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章:种子

2018-01-17 08:54:26Ctrl+D 收藏本站

    “好好修行,还有……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猴子抱在怀中的行云棍,缓缓攥紧。

    夜间,星辰闪烁,和熙的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这只执拗的猴子躬着身子,嘴角微微颤抖,面无表情。

    犹豫了许久,青云子问道:“你想做什么?”

    “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猴子嘴角微微扬起,抿着唇,却始终笑不出来。

    “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猴子仰起头,眨巴着眼,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微笑的神情:“我能做什么傻事?”

    “师兄知道现在的形势对你很不利,但你也不应该自暴自弃……”

    “不。”猴子颤抖着,咬着牙,干笑着说:“现在的形势对我很有利。想扶正天道的人不敢杀我,想打破天道的人恨不得我闹腾得更凶。他们都动不得我。”

    低下头,他急促地喘息着,囔囔自语道:“他们都很牛,都厉害,那就让他们去斗个够吧。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我不要命,我看他们能拿我怎么样。他们善算,没关系,推算之策我也懂一点,最重要的,我不是天道中人,不按套路出牌,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怎么把我算死。”

    那语调平淡得如同平日里的闲聊只是带着微微的颤抖,内容却令三位见识广博的师兄猛地怔住,呆呆地看着他。

    仰起头,猴子拼命地捋着手中的行云棍,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放心,我没事。他们想玩,我陪他们玩到底。”

    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脸上挂着被撕扯得不成样子的笑,心中是无边无际的苦楚。

    一种无力感深入骨髓,压抑,好像被困在牢笼中的猛兽般忍不住想要咆哮,绝望地挣扎。

    三位师兄都沉默了,猴子还想再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低下头,不断眨着眼重复着摩擦行云棍的机械动作,拼尽全力。

    安静的凉亭中,只剩下猴子重重的喘息声,气氛一下变得凝重了不少。

    许久,猴子端起已经凉掉的茶,一口灌入口中,抹了把嘴道:“三位师兄,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不如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幽泉子淡淡道。

    “不了。”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叹道:“我要是不回去的话,他们该会担心吧。”

    “也随你。那我让月朝再过来一趟,带你回去。”

    ……

    斜月三星洞,青灯摇曳的潜心殿内,清风子促膝跪在须菩提侧边的蒲团上。

    伸手将刚沏好的茶倒到须菩提的茶杯中,双手推了过去,清风子道:“师傅,师弟们似乎已经知晓了一些东西。”

    须菩提半卧着浏览手中的书卷,伸手端起清风子奉上的茶,抿了一口,淡淡道:“为师知道。”

    “现在悟空师弟在幽泉谷,怕是……”

    “也该让他知道一些了。”须菩提长长叹了口气,道:“若是一无所知,他如何做他想做的事?”

    清风子微微低下头,许久,又道:“师傅是想放任自流?”

    “逆反的种子已经种下,剩下的,就是给他足够的阳光和养分,终有一日,便会长成大树。”

    ……

    猴子走后,三人又在庭院里呆坐了一会,相对无言。

    许久,青云子开口道:“二师兄,你看他这样……”

    “算了。”幽泉子苦笑着摇头摆手,道:“我们也无需想太多了,由他去吧。”

    伸手将刚热好的水灌入茶壶中,幽泉子慢悠悠地又是沏起了茶。

    丹彤子一脸的不耐烦,青云子却盯着自己身前那杯热腾腾的清茶,看入了神。

    许久,他看到那茶面上荡开了涟漪,心中一惊。

    轰鸣的战鼓声从远处传来,惊天动地。

    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丹彤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出凉亭遥望远方。

    “这是什么?”他猛然回头望向依旧坐在原地的幽泉子。

    “天河水军的战鼓声,终于来了。我以为他们不来了呢。”幽泉子微笑着抿了口茶。

    青云子连忙震了震衣袖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丹彤子侧边:“他们来干什么?到幽泉谷擂战鼓?”

    “来要人。”幽泉子淡淡道。

    “来要悟空师弟?”

    “本来是想来找悟空师弟的,不过他们派来的人想偷偷潜入,被我扣了,现在关押着。”

    “到幽泉谷来要悟空师弟?当真是视我斜月三星洞如无物。”丹彤子哼的一下笑了出来:“他们来了多少人?”

    “一万。”

    “天蓬元帅来了吗?”

    “没有,是天衡统军。”

    “天衡星?”丹彤子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寒光:“最近我身上的戾气正好燥得慌。刚好,我们三个都在这里,我打前锋,五师弟,你辅助,二师兄,你控场。这一万天兵就别让他们回去了。难得有这种事,他们主动惹上门,师傅该也不会说什么了吧。”

    幽泉子啧啧笑了起来:“三师弟啊,你还是这么好战。”

    “嘿,我这行者道,不打架你还让我去炼丹不成?”丹彤子揉了揉护腕,兴奋道:“这天河水军最近也忒嚣张了,谁不知道西牛贺洲有大雷音寺、斜月三星洞、五庄观,他还来弄一座观云天港,这是什么意思?正好,自己送脸上门,不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我们就白修了这么多年!”

    “不可。”幽泉子缓缓摇头道。

    “不可?莫不是你也学了大师兄那套,什么都要问过师傅?”

    “我问你,杀了这一万天兵,天河水军是否会就此作罢?若是天蓬元帅来了,该如何?”

    “天蓬元帅来了,我就叫六师弟七师妹一起过来,实在不行,再叫上四师弟八师弟九师弟。我们八个人,天河水军九星齐来也不一定有便宜占,何况一个天蓬元帅!”

    “若是天庭的其他部队也一并被引了过来呢?”

    “这……若他们真敢全面动手,大师兄总不至于坐视不理吧?九辰大阵一摆……”

    幽泉子鄙夷地哼了一声,震了震衣袖站起来,一步步走出凉亭:“你怎么就没想过别把事情惹那么大?人家送脸上门,我们轻轻打一下,让他知道疼便是了,何必真打伤?此乃损人不利己之事也。”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二师兄!”

    “三师兄。”青云子伸手扯住丹彤子的衣袖,道:“二师兄想必胸有成竹,我俩便不要参和了。”

    “你!你知道我最近戾气残留了多少吗?这么大好的机会你让我就这么放过?”

    “闹大了事情,师傅又是关你两年禁闭,到时候积存的更多。”幽泉子呵呵笑了起来。

    ……

    院落里,刚到的猴子呆呆地站着,仰望天空。

    听到战鼓声,呆在房间的杨婵、吕六拐、大角一干人等都一下涌到了院子里,就连有伤在身的短嘴也拄着拐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是天河水军。”猴子转过头对杨婵说道:“召集所有能动的,备战!”

    “好!”

    杨婵转身就要走,却被月朝拦住,拱手道:“孙师叔,现在三位师叔都在这里,天河水军无论如何攻不进来的。放心吧。”

    “他们三个,能对付这么多天军?”

    ……

    好一会,三位师兄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幽泉子出面谈判,若是对方蛮横,便换丹彤子出去“谈”。

    此时,天边也已经远远地看到数十艘战舰朝着幽泉谷而来。

    这些战舰与先前天河水军与猴子交战的时候用的又是不同,更倾向于当初在昆仑山遇到的那种。

    天衡腾空而起悬在舰首高声喊道:“天河水军来访,天蓬元帅麾下天衡参见幽泉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