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四十二章:姻缘

2018-01-17 08:54:29Ctrl+D 收藏本站

    “卷帘参见天蓬元帅。”卷帘恭恭敬敬地行礼。

    天蓬也是简单地躬身回礼:“卷帘将军客气了。不知道,此次陛下急宣天蓬觐见所为何事?”

    “陛下的心意,为臣者岂敢妄加揣测。”卷帘恭敬地答。

    嘴上是这么说,手却悄悄地指向了一旁。所指处,云雾缭绕间隐约可见一高塔轮廓。

    天蓬顿时会意,不再多问。

    侧过身,卷帘淡淡道:“元帅请。”

    天蓬一步跨过大红色的门槛。

    空荡荡的殿堂里点着无数的高烛,璀璨的光晕映衬着壁上华丽的金色饰纹,淡淡的迷雾,金红交错之间,有一种高不可攀的距离感。

    带着天蓬从侧边的小门走入内道回廊,两人很快到了一对巨大的红色木门前。

    仰头望去,门上镂空的雕纹里嵌着金箔,在两侧烛台的照耀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卷帘高声喊道:“天蓬元帅到!”

    喊罢,伸手推开那对红色木门,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默默地朝卷帘点了点头,天蓬抬腿跨入屋内。

    大殿恢弘,这内室则是精致到动人心魄。

    如同寻常人家的厅室,只是这房间里的一桌一椅一花一木,映在交错的光中无不透着华贵的美感,便是墙壁上也是繁琐的雕花壁画、精致花阁。

    迎面正中,是一串将整个房间分成两半的竹帘,竹帘后隐约可见宽大的躺椅,一个人影侧坐在那椅上凝视着窗外的花海,看不清面容。

    挺起胸膛,扬起大氅,天蓬单膝跪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喊道:“天河水军都统天蓬,参见陛下。愿陛下万福。”

    正当此时,卷帘也从门外进了来,手持伏魔杖挨着竹帘站着。

    玉帝轻捋长须道:“天蓬啊,辛苦啦。”

    从竹帘后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着磁性,有一种威而不露的感觉。

    “为天庭,为陛下,无所谓辛苦。不知陛下急召天蓬,所为何事。”

    玉帝稍稍沉默了一下,随手拿起侧边桌子上的奏折低头翻了翻,道:“你的奏折,朕已经看了。”

    跪在地上的天蓬微微抬起头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望向竹帘,只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清玉帝的神情。

    玉帝轻轻将奏折合上,随手丢到侧边的矮桌上,接着说道:“就在方才,李靖才离开这里。”

    天蓬的头微微低下,维持着行礼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等着玉帝把话说完。

    “他与朕说的,无非也就是你上奏那事。这事儿啊,朕想听天蓬你的意见,该当如何?”

    天蓬拱手朗声道:“大将犯法,评断之事,非臣者分内,臣不敢妄加论断。”

    “说说吧,让你到这内室,便无须如同朝堂上那般拘束。”端起茶盏,玉帝轻呵了口气,抿了两口,慢悠悠道:“朕,想听你的意见。”

    天蓬这才干咳两声,深深叩拜,道:“大将勾结下界妖怪,已属重罪,此次勾结的又是那通缉榜上赫赫有名的蛟魔王,牵连甚广,弄得南天门上下人尽皆知,可谓丢尽我天庭颜面。如此,若查实,当立斩不赦,以儆效尤。”

    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只是那竹帘后的玉帝,却是凝视着窗外的花海沉默了去。

    许久,传来玉帝捋着长须啧啧地叹气声,悠悠道:“天蓬啊,先前朕也问过李靖对此事如何评断,只是那说辞,却是与你的略有出入。你,可想听听?”

    天蓬低头拱手,也不吭声,那目光淡如止水。

    玉帝点了点头,道:“南天门一系,如今出这等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乃是积弊所至。个中因由,非一时半会说得清。往后,自当倾力整顿。只是若对此事追根究底,难免动摇军心。如此论断,天蓬,你以为,如何?”

    天蓬缓缓地吸了两口气,仰起头拱手道:“臣以为,若是乱世,更当用重典,此乃凡间官吏皆明白的道理,李天王对此事的说辞,若是流传出去恐怕天上地下一众仙家都难以苟同。身为南天门镇守天王,事到如今不检讨自身,反倒想着开脱,实属不当!”

    玉帝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得天蓬眉头微微蹙起。

    “朕以为啊,南天门积弊之事,李靖不查,自是脱不开干系。对此,李靖亦直言甘受处罚。朕已经下旨扣他两年的俸禄,官降半级,他亦欣然接受。只是,这天将与妖王勾结传出去到底是有失天庭颜面,况且李靖所诉,亦不无道理。朕所思,如何取一个折中的方案,既惩戒那增长天王,又能保住天庭颜面。不知天蓬你,可有良策啊?”

    天蓬的呼吸微微急促了,低着眉,依旧面不改色,拳头却已经悄悄攥紧。稍稍沉默了一下,一拳重重敲在胸甲上,天蓬拱手道:“臣资质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呵呵呵呵。”玉帝捋着长须,淡淡道:“不如这样,你即刻回去,将那增长天王放了。朕下旨,照此次紫云碧波潭兵败之事,治他个统兵不力的罪责。罚十年俸禄,品级降三等,姑且容他继续履行现职,戴罪立功,可好?”

    沉默了许久,天蓬仰起头问道:“那,臣斗胆请问陛下,勾结妖王一事如何处理?”

    玉帝顿了顿,缓缓道:“如此一来,便没有了那勾结妖王一事。对外,若是有人提起,便称是增长天王奉旨挑拨妖怪内部关系,行剿妖之实。你以为如何啊?”

    此一言,落到天蓬耳中,那高大的身躯顿时一震。

    话到此处,天蓬纵有千言万语,也再说不得,只能叩首道:“臣自当遵旨!”

    没想到啊。他以为只是武功不如权术,到头来在这天庭,事实亦不如权术。

    似是为了安抚天蓬,玉帝干笑了两声,捋着长须道:“这些年,你为天庭,统领天河水军,征战四方。对外力压凡间众妖战功赫赫,对内致力整改除旧弊政绩斐然,这些,朕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正思量着,如何犒赏你呢。天蓬啊,这次便要委屈你了。”

    天蓬拱手朗声道:“为陛下鞠躬尽瘁乃是为臣本分,臣,不敢妄谈‘委屈’二字。”

    说罢深深叩拜在地。

    玉帝呵呵地笑了起来:“你有如此忠心,甚是难得。朕听闻,那月树上长出了一颗花蕾,与你有关,可有此事啊?”

    此言落入天蓬耳中,顿时心中一颤,却依旧面不改色。

    犹豫了许久,天蓬直言道:“确有此事。”

    玉帝长长嘘了口气,昂首道:“此事,朕会与太上老君磋商,设法,破例将其修去,你便无须再多虑了。”

    修去花蕾,便是要破除姻缘。

    这一霎,恍惚间,天蓬的眼前似乎浮现了霓裳仙子的容颜,那笑如同三月的阳光般明媚,能融化万丈寒冰,直甜入了心底。

    “破除姻缘……”

    他心顿时如同一团乱麻,抱拳的十指扣得越发紧了。

    眨巴着眼睛,呆呆地跪着沉默了许久,不知为何,他竟鬼使神差道:“陛下,既是天意,是开是谢,便顺其自然吧。”

    “哦?”玉帝微微欠了欠身子坐直起来:“不修?”

    “不修。”天蓬面无表情地答道。

    “如此,便随你吧,朕也省了不少事。只是若是往后因此而触犯天条,朕也必不轻饶。你,可要想好了。”

    “臣。”天蓬抿了抿嘴唇,缓缓道:“想好了。”

    玉帝微微点头,叹道:“听闻,你耗费巨资在西牛贺洲兴建观云天港,资金已是捉襟见肘。为表彰天河水军连年鞠躬尽瘁征战四方,下月府库拨付的金精,便加一倍,如此可好?”

    “臣,代西牛贺洲六道众生叩谢陛下圣恩!”

    出门的时候,正是阳光明媚。

    天蓬抬头仰视天空中无尽的蔚蓝,目光中带着丝丝迷茫,一个不慎一脚踩空,身子一倾,一旁的卷帘连忙上前搀扶。

    “元帅小心。”

    扶着卷帘的手,天蓬竟一时间神情恍惚,半响说不出话来。

    许久,他才侧过脸道:“谢谢。”

    那神色似乎有些异样,额头隐约可见豆大的汗珠。

    两人简单地道别过后,天蓬便沿着来时的路急匆匆地离去。

    望着天蓬孤单远去的背影,卷帘不由得囔囔自语,叹道:“此次增长天王的事,竟对元帅打击如此之大。如此窘态,可是从未见过啊……真是难为元帅了。”

    快步离开天宫,一路上天蓬低着头,心中如同一团乱麻,脑海中尽是那久久挥之不去的容颜。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会拒绝……难道我……”他一手捂着胸口,暗暗攥紧了拳头。

    ……

    月宫中,一袭红衣的霓裳仙子迎着风,扶栏呆呆地凝视云域天港的方向翻滚的云海。

    眼眶中隐隐泛起泪光。

    ——————————————分割线———————————————

    这章写得累死了……今天没加更。

    那啥……继续求三江票,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