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四十三章:幽泉子

2018-01-17 08:54:29Ctrl+D 收藏本站

    幽泉谷四面都是绝壁,只一条狭长的山隘能与外界往来。

    在这里,终年见不到太阳。看似郁郁葱葱的植被,大多数都是来自地府的植物,那树林中也极少能见到凡间生灵。

    这是个活在高山阴影下的世界,一天当中,算下来也就几个时辰是白天。而即使是白天,看上去也只是如同其他地方的黎明那般,唯一不同的,是头顶的那片天永远蔚蓝。

    养伤的日子里,猴子总喜欢坐在院子里抬头呆呆地仰望那片天空,凝视着翻滚的流云。

    想起来,自从自己学会了筋斗云,至今都没有过一次自由的飞翔。

    在云间自由穿梭,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他想。

    来到幽泉谷,转眼已过了六日。

    在这六日里,吕六拐每日如同热恋中的青年一般激情澎湃早出晚归,谋划着他憧憬中的,属于妖怪的市镇。月朝则没他那么好心情,同样早出晚归,却是为了治疗伤员疲于奔命。

    幽泉谷中各种材料一概不缺,却不可能没事去炼那么多的疗伤丹药备着,月朝身为斜月三星洞二代首席大弟子,他的炼丹术与医术自然是毋庸置疑,可惜的是炼丹术强医术好不代表速度快,面对多达七百的伤员,他同样是头皮发麻。

    如此,只过了三日他便已经筋疲力尽,炼丹成功率极速下滑。为此,负担着猴子照料工作的杨婵也不得不介入帮忙。

    而这一加入,月朝便发现杨婵千年的军旅生涯当真不是白过的,虽说单炼丹的造诣而论,她未必比得过每日泡在丹房里的月朝,但炼起普通丹药,杨婵不只速度快,成功率高,而且炼出来的丹品质上佳。

    也直到此时,月朝与猴子才知道平日里不爱管事的杨婵在拜入斜月三星洞门下前执掌着杨戬麾下灌江口大军的后勤,哪怕在整个天军序列中,也都是排的上号的军医。

    这不由得让无所事事每日躺才卧榻上的猴子开始幻想美艳的杨婵身披战甲该会是个什么样子,可惜始终都想象不出来。

    由于杨婵加入了医疗小队,大角被拉去当帮工,短嘴则依旧躲在房间里沉默寡言,已经逐渐好转的猴子一下变得孤单无比,每日睁开眼,看到的无非是小狐妖和黑子,再不然,就是跑过来向他兜售各种匪夷所思政治构想的吕六拐。

    日子一天天地过,简单无趣,难得的安逸。到了第六天,闲来无事坐在院子里欣赏谷间短暂白昼的猴子忽然听到一曲古筝。

    “我们这堆妖怪里还有会弹古筝的?”猴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这一大帮子妖怪,再加两个人,算来算去,也就杨婵和月朝可能会弹古筝。

    月朝估计没工夫,他要有空还不赶紧找个地方睡觉?就连猴子要他一起去见幽泉子,都只丢了一句:“幽泉师叔说了,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见。”就算过了,何况是弹古筝呢?

    至于杨婵,她就是用血滴子打架猴子都不会觉得奇怪,但就实在想象不到她弹古筝会是个什么样子。

    闭上眼睛,猴子悠然地躺在院子里的椅子上静静聆听。

    初听时,猴子始终没从那声音中捕捉出旋律来,甚至一度以为是乱弹。时间长了,细听之下,却发现那琴声如同流水一般清澈,如微风拂面让人心旷神怡,一种超脱物外的心情油然而生。

    呆呆地听了许久,猴子睁开眼睛,拄起拐杖迈开脚步循着声音走去。

    一路上,猴子看见往来的几个妖怪与他打招呼,本想问问究竟是谁在抚琴,可细问之下,才发现他们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这不由得让猴子一阵惊异。

    “莫非是我上了炼神境,听觉飞跃了?”他想。

    循着声音一路走,出了小镇,绕过蜿蜒的小路,走过一片小树林,他来到一片竹林前。

    随风摇曳的竹林中,有一滩清池,池边,有一座竹制的小屋,屋前有一凉亭。

    凉亭中,一位白发老人闭眼抚琴,白色的衣裳在微风中微微颤动。

    “这该就是二师兄幽泉子了吧。”猴子想。

    走近了,却发现对方还是紧闭双眼全神贯注地抚琴,丝毫没有起来招呼的意思。

    既然来了,总不能招呼都不打就走吧?打断又似乎不太合适。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坐到旁边地上一块半露出地面的岩石上,将手中的拐杖搁到一旁,躬着身子静静地听。

    微风拂面,竹叶沙沙作响,池塘上泛起了涟漪。淡如清水的琴声之下,林中有奇异的鸟兽驻足聆听。

    天空中的云缓缓流过。

    这里的一切格外安静,与世隔绝。

    就这么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过了一个时辰。

    拨出最后一个音符,幽泉子悄悄地将双手放到琴上,那神情似是还在回味。

    猴子猛地惊醒,忙拱手道:“悟空拜见二师兄。”

    “坐了很久了吧?”幽泉子淡淡笑了笑,从宽大的衣袖中抽出一卷麻布铺到古筝上,这才震了震衣袖站了起来。至始至终,他都没睁开双眼。

    深深吸了口气,他长叹道:“师兄弟们都说你性子野,今日一见,依我看倒也未必。能静静坐下来听我一曲的人,便是野,也有个度。至少,三师弟他啊,就没这心性。”

    “师兄见笑了。”猴子咧开嘴陪笑,那目光一直盯着幽泉子的眼睛看。

    这位二师兄几乎没听风铃提起过,似乎连她也不曾见过,对幽泉子的事情,猴子知之甚少。

    紧闭双眼的幽泉子似乎发现了什么,抿着嘴微笑,一步步走到猴子侧边,缓缓坐下。

    这一路走来,猴子发现幽泉子虽然双眼紧闭,却一步都不曾踏错。

    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幽泉子道:“第一次到我这幽泉谷,这几日师弟住得可还习惯?”

    “习惯倒是习惯,只是叨扰师兄了。”

    幽泉子摆了摆手:“同门师兄弟之间,说这些作甚?我这幽泉谷啊,平日里就我与我那徒弟秀云,你们来啦,多点生气也好。”

    猴子尴尬地挠头。

    据月朝所说,这位二师兄该是喜静不喜闹才是。

    捋开衣袖,幽泉子抽出了一卷竹简交到猴子手中,道:“初次见面,身为师兄,本该送你一份厚礼。只是你修的行者道,师兄我修的悟者道,这谷里丹方典籍、珍惜药材,怕是给了你也没用处。兵器铠甲嘛,我这里又没有。思来想去,这一份《阴曹地府各位司职》,该是你会用得上的,便送你当个见面礼了。”

    将竹简握在手中掂了掂,猴子眨巴着眼睛,不由得有点乱了方寸。

    这二师兄与自己意料的差太多了。

    想着,他连忙拱手道:“悟空谢过二师兄。”

    拍了拍猴子的肩,幽泉子捋着长须笑道:“方才,师弟你听琴如此入神,莫不是师弟也喜好音律?不知,使的是何种乐器?”

    注视着池塘边微微摆动的小草,猴子微微笑道:“算不上喜好,也不懂弹奏,只是先前时常会听,可也已经许多年没听过了。”

    “为何不听呢?”

    “没那条件。”猴子低下头抿着嘴唇,捋了捋手中的竹简。

    那都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事情了,到了这个世界,就算有那闲心,又有谁人演奏呢?

    “哦。”幽泉子会意地点了点头。

    “师兄你一直闭着眼睛,怎知道我是听得入神,不是在睡觉呢?”

    幽泉子深深吸了口气,仰起头来道:“师兄我虽然看不见你的脸,却听得见你的心,自然知道你是听得入神了。”

    “师兄你的眼睛……是怎么啦?”

    “自幼便瞎了。”幽泉子平静地回答。

    “那……”猴子犹豫着问道:“师傅没帮你……治好吗?”

    幽泉子一下笑了出来:“治个失明,何须师傅出手?一众师兄弟里,除了你和三师弟丹彤子修的行者道,谁人治不好?”

    “那为何不治呢?”

    低下头幽泉子微微笑了笑,道:“有所失必有所得,若是我双目晴明,刚刚反倒不好分辨你是在睡还是在听了。况且,当初若不是这双眼,我也当不成你师兄。”

    猴子微微侧过脸来一阵疑惑:“此话怎讲?”

    幽泉子深深吸了口气,娓娓道来:“当时啊,知道师傅在灵台方寸山设观收徒,普天之下的求道者莫有不希望拜入门下的,于是拜师者川流不息。只是师傅当时并不想收那么多徒弟,而来的又觉得资质不行,便都打发走了。久而久之,师傅也就懒得一个个接待那些个求道者,只在山下设一迷阵,道是:‘若能破除心魔上得了山,便收了为徒。’”

    低下头,幽泉子啧啧笑了起来,眼角的鱼尾纹更加明显了:“可是师傅不曾想过,会有个盲人来求道,那些个迷阵,对一个没有眼睛的人一概无用。”

    说到这里,幽泉子脸上已布满的笑容,似是沉浸在往事之中:“见了我之后,师傅也说我资质不行,要赶我走。于是我就对师傅说,若他赶我走,我下了山便告诉世人:‘须菩提祖师言而无信!’”

    猴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所以,师傅最终只好收了你?”

    幽泉子笑嘻嘻地点头,笑得像个老顽童:“这求仙啊,终究是得有点机缘。上天拿走了我一双眼睛,却给我指明了去路,如何不好?”

    想了想,猴子又问道:“幽泉师兄你拜入门下的时间,与丹彤师兄拜入门下的时间可是差了许多?”

    “差了……几年。怎么?”

    “既然拜入师傅门下要能通过迷阵,那丹彤师兄如何过关的?”丹彤子的心性……猴子真没法说什么,和自己比也就半斤八两吧。

    “他呀。呵呵呵呵,你可知他入观之前,是做甚的?”

    “听闻,是位将领。”猴子犹豫着答道。

    幽泉子扁起嘴,点了点头道:“正是。别的求道者都是孤身上路,他却不是一个人来求道,而是带着大军来求道。求的是破敌之法。到山下,见了迷阵走了一个月都走不过,干脆就放火烧山。”

    “放……放火?”猴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世界上还有这么求道的?

    “嗯,放火。”幽泉子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他放火烧山,师傅自是不肯,当即施法来了个连绵阴雨,这细雨一下,便下了三个月。无论他如何点,就是点不着,可点不着他也不走,带兵把四方的路都封了,声言他拜不成师,谁也别想拜。于是,师傅又是施法,让他那一众将士纷纷水土不服。他无奈,便只能拔营渡海回去。哪知到了家,却发现城池已被攻陷,身边兵将作鸟兽散,他亦无家可归。最后走投无路,只得又跑回灵台方寸山下赖着不走。师傅依旧不搭理,他就在那里当起了猎人,硬是摸了一年,才趁着一次天狗食日法阵灵力衰败的机会摸上了山。”

    “哈,还有这往事?那他和五师兄说我倔,他自己也不见得多放得开啊。”

    “呵呵呵呵,这事可别说是我说与你听的,他该不高兴了。对了,听闻,你在观中之时,也曾与他起过冲突?”

    猴子默默点了点头,道:“后来,也算和好了。”

    淡淡叹了口气,幽泉子道:“师弟你也莫怪他。修行者道,过度吸收天地灵气,体内戾气残留是难免的事。他又不比你,刚修仙,便历经数场大战,体内戾气自然除得一干二净。残留戾气过多,自然干扰心性。当初……他也曾想过上天为将,只是师傅向来不喜天庭,他又如何敢违逆?到头来,行者道步步维艰呐。”

    猴子笑了笑,道:“有什么好怪的,我要偷入藏经阁,真论起来,还是我不对。”

    幽泉子呵呵笑了起来:“三师弟脾气是冲了点,但人不坏。那年六师弟和七师妹出事,冲第一的就是他。后来,为了这件事他还被师傅勒令闭门思过三年呢。”

    此时,从山谷四周崖顶透入的光线已渐渐稀少,虽说还是白昼,却已如同夜晚。

    低着头,抿着唇,猴子握着手中的竹简,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问道:“师兄送我《阴曹地府各位司职》,该是从师傅或者八师兄口中也听到些什么了吧?”

    “嗯,多少,听到一些。此事虽是小事,却牵连甚广,师傅的态度又不明,怕是到头来,只能靠你自己,我们也不便直接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