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一章:谈判

2018-01-17 08:54:26Ctrl+D 收藏本站

    云域天港,烛火照亮的阁楼大殿内一场军事会议正在进行。

    天蓬站在插满旗帜的巨大沙盘边上盘着手细细地揣摩着,身旁围了一圈的战将,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盯着沙盘。

    老将天辅正手持一根长棍细细讲解着。

    许久,所有的情况陈述完毕,天辅道:“所以,元帅,这一带方圆千里,除了有三个妖王的洞府之外,还有许多妖族首领盘踞,各种势力错中复杂,简直是一盘散沙。若是我军冒然进攻,虽能取得一定战果,但弄不好会被拖入泥潭,到头来一无所获,倒是要派人潜入并不困难。”

    微微顿了顿,他拱手道:“末将以为,正确的时机,应当是我军西牛贺洲观云天港投入使用之后。到那时,有了可靠稳定的后勤,方可打长期战。而且到那时,情报也将更加准确,形势必将对我军大大有利。”

    天蓬双手撑在沙盘上,盯着沙盘上的旗帜细细看了半响,问道:“那六妖王结义之事,是否属实?”

    “经查,属实。”

    “这么说,若是要动这里。”天蓬伸手拿起长棍捅在沙盘正中隆起的高山上:“除了现在可能呆在这里的蛟魔王,本身住在这里的三个妖王,还得考虑其他州的两个妖王的问题咯。”

    天辅犹豫着,答道:“可能……不只。”

    “还有什么?”天蓬抬起眼来。

    “据悉,九头虫也在这里。”

    此话一出,殿内诸将顿时一片哗然。

    “九头虫,九头虫。”天蓬低下头念了两遍这个名字,笑了,仰起头长叹道:“真是一块烂疙瘩啊,烂到透了。方圆千里的范围,居然聚集了这么多妖怪。”

    一众天将,包括天辅皆闭口不言。

    天蓬负着手,踱着步,道:“若是再放任下去,往后想要剿清恐怕就更难了,此事必须作为重中之重来对待。”

    一位小将匆匆进殿,简单行了个军礼便快步走到天蓬身边,低声道:“元帅,哪吒和持国天王来了,他们说……来带走增长天王。”

    这声音不大,但殿内一众战将皆听得清楚,一个个默不吭声。

    天蓬脸色一下冷了,稍稍沉默了一下,轻声道:“传我命令,把增长天王,还有那个玄龟部的主将交给他们吧。”

    在场的天将无不骇然,便是那进来通报的小将,也微微呆了一呆。

    “元帅……这……”

    “传令!”天蓬低声叱呵道。

    “诺!”

    待到那小将离去,大殿内的战将一个个沉默着,低着头不敢言语,时不时撇向面无表情的天蓬。

    半响,天辅低声问道:“元帅,那我们这……还继续吗?”

    “继续!”天蓬深深地吸了口气,高声道:“西牛贺洲剿灭妖王一事与增长天王之事无关,下界出了这么大一块烂疙瘩,若是留着,往后必成大患!身为天庭战将肩负巡视三界之责,你我都难持其咎!”

    又简单地讨论了一会敲定了方案,一众天将悉数离开,只剩下天辅留了下来。

    待到其他天将走后,天辅才躬身拱手道:“元帅就这样放了增长天王,是否前几日觐见玉帝的时候,玉帝……”

    “玉帝未曾提及此事,乃是本帅自己的决定,你也,休要多问了。”

    “末将明白。”天辅点了点头,又拱手道:“元帅,天辅尚有一事禀报,此事,事关重大。”

    “说。”天蓬缓缓踱着步,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沙盘。

    “有迹象表明,那些个妖王……与镇元子有来往。”

    “什么?”天蓬微微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了天辅一眼:“万寿山镇元子?”

    “正是。”

    这一说,天蓬顿时陷入了沉思。

    这西牛贺洲的形势果真是错中复杂,灵山大雷音寺、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万寿山五庄观,再加上那些个妖王,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许久,他不由得叹道:“西牛贺洲,当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看来,进剿之事,还需从长计议。”

    又略略想了下,他随口问道:“天衡那边,有消息吗?”

    “尚无所获。”

    “再过三日,若还无所获,就传令让他收兵吧。猴妖虽然危险,但我们也不可能在他身上浪费过多的兵力与时间。”

    “诺。”

    ……

    “天蓬元帅麾下,天衡求见幽泉老人!”天衡又高声喊了一遍。

    在他的四周悬停着数十艘悬挂浪花利剑旗帜的战舰,甲板上阵列的军士全副武装,一个个挺立,巍巍如山。

    夜色中,不远处的幽泉谷依旧静悄悄的,见不到半点动静。

    “不见吗?”天衡囔囔自语道。

    正寻思着若是幽泉老人不肯相见该当如何要回自己的部属,忽然间,前方狂风大作,下方林间卷起大片沙尘落叶,在天衡面前汇聚成一张巨大的、苍老的脸,双目紧闭。

    一众天兵皆微微一惊。

    “呵呵呵呵,天衡将军驾到,老夫有失远迎,得罪,得罪。”一个声音直接在所有天兵的将士脑海中响起。

    天衡面无表情地拱了拱手,道:“幽泉大仙,天衡一生军旅,是个粗人,不懂说什么场面话。我就直说了吧,你让我来,如今我来了,是否将我那属下还给我?”

    “他们深夜意图潜入我幽泉谷,老夫听说,是天衡将军您的命令,可有此事啊。”

    “确是本将的命令。”

    “哦?呵呵呵呵,天衡将军倒是个直爽人。”

    “我天河水军上天入地,为天庭,为道统,其心日月可鉴。之所以派他们潜入你这幽泉谷,乃是为了搜寻一潜逃妖猴。此猴如今乃是天庭通缉犯,危险至极!”

    “那为什么不事先知会老夫,光明正大地进来找呢?”

    天衡冷哼一声:“非逼我说出来吗?”

    幽泉子也不做声,只是微笑。

    扬起头,天衡道:“我们不只怀疑妖猴就在你的幽泉谷里,而且,我们怀疑他就是你收留、包庇的。”

    这一说,站在院子青云子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这……会不会太直白了?”

    丹彤子却哈哈大笑:“我喜欢这家伙,比你们这帮子拐弯抹角的悟者道好多了。一会要是打起来,我留他一命。”

    幽泉子干咳两声,道:“那,天衡将军现在的意思是怎么样?强攻幽泉谷?”

    朝着自己四周的兵将看了一圈,天衡高声道:“我们知道你幽泉大仙的法力滔天,也知道今天白天灵台九子有另外两个已经进了谷,我这里就一万兵力,不够你打。不过,我们天河水军也不是孬种,若是你一定要扣着我们的人不放,那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撤离。至于你说的什么承诺往后不再私自踏足幽泉谷,天衡我人微言轻,上有天蓬元帅,再往上,还有玉帝。便是答应了,兴许明天调令一来,天衡我便到哪个地方去守山去了。这事儿,没法答应,也毫无意义!”

    “呵呵呵呵,天衡将军这是想做无本买卖啊。莫非你以为你的人私自潜入老夫幽泉谷被逮住,老夫会就这么放了?”

    “这不是以为,而是只能这样。天河水军,就没有拿东西拿条件赎人的先例。要么,你就把他们放了,要么,你就把他们砍了,我好上报云域天港。天衡该担什么责任担什么责任,至于这往后的事,你就和我们元帅去谈吧。”

    站在甲板上的天将们嘴角微微抽动。

    这谈判没法继续了,就是幽泉子,也只得干笑。

    青云子捋着胡须问道:“天河水军都是这样的二愣子吗?”

    “这个愣得比较厉害。”丹彤子干咳了一声。

    “怎么样?都是大仙的人了,别扭扭捏捏像个娘们,爽快点给个答复吧。你也不想我把你这围起来,到时候你被围着心里不舒服,我这一万天将吃穿用度开销不小,没战绩我也不舒服。”