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四十九章:漩涡(弱弱求推荐票)

2018-01-17 08:54:27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这一问,三位师兄都没有回答。

    或许不知道,或许不便答。

    “这就是师傅的计划了,对吗?用我去打破天道。不,便是没有他,我也在打破天道,我的一举一动都在打破天道。他只是让我更‘顺利’地打破天道,按照他所想要的方式,去打破天道。”猴子抿着嘴笑,笑得无比苦涩。

    真相揭晓,说不上震惊,心中却如同一团乱麻。

    那一天,当须菩提站在台阶的末端对他说出那句:“你这猴头实在顽固……也罢,且,随我入内室!”他的心情,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他以为苦难终将过去,这个世界在折磨了他十几年之后终于展现了善意,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等着自己。

    却没想到,不过是在这个泥潭之中陷得更深罢了。

    侧过脸,他望着渐渐西垂的太阳,咬着嘴唇,唇齿之间瑟瑟发抖:“我生来就是一颗棋子啊。他不用开口,我便会自己选行者道。在斜月三星洞,磨练我的意志。到昆仑山,让我见识自己的处境。”

    为什么不一早挑明呢?

    若是一早挑明,他也许就不会选择行者道,也许就会老老实实地修心不会偷入藏经阁,也许根本就不会去昆仑山遭遇什么天兵,不会离开斜月三星洞。

    甚至,也许,他会乖乖地回到花果山,按照原来的路去走。

    但那只是也许。

    如果真走出这样一条路,那雀儿怎么办?他还能去复活雀儿吗?

    打从他离开花果山的那一刻起,便是没有须菩提的刻意而为,一切似乎也已经注定。

    夕阳的余晖中,他的眼角微微泛起了泪光,只能拼命地眨眼,让风将一切的悲痛带走。

    这只已经踏入炼神境敢独自挑战一千天军的猴子躬着身子,此时此刻看上去依旧如此地无助,渺小得如同天地间的一粒尘埃,飘摇,无根。

    也许,在明知一切的情况下他还是会毅然决然地选择这条路吧。

    须菩提只是看不透他心中的执念,所以耍了个小心眼。便是没有这一记,他也……

    至今他都无法接受他与须菩提的师徒之情是假的。

    他不恨须菩提,甚至讨厌不起来,却不得不敬而远之。这天上地下,他谁也不怕,大不了拼了这条烂命。可对须菩提呢?

    事到如今,一条路已经在他的面前摊开,别无选择的路。

    打从他降生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原来便已经不容于世。掌握天道的人要拘禁他,让他沿着原来的路去走。想要打破天道的人,则要他一步步与天庭为敌……

    真是殊途同归啊。

    现在想来,一开始不与天庭为敌的那个念想当真是个笑话。

    老早,他便已经站到了天庭的对立面了。

    “打破天道?呵呵呵呵。打破天道?”猴子低声呢喃,不住地苦笑:“师傅知道,他是在打破天道还是顺应天道吗?”

    闹天宫,被压五百年,然后西游取经吗?

    原本看上去如此遥远的事情,现在却像是个必然的结果。

    低下头,他抿着嘴唇,呼吸急促,不停地眨着眼。

    有那么一霎,他感觉自己与那天夕阳下那个蹲在石头上看上去如同饥荒年为了生计发愁的老农的老白猿何其相似。不同的路,却是相同的无奈,无力回天。

    心揪得紧紧地,想要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

    用手抹了把脸,他咬了咬牙抬起头来,微微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低下头,陷入无尽的沉默之中。

    三位师兄也是半句不语。

    四个人就这么坐着,许久,直到日落西山,鸟雀归巢,月牙高悬,幽泉子的弟子秀云在凉亭中点起了灯笼,猴子才忽然张口低声问道:“那个……带走雀儿魂魄的,有消息了吗?”

    幽泉子缓缓摇了摇头,道:“至今全无线索。太上老君在地府呆了半年多,怕就是为了查这个。只是,你也大可放心。没有谁会闲来无事化身鬼差去引走一只金丝雀的魂魄,能做此事,说明此人也是可推算天道之人。既然如此,自然也就懂得掺合这滩浑水,会带来什么后果。明知如此还敢介入,可见此人道行极高。”

    微微顿了顿,他接着道:“既然敢动太上盯上的东西,便必定有了完全之策。兴许是有办法让太上无论如何查都查不到,兴许……是太上查到了也拿他没办法。”

    猴子干咽了口唾沫,仰起头,眨巴着眼问道:“那,会是谁?”

    “这可就不好说了。三清当中的通天教主、原始天尊,西方诸佛,女娲,地仙之祖镇元子,甚至是玉帝、西王母,都有可能。说到底啊,太上如今的位置坐太久了,谁人眼红了,都不奇怪。”

    猴子苦涩地笑了笑:“了不得啊,这一排数过去,都是顶尖的人物。呵呵呵呵,知道是谁的两个,不知道的,最少还有一个,就我现在和你们坐在这里,说不定,也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吧。”

    这就是个巨大的漩涡,笼罩了整个天地的漩涡,自己站在漩涡的中心,却把不住漩涡的脉搏。

    低垂着头,扶着桌沿的手暗暗地使劲,猴子咧开嘴呆呆地笑了起来,笑得有些痴傻,有些疯癫,却又像是极力克制,无处发泄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三位师兄面对这一幕,都微微动容。

    “太上老君呢?”猴子问:“他现在为什么又忽然解除了对斜月三星洞的监视了?他不是应该很希望立即找到我吗?”

    “兴许,是天道修为已经被封印的缘故。你在紫云碧波潭闹出来的事,对整个天道的影响简直是一场灾难。也许他已经找到你了,只是师傅护着你。”

    仰起头,吐了口气,猴子问道:“这些,是师傅让你们告诉我的吗?”

    青云子缓缓摇了摇头:“师傅只字未提,只是,我们探查,他也不曾阻止。此次让我来,也不曾交代半句,怕也是觉得该让你知道一些了。”

    丹彤子在一旁悠悠地插嘴道:“此时此刻,若我是你,便会回斜月三星洞。师傅虽是另有所图,但到底你是他的徒弟,总还是会顾念着些。反正你只要存在便是打破天道,也就无所谓了……”

    “若是不愿意,在我这里住下也无不可。”幽泉子补充道。

    “谢谢幽泉师兄的好意,不了。我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漩涡,既然如此,便也不好添麻烦了。”猴子摇摇头,不住地眨眼呆呆地看着身前的那杯已经凉透了的茶,似乎在努力地希望理清自己的思路。

    许久,他抬起头来道:“过些时日,三位师兄能帮我个忙吗?师弟在这里先谢过了。”

    “什么忙?”幽泉子问。

    “我想回花果山……若是可以,帮我把他们一起弄过去。”

    “回花果山?”青云子略略吃了一惊。

    就连丹彤子也侧过脸去撇了他一眼。

    “既然我做什么都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漩涡了,那我做什么,该也都无所谓了吧。既然如此,我便由着我的性子来了。”

    三位师兄都沉默了。

    猴子眨巴着眼睛,抿着嘴唇道:“另外,幽泉师兄,我还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请你帮个忙。”

    “说吧,若是能帮,必定帮。”

    猴子伸出了手,掌心处,一个法阵闪烁。

    “这是……”

    “这里面,有一个被我杀死的……好友的灵魂。我知道,被我杀的人阳寿未尽是无法转世,到现在,该有差不多一个月了吧。想请二师兄帮帮忙,我不能让他变成游灵。”

    幽泉子伸出手指在他手心的法阵上稍稍划了两下,紧紧地闭着眼睛,微微蹙眉,仰起头道:“这里面魂魄还真不少,大部分是天兵,妖怪……也有四五百吧。”

    “嗯。”猴子稍稍点了点头:“我那朋友是一只白猿。”

    伸手一抓,幽泉子从猴子的掌心抓出了一团白色迷雾,摊开手揉了揉,道:“他阳寿已尽。”

    “啊?”

    “三个月前,阳寿便尽了。这该是属于因你而活的。你……也想复活他吗?”

    猴子缓缓地摇了摇头:“做妖太苦了,让他投胎吧,投到一户好人家……也该让他享享福了。”

    “行。”幽泉子一扬手,魂魄飞入了他的衣袖,道:“往后,你也可不必再将魂魄收入法阵中了,太上在地府已经下了令,让鬼差连阳寿未尽的也一并收了,按照正常的流程送入轮回。”

    “嗯。”

    “你回花果山之后,想做什么?”丹彤子盘起手来问。

    猴子长叹了口气,道:“好好修行,还有……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抱在怀中的行云棍,缓缓攥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