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八章:开价

2018-01-17 08:54:30Ctrl+D 收藏本站

    “上个月拨付的六百万金精已经入库,请赏函也已经呈上,总数为八百二十万金精……”

    ……

    “在东胜神州远征时被章妖击落的战舰已经确认核心法阵无法修复,现在……”

    ……

    “西牛贺洲的追缉时误闯了镇元子的领地,我方已经道歉了,可……”

    ……

    “新一批的武器已经入库,这是冶制司提交的新工艺蓝图,他们建议……”

    ……

    “壁阵营与搏浪部之间的纠纷已经通报军务部仲裁,这是处理的建议,他们希望听听元帅您的意见……”

    ……

    “新兵的训练已经完成,主教官请示元帅您是否在分编典礼上训示……”

    ……

    “土木司上报,兴建观云天港的工料出了点问题,府库无法按时交付核心法阵的定源石,现在整个工程……”

    麾下六十万大军,可谓兵多将广,如此庞大的军事机构,偏偏在天蓬的手中运转效率又是奇高,六十万人,就得操六十万份心,离开短短几日落下的公务一件件过目,转眼已是太阳初升。

    待到天将散尽,一缕朝阳透过宽敞的殿门照入空荡荡的殿内,却照不到主位上疲惫的天蓬。

    长长一叹,天蓬吃力地揉了揉晴明穴闭上眼睛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化神境太乙金仙修为,若是体力活便是十天十夜不眠不休也无所谓,但若是论及精力……

    一直守候在一旁的天将悄悄走了过去,俯首轻声问道:“元帅,要不先歇息?”

    天蓬好似忽然惊醒一般睁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不了,他们还在等着,走吧,既然来了,总得先见见。”

    “那……是先见持国天王还是先见霓裳仙子?”

    “持国天王。”

    从侧门走出,在四名天兵的拱卫下,那天将带着天蓬绕着楼道一路转,很快到了一层,又沿着走廊走了一小段到了**。

    远远的看见天蓬,一名白胡子老将当即迎了上来。

    “元帅。”

    “天辅,他们说什么了吗?”

    名为天辅的老将躬身拱手,回道:“持国天王一直沉默不语,那哪吒一直在殿内踱步,已经叱呵了兵卫好几次了。”

    天蓬默默点了点头:“你们在这等着吧,我去会会他们。”

    众人躬身退到一旁,天蓬干咳两声,昂首挺胸走跨过朱红色的门框。

    见天蓬到来,坐在侧边椅子上的持国天王当即站了起来,原本站着的哪吒却反而坐下,盘起手来不理会。

    这持国天王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留着两撇红色胡须,穿红色甲胄,肤色青紫。见天蓬到来,他连忙躬身拱手:“持国参见天蓬元帅。”

    “免礼了。”天蓬随手一招,也不理会哪吒,大跨步走到主位坐了上去。

    守候的天兵当即呈上茶水。

    接过茶水,低头抿了一口,天蓬面无表情道:“自从我军搬迁之后,持国天王还有哪吒三太子还没来过吧。这次来,可得好好参观指教指教。”

    哪吒当即冷哼了一声:“说得好听,我们都来了几个时辰了,到现在才出来见,也算待客之道吗?”

    持国脸色微微变了变,见天蓬没打算发作,这才定了定心神,拱手道:“元帅,持国此次前来,乃是奉了李天王之命,要亲手将这信函交予元帅。”

    说着,持国从衣兜中取出一份嵌着金沙的信函,双手呈到天蓬面前。

    天蓬却不伸手去接,又低头抿了口茶,淡淡道:“李天王有何事,还需让持国天王您亲自送信来,真是折煞天蓬了。是为了增长天王的事吧?”

    持国咬了咬牙,面前挤出笑容,道:“正……是。”

    “这事有什么好说的?”

    “元帅,那事情必定是个误会。李天王亲自交待属下呈送信函,就是为了澄清误会。”

    “有什么误会啊,到凌霄宝殿上说便是了。此事天蓬已报备陛下,明日,是否误会,自有分说。”

    持国的嘴角猛地抽了两下。

    天蓬说的“明日”,乃是天庭的“明日”。放到天庭,增长不过是被天蓬关押了一夜,上下算起来不过几个时辰,次日便押送上殿。

    可这云域天港却是在凡间,也就是说,增长天王会被关押多达几个月之久!

    这明显是滴水不进的意思。

    低下头,持国正思索着该怎么把话往下说,一旁的哪吒却已经发作了。

    “好你个天蓬!不要给脸不要脸!”他噌的一下站起来,手握火尖枪。

    天蓬淡淡看了哪吒一眼,也不接话。

    “袭我军舰押我大将不说,现在让你放人,还在那里装懵卖傻!当真以为我南天门好欺负不成!”

    持国当即拦了上去,慌忙使着眼色让他不要再说了。

    哪吒这才气愤地走到一旁,临走不忘瞪持国与天蓬一眼。

    待哪吒走开,持国才压低声音对天蓬说道:“元帅,转李天王的话:‘同朝为将,有些事,不要做太过了。’”

    “天蓬资质愚钝,听不懂天王的话。”天蓬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犯了事就是犯了,没犯就是没犯,哪里来的什么过与不过?明日早朝,若是玉帝断了增长有罪,那他便是该死。若是无罪,那便是天蓬有罪。到时你们尽可将一切罪名给本帅安上。”

    说罢,便不再看持国,只冷冷道:“本帅还有些军务未处理,两位远道而来,若是要在我这云域天港住几日,本帅这就安排一员老将随行,保证两位尽兴而归。若是不愿住……那就要送客了。”

    “你——!”持国一时间哑口无言,咬着牙半响,只得拱手道:“持国告退!叨扰元帅了。”

    将那金色信函收入怀中,缓缓退了两步,持国转过身去对着哪吒使了个眼色:“走吧。”

    待两人走后,门外的老将天辅才走了进来:“元帅,何不用用缓兵之计,让李靖开开价,如此一来,我们也好探探他们的底。”

    天蓬淡淡地笑了笑,转眼,笑容散尽,他冷冷道:“你想得到,那李靖更是想得到。论权术,本帅自认不如他。既然如此,不如少了那些个虚招,大家实打实地来。蛟魔王找到了吗?”

    “有消息说,在西牛贺洲。”

    “哦?”

    “还有另一个消息。”

    “说。”

    抿了抿干瘪的嘴唇,天辅缓缓道:“有消息说,他躲到牛魔王的地盘去了。而且,有传闻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狮驼王、猕猴王、禺狨王,已经结义。”

    听到这里天蓬的脸色顿时冷了几分,哼道:“天庭顶级通缉犯,这可是都数了一遍了。”

    “六魔王结义,如此一来,牵一发动全身。若光凭我军贸然进攻,恐怕……”天辅微微顿了顿,张口吐出了最后那个字:“悬。”

    仰起头,天蓬深深地吸了口气,怔怔地看着布满镂空雕花的天花板。

    “这倒是个烦心事啊。天庭其他部队是指望不上了……看来,还得亲自走一趟西牛贺洲探探虚实啊。”

    呆呆地想了许久,天蓬随口问道:“那猴妖呢?”

    “尚未有消息。”

    “上次在昆仑山,杨婵卷入了。这次在紫云碧波潭,不只杨婵,杨戬也出现了。这猴妖,可能跟他杨家兄妹有某种关系。”

    “目前属下已经安排人等着手调查,可是灌江口布防严密,暂时还没查出什么来。”

    略略想了想,咽了口唾沫,天蓬接着说道:“另一条线,查查斜月三星洞。杨婵现如今明面上是斜月三星洞的弟子,说不定这猴妖与斜月三星洞也有关系。只是调查的时候切记莫惊扰了须菩提祖师。这猴妖不能留,若是走漏了,往后必定是一大祸害。”

    “属下遵命。”天辅躬身拱手,又道:“元帅,属下还有一事求教。”

    “说。”

    “此次事件上报天庭的奏文里,是否提及杨戬兄妹。”

    “他们兄妹的事剔除吧,若是逼得杨戬与李靖联手,我们就被动了。此次杨戬只救下杨婵,却不亲自动手,也算是给我们一个退路,这条线,暂且还是别跨过的好。”

    “属下明白。”

    屏退了左右,天蓬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在长长的过道上,绕过九曲围栏,来到一处荷塘边上。

    别有风韵的古朴凉亭淹没在层层叠叠的荷叶之中,凉亭下,石桌边上坐着一位红衣仙子。

    精致如画的五官沐浴在那一缕朝阳中,如同出水的白玉一般闪烁着梦幻般的光彩。

    那紧蹙的眉,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怜爱。

    见到她的瞬间,天蓬驻了脚,眉心那一缕杀戮之气缓缓荡开,远远地看着,似是欣赏难得的画卷,竟是痴了。

    片刻之后,霓裳仙子也看到天蓬了,眉间的忧虑一下如晨光中的薄雾一般悄然散去,绽开了明媚的神采。

    她起身行礼,淡淡道:“下仙参见天蓬元帅。”

    那声音如同银铃般悦耳,有一种阳光下清清爽爽的味道。

    天蓬的脸色却一下又回复了往昔的冰冷,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淡淡道:“免礼吧。我这军营,女流来往多有不便。”

    霓裳仙子微微低下头:“霓裳也是急了,才有此冒犯,还请元帅……”

    “没事。”天蓬淡淡说道。

    霓裳仙子又是行礼,显得有些局促。

    天蓬淡淡地看着霓裳仙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到一旁眺望着朝阳下如画的荷塘:“找我什么事?”

    犹豫了许久,霓裳才开口道:“他们说,元帅捉了增长天王。现在南天门都在算计着怎么对付元帅。”

    “就没这事他们也在算计我,习惯了。”

    “听他们说,元帅和增长天王打了一场,霓裳手中刚好有些丹药,便送了过来。”从衣袖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放到石桌上。

    转过身,天蓬笑了笑,伸手拿起药瓶,拔开盖子闻了闻:“谢谢,我会用的。”

    说罢,两人又是一阵沉默,许久许久的沉默。

    朝阳的光辉透过竖起的荷叶,洒落在古朴的凉亭中,洒落在两人的身上。

    那神情一个淡漠,一个局促。

    脚下的影子微微朝着侧边斜去,无论如何延伸都连不到一起。

    许久的沉默之后,天蓬犹豫着开口道:“天庭有天条,天军有军法,所以……”

    霓裳眨巴着眼睛,最终只能行礼道:“下仙明白,那……下仙告退了。”

    “嗯。”天蓬默默点了点头,

    霓裳转过身去,缓缓地走,一步三停,那身姿如同湖面上飘零的枫叶,却始终没等到天蓬叫住她的声音。

    这一路,天蓬一眼都没望,却盯着手中的丹药久久挪不开眼,脸上渐渐浮现了微不可察的笑容。

    ……

    月树上,一颗花蕾悄悄开出了一瓣。

    ……

    此时,走远了的持国与哪吒正在云端盘算着。

    “真不懂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这猪头蓬了,何苦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哪吒盘起手来愤愤不平。

    “天王的意思,是如果能息事宁人,就让他开个价。”

    “他会开价了事?”哪吒冷笑道。

    “不一定,听说,他资金缺口不小,想必现在也快熬白头了吧。只是没想到他宁可继续承受也要与我们死磕。”长长叹了口气,持国道:“现在谈崩了,剩下的,只能看天王的手段了。这增长也真是的,居然自己贸然跑过去。”

    “他以为猪头蓬不敢乱来,却不知道他犯起傻来什么都敢干。”哪吒撇了持国一眼,忽然问道:“喂,紫云碧波潭的事,不会真的是你们和那条黑蛟勾结的吧?”

    持国尴尬地笑了笑:“三太子有所不知,南天门实在没什么军功可图,若不如此,怕是军心要动摇。”

    “那就真刀真枪去拼。他猪头蓬可以,你们怎么就不行?”

    “这……三太子啊。下界的妖,虽大部分脆弱不堪,但我们情报不比天河水军,有时候也……”

    “得了。”哪吒冷哼一声,揉了揉自己手中的火尖枪:“下次,带上我吧。我来帮你们开路,要是遇到我都打不过的妖,那就没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