天将的带领下朝着老牛遁逃的方向飞去。

    树林的阴暗处,老牛背上中了四箭,却依旧紧紧地抱着猴子狂奔。

    在他的身旁,是两千妖众如今仅存的不到十只。

    伴随着阵阵惊弓,同伴正一个个倒下,转眼间只剩老牛一个。却还是继续没命地穿梭,狂奔。

    “他在那边!快!”

    “咻——!”

    一声闷哼,几滴鲜血溅到猴子的脸上,又是一箭。

    头顶的绿叶上,侧边的巨木后,都是天兵。

    “放下我,你就能……”

    “闭嘴——!闭嘴!**给我闭嘴!你知道你这条命是用多少命换回来的吗?”老牛哭喊了出来。

    眼泪一滴滴打在猴子的脸颊上。

    “我绝不!绝不!绝不让他们伤你!”

    这头黑牛精已经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却还依旧咬着牙,执拗地抱着猴子跑。

    恍惚中,猴子听到前方树林深处射来的箭,听到后方天兵的惨叫声。

    “是谁?”老牛惊问。

    “是我,短嘴!你们快跑,我断后!”

    恍惚中,猴子看到短嘴带着十来名妖众面无表情地冲向天兵,听到从后方传来的厮杀声,听到天将施展术法的声音。

    天兵没有再追上来。

    抱着猴子,老牛足足狂奔了一日夜,直到第二天的深夜,他们来到小小的山谷,老牛歪歪斜斜地栽倒在地。

    熟睡中被惊醒的猴子惊慌失措地爬起来趴到老牛身上:“老牛!老牛!你没事吧?”

    “没……事。”剧烈地喘息着,老牛朝着猴子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睛,挤出了一丝笑容。

    “呵呵……咳咳……你……没事就好。”猴子仿佛瞬间被抽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倒,与老牛并排躺着,仰望着流转的夜空。

    “白猿……死了对吗?”老牛忽然问道。

    猴子的心咯噔一下,沉默。

    “我明白了。像他那样,没有不死的可能啊。咳咳……死了,也好。”

    “是我杀的。”猴子淡淡地说道。

    老牛的身躯猛地一震,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却不言语。

    “你不说点什么吗?”猴子问。

    “说什么?”老牛苦笑着。

    “例如,问问我为什么要杀他。”

    “不需要问了。不需要。如果连这个都不相信你,昨天晚上你早被我丢下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小小的山谷里微风拂动绿叶,有些凉。

    许久,猴子抿着唇,哽咽道:“谢谢你,老牛。”

    “谢我?”

    “谢谢你,相信我。”

    “切……真要谢我,就记得答应我的事。去抢亲的时候别孬了。”

    “你去抢亲的时候不需要我。”

    “刚刚才说谢我的,现在想反悔了?”

    “不是。多年以后,你会成为法力无边的牛魔王,号平天大圣,住在西牛贺洲。到时候,你抢个亲还要人帮忙?”

    “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的是真的,我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些都是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真的?”

    “我骗过你吗?”

    “这倒真的没有。”

    “到时候,会有七妖王结义,你是老大,我是老七……不过应该会变成老六了,因为我打算把老二宰了。”

    “老二是谁?”

    “老二是恶蛟。覆海大圣蛟魔王。”

    “这个要,我们一起宰了他。哈哈哈哈。”

    冰冷的夜晚,两只妖怪有气无力地躺着,有一句每一句地聊,时不时发出哄笑声。

    忽然间,老牛的声音戛然而止。

    猴子一惊,连忙强撑着爬起来,整个呆住。

    月色下,老牛闭着眼睛,面带笑容,洋溢着难得一见的幸福,那胸膛却没再起伏。

    鲜红的血湿透了他枕靠的泥沙,缓缓晕开。

    猴子惊慌失措地挣扎着,翻起老牛的身体,看到那背上触目惊心的箭伤,顿时脑海一片空白。

    冰冷的风从他的脸颊划过,有一种刺痛的感觉。

    他瞪大了眼睛,却发不出声音,撑着地面,一口鲜血涌出,捂着口,血从指缝滴落,泪水决堤般泉涌。

    他想要哭喊,却只能睁着眼睛哭不出声响,只能看着温度缓缓从老牛的身上流逝,徒劳地流着泪,剧烈地咳,咳出一口又一口的血。

    撑地的手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缓缓扣入沙石,瑟瑟发抖。

    望着那紧闭的眼,望着那最后的一抹微笑。

    惨白的月光下,他的身躯在风中瑟瑟发抖,单薄得如同蝉翼。

    “恶蛟,天蓬,增长,只要我还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

    ……

    月色中,太上一步步跨越满地妖怪的尸骸,捋开衣袖,弯下腰,捡起一根沾染了鲜血的羽毛,握在手中。

    “看来,距离不远了。”他仰头长叹道。

    ……

    西牛贺洲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地,一条黑蛟划破夜空降落在山洞前化作人形,哭喊道:“大哥!大哥!是我!出事了,你要救我啊!”

    漆黑的山洞中,一只身穿黑甲,高达一丈三尺的巨大牛精手持混铁棒缓缓走了出来。

    【妖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